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撞击下面发出噗呲的水声:在厨房从后面挺进H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0:19 22 人阅读

 一个女人需要预热的时间,要远远长于男人。所以,杨二牛一直都在用心的观察着王艳红的一举一动,从她身体的扭动和颤抖上,可以随时了解着她已经达到了怎样的时期了,他要在最为切合的时机,再给王艳红用自己手中的东西。

因为杨二牛已经知道王艳红用过这种东西,如果要是自己不能给她带来更大的满足和前所未有的舒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她之前下的那么大的决心了。

 

现在不止那帮女人难受,杨二牛的宝贝也同样不舒服,他不禁又看了看一旁的那些女人们,杨二牛实在是有些压抑,因为这种能看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实在不是一个普通男人能受得了的。

 

杨二牛别无他法,只能是一边在心中默念我是个医生,我有责任要帮她们,一边想着自己这也是在为村里做贡献,以此来压制着自己心中的那股邪火。

 

但是那种想要吃肉的冲动,还是一直在不断的影响着杨二牛,这让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毕竟在一个正常男人的面前,这样弄着他的女人,而这个男人还在一旁念自己的好,如果不是杨二牛定力非常的好,恐怕早就……

 

就在杨二牛强压着心火的时候,王艳红却努力的清醒了过来,她呼吸急促的对杨二牛轻声说:“二牛大夫,你……你还是快点给我弄吧……”

 

王艳红她也知道今天肯定是逃不过去了,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裁在了自己妹妹的手里。

 

杨二牛随即点了点头,他声音微颤的说道:“好的……等你想让我……停下来的时候,你就……就告诉我一声。”

 

此时他见王艳丽已经缓过了劲儿,杨二牛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于是颤抖着手将胶棒慢慢向腿间推送了过去,结果让杨二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压根就没费什么力气,那东西竟然在王艳丽这颤抖的身子之下,直接连根没入了。

 

仅仅就这么一下,就连王艳红做了多年夫妻生活的女人,都没能再忍下去,杨二牛还没有所行动,便已经感觉到手心里多出了一些滑滑的……

 

杨二牛也没有精力去注意王艳红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因为当这种黏黏的东西刚一入手,他便也感觉到浑身一紧,后脊梁骨直往上冒凉气,身子一抖竟和王艳红一同到了……

 

还好王艳红是个过来人有经验,不像王艳丽那样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劲儿来,加上怕时间一长,让老公杨富贵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她便回手朝杨二牛摸去,王艳丽想让杨二牛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谁知道越不想来什么,什么就偏偏来了,这时偏巧杨富贵快速的转过身,正一脸惊讶的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被眼前的一幕给硬生生的定在了那里,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位置的关系,还是真的巧合,王艳红的这一回手,正好搭在了杨二牛身前藏宝贝的地方,而杨二牛此时也是一脸舒服的样子,完全没有感受到摸在身下的小手,而这一切都在杨富贵的眼睛里。

 

可能是王艳红知道自己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于是赶忙转过头来,还没等她把手给拿开,便已经与自己的丈夫四目相对了……

杨富贵此时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他的血在往上涌,双眼顿时瞪的如牛眼一般。他好歹是堂堂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一个一村之长,看到自己的老婆竟然不不只是当着自己,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了这种勾当,不由得怒火攻心,随即大步向杨二牛走了过去。

 

杨二牛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其实他已经听到了杨富贵那重重的脚步声,只是因为那种舒服的感觉太过诱人,所以才会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的宝贝已经如此欢脱。

 

而它则在最不应该的时候,被王艳红这个最不应该摸的人给摸了。

 

这一刻,屋内气氛异常凝固,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刚刚的那一幕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根本就不能怪杨二牛,纯粹就是一个巧合而已。

 

只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杨富贵会提前转过身来,转的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样的巧合。此时在场的人像是被定住了似的愣在哪儿,没有一个人阻止杨富贵,就在这种紧要关头,那个坑了自己姐姐和杨二牛的王艳丽开口说话了:“姐夫,你千万不要误会啊,其实……”

 

杨富贵见眼前拦着自己的王艳丽,一想到她是自己老婆的妹妹,而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替这个杨二牛说话,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根本就没再听她后面说的是什么,直接甩开膀子,一把将王艳丽往旁边一扒拉,怒喝道:“这里没你的事,再敢说话,老子连你一起揍!”

