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舌头不断伸进去花缝h_双性喷汁v文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0:18 42 人阅读

 落地的时候脸正好砸在一块粗糙的石头上,整张脸就好像被人用铁耙给挠了几百下一样,全是烂肉!

老酒鬼姓王,他活着的时候我都叫他王爷爷。

王爷爷没有家人,在我们村算是一个老绝户,其实他本来不是我们村的人,二十年前,就在我出生以前的不久,他才搬到我们村住的。

 

说搬到我们村住其实就是好听一点的说法,王爷爷那时候其实是一个叫花子,拄着一根拐棍,一路乞讨来到我们村。

 

那时候大家都穷,打发叫花子其实也就是给点玉米小麦这样的粮食,或者给点吃的喝的,真正给钱的并不多。

 

王爷爷来到我们村以后,挨家挨户乞讨,要到几斤粮食以后就到小卖店里换酒喝,喝醉了就躺在我们家门口呼呼大睡。

 

还好当时正是秋天,天气不凉不热的,王爷爷睡在街上也不怕会冻生病。

 

这一呆就是十几天,好在王爷爷虽然是叫花子,但是却从来不会偷摸拿别人家的东西,村里人虽然有些讨厌他,但是并没有赶他走。

 

当时我爸看王爷爷一个人可怜,就把我们家废弃的一处小屋子给他住了,又听说他有编柳条筐的手艺,还借了一些钱给他,让他编筐卖。

 

就这样,王爷爷算是在我们村安顿了下来,也许是因为出于对我们家人的感激,在我出生、满月、周岁的时候,王爷爷都来我们家帮忙,每次还都送给我一些小礼物。

 

那些小礼物都是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好像都是他用石头或者木头雕成的,年深日久,也不知道让我丢到哪里去了。

 

爷爷死得早,在我的记忆里,王爷爷似乎就是我爷爷,直到我十六岁那年,上高中的时候,听到我妈给我说,王爷爷也不知道怎么就喝醉了发酒疯,跑到村外的山上去,从上面摔了下来,把脸都摔烂了,人更是死得不能再死。

 

因为这事,我还伤心了很长时间,想不到王爷爷竟然没有死,变成了鬼,而且在这里遇到了我。

 

我竟然没有认出王爷爷的声音,虽然是因为他的脸摔成那样,声音变了许多,可是我也觉得有些亏欠他。

 

我只是听我妈说过王爷爷当时的样子,自己却是没有见到,看到他第一眼,被吓了一跳。

 

想了一下,我虽然还是不敢再看王爷爷的脸,不过还是低着头轻声对他道:“王爷爷,你怎么还没去阴间轮回?”

 

我不知道王爷爷是不是有什么怨念,或者有什么牵挂才会变成鬼,只是随口问了他一句,并没想得到他的答案,然后便回过头来问李直:“喂,你一定有办法帮王爷爷去阴间吧?你看他这个样子,还留在这里,多可怜呀?”

 

我以为既然李直自己都说我是他的女人了,仙家也说他会保护我,一定会也帮王爷爷的,想不到他竟然翻了翻眼皮冷冷地对我道:“我又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帮他?”

 

混蛋呀,刚才还冲我笑得那么温暖,为什么转眼间就换了这样一张冷脸?

 

我知道李直是因为王爷爷不高兴,可是他活着的时候毕竟对我不错呀,我怎么忍心不帮他?

 

你帅就了不起?姐姐不求你了好不好?

 

我心中有些生气,冲李直哼了一声,便慢慢向王爷爷走了过去。

 

虽然赌气,但是我却是一点也没有概念要怎么去帮王爷爷,便想问问王爷爷,说不定他知道我能怎么帮他呢。

 

我低着头,只看向王爷爷的下半身,虽然他的两腿还是弯弯曲曲的,但是比起他那张脸来,还是好看多了。

 

看到我走了过去,王爷爷似乎轻笑了一声,不过从他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却好像一只破风箱被人拉响了一样,沙哑难听。

 

“离离呀,你能带爷爷回家吗?”

 

王爷爷又对我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以后,我完全忘记了王爷爷面孔的可怕,抬起头来看向他,却发现王爷爷正一脸慈祥地看着我笑。

 

身上还是那身破旧的身服,不过看起来却干净了许多,脸上布满了皱纹,岁月的沧桑并没有磨灭掉他的笑容,反而使他看起来更加值得信赖。

 

一瞬间,王爷爷活着时的点点滴滴涌上我的心头,想着每次夜晚来临的时候,全村人都在家里和亲人一起尽享天伦之乐,却只有他一个人孤苦无依,对着一盏昏暗的灯泡,借酒浇愁,我突然觉得有些鼻塞,泪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向王爷爷伸出手,我点了点头对他道:“好的王爷爷,我们回家!”

