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跪趴打开 撅高 玩弄/乞丐胯下的校花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51 18 人阅读

但是她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这个男人的那里,她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男人要是想女人了,就会这样。

虽然心里面有些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产生了一些好奇,那么吓人,走路的时候不会碰到么?

 

慧云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过了,连忙摇了摇头拂散心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找了正在准备去念早经的慧心,两个人一同去找自己的师傅去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过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估计我们这一次过去也迟到了,师傅说不定就会说我们了,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慧心对着自家师姐还是话多些。

 

师傅也发现了慧云的不对劲,明明脸颊通红,可是神态却并不是很好,就像是病了一样。

 

“慧云,是不是发烧了,看你样子就像是病了一样,若是身体不舒服,不用勉强过来念经。”师傅拿起身边的经书,准备做到大堂上。

 

慧心摇了摇头,“无事。”

 

老马这边心不在焉的回了房间,一时间跟失了魂似的,脑子里满满的是刚刚看到的那小尼姑如厕时候的样子,那里怎么也不得平静,只是一个劲的坚挺着。

 

有时候的老马不得不承认,庵里面的每一个小尼姑都能引起他的某些生理反应。

 

年轻的女孩子就算容貌不怎么上乘,身材和气质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是20左右的小姑娘,怎么的也都是鲜甜的。

 

老马细细的回想着,那天触摸到慧心的那种触感,然后又想到了今天,那小尼姑白嫩的脸颊,老马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

 

这若是两个都……

 

岂不是人间仙境?

 

这思绪要是一开始忍不住,这种想法就像泄了洪一样,充斥在老马的脑海里。

 

两个清纯动人的女娃子,还是师姐师妹。

 

这女人果然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一旦想起来就根本从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从门外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把正在回味的老马吓了一跳。

 

这种时候能来找他的还能有谁?

 

是啊,慈云寺中再也没有和他相熟的尼姑了。

 

老马正乐呢,这回一定不会轻易的让这个小尼姑再从自己的手中溜走了。

 

结果一开门,居然是那天将自己安排进来当保安的庵主,这庵主皮肤极白,保养的很是得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吃素的原因,似乎并没有那么显老,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老马却明白,她实际年龄居然已经有五十多了。

 

庵主这个时候没有去寺里念经,跑他这里做什么?

 

她见老马似乎有些意外,抬了抬眉毛。

 

“施主,这一次我过来是要跟你交代你当保安的一些职责。”

 

庵主表明来意,老马这才侧身让开,示意她到屋里面说。

 

庵主会意,起身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老马这才发觉,这庵主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从背影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倒是保养得当,更是增添了一股子熟女气质。

 

老马这厢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庵主找了个凳子坐下,将手里面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老马却直溜溜的盯着人家的手看,庵主的一双手虽是不如年轻的小尼姑,但是也是很好看。

 

老马一看这手,脑子里就出现了庵主跪着伺候自己的画面。

 

“施主?”庵主出声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发愣了。

 

刘庵主刚刚见老马那种神情,便心下了然,但是很奇怪,对于别的男人,对这些小尼姑露出那种神情,她就会觉得心里很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她心里面居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刘庵主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也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年纪对男人不怎么抗拒。

 

老马刚起来没多久,也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身肌肉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显露在外面,十分的健硕。

 

一般这个年纪的男人,基本上都已经露出了一些啤酒肚,神情也很是松弛老态,大部分男人都已经开始了地中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马不一样,他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打出的拳法也不像是那些花架子一般。

 

刘庵主虽是面无表情,但是一双毒辣的眼睛早已经将老马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哦哦,好,等会儿我就看。”老马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那份文件,但是心里却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可收拾。

 

这尼姑庵里面个个都是尤物,而且常年也接触不到男人,估计有些尘缘未了的老尼姑早就已经渴望到了极点,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老马这样想着,心想,自己以后可有福可以享了。

 

一大把年纪了,本来以为可以跟那个老寡妇一辈子的,谁知那女人竟不知好歹,居然嫌老马太厉害,跑了。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刘庵主看着老马的思绪早已经打转转了,一双保养得当的媚眼便笑了起来。

 

这男人即便是五十多岁也不老实,在这尼姑庵里工作,可不能太过明显。

 

“在这里工作可不比在外面一样,施主是还俗了的人,但是也知道寺庙里面的规矩,清心寡欲,最重要的就是这么四个字,还请施主以后和院子里面的尼姑保持距离,省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刘庵主一双眼睛毒辣的很,老马顿时有一种自己的小心思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难不成,这个老尼姑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老马吓的心里慌。

 

“不过施主也不必太过拘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修行之人,最重要的还是自律,这一次我们找保安,是因为祖师托梦告知我慈云寺将又大难,所以我这才破了规矩。”

 

刘庵主这般说着,将文件递给了老马,老马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胳膊,刘庵主面不改色的快速收回手。

 

老马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职责本分就是,保证我们慈云寺这段时间来的安全,更是要小心这些外来的香客。”

 

刘庵主说一句,老马就点点头。

 

她在这房里坐了一会,便也没有别的可说了,便告了别起身离开。

 

