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警花把处给了乞丐|校花醉酒后被乞丐进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46 43 人阅读

甚至是困苦给你。

晚上我回到家,林倩表现地和往常一样。

 

准备了简单的饭菜给我吃,倒是张建一直没回来。

 

“那个,刘媛,你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

 

看她自己缩在床上吃零食,我心软地叫了她一句。

 

这样正常地沟通,老婆不会发现什么吧?

 

此时此刻,我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呢,以为林倩不会发现我们的事。

 

说完,我还瞥了她一眼。

 

林倩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我说完这句话后,屋内安静了几秒。

 

可能刘媛是没等到林倩邀请她,所以才拒绝了。

 

“没事我不饿,你们夫妻俩吃吧。”

 

她把“夫妻俩”三个字咬的很重,听起来没什么,但仔细品味,又觉得很奇怪。

 

气氛变得很诡异,我低头吃着饭,林倩时不时给我夹菜。

 

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却又像是隐藏着危险。

 

吃完饭我主动去洗碗,林倩和刘媛坐在屋里,谁都没说话。

 

难道是林倩发生了什么?

 

不对啊,要是她真的发生了什么,肯定不会这么淡定啊!

 

再说我们做的天衣无缝,她应该不会发现的。

 

我安慰了自己几句,又平静下来。

 

回到卧室内,我装作嘻嘻哈哈的样子。

 

“曾强,你会不会吃鸡啊?一起玩?”

 

突然,刘媛问了我一句。

 

“好啊。”

 

我下意识地就答应了,一点都都没犹豫。

 

可答应完我就后悔了,老婆还在旁边呢,这样会不会被怀疑?

 

我看了林倩一眼,意思是要问问她的意见。

 

“玩吧,我不太会就不参与了。”

 

她强行挤出一抹微笑,随后转身去了浴室。

 

我以为她要去洗澡,就没有多想。

 

她走后,我就赶紧跟刘媛开了游戏。

 

“可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林倩虚弱地说完,蹲在了地上。

 

“你难过什么?兴许他们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久了,难免会有点好奇心。”

 

最近这些日子,张建一直在这样安慰自己。

 

他埋怨自己没有本事,要和别人合租。

 

如果能单独出去生活,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所以,他凭什么去怨刘媛呢?

 

何况,他自己也对林倩产生了别样的想法不是么?

 

“为什么会这样么?”

 

林倩蹲在地上,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肩膀。

 

张建看她这样,瞬间有点心疼。

 

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也跟着蹲在地上,双手搭在了林倩的肩头。

 

“我刚才确实有点冲动了,现在我跟你道歉,但是,也希望你能原谅我,理解我。你想想,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

 

张建的态度还是蛮好的,给林倩受伤的心灵带来了一点安慰。

 

“那你想怎样?”

 

林倩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无解地看着张建。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

 

张建本心不坏,这个时候竟还用商量的语气。

 

“嗯。”林倩点点头。

 

现在,她心里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就是和张建已经站在了一条船上,因为他们都是被背叛的人。

 

“他们既然能这样,我们也能。”

 

张建说的很含蓄,但也很直白。

 

林倩听完耳根一红,又低下了头。

 

其实,她对张建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只是她很清楚,她是我的妻子,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

 

所以之前的反抗才会那么强烈,才会誓死不从。

 

现在看来,这真是个笑话。

 

“没事,你不用不好意思,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自己想想吧。”

 

张建又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拿着衬衫就要走。

 

“我,我会考虑的。”

 

林倩也跟着站起身来,声音糯糯的,很小很细微。

 

她说的没有一点底气,像是要做什么亏心事。

 

“你不要这么心虚好不好?本来就是他们犯错在先啊,我们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张建嘱咐了她一句,怕她太有负罪感。

 

他要的,是痛痛快快地复仇。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勉勉强强地讲究。

 

说完,他转身离开,出了家门。

 

家里的气氛实在太憋闷了,他想出去溜达溜达。

 

而林倩则迅速地收拾好自己,坐在床上发呆。

 

时不时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能肯定的是,她肯定很痛苦很纠结。

 

未来的很多时候我都会后悔,如果当初我和刘媛不走出这一步,会是什么样?

 

我和林倩,应该会一直平淡稳定地生活下去吧。

 

但老天爷就是这样,往往不给你顺风顺水的生活。

 

总是要增加点磨难和挫折,甚至是困苦给你。

 

晚上我回到家,林倩表现地和往常一样。

 

准备了简单的饭菜给我吃,倒是张建一直没回来。

 

“那个,刘媛,你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

 

看她自己缩在床上吃零食,我心软地叫了她一句。

 

这样正常地沟通,老婆不会发现什么吧?