 

在那时候,我已经忘记了王爷爷已经死去几年的事实,只觉得他太可怜了,想把他送回家,然后亲手给他煮一碗热饭,看他吃下去。

 

王爷爷也伸出了手,就要拉住我的手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然后“啪”地一声,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把王爷爷的手打落了。

 

王爷爷发出“嗷”的一声痛叫,脸色突然变得狰狞,喉咙里又响起像动物一样的“嗬嗬”声,两眼突然变得通红,就好像灯泡一样发出刺眼的光芒,我心头一紧,忙退了一步,躲到走过来的李直身后。

 

李直白了我一眼,不满地道:“怎么样?你知道厉害了吧?你被鬼迷了心窍了!”

 

说完,他伸出左手食指来在我的眉心点了一下。

 

我只觉得脑袋里一凉,顿时清醒了许多,就好像有人用水洗过我的双眼一样,眼前看到的东西清晰明亮出许多。

 

再看向王爷爷,我却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王爷爷哪里还是刚才那副慈祥的面容?依然是一脸烂肉,再加上两个红通通的眼珠,本来就够吓人的了,而他现在似乎十分愤怒,脸上的肉不停地颤抖着,有一些小肉块就掉落了下来,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我明明知道王爷爷已经变成鬼了,刚才怎么会信他的话,要带他回家?

 

李直说我被鬼迷了心窍,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

 

“莫若离,以后你还会遇到无数这样的鬼,就算是你再亲的人,只要死了都是鬼,都会害人的!你不能把他们当成你的亲人,只要他们敢靠近你,你就用你手里的镯子向他们的眉心敲下去,知道了吗?”

 

一边说着,李直拿起我的手,用手镯对准王爷爷的脑袋,敲了下去。

 

王爷爷虽然看起来十分可怕,可是他活着的时候毕竟对我那么好,我知道自己的这个手镯不一般,看到手镯上隐隐闪着一丝金光,落在王爷爷的眉心处,心中却是有些不忍,使劲想要缩回自己的手,可是李直的力气很大,我的手都被他捏得有些疼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镯砸进了王爷爷的脑袋里。

 

“啪”地一声脆响,感觉就好像敲砸了一个鸡蛋壳,我看到王爷爷的身上闪过一道金光,就好像过电一样,然后他的嘴里便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身上“滋滋”地冒出热汽。

 

王爷爷烂掉的脸开始扭曲,身体痛苦地痉挛着,嘴里不停发出惨叫声,看着他的样子,我只觉得心脏就好像被人狠狠捏了一下一样,忙收回自己的手,看到手镯上缭绕着一丝黑气,瞬间便消失了,似乎融入了手镯中。

 

就算是王爷爷变成鬼了,想要害我,可是我毕竟没有受到伤害,看到李直借我的手把王爷爷伤成这个样子,我只觉得一股怒火在自己的胸口燃烧,生气地冲他大声叫道:“王八蛋,你怎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要这么对王爷爷?还有,你刚才捏疼我了!”

 

说实话,一开始我对李直还有些害怕,可是自从看到他的样子以后,那种害怕的情绪竟然完全消失了,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太帅了,看起来人畜无害,不像是会害人的样子。

 

至于在李正家里时,他在那个娃娃的身体里对我做出的凶恶样子,现在在我看来大抵只是他吓唬我的手段罢了。

 

正因为这样,我才敢冲他大吼大叫。

 

李直似乎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样和他说话,愣了一下对我道:“我救了你,这样做也是为了帮他,你竟然骂我?”

 

就在这时候,王爷爷停下了惨叫,脸上也不再那么扭曲了,就好像变魔术一样,他脸上的烂肉竟然在慢慢愈合,很快就变成了正常肌肤。

 

看到这一幕,我感到太不可思议了。

 

李直的那个娃娃身体被手镯烧没了,我还以为王爷爷也会和他一样,想不到竟然会这样。

 

王爷爷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骤然一变,着急地对我道:“离离,你怎么在这里?”

 

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才看到我一样,我又是心中疑惑。

 

刚才王爷爷还叫我送他回家,李直说我那是被鬼神心窍了,怎么他好像不记得那些事了?

