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一夜破了七个女的的处|穿越金手指粗的主受文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30:17 37 人阅读

我有机会出来吗?”刘茜说道。

 

王国强把嘴一撇,怕不是唐伟民睡着了,而是你主动要出来。

“是不是你跟唐伟民又吵架了?”王国强一把将刘茜拉过来,然后问道。

 

“别提了,那就是个废物,我原本想等着他把这个项目做成了,然后狠狠敲他一笔再离婚,可这个废物不仅床上没用,做事更是离谱,居然让几个小混混吓得手下的工人都跑了,项目已经搁置在那几天了。”

 

刘茜劲一上来,也不管里人外人,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王国强又去了学校逛了一圈,但是临近高考,学校里的氛围都很严肃,整个高三的学生都在全力备考,而高一高二的学妹们虽然穿的很开放,但是真的长的好了,好像也没几个。

 

王国强意兴阑珊,东走西逛,居然来到了小区里,也就是唐伟民所住的东兴小区,一进小区门口,就听到一阵阵吵架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国强摇摇头,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刘茜在床上也是这样肆无忌惮的叫的,然后就是一阵摔东西的声音,王国强赶紧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果然刘茜提着一个包,匆匆打了个电话就出门去了。

 

“小贱货,这又是跟哪个男人滚床单去了。”王国强心里骂了一声,脚步一转,直奔唐伟民的房子去了。

 

“伟民,在家吗?”

 

王国强把门一推开,就看到唐伟民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

 

“哦,是国强来了啊,坐吧!”唐伟民强颜笑了一声。

 

王国强左右看了看,衣服、餐具、各种零七碎八的东西丢在地上,沙发有的都翻倒在地上,要说搞工程的人性格是真的好,这样的日子也能过得下去,这要是王国强,早就民政局见了。

 

见王国强坐在沙发上不做声,唐伟民反而好奇问道:“国强,你不会单纯来这里笑话我的吧,有事你就说吧。”

 

两人平时交集虽然不多,但是也是从小一起撒尿玩泥巴长大的。

 

“是这样,我听说你的项目最近遇到困难了,我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就是那帮黑社会,简直就是咱们县的蛀虫,咱们县之所以起不来,一直贫困,就是有他们的存在。”唐伟民说起他们来,比刘茜还痛恨。

 

“你老实和哥哥说,你投入了多少,万一项目做不成,能不能从里面抽出来。”

 

王国强这话一说,唐伟民面色惨白,身上居然颤抖了起来,沉默半天,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伟民,我到这里来,是想帮你的。如果你信得过哥哥……”王国强心里确实是在下一盘棋,不过还要看唐伟民的态度。

 

“我帮你休了刘茜,甚至帮你盘活项目,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王国强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条件?!”唐伟民紧紧抓住王国强的手,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会这样这样……”王国强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回到座位上说道,“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再投入十万块。”

 

唐伟民咬着牙道:“百分之五十太高了,我为了这个项目把所有身家都投进去了,就算你帮这么大的忙,我也不能分一半出去,十万块你可以不投,百分之三十,你看着办。”

 

王国强知道,这已经是唐伟民答应的底线了,因此也不强逼,只是笑笑说道:“攘外必先安内,这可是委员长的名句,我先帮你解决掉刘茜这个包袱,然后再全力处置项目上的事情,如何?”

 

“就这么办!”

 

出了小区,王国强的电话就直接打给刘茜了。

 

“喂,小贱货,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男人女人毫不避讳的喘息声,然后就是一声声嗯嗯啊啊,仿佛要上天。

 

“啊,是老王啊,我还能在哪儿,当然在床上了,你来呀!”

 

说完就挂断电话了,王国强嘴角一翘,连忙让手下的几个人赶到了侯二的家里。

 

其他的事情不做,就拿着手机给两个人来了个现场直播,然后立刻传到了网络上,当天夜里,刘茜和侯二就成了网络上的名人了。

 

唐伟民看着手机里的直播,脸都绿了。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刘茜在外面给他戴绿帽子,但因为一直没有亲眼见到,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现在看着她和别的男人真的在滚床单,语音里而且还拿他做比较,一时间怒从心底来,把手机摔了一个粉碎。

 

这时候,刘茜享受完了,正哼着歌回来,这个家她实在不想回来了,男人没用,还要她洗衣做饭当保姆,她是受够了,只想找准机会坑唐伟民这个萎男人一把。

 

“唐伟民,还不去做饭?让唐媛媛那个小贱人下班了把我裤子洗了,不然看我不打她!”