 

见村长杨富贵真的是红了眼,所有的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打算拦住正要冲过来的杨富贵,可她们的脚步根本赶不上杨富贵的步子,还没等这些女人走上两步,杨富贵已经来到了杨二牛的身旁。接着他不由分说,直接向杨二牛的肩膀伸出了自己那张异常粗糙,却结实有力的大手……

 

就在刚才,杨富贵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于是忍不住转过身来,当他看到自己的老婆正当着这么多的人,一脸舒服的为另一个男人服务的时候,他便意识到自己带了绿帽子。

 

在那一瞬间,他只是感觉到自己做为一个男人,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侮辱。而现在,杨富贵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让自己受到如此奇耻大辱的男人。

 

不管他是天神也好,还是玉皇大帝也罢,就算是鸡蛋碰石头,他也要找回男人的尊严!

 

“啊!”

 

随着一声怒喊,杨富贵那只大手直接朝杨二牛砸了过来,着实是把王艳红吓得不轻。杨富贵可能一时脑子失去了理智,可王艳红却没忘了杨二牛的身份,如果因为这个误会而让自己丈夫得罪了天神,那自己和老公以后的日子还能不能好过,就包括屋里的这些姐妹,还能不能活着回去都两说了。

 

然而杨富贵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就连离杨二牛最近的王艳红都已经来不急制止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就这样赤着身子拦在杨二牛面前的话,恐怕这个误会就再也说不清楚了,就算是自己的丈夫清醒过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也不可能复原了。

 

这时只见杨富贵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杨二牛的肩膀上,只听啪的一声,声音之大,让王艳丽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眼前,村长杨富贵给大伙带来的震惊还没有过去,杨二牛此时的表现,则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在瞬间停了下来一般。

 

只见这重重的一掌拍下,杨二牛的身子几乎连一动都没有动,然后目光锐利的转过头来,盯着杨富贵的双眼,露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知道杨二牛真实身份的那些女人们,现在都一脸紧张的为自己的村长捏了一把汗,生怕天神会要了大家的命。

 

正当大家觉得俩人要剑拔弩张时,忽然卫生室的大门被敲响了,杨二牛一怔,赶紧放开王艳红跑了出去。

 

等到杨二牛打开门时,顿时眼睛一亮,他笑嘻嘻的问道:“你怎么来了宋老师,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女的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披肩的长发,生得细皮嫩。肉,模样十分的清秀,挺立的鼻子上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她就是文静又有气质的支教老师宋菲。

 

宋菲性格娴静,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从不跟人红脸吵架,更别说动手了。不过她人缘很好,刚来青牛村没多久,便和大家熟络了。

 

杨二牛刚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就在路上遇到外出归来的宋菲,她的自行车出了故障,于是杨二牛很热心的帮她修好,后来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人是一名支教老师。

 

原本宋菲在镇上和老公开了一家小旅店,但她老公眼瞧着别人去南方打工赚的盆满钵满,于是也忍不住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小旅店就这样留给了宋菲打理。

 

但宋菲是一介女流,又是文弱的知识分子,加上一个人晚上寂寞难熬,索性将旅店交给父母,自己跑到这穷山沟当起了支教老师。

 

用她的话来说,这样的生活充实,且不会饱暖思那什么。

 

这时宋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昨晚起风,我家房顶的瓦被掀开了一块,早上醒来鼻子就不透气了,而且吧……呃……房顶的瓦得重铺,不知道杨医生管不管病人生病以外的……”

 

没等宋菲支支吾吾说完,杨二牛眼珠子一转道:“没问题,正好我也有空,咱们现在就去吧。”

 

说着杨二牛回头瞅了一眼,想着先等村长的气消了再跟他解释,于是杨二牛和宋菲快步离开,不久便到了她家,宋菲把哪边的屋顶出了问题指示给他看。

 

虽然面积有点大,不过这事儿对于杨二牛来说不在话下,他搞清楚后轻车熟路的搬梯子拿工具,翻上屋顶忙碌了起来。

 

