admin

腰一沉巨龙一下挺进去|虐孕从怀孕虐到生产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0:25 25 人阅读

吟中有着激清,声音是从雷哥家的卧室里发出的,刚打开房门我就听出来了,这是雷哥的马子玲子的声音。

玲子不过二十六七岁,绝对是风情熟女一枚,包在裙子里的身体丰腴迷人,匈鼓屁古翘,皮肤白嫩,一双桃花眼里秋波荡漾,五官精致的不亚于范冰冰。

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

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

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越来越气愤,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冲了过去。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一脚就给踹开了。

“妈的,敢动雷哥的马子,找死!”

我的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文学

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随着那销魂的叫声,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借着酒劲,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身体,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给我……”

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脱掉裤子,把她扔在床上,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弄我?”

完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一张脸艳若红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们几个喝酒呢,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给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然后……你说你想要……”

两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

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真是一场好戏呀!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

雷哥带着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第0002章柔情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狗曰的张浩,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

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让他们打一顿也好,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因为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

玲子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

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她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

至于车票,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

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

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

“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

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

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

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

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

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

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

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


性百科 » 腰一沉巨龙一下挺进去|虐孕从怀孕虐到生产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