 

“贱人!”唐伟民一巴掌打了过去,啪的一声,刘茜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惊恐看着眼前变得陌生的男人,这么多年,这还是唐伟民第一次动手。

 

“贱人,好好看看手机里的网络视频,明天民政局见!”

第二天的时候,唐伟民就带着刘茜去了民政局,离婚的事情很顺利,刘茜净身出户,因为没有孩子,又因为过错在先,除了身上的衣服,一毛钱也拿不走。

 

刘茜甚至没有打官司,看到自己的好事全在网络上传播,刘茜想死的心都有了,当晚就被唐伟民扫地出门了。

 

思来想去,刘茜都觉得唐伟民没有这个胆子曝光自己,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自己,至于谁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一定是她,这个小贱人,看不得自己好,故意整我!”刘茜眼前浮现出了唐媛媛的身影,如果说之前还可能觉得唐媛媛没有手机,没有工具拍下视频,可是前几天,唐伟民刚给她换上了新手机。

 

刘茜仔细比对了一下视频发出来自带的手机品牌logo,果然和唐媛媛的手机是一个型号。

 

“这个小贱人,竟然敢害得我一无所有,我也要你生不如死!”

 

家里事解决掉了,唐伟民一身轻松,正巧周末,唐媛媛也休息一天,于是唐伟民带着唐媛媛和王国强以及侯青青四人准备去一趟施工现场,前者是去县里玩一玩,放松一下心情,至于后者,则是看一下施工进度到底如何了。

 

侯青青毛遂自荐一定要去,说是一定可以帮到他。

 

东兴县目前最大的施工项目就是包括市政大楼这一块的建筑施工,甲方是本市的几家大股东联合东兴县的政府联合开发的,合同总额已经达到了三个亿,因此所有的程序和质量要求都是非常正规的。

 

唐伟民也是凭借着自己的技术以及手下的技术工人拿下了其中一块蛋糕,但因为这是个垫资项目,唐伟民也是豪赌了一把,租赁机械、人工、工具,全都自己来,这样可以赚得更多,但也有资金断裂的风险。

 

四人在施工现场的大门前停了下来,其他的施工单位正干得热火朝天,而唐伟民负责的道路这一块,几辆压路机正停在一边,几个穿着流里流气的小伙子正骑在车头上,抽着烟指指点点。

 

“好壮观的工地啊!”唐媛媛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施工现场,各种机械、几百位工人一起干活,而且还有戴着白帽子、红帽子、蓝帽子的各种管理员或者技术员。

 

“国强,这一块就是我们的施工标了,被蛇头的小混混挡在这里,动弹不得,已经快十来天了,总包已经因为我的施工进度罚了一次了,再罚下去,我可就玩完了。”唐伟民一想到天价的罚款还有自己的身家快要血本无归,心里就像着了火一样。

 

“你那几个受伤的技术队长呢?带我去看看吧!”王国强知道,一个人干活是怎么都做不好的,只有手下有一帮子人,才能成就事业。所以,慰问这些技术工人是十分有必要的,干活还需要他们冲在一线。

 

“就在人民医院。”

 

唐媛媛和侯青青两人就坐在工地一旁的餐馆等着,唐伟民和王国强就先去医院了,来去加上看望不过半个小时。

 

不过,就在这时,刘茜却意外的转到了工地来,她离开了唐伟民,转眼就勾搭上了蛇头,之前她就知道是蛇头为难着唐伟民,因此这次过来,把唐伟民所有的底都透给蛇头了,因此再凭借着自己的一点姿色,算是傍上了蛇头。

 

进进出出,那些小弟们也非常给脸色的喊着大姐。

 

刘茜正往工地上去,竟然看到唐媛媛在一旁的餐馆喝茶,一时间,刘茜气不从一处来,当即就给蛇头的头号打手通了电话。

 

“虎哥,您不是说让我帮您物色一个年轻清纯的学生妹嘛,我这刚认识一个,就在工地外头,您要不要来看看?”

