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老师让我轻轻的穿过她的两瓣花_被六个教练玩弄的故事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8:45 11 人阅读

天老沈给我看了个电影,电影上男人就是这么给女人洗澡的,而且那个女人特别的舒服,我愿意这么给你洗,你也会很舒服的。”

沈芳芳都羞死了,而且隐隐还有些恼意。

 

她都不明白,老爸都那么一把年纪了,干嘛还看那种电影,更是把牛壮给教会了。

 

这会儿可倒好,老爸挖的坑,亲生女儿给掉坑里了。

 

可问题的真实情况下,老沈根本没给过这样的电影,这都是牛壮瞎编的。

 

他吃准了沈芳芳一个女孩子不好意思拿这种事问她爸,所以才会理直气壮的瞎扯淡。

 

看着牛壮的动作,想着将要发生的事,沈芳芳受不了了。

 

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想尽一切办法的央求着牛壮,希望牛壮能松开她。

 

可无论她怎么说牛壮就是不松开,甚至她主动再度提及用之前的方法帮牛壮,牛壮也不松。

 

猛的,牛壮掀开了沈芳芳的裙子。

 

沈芳芳害怕了,赶紧求饶。

 

“好牛壮,好牛壮,我还有事,你快让我走吧,改天我再给你洗澡好不好?”

 

牛壮红着眼睛,指了指沈芳芳的红唇,答非所问,“电影上演,女人用这个,男人也会好舒服。芳芳,你现在已经很舒服了,我也想舒服舒服,你帮我。”

 

沈芳芳下意识的看了看牛壮,当时就吓到不行不行的。

 

她连番拒绝,苦苦央求着牛壮放过她。

 

但牛壮这会儿却不说话了,头又凑了过去。

 

“你别动我那儿,你千万别动!我按你说的做行了吧。”

 

眼瞅着就要亲上了,沈芳芳甚至都能感受到牛壮火热的鼻息。

 

所以她赶紧求饶,万万不想那里被牛壮给祸祸了。

 

20年的贞洁,她还想保持更久,保持到给生命里最爱的男人呢!

 

无奈之下只能妥协,调整了一下姿势,将头凑了过去。

 

牛壮一边享受着沈芳芳的服务,一边眯着眼睛盯着沈芳芳看。

 

渐渐的,沈芳芳感觉从心底有一种情绪蔓延开了,这种感觉让她感觉有些不适,捏着拳头想要克制,却发现无力阻止,身子都软了下来。

 

牛壮知道火候到了,强行调整沈芳芳的身子,将头凑了过去。

 

瞬间沈芳芳就把持不住了,整个人都压在了牛壮身上。

 

沈芳芳感觉自己骨子里就是个坏女人。

 

被男人一碰就收不了,她不想做这样的女人,艰难央求着牛壮。

 

“牛壮,不要弄了,我好、好难受,我一点也不舒服,我……啊~!”

 

都不用牛壮特意做些什么打断,沈芳芳自己就说不下去了。

 

不是她不想说,而是被刺激的根本说不出话。

 

她觉得自己需要发泄,需要找一个有效的途经来舒缓自己。

 

于是,两人又凑在了一起……

 

从牛壮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快11点了。

 

没办法,沈芳芳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她需要晒干衣服,不然被人看到没法解释。

 

等衣服干了后,沈芳芳离开了。

 

沈芳芳离开牛壮家,一路怨恨着牛壮,一路又担心着自己今早的事情被发现。

 

万幸,村里那些长舌老娘们儿们,并没有流出什么流言蜚语。

 

其实那些长舌老娘们儿们也有她们自己的想法,这事一是没有真切的证据,足以证明沈芳芳帮牛壮弄那事儿了,不好冤枉人家小姑娘的清白。二是觉得牛壮是个傻子,可能性不大。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她们都怕沈芳芳她妈,那个撒泼打诨的赖婆娘……

 

她们不敢沾染赖婆娘,所以没有实锤,早上见到的事儿她们也不敢外传。

 

没有听到村里有关于自己的动静,沈芳芳放了心。

 

借住在孙晓芬家里的她,回屋找到了孙晓芬。

 

她回来的着急,没带换洗衣服,自然得找孙晓芬借衣服。

 

“晓芬姐,借你的衣服穿下行不行?我回来的着急,没带换洗衣服。这会儿来亲戚了……”

 

孙晓芬这会儿听到沈芳芳的话。

 

连忙回屋找出了崭新的衣物,她递给了沈芳芳。

 

沈芳芳接过拿在手里,说过感谢的话就回屋了。

 

听到院子里有谈话声,她走了出去,好奇是哪个男人会来到孙晓芬家里。

 

可刚到屋门口的,她就看到了牛壮一脸憨傻的笑容,在那跟孙晓芬说话。

 

甚至在见到她露面后,还高兴的跟她挥手打招呼,“芳芳,你……”

 

话都不让牛壮说完,心里吓到不行的沈芳芳赶紧冲上前,把牛壮往外推。

 

“你什么你,你个傻子不知道晓芬姐自己一个人住,往来男人会有口舌是非?你赶紧出去,快滚出去,快滚快滚!”