老马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感叹,虽说是老女人,比不过这小姑娘,但是这漂亮的老女人,还是在某些方面要比小姑娘有魅力的多。

 

这庵主的腰身极细,妥妥的一个老美人,连转身走路,姿势都婀娜多姿,虽然有极力在克制,但是这种熟透了的美感,可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老马看着这背影,脑子里又开始遐想了。

 

她见老马似乎有些意外,抬了抬眉毛。

 

“施主,这一次我过来是要跟你交代你当保安的一些职责。”

 

庵主表明来意,老马这才侧身让开,示意她到屋里面说。

 

庵主会意,起身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就走了进去。

 

老马这才发觉,这庵主年轻的时候似乎也是个婀娜多姿的美人,从背影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倒是保养得当,更是增添了一股子熟女气质。

 

老马这厢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庵主找了个凳子坐下,将手里面的文件放在桌子上,老马却直溜溜的盯着人家的手看,庵主的一双手虽是不如年轻的小尼姑,但是也是很好看。

 

老马一看这手,脑子里就出现了庵主跪着伺候自己的画面。

 

“施主?”庵主出声不解的看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发愣了。

 

刘庵主刚刚见老马那种神情,便心下了然,但是很奇怪,对于别的男人,对这些小尼姑露出那种神情,她就会觉得心里很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她心里面居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刘庵主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也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年纪对男人不怎么抗拒。

 

老马刚起来没多久,也没来得及穿上外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一身肌肉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显露在外面,十分的健硕。

 

一般这个年纪的男人,基本上都已经露出了一些啤酒肚,神情也很是松弛老态,大部分男人都已经开始了地中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马不一样,他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打出的拳法也不像是那些花架子一般。

 

刘庵主虽是面无表情,但是一双毒辣的眼睛早已经将老马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哦哦,好,等会儿我就看。”老马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那份文件,但是心里却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可收拾。

 

这尼姑庵里面个个都是尤物,而且常年也接触不到男人,估计有些尘缘未了的老尼姑早就已经渴望到了极点,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已经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老马这样想着,心想,自己以后可有福可以享了。

 

一大把年纪了,本来以为可以跟那个老寡妇一辈子的,谁知那女人竟不知好歹,居然嫌老马太厉害,跑了。

 

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刘庵主看着老马的思绪早已经打转转了,一双保养得当的媚眼便笑了起来。

 

这男人即便是五十多岁也不老实,在这尼姑庵里工作,可不能太过明显。

 

“在这里工作可不比在外面一样,施主是还俗了的人,但是也知道寺庙里面的规矩,清心寡欲,最重要的就是这么四个字,还请施主以后和院子里面的尼姑保持距离,省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刘庵主一双眼睛毒辣的很,老马顿时有一种自己的小心思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难不成,这个老尼姑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老马吓的心里慌。

 

“不过施主也不必太过拘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修行之人,最重要的还是自律,这一次我们找保安,是因为祖师托梦告知我慈云寺将又大难,所以我这才破了规矩。”

 

刘庵主这般说着,将文件递给了老马,老马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胳膊,刘庵主面不改色的快速收回手。

 

老马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职责本分就是,保证我们慈云寺这段时间来的安全,更是要小心这些外来的香客。”

 

刘庵主说一句,老马就点点头。

 

她在这房里坐了一会,便也没有别的可说了,便告了别起身离开。

 

老马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感叹,虽说是老女人,比不过这小姑娘,但是这漂亮的老女人,还是在某些方面要比小姑娘有魅力的多。

 

这庵主的腰身极细,妥妥的一个老美人,连转身走路,姿势都婀娜多姿,虽然有极力在克制,但是这种熟透了的美感,可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老马看着这背影,脑子里又开始遐想了。

 

慧云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把老马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听说这里是我的保护范围,所以我来看看。”

 

老马想起来早上发生的事情,一双眼睛止不住的,朝着慧云看,似乎在寻找早上的记忆一般,慧云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没有说什么,垂下眼眸就继续敲木鱼。

 

“正好,我刚刚还打算去寻你来着,谁知你竟然就在这里。”

 

老马的身后传来声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庵主站在后面。

 

刘庵主刚刚去了老马的房间,见老马不在,这才半路折返。

 

刘庵主见慧云无事,便开口吩咐。

 

“估计你是转右转就到这里来的吧,看来你对寺庙里面的某些环境还不太熟悉,正好慧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让她带着你在寺庙里,你能去的地方转一转,也省得你下一次迷路走到不该去的地方。”

 

刘庵主笑的和蔼,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慧云并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正好她现在也正在找和老马独处的机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刘庵主这一次走后,慧云有些娇滴滴的看着老马,看得老马头皮有些发麻,也不知道这小尼姑心里在想什么。

 

慧云此刻自然是纠结又兴奋,老马这么一个魁梧的男人,就算是她还未进慈云寺,也从未见过。

 

那些年轻人多是些好吃懒做的男人,更别提这锻炼身体,但是老马不一样。

 

虽然听小尼姑们说年纪已经有五十了,但是没有想到身体这么健硕。


性百科 » 跪趴打开 撅高 玩弄/乞丐胯下的校花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