 

一听说有漂亮的女人,虎哥还没见上面,光靠着想象,他裤裆下面就硬成了一坨,于是急忙赶了过来。

 

“嗯,是挺不错,是你带来的?”蛇头捏了裤裆,然后给自己换上一身技术员的制服。

 

“不管是不是我带来的,你要有本事,先弄了她再说。”

 

“擦,还没有我虎哥不敢的。”

 

虎哥主动找了上去,正巧侯青青去上厕所。

 

“小妹妹,是来这里实习吗?我是这里的技术负责人,要不要进去走一走,我领你看一看咱们县的最大的工程……”

 

等侯青青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唐媛媛已经半胁迫的进了施工现场,消失在视线里。

 

侯青青连忙给王国强打了电话,同时问着餐馆的老板:“老伯,刚才坐在这儿的小姑娘被谁带进去了?”

 

“还能有谁,蛇头那一伙人呗。赶紧报警吧!”

 

王国强和唐伟民刚见了工人,身上都是不同程度受伤,问题不大,主要是害怕了,害怕蛇头继续报复,所以都不敢上工地了。

 

简单慰问了几句,然后侯青青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留下唐伟民继续慰问,王国强开着车马不停蹄的回来了。

 

“被带进去多久了?”王国强脸色阴沉道。

 

“不到十分钟!”

 

王国强二话不说,开着车一头开到施工道路那儿,跳下车就抓住车头上面的一个小混混,抓着他的长头发一路拖了下来,在地上拖了四五米,这才掐住这人的脖子说道:“说,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

 

这人完全吓蒙了,平时在这里吆五喝六的,也没见什么人敢动他,此时满头满脸都是擦破脸皮流出来的血,让后面几个跳下车的混混都停下了脚步。

 

只是威吓道:“我们是蛇头的人,快把他放了!”

 

“不说是吧!”王国强当年也是个狠人,抓住这人的胳膊就伸到车轮底下,然后对侯青青说道,“开车!”

 

唐媛媛是在侯青青的陪同下被人带走的,因此她也非常自责,再加上她也是恨透了这群小混混,一时间把油门开到最大。

 

那被王国强抓住的人吓得大叫:“大哥,我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大哥!”

 

“你们工地上的负责人是谁?营地在哪里?”王国强也不啰嗦,直接找到对方的营地就行,唐媛媛也只会被带到那里。

 

“我说,我说!”

 

进了大门,王国强直奔小混混说的营地。

 

而另一边,虎哥把技术员的衣服脱了下来,顺便把里面穿的也一次性给脱了,唐媛媛像个受惊的小猫一样缩在角落里,眼泪吧嗒吧嗒的流。

 

“叔叔,你放过我吧!”唐媛媛感到绝望不已,她把眼一闭,然后全身缩成一个团。

 

“贱人,叫你举报我,让我净身出户,这次也让你尝尝厉害,虎哥可是会好好疼爱你的,他最爱你这种清纯可爱类型的小女生了。”刘茜双手叉着腰竟然站在一旁看好戏。

 

“婶婶,是你。”唐媛媛没想到陷害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婶婶,她虽然也看到了网上曝光的视频,可是那个视频真的不是她拍的。

 

“还想否认吗?曝光我的视频用的手机和你手上的手机是一个牌子,还想否认?”刘茜一脚踢在唐媛媛的腿上。

 

“真的不是我……”唐媛媛柔弱的小手根本挡不住虎哥,转眼间,外套就被虎哥给撕碎了。

 

“你看看,哪里有学生穿这么花里胡哨的,分明心里就是想当绿茶,虎哥,这样的人,一定要接受教训!”刘茜在一旁煽风点火,同时嫉妒唐媛媛清纯美貌的身材。

 

“那是,那是。”虎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这一定是学校里的校花级别的,虎哥擦着口水。

 

自从被蛇头安排到这里搞施工,他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尝过荤腥了,工地上的生活真不是人过的。

 

“小妹妹,不要害怕,你把虎哥伺候舒服了,等会儿虎哥给你五百块钱买点营养补一下。”

 

唐媛媛一面躲着虎哥的魔爪,一面还要忍受着刘茜言语上的侮辱,她只希望那个保护他的身影能再次出现,她的第一次不能落在这样的坏人手里,看着那人肚子上一抖一抖的肥肉,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有无限的恐怖。

 

“叔叔来咯!”虎哥抓住唐媛媛的两只脚,挣扎中按在了办工桌上,一只手按着唐媛媛。

 

正准备开始的时候,砰的一声,门被一脚踹开了,王国强双眼红通的看着屋内的情况,然后一脚就放倒了惊慌失措的虎哥,然后把外套盖在唐媛媛的身上。

 

“你是谁,你他吗谁让你闯进来的……”虎哥话未说完,后面一群白帽子、红帽子和蓝帽子闯了进来,拍照的拍照,讨论的讨论。

 

而王国强竟然面对这些人,哇的一声率先哭了出来。

 

“各位领导,你们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呀,我们的项目被他们阻拦,现在实习的资料员也被他们哄骗到这里来,差一点就要被他们……哇!”