 

沈芳芳不敢让牛壮留下,万一再被牛壮说出什么事情来,那她可真得活活羞死。

 

然而就在这时候,孙晓芬却上前拉开她,说道:“没事,牛壮是来感谢我的。”

 

这时候沈芳芳才注意到,牛壮胳膊上挎着草篮,里面有镰刀,还有只打晕了的兔子。

 

牛壮憨笑着说,“我刚才准备去割点草喂牛,没想到一镰刀打到个兔子,把它打晕了。嫂子,给你吃,谢谢你。”

 

孙晓芬知道,这是在感谢自己昨天帮他证明火不是他放的那件事情。

 

只是她忍不住的有些羞赧,这不是应该的嘛!

 

火确实不是牛壮放的,因为起火那时候,他俩都差点在一起了!

 

但沈芳芳显然不知道这些,她也不想管这些,她就想赶紧轰牛壮离开。

 

“行了行了,兔子留下,你这傻子牛快滚快滚!”

 

都不等孙晓芬再说些什么的,沈芳芳就硬推着牛壮离开了。

 

只是推搡的过程中,她有些好奇,自己刚从牛壮家离开,牛壮什么时候打的兔子?

 

正好奇还没琢磨明白的工夫,牛壮突然就在她耳边说,“芳芳,兔子是我偷来的,我送给你的,是聘礼,我今晚就想让你给我当老婆,”

 

这话传进耳朵里,沈芳芳当时就羞到不行,而且她脑海中更是不自禁的浮现出一副画面。

 

在那幅画面中,她跟牛壮睡在一张大床上,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然后,牛壮就狠狠扑向了她……

脑海中的幻想画面,让沈芳芳既羞又怕。

 

她不敢再想了,赶紧甩动脑袋,将那种吓人的幻想甩出脑海。

 

但随即,她忽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牛壮是个傻子,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于是,沈芳芳好奇的问道:“牛壮,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

 

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老沈啊,是老沈跟我说的,说那种事特别舒服。”

 

沈芳芳当时就气的小脸都变色了,老爸整天在家干什么啊,怎么尽鼓捣傻子干那事儿!

 

她气呼呼的推开牛壮就想关门,但是却被牛壮给强行挡住了。

 

“芳芳,你是不是还在为我没有承认放火的事情生气?你别生气了,我这就去承认。”

 

沈芳芳当时就吓的把门给开开了,都说好了这事不再提,牛壮怎么又给拎出来了。

 

她实在没办法了,赶紧出门,把牛壮给拉扯到远处。

 

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沈芳芳这才开口。

 

她说,“傻牛壮,答应我,上午发生的事情对谁都不要提起。而且那、那种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得需要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不管你能不能听懂,总之我不是那个合适的人,你也不是我那个合适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做那种事的,你明白吗?”

 

沈芳芳跟牛壮讲起了道理,可牛壮是个傻子,他根本不需要去听道理,更不需要去讲。

 

他梗着脖子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合适,明明是你说要给我做老婆的,那你就合适。晚上我来找你,聘礼我都下了,你就是我老婆,我要睡你!”

 

牛壮的话,直把沈芳芳给气到不行。

 

直接是说不通了,而且怎么着也劝不下牛壮,牛壮看起来就是非睡她不可。

 

正在愁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沈芳芳脑子里突然冒出个主意。

 

稍稍犹豫了下后,她啪的一拍巴掌,“就这么定了,晚上你来找我,我给你睡。”

 

沈芳芳这一答应,牛壮心里反倒没谱了。

 

他确实是想睡沈芳芳,但也没觉得这么简单就能睡到,他还想继续下套呢!

 

可套还没来得及下的,沈芳芳竟然就答应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看到沈芳芳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牛壮就猜到她又耍起了心思。

 

不过牛壮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的表现,反倒大为欢心,兴高采烈的颠着脚就离开了。

 

既然沈芳芳说是晚上,那晚上过来看看就是,看沈芳芳到底能给挖个什么坑!

 

望着远去的牛壮,沈芳芳长松了口气。

 

不过在往孙晓芬家走的时候,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又开始纠结了。

 

边走她边嘀咕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坏了?”