 

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李直,轻声问道:“喂,王爷爷不记得刚才的事了吗?”

 

李直帅气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快:“喂什么喂?难道我没有名字吗?”

 

好吧,看着他的那一张帅脸,我的胸口竟然再次小鹿乱撞了,看在你比较帅的份上,姐姐不和你一般计较。

 

“李直,王爷爷怎么会这样?”我再次开口问道。

 

李直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伸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拍了下:“这才对嘛!离离,你王爷爷原来那个样子,是因为他身上的怨气被别人控制了,刚才我用你的手镯把他身上的怨气化解了,他也就恢复到了活着时的样子。原来他迷惑你,想要害你,是因为受到怨气驱使。你放心吧,他现在不会再害你了。”

 

这家伙竟然也学着我爸妈和王爷爷的样子,不叫我莫若离了,而是改口成了“离离”。

 

他这么亲热地叫我,我还有些不适应,不过想到以后自己可能就要和他在一起了,也没有多说什么。

 

李直这么说,我这才敢和王爷爷说话:“王爷爷,我刚才从村里出来,正准备去学校呢。对了,我现在上大学了哦。”

 

原来王爷爷活着的时候,一直都对我说,他很想看到我成为大学生的那天,可是最后他却没有等到我考上大学。

 

王爷爷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喜色,看着我的目光里充满了赞许,可是随即却是皱眉道:“离离,这里是过阴路,你去上学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这位又是谁?”

 

过阴路?什么意思?

 

虽然四周到处都是黑暗,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不是被奶奶从村口推出来的吗?现在应该就站在村外的路上,怎么会到了什么过阴路?

 

再说了,过阴路这三个字,让人听到就不由和阴间联系到一起,我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

 

我回头看向李直,只怕这一切都和这个帅帅的家伙脱不了干系。

 

李直轻声在我耳边道:“有时间再给你解释,你只要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就行了!”

 

说完,这家伙转向王爷爷道:“我是莫若离的老公!你既然知道这里是过阴路,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辈了,怎么会生活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里?”

 

李直的语气虽然十分平淡,但是我却能感觉出来他语里的锋芒。

 

很显然,他对王爷爷并不相信。

 

可是我却是有些疑惑,王爷爷就是我们村的一个老叫花子而已,李直为什么说他不是泛泛之辈?难道说,王爷爷还有什么隐秘的身份吗?

 

李直一边和王爷爷说话,一边走到了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王爷爷。

 

王爷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惧色,似乎有些站立不稳,后退了两步,不敢和李直四目相对,嘴里颤声道:“您是离离的老公吗?离离真的是好福气!不过,这里是过阴路,只有死人才能走,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带离离到这里来?”

 

王爷爷竟然对李直用上了敬语,一定是觉得他很厉害的缘故吧。

 

我的心里却是升起了无数疑问。

 

这条路是死人才能走的?怪不得我被奶奶推了一下,回头就看不到村子了,路两边也看不到庄稼,从这里走下去,一定是通向阴间吧?

 

难道说我已经死了?李直说我要是不快点离开村子,所有人都会像李正他们村一样死光,就是因为我是鬼吗?

 

李直却是一脸的淡然,似乎很享受王爷爷对他的这种态度,轻描淡写地道:“她已经是我的人了。至于她到过阴路来,却不是我带来的,这是她命中注定的!你原来应该是道门弟子吧,跑到这个小山村,想必也不会没有原因吧?你到底是被什么人害死的,怨气怎么又被别人控制了?”

我听到李直的话大吃一惊。

 

我一直都以为王爷爷真的是喝醉了酒以后,发酒疯爬到山上去掉下来摔死的,竟然是被人害死的?

 

王爷爷活着的时候虽然爱喝酒,但是他为人非常好,在村子里也没有什么仇人,什么人会这么狠心,把他推下山崖摔死了?

 

“王爷爷,你一定知道是什么人害死你的吧?你告诉我,我要告诉警察,让警察去抓他!”

 

我大声冲王爷爷叫道。

 

王爷爷和李直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我,特别是李直,眼睛里有一丝嘲笑,嘴唇都要咧到脑后了。

 

看到他的样子,我就觉得气不打一处出,趁王爷爷不注意,偷偷掐住他腰间的嫩肉轻声骂道:“你讨厌呀,人家说错什么了吗?难道害人的凶手不该让警察抓起来吗?”