 

王国强来的路上,就已经通知侯青青尽快联系施工场地内的各种领导,他知道,光是好勇斗狠是办不成事的,想要扳倒蛇头,还需要智商才行。

 

“你们看,那个女人不是视频里的女主吗?”哪里都不缺眼光贼亮的人。

 

这次,唐媛媛反而住进了医院,不过,这个事件带来的也不全是坏的方面,施工方的领导也注意到了黑恶势力的渗透,虎哥被逮捕,而蛇头的动作也不敢太大了。

 

“总包今天找到唐伟民,说他提交的技术方案很完善,可以继续施工了,不过他们想直接聘请唐伟民和他手底下的技术工人。”侯青青一面给王国强捶着大腿,一面向他汇报工作。

 

“今天总包很给他面子啊,唐伟民怎么说?”王国强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他还能怎么说,他原本就是从公司里跳出来想单干的,总包虽然给的待遇高,他还在犹豫呢,不过王叔,你这次哭戏演的不错,又是以唐伟民合伙人的身份哭诉,得到了业主的同情哦。”侯青青捏着王国强的脚背,然后轻轻放在自己白皙滑嫩的大腿上,轻轻捶着。

 

侯青青转而说道:“要么咱们先注册一个公司吧,我知道唐伟民虽然有一帮手下,但是并没有注册公司,只是以施工队的形式接活。”

 

“注册公司复杂吗?”王国强问道,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我学的就是工商管理,注册公司就是小儿科。有了公司,咱们就是正规部队了,然后再把那些技术工人安排进咱们公司,他们都是老技术工人了,手艺精湛。有了这个底,我们就不用借别人的资质,自己就可以打发票单据,可以和总包,甚至甲方在桌面上竞标了。”侯青青的想法深合王国强的心,只有自己做大了,才能免受蛇头这样的人纠缠。

 

“你先去注册,我这就和唐伟民商量去。”王国强在侯青青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后者俏脸一红,兴冲冲的出门去了。

 

唐伟民这会儿正在医院陪唐媛媛,他其实自责不已,自己被欺负也就算了,居然还连累媛媛还差点被他们侮辱。

 

“小叔,你先回去睡觉把,我没事的。”唐媛媛非常懂事,这会儿还在安慰唐伟民。

 

“小叔给你削个苹果吧,再过段时间就是高考了,你要把心态调整好,不要受这些事情的影响。”

 

唐媛媛心中一暖,在这个世上,小叔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亲人就是要一起相互依靠、相互取暖。

 

“伟民,就知道你在这里,我和你商量个事。”王国强把唐伟民拉了出来,就刚才侯青青给他说的,又给唐伟民说了一遍。

 

“这是个好事,不过我只是个搞技术的,管理这块我也不是很懂。”唐伟民心中有些意动,比起累死累活的给别人干活,不如自己成立一家公司,多干少干都是自己的。

 

“青青说她能注册公司,然后你们通个电话,相互了解下吧,我进去看看媛媛。”王国强说道。

 

“那行……”唐伟民一想到注册公司,立刻坐不住了,连忙给侯青青打电话去了。

 

“媛媛,感觉好点了吗?”王国强坐在床沿边上,握着唐媛媛柔弱无骨的小手。

 

小手有点微凉,除了中指指甲边因为经常写字有点茧外,整个手光洁修长,握在手里就像是捧着一块暖玉,王国强受用不已,都不肯放下来了。

 

“强叔,我好多了,真是谢谢你,一次又一次的救我,我真是没用,总是给你添麻烦。”唐媛媛说着眼眶又噙满了泪水,好像下一刻就要落下来了。

 

“千万别这么说,因为媛媛漂亮呀,那些坏人就盯紧了你,想要轻薄你,但强叔可是首席护花使者,就像是动漫里的圣斗士一样,守护我的雅典娜!”王国强这一张嘴,可不是等闲之辈,三下两下就把唐媛媛哄得开心不已。

 

唐媛媛看着自己的小手被王国强凑到唇边,蜻蜓点水一样在上面吻了一下,随后王国强说道:“我的雅典娜,现在好点了吗?”