宋菲病的不是很重,所以她先离开去背课了,让杨二牛第二天早上送药给她吃。

 

杨二牛忙到了吃晚饭,他去了嫂子王冬菊那里,干完活做好饭吃罢,不敢和嫂子有过多接触的杨二牛只好回了卫生室,结果还没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声音,没想到这些人还没离开。

 

无奈之下,杨二牛只好先去宋菲那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今晚就帮她将屋顶弄好了,以免她的鼻塞转成鼻炎。

 

等他到了地方直接爬上了屋顶,正当他要继续工作时,忽然发觉不对头,探头从瓦窟窿里朝下瞧去,顿时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杨二牛看到的地方是宋菲的卧室,此时她穿着找自己时的那套白衬衣,可是她的长裤却裉到了小腿上。

 

只见她趴在床上高高翘着雪白的臀股,右手在腿间……

杨二牛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帮忙翻个瓦还有这样的福利,于是他先放下手头的工作,趴在窟窿旁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宋菲来青牛村已经半个多月了,这期间生活一直很充实很有规律,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了,忽然特别想男人,特别需要安慰,她觉得这个与杨二牛有关系。

 

杨二牛这会儿也很惊叹,看着宋菲平时斯斯文文的,很难让人想到她竟然会做这种事情。不过转念一想,她老公长期在外,有生理需求不能及时得到解决,当然只能靠自己安慰了。

 

屋内的宋菲完全没察觉到,现在她正在被人偷窥,只见她左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双眸微微合着,轻咬着自己的红唇防止发出声响,但就这样仍然是没办法完全压下自己的哼咛声。

 

那种极力的压抑,反而给杨二牛更强的刺激感,让他不禁舔了舔嘴唇,恨不能扑下去,代替她不断在自己胯间进出的手指。

 

宋菲拨弄了一会儿,忽然松开了手,她勉强的直起了身子,把小腿处的裤子给脱了下来,又将身上的衬衣扣子解开,随即坐靠到床头,让两条大腿叉成一个诱人的弧度。接着一只手在腿间游走,另一只手则探进敞开的衬衣里,抓住一边小香瓜似的饱满,双管齐下的操作了起来……

 

穿着衣服的宋菲,胸看不出来有什么亮眼之处,现在再看想不到她的饱满也还挺有型的,看得杨二牛浑身直冒火。

 

宋菲又抓又掏弄了十多分钟,终于再也压不下去了,只见她张大了嘴忘情的嘤咛起来,那声音听的人无比陶醉,如歌如泣的。

 

不多时她纤腰一挺,在半空中绷直颤抖了起来……

 

杨二牛见宋菲已经结束了,他忙趁着宋菲还没回过神儿,悄悄的溜下了梯子,免得万一被她发现自己在偷看她。

 

他刚刚下到地上,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喂”,把杨二牛吓了一大跳。当他转过身一看,原来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白鸽,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在人家宋老师屋顶干嘛呢?”白鸽一脸怀疑的问道。

 

杨二牛顿时心虚了起来,该不会是被白鸽发现了吧?要是这样那可就惨了,自己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毁了宋菲的名声就不好了。

 

想着他说道:“宋老师家的屋顶瓦被风掀了,然后被吹的生病了,我是来给她看病的。另外她老公不在,自己一个弱女子又不能修,所以我就顺手帮帮她。”

 

幸好白鸽根本不在意那个,她来找杨二牛可不是聊这些的,她想再感受一下被捏脚的美妙时刻,于是瞅着杨二牛媚眼如丝的说:“二牛,刚才去卫生室找你,敲了好久的大门都没反应,现在终于是寻到你了……我的脚现在还有点酸,要不你再给捏捏?”