 

也许是因为帅哥本来就容易让人想要亲近,原来李直在那个娃娃身体里的时候,我看到他就吓得要命,可是现在明知道他是鬼,不但不害怕,反而总忍不住想要接近他。

 

李直却还是那么含笑看着我,并不说话,脸上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好像感觉不到我掐得他疼一样。

 

不过王爷爷却是在旁边叹了口气道:“离离,其实有些事我们一直都瞒着你,我和你爷爷一样,也是天师道的弟子。你妈当初怀上你以后,你奶奶就看出你被人算计了,怕对方下黑手害你,所以才把我请到村子里来。四年前,我发现了对方的行踪,才被他们害死了。那些人可不一般,警察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

 

原来王爷爷是为了救我才被害死的,这些年我一直以为他是自己摔死的,还在心里怪他这么大年纪了没有一点数,喝酒醉成那样,竟然从山上摔死了,我觉得很对不起他,忙低声以他说了好几声对不起。

 

王爷爷摇了摇头道:“傻孩子,哪里有什么对不起?爷爷没能保护好你,结果你还是……唉,你们快点离开吧,离离你身上有活人的阳气,那些东西很快就会来了!”

 

前面的话王爷爷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是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我还是嫁给了一个男鬼。

 

李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不过突然脸色一变轻声对我道:“我们快走!”

 

说完,他拉着我就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王爷爷说道:“你也跟着我们!”

 

我能看出来王爷爷对李直很是畏惧,竟然丝毫也没有反抗的意思,真的跟在我们后面走了过来。

 

四周本来漆黑一片,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我只觉得自己的脖子里一凉,就好像有一只手在我脖子里摸了一下一样,然后我就听到一声轻笑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响了起来:“咯咯,好嫩的小妞!”

 

声音又尖又细,就好像哨子一样,听起来好像是女的。

 

拉着我的李直和身后的王爷爷似乎都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也没有看到是谁在我脖子里捏了一把,他们还在向前跑,我停下了脚步,一巴掌就向后面甩去,嘴里大声骂道:“王八蛋!”

 

李直以为我在骂他,也停下了脚步皱眉对我道:“莫若离,你怎么了?快点走,这里有危险!”

 

他的身体僵住了,拉着我的手本来就是冰冷一片,此时却是微微有些颤抖,看着我的双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然后大声叫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呀。

 

我正想告诉李直,却听到那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我想干什么,你应该能想到得吧?”

 

然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脸颊一下刺痛,就好像有一只小刀扎进了我的皮肤里,右边耳垂一凉,有人在我耳朵里吹了一口气,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被冻成冰块了,一股寒意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冻的,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一动也不能动了。

 

脖子里传来湿湿凉凉的感觉,似乎有一双冰冷的嘴唇凑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我便感觉自己的颈动脉处被尖利的牙齿给咬住了,对方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切断我的动脉,鲜血必定会像喷泉一样冒出来。

 

我知道自己的身后一定有一个鬼,心脏不由一缩,吓得我连呼吸都不敢了,生怕一不小心自己的血管就会破掉。

 

突然,一股凉凉的东西顺着我的脖子向胸前流了下去,所到之处我的皮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是一股液体,我的心中一惊,难道说自己的脖子被那个鬼给咬破了,我就要死了吗?

 

这里是过阴路,只有鬼才能走,我一个活人本来就不该到这里来,我开始有些怪起奶奶和李直来,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用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滋溜”一声,本来轻轻咬在我脖子里的牙齿松开了,那个嘴巴狠狠吸了一下,然后我就听到“咕噜”一声吞咽,应该是那个鬼吞下了我的血!

 

完了,我被鬼咬了,我一定也会变成鬼的!

 

我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似乎在一瞬间全部都消失了,两腿发软,身体摇晃着就要摔倒。

 

“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吧?都是我不好,不小心把口水流到你身上了,我给你擦一下吧。”身边那个尖细的声音又对我道,然后我便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顺着我的脖子向下探去,用力给我擦去了流到我胸前的液体。

 

原来那并不是我的血,而是她的口水,我的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

 

虽然现在我可以肯定我身后的一定是女鬼,可是被她的手伸进衣服里乱摸乱擦着,我还是觉得十分不舒服,悄悄抓住奶奶给我的手镯,大声冲后面的女鬼叫道:“你快放开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咯咯,不客气?你要怎么不客气呀?”女鬼嘴里说着,手却是故意在我脸上狠狠捏了一下。

 

就在这时,李直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性百科 » 舌头不断伸进去花缝h_双性喷汁v文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