 

“嗯!”唐媛媛俏脸红扑扑的,身体一阵阵发热,被自己喜欢的人围绕着,别提有多开心了,想起之前在强叔面前时的娇羞,她双眼泛起水雾。

 

而这时,王国强的一只手也伸进被子里。

 

这时,唐伟民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王国强这才罢手,冲唐媛媛眨了下眼睛。

 

唐媛媛转过身,害羞得不敢见人了。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侯青青当天找到工商局,然后和唐伟民沟通过后,就注册了公司,注册资金五十万,然后在法人上面确定是王国强,唐伟民想过了,他只是一个搞技术的,术业有专攻,如果不是王国强找到自己,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倾家荡产了。

 

于是他挂了一个技术总工的身份,剩下的管理工作和制度等等都甩给了王国强和侯青青他们,股份的话,唐伟民占比六十,毕竟人、技术和资金都是他的,而王国强占比还是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由王国强出资十万,转让给了侯青青。

 

王国强担当总经理,侯青青为总经理助理。

 

东兴县实干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正式挂牌了。

 

施工继续进行着,几位技术队长也都来上班了,王国强这些天一直在工地上待着,他手下的五个打手也都充当着工人在现场。

 

蛇头在刘茜的陪同下,来过两次,因为没有和王国强见上面,也没有爆发冲突。而唐伟民为了赶上之前的工期,又要大量招人了,侯青青也在协助他,他则一个人在现场忙技术工作,忙得团团转,不过看的出来,他干的很开心。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唐媛媛也是忙得见不到人,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很多人都在批评高考的制度,但说实话,正是有了高考,这才让底层的人又了一丝不让拼搏落空的机会。

 

王国强厨艺不错,唐媛媛放学后都不回小叔家了,干脆就住到王国强这里,有时候做作业太晚了,干脆就睡在侯青青的床上。而侯青青一直忙着给唐伟民搞招聘,难得回来一次。

 

“强叔,你做的鸡汤也太好喝了,有没有什么秘诀?”唐媛媛刚洗完澡,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光洁的腿全部露在空气里,就连水缸里的金鱼都吐着泡泡想要多看两眼,更别说是正常人之列的王国强了。

 

眼看到了午夜,也没啥可忙了,王国强坐在唐媛媛的身旁,然后在唐媛媛的惊呼声中,将她的一双小脚揽近自己的怀抱。

 

“强叔给你揉揉,天天这么学习,跟打仗一下,肯定辛苦。试试强叔的手法!”

 

“嘻嘻,好呀,谢谢强叔!”唐媛媛欣然接受,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在强叔的手里来回揉捏,然后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灌进肚子里。

 

她可算是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征服了。

 

王国强的一双手慢慢往上游走,按到小腿肚的时候,唐媛媛“嗯”了一声,这里还没有人触碰过,唐媛媛既觉得痒,又觉得好舒服,然后那一双神奇的大手继续往上攀岩,唐媛媛伸直长腿。

 

一双长腿在王国强的怀里动来动去,让王国强心头的火也腾腾的燃烧起来,于是大手往腰身上一按。

 

这时,门却被打开了,王国强吃惊的往门口看去,侯青青正一脸吃醋的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胸口。醋意浓浓的说道:“王叔,我在外面可是辛辛苦苦的给你打工,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帮人按摩,要不要也给我按按。”

 

“呵呵,你躺着,我来给你按按。”王国强赖皮的模样让侯青青没了后话,侯青青反而坐到了王国强的另一边。

 

“来哟,王叔,把我按舒服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王国强哑然一笑,这丫头还上劲了,于是也不客气,大手直奔侯青青,隔着轻薄的衬衫,轻轻的揉按着,侯青青干脆躺在了王国强的怀里,眯着眼说道:

 

“王叔,今天蛇头的电话打到唐伟民那儿了,说想和您见见面,聊一下施工项目的事情。”

 

唐媛媛害羞的跑到厨房里洗碗去了,只见王国强大手往下按摩,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

 

“我觉得吧……可以再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侯青青脱了高跟鞋,跨坐在王国强的身上,神色一变,“我觉得蛇头这个人不行,而且我们既然成立公司,肯定不能有社会背景,不然做不大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这样……”

 

侯青青咬了会儿耳朵,王国强眼睛一亮,笑呵呵说道:“那就这么办。”

 