 

此时此刻,我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呢,以为林倩不会发现我们的事。

 

说完,我还瞥了她一眼。

 

林倩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我说完这句话后,屋内安静了几秒。

 

可能刘媛是没等到林倩邀请她,所以才拒绝了。

 

“没事我不饿,你们夫妻俩吃吧。”

 

她把“夫妻俩”三个字咬的很重,听起来没什么,但仔细品味,又觉得很奇怪。

 

气氛变得很诡异,我低头吃着饭,林倩时不时给我夹菜。

 

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却又像是隐藏着危险。

 

吃完饭我主动去洗碗,林倩和刘媛坐在屋里,谁都没说话。

 

难道是林倩发生了什么?

 

不对啊,要是她真的发生了什么,肯定不会这么淡定啊!

 

再说我们做的天衣无缝,她应该不会发现的。

 

我安慰了自己几句,又平静下来。

 

回到卧室内,我装作嘻嘻哈哈的样子。

 

“曾强,你会不会吃鸡啊?一起玩?”

 

突然,刘媛问了我一句。

 

“好啊。”

 

我下意识地就答应了,一点都都没犹豫。

 

可答应完我就后悔了,老婆还在旁边呢,这样会不会被怀疑?

 

我看了林倩一眼,意思是要问问她的意见。

 

“玩吧,我不太会就不参与了。”

 

她强行挤出一抹微笑,随后转身去了浴室。

 

我以为她要去洗澡,就没有多想。

 

她走后,我就赶紧跟刘媛开了游戏。

 

在看到她消息的那一刻,我是有点慌乱的。

 

为什么呢?

 

可能是我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但显然,这个麻烦我是甩不掉了。

 

“你在干嘛?”

 

简单的四个字,让我不知道该不该回复。

 

她好像知道我很纠结一样,很快又发来一条。

 

“为什么昨天不回我消息?你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的?

 

我想当做彼此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可以吗?

 

我觉得现在有愧于林倩,想和她恢复到以前的关系,可以吗?

 

真是的,这个小婆娘这么问我,我能怎么回答呢?

 

“我昨天睡着了,没看到消息。”

 

可是手指头比我的脑子要快一步,回了这么一句。

 

想撤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哦。我真是过够了这样的日子。”

 

她又抱怨了一句,让我无所适从。

 

“张建还是很爱你的,不要多想,我开会了,拜。”

 

出于良心,我必须为张建说话。

 

我睡了人家的老婆,本来也是理亏啊。

 

走到这一步,我还不想看到他们分手。

 

刘媛没再回我消息,想必是对我很失望吧。

 

可能她想在我这得到某些安慰,但我没能给予。

 

不一会就开大会了,总监开始宣布这个季度的业绩。

 

我在五组,组长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雯姐。

 

她学历很高,心气儿也很高。

 

身高一米六八,比林倩还高一点,身材纤细但又丰腴,这点像刘媛。

 

肤白貌美大长腿,可以说是她的代名词了。

 

听说她的追求者很多,各个都是成功人士,但她一个也看不上,至今还单身。

 

因为工资高,她不需要男人也可以过的很滋润。

 

除此之外,她还是个典型的工作狂。

 

之前为了冲业绩,逼着我们去参加了很多应酬。

 

因为喝酒太多,我们好几个同事都酒精中毒了。

 

但也因此,拿下了很多大单。

 

她自己更是拼命,时时刻刻跟客户在一起。

 

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地非常到位,不管多难的单子到她手里都不是问题。

 

别人花两个月都搞不定的,她三天就可以拿下。

 

所以,雯姐还有个外号——抢单王。

 

能在这样强悍的女人手下做事,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不幸。

 

很多人都好奇,她这么厉害为什么还在一线工作。

 

这个原因,怕是只有我们组人知道。

 

因为她喜欢和人打交道,在征服那些客户的时候,她会有一种很大的成就感。

 

如果做了高层,每天就只能在办公室里和文件打交道。

 

那样的生活,她觉得枯燥无味。

 

此时此刻,这个优秀的女人正坐在办公椅上,等着王总监公布成绩。

 

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对此次的排名胜券在握。


性百科 » 警花把处给了乞丐|校花醉酒后被乞丐进入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