 

直至回到孙晓芬家门前时,沈芳芳的意志才彻底坚定下来。

 

“没办法,就这样吧,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吃过晚饭,就在屋里躺在炕上拨弄起了手机。

 

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根本用不着手机这东西,但牛壮这手机都用三年了。

 

平日里不放在身上,多数时间都用来上网查东西了。

 

这会儿他在鼓捣的,是条关于长途煤运司机事故的新闻。

 

新闻是三年前的了,说是有两口子跑煤运失踪了,连人带车还有一车煤。

 

后来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两口子的尸体,还有跌撞到不成型的卡车。

 

这条新闻,牛壮倒背如流,一个字都不带错的。

 

但他还是每天都在看,在脑子里回忆整件事情。

 

父亲和母亲出车的前一晚,他迷迷糊糊的没睡着,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说是等跑完这一车,就有钱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

 

当时牛壮也没多想,寻思这是拉了一车黄金呢,还能连房带车的都买上?

 

没在意,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当父母出车走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直至这条新闻出现。

 

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当天,他就‘傻了’,见谁也傻笑,这一傻就是三年……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很轻,怕吵到人似的。

 

牛壮下炕去院里开门,门前没人,反倒沈芳芳站在远处,正向他招手。

 

牛壮忍不住的犯琢磨,这沈芳芳,该不会是想趁夜弄死他吧?

 

脑海中泛起这个想法后,他咧嘴一笑,这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可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关上门,牛壮就跟着沈芳芳走了。

 

没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孙晓芬的家门前。

 

招手让牛壮上前,沈芳芳把嘴巴凑到了牛壮耳旁,小声说道:“我家起火了,我现在借助在孙晓芬的家里。等会儿我先进去,你稍后再进,就是西边那间屋子。”

 

“进去后你悄悄的,别出声,别吵到孙晓芬。我也不出声,但是我怕太舒服了忍不住出声,所以你一定要死死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就跟我做那事儿,做完就快走,别被人发现……”

 

沈芳芳仔细的叮嘱了,一些细节也嘱咐到了。

 

牛壮听在耳朵里,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

 

西边那间屋子可是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让自己闯进去,然后把被窝里那女人的嘴给捂住一通战斗,完事后赶紧跑。

 

跑掉之后呢?第二天被警察以强歼罪名抓走,失了身子的是孙晓芬,跟她沈芳芳没半点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傻子的指证又不能形成罪名。

 

而且极有可能,孙晓芬压根就不会报警,这事说出去,她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沈芳芳的小心思耍的,挺毒啊,拿孙晓芬当替死鬼?

 

牛壮对沈芳芳的歹毒心思,有些不爽。

 

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并且在随后偷摸的溜进了孙晓芬卧室内。

 

见牛壮溜进了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也赶紧溜回自己房间。

 

躺在大床上,她心里充满了紧张,提心吊胆的。

 

她最担心的是,万一牛壮发现屋里不是她,那该怎么办?

 

可是仔细想想,她又劝自己没事,琢磨着孙晓芬身材模样都不输给自己,还有种成熟的诱惑。即便牛壮发现不是她沈芳芳,怕估计也忍不住要干那事了。

 

就算是不干,那她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反正强歼未遂的是牛壮,跟她有什么关系……

 

而这时候的牛壮,已经来到了熟睡的孙晓芬身前。

 

这时候的孙晓芬正躺在大床上,呼吸均匀,表情恬静,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天气热的缘故,她没有盖东西,甚至连睡裙都没再穿。

 

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条浅蓝色的小裤裤套在下面,。

 

借助窗外的月色,能看到她身前那曼妙正在随呼吸起伏。

 

相当的迷人,直把牛壮看的呼吸急促,忍不住的颠着脚上前,站到孙晓芬身旁。

 

忍不住那种勾魂的诱惑,牛壮弯下腰,将嘴巴凑了上去。

 

可刚刚没几下的,孙晓芬就有了感觉,白皙小手抬起来就往那抓挠。

 

所幸牛壮躲得快,这才没有拍在他脑门上。

 

纤细的手指在身子前面抓挠几下,舒服了,孙晓芬侧身扭向一旁,继续昏睡。

 

双臂垂在身前,那里给挡住了,根本没法再下口,甚至看都看不详尽。

 

于是牛壮盯住了她的下半身,看了一阵,忍不住把头凑了过去。

 

“嗯……”

 

有醉人的嘤咛声,从孙晓芬的鼻腔中轻轻发出。

 

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呼吸开始变乱,渐渐变的急促。

 


性百科 » 老师让我轻轻的穿过她的两瓣花_被六个教练玩弄的故事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