 

白鸽讲完,她那丰满的身躯凑到了杨二牛跟前。

 

杨二牛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于是后退了几步板着脸道:“刘军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刘军找自己麻烦之后,他一直有事忙不过来,现在终于可以问清楚了。

 

白鸽微微蹙眉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哪知道他会如此的冲动啊……不过他并不知道你给我捏脚的事儿,我也永远不会让他知道的。”

 

说着白鸽撒起娇来:“二牛,你就原谅姐姐这回成不?原谅我嘛……”

 

杨二牛眼珠子一转,这个骚娘们看来平常很难得到刘军的爱抚,要不也不会这般模样,于是杨二牛想到了一个报复刘军的办法……

 

只听杨二牛轻哼一声说:“让我原谅你也成,不过你要给我办点事。”

 

白鸽稍微有点兴奋的讲道:“你说吧,什么事儿我都办,包括……”

 

欲言又止了,毕竟该主动的是杨二牛。

 

杨二牛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盯着白鸽问道:“你老公是不是在夫妻生活中不和谐?”

 

白鸽怔了怔,随即红着脸点头。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帮我透个信儿给他,就说我有办法让他重振雄风,金枪不倒。”

 

白鸽瞪大了眼珠失声道:“不是吧?你干嘛要帮他呀?这样你不就……”

 

其实白鸽想说,把她老公弄好了,你杨二牛还怎么拥有我。至于没说的原因,还是白鸽有所顾忌,毕竟俩人还没到那份上,她还不是很信任杨二牛。

 

杨二牛语气冰冷的回答白鸽:“这你不用管了,总之透给他就是了。”

 

白鸽只能连连点头,然后腻声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那现在能不能给我捏脚了?”

 

杨二牛知道不给她点甜头,白鸽是不会听自己的,正好刚才被宋菲勾起的一团火还没消,于是笑道:“那走吧,去卫生室给你捏。”

 

白鸽迟疑了片刻说:“卫生室就不去了吧,我刚从那里回来累死了,前面不是有个竹林嘛,去哪儿就行了。”

 

杨二牛一眼就看出了白鸽的想法,心里冷笑一声,随即点头同意她的意思。

 

等到了地方,杨二牛本以为骚气十足的白鸽会主动投怀送抱,然而她除了发出舒适的声音,根本没有迎合的意思。白鸽是在等杨二牛率先开战,可杨二牛却一直纠结不已。

 

虽然白鸽样貌身材都是一流的,可要杨二牛主动和她发生点什么,心里总觉得不安。

 

于是俩人就这样僵持着,很快竹林里白鸽舒爽的声音,立刻压抑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就算是白鸽发出如此诱人的声音,杨二牛还是克制住了,最后俩人带着各自的小九九分开了。

 

杨二牛望着白鸽走远,顿时露出了邪笑。

 

按照他的计划,刘军一旦从白鸽那里得到消息,肯定会来找杨二牛,只要杨二牛信誓旦旦的这么一说,就算他再怎么仇视杨二牛,也一定会为了男人的尊严去冒险。

 

毕竟白鸽和刘军俩口子最大的矛盾,就是床上的问题,一向浪且骚媚的白鸽,遇上一个两分钟就缴枪的男人,怎么可能满足?于是这就让杨二牛有机可趁,把她给搞定了。

 

而杨二牛老早就听说,白鸽之前不仅跟村里其它男人传过风言风语,外村的也有点绯闻。杨二牛觉得刘军要还是个男人,就肯定会不甘心,一定会想办法把白鸽这只骚蹄子的心拉回来。

 

毕竟这么漂亮的媳妇很难找,撒手给别人太不划算了。

 

刘军为了这事,还专门去县城里找医生看过,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办法。杨二牛抓住他这个弱点,就很有把握让刘军上当。到那时,刘军残害杨二牛哥哥的仇,他便可以一口气给算个清楚了!

 

等杨二牛赶回卫生室,他想那些人应该回去睡了吧,结果快到地方时,看到那群人站在卫生室门口,最前面有一个看起来二十二三的女孩,抱着个孩子,样子十分的着急。

 

杨二牛眉头一皱感觉不妙,也不管杨富贵是不是还在生气,快步走了过去。到跟前杨二牛一眼便看到那个也就几个月大的孩子,不但在女孩儿的怀里没有发出半点哭声,而且嘴唇处还有些发白,身为青牛村现任的医生,杨二牛顿时叫道:“别抱那么紧啊!”


性百科 » 撞击下面发出噗呲的水声:在厨房从后面挺进H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