晚上,唐媛媛和侯青青都不愿意去出租房睡觉,于是挤在一起,和王国强就隔着一道帘子,而对于两女的心思,王国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心生慰藉。

 

第二天一大早,王国强先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又去县里最大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西服,换上了一双真皮皮鞋,然后侯青青又给自己挑了一套职业套装,二人郑重其事的来到蛇头负责的施工区。

 

正是因为在别人身上尝到了甜头,所以蛇头才会把目标盯在唐伟民身上,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有人脉的理工男身上。

 

“我们老大让你们等会儿,让你们进的时候再进!”一个混混双眼一斜,没好气的说道。

 

“那跟你们老大说一声,什么时候他忙完了,让他再等五分钟我再进去。”王国强既然是要和蛇头谈判,自然不可能还没见面就弱了见识。

 

“哎呀尼玛的,你挺大派头呀,信不信老子抽你呀?”

 

这混混有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王国强看着他都需要仰着脖子,不过王国强并不害怕,虎哥才被抓不久,因为猥亵妇女未遂,造成严重影响,已经至少是要被判个五六年了。在这个枪口,王国强都恨不得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打,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果然,又有一个瘦瘦的小混混走了过来,直接请王国强二人进去说话。

 

“还记得我们对号的词啊,不要忘了。”侯青青在王国强的鞋跟上踩了一下,提醒道。

 

两人进了蛇头的办公室,奢侈程度顿时让二人吃了一惊,别人最好的建筑公司用的依然是活动板房,用那种彩钢瓦盖的屋顶,他这好,直接是盖了一间房子在这里,看设计,应该是专门设计的,而且两人一进来感受到的舒适感,这材料估计也不便宜。

 

正对着门的座位上,则是坐着一个稍显英俊的中年人,只是左额头上有块烧伤的疤痕,此外再无瑕疵。

 

这人怀里还抱着个女人,两人进来的时候,这人正好把女人的吊带给扯了下来,那女人虽然疼痛,但是却不敢说话。

 

“坐吧,开门见山的就说吧,唐伟民的那个标,我是真的看重了,之前是兄弟们不对,光想着要了,没和唐伟民说明白,他把那块标让出来,我们给他补三十万。三十万呐,可以在县里买个中等房子了,呵呵……”蛇头一脸藐视的看着王国强二人。

 

王国强一句话不做声,用手指了下侯青青。

 

“王总,唐伟民作为咱们公司的技术总工,前期他一共投入了二百万,现在还将面临总包二十万的窝工罚款,这一共就是二百二十万,如果蛇总想要这个标的话,除去这些钱,还有给机械、后勤的定金,包括后续材料的补给,零零总总,三百万吧!”侯青青念完,末了又加一句,“三十万还不够东兴县的彩礼钱呢!”

 

蛇头一脸阴沉,歪着头说道:“就凭你也够能耐搞我?我手一挥,今天你们都够呛回去。”

 

侯青青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反手就把手机录音亮了出来,还反唇讥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打打杀杀。蛇总是想今晚成网络红人?听说政府最近对黑恶势力十分反感,不知道蛇总有几只手几条腿够打。”

 

“小青不能这么说,我们来是和蛇老大协商的,这样,我们也退一步,二百万,然后我们还要蛇老大帮我做一件事情。”王国强到这里才开口说话。

 

二百万?蛇头想了想,他对施工这块不是很熟,但也接触了一段时间,二百万接下来,后面的赚头还是不少的,只要再偷工减料点,利润还是很丰厚的。

 

“什么事情,你说。”

 

“我们总工对他的前妻刘茜和她的情妇侯二深痛恶绝,只要蛇老大能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那么这个事情还有更好的回还余地。”王国强摩擦着双手说道。

 

蛇头一面细细摩挲着女人,一面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话可是你们说的!”

 

当天夜里,刘茜正光着身爬向蛇头的床上,然后眼前一黑,就被抓进了麻袋毒打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坐在垃圾堆里,精神恍惚。

 

而侯二更惨,醉酒的路上被摩托车撞倒,一条腿废了。

 

侯青青也去探望过自己的哥哥,可她对自己的哥哥实在没有感情,读书的时候就为了上位,一度将自己往虎口里送,如今的结局只能是他的报应。

 

只是侯青青找到他,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就像王国强找到刘茜一样,为的就是扳倒蛇头的证据。


性百科 » 一夜破了七个女的的处|穿越金手指粗的主受文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