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吞吐 玉势 粗黑:囚禁铁链锁在床bl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9:00 21 人阅读

 林三毕业后,给分配到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做实习医生,主要负责给人做B超。 
   因为乡下老家离县城蛮远的,每天上下班不太赶趟,直接拿钱在县城里买房子又不现实……正因为这事犯愁的时候,堂哥林大壮找来了。 
   堂哥这些年在外面开大货车跑运输,着实挣了些钱。不光在县城买了房,娶了个貌美如花的媳妇叫陈美月,陈美月还是编制内的工作,县实验小学的教师。 
   林大壮热情的邀请他兄弟到自己家里借住,反正有空房间;真是困了有人送枕头,林三稍微推脱了下,也就答应了,搬进了堂哥的家里。 
   堂哥堂嫂都挺好的,一点都没有把林三当外人。可没过多少天,林三就觉得有点不方便了,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陈美月。 
   林大壮是搞运输的,经常一出门就是好多天,这样家里就只剩下林三和陈美月孤男寡女的。 
   要是陈美月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林三也能少一些杂念。偏偏陈美月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是一流的,性格脾气也很好。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对于陈美月这样的女人都会有好感。 
   尤其相处的时间久了,难免就会发生一些尴尬的事情。 
   比如这天深夜,林三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的赶紧起床到卫生间。 
   慌里慌张的撞开了卫生间的门,林三迅速褪下短裤,掏出那硬邦邦的玩意儿准备放水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低呼。 
   “啊,你……” 
   林三清醒了,睁眼一看,彻底懵了。靠,嫂子也在啊! 
   陈美月此时坐在马桶上,小底裤脱在一边,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以大字型的姿势分的很开。林三忽然闯进来,一时间她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也懵了。 
   “啊,嫂子,我没发现你在这里。”这场面真是太尴尬了,林三直愣愣的看着陈美月,有些傻眼的说道。 
   “死林三,你,你不知道敲门吗?”陈美月涨红着脸,迅速拉下裙摆,并用手捂住关键部位,同时对林三报以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我,我这不是……”林三支吾着,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啥了,但是眼睛却不受控制的趁机多瞄几眼,有些恋恋不舍。 
   “小月,你怎么还不出来,我好容不易回来家一趟,咱可不能浪费时间。这阵子,我都快憋死了。”忽然,外面传来林大壮急促的敲门声。 
   林三被吓得不轻,看来堂哥应该是在他睡着了以后回家的,眼前这一幕要是被堂哥看到了那就完了。 
   林三紧张坏了,现在就看陈美月怎么反应了,要是她大声呼叫,那就是小叔子欺负嫂子……自己就完了。
第二章看到了不该看的


   “催命呢!急什么急!”陈美月隔着门斥责了林大壮一句,同时窘迫的看了一眼林三。 
   让小叔子听着和丈夫谈这种私密话题,陈美月真有一种羞涩的要钻地缝的感觉。 
   “好的,你快抓紧,小点动静别把三吵醒了。”林大壮又催。 
   陈美月羞赧的看了一眼林三,冲门口叫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听到林大壮离开的脚步声,俩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毕竟,要是林大壮进来,他们俩真是浑身张嘴都说不清了。 
   “嫂子,你,你这大半夜的在这里干啥呢?”林三有些好奇的问道。 
   “废话,当然上厕所了……你还不赶紧把裤子提上,转过身去!再看戳瞎你的眼睛!” 
   林三这才反省过来,事出紧急脑子懵圈了,竟然忘了自己身下那坚挺的部位还展示在嫂子的面前。于是赶忙转过身去提裤子。 
   陈美月则是趁机会整理好了衣服,林三等她先出去,又通过门缝看到嫂子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才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间。 
   林三回到卧室里,却再也睡不着了,用脚趾头都能猜的出来,隔壁房间里堂哥和堂嫂要做什么事情。 
   林三开始纠结起来,此时他的脑子里满是刚才在洗手间里看到的,陈美月那雪白修长的一双腿…… 
   终于他还是没忍住,扣开了墙壁上一个釘眼,接着就凑眼过去。 
   对面卧室里,林大壮此时正急不可耐的将陈美月推倒在床上,又是亲,又是抓着她胸口上的两个碗口大的雪白山峰揉着。没两下,就急哄哄的撩起她的裙摆,迅速挺了过去。 
   可惜釘眼实在太小了,看不太清楚,否则林三此时应该美死了。 
   “哎呀,大壮,不要啊,人家没那个心情。啊,你弄疼人家了,快点起开。” 
   陈美月似乎有些不耐烦,并不配合林大壮甚至还有些抵触的动作。 
   “老婆,你咋每次都这样。这么长时间不见我,你都一点不想我吗?” 
   虽然林大壮辛勤的耕耘,费的力气不小,可陈美月却一副冷冰冰的架势,她的欲望仿佛完全没被挑动起来。 
   不一会林大壮就趴在一边,垂头丧气的叹着气。 
   林大壮抱怨道:“小月,自打咱们结婚你一直都这样。再这么下去,我都怀疑你有外遇了。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抗拒,我再大的热情也会被浇灭。” 
   “大壮,对不起,可是,可是我也不知咋回事,就是对那种事情提不起兴趣,反而还很厌恶。” 
   “小月,你那里一根毛都没有,这个显然很不正常。你这个应该算是性冷淡吧?而且是相当严重的晚期。我听说白虎女人都是这种症状,对和男人睡觉没兴趣,” 
   陈美月俏脸一红,恼火的捶打着他:“你都从哪里听来的,净胡说八道。你再乱说我可要生气了。” 
   林三把二人的私密对话听了个清楚,心里偷笑。据他的专业知识,其实堂哥林大壮说的还真没错,陈美月表现出来的,还真有性冷淡的症状。 
   只不过这个症状跟什么白虎之类的完全没有关系,纯粹是迷信的说法而已。它可能是多方面的原因引起的,而陈美月的情况,可能就是心理上对林大壮提不起性趣。 

 文学

   林大壮赶紧讨好的说,“小月,不胡说了。不过,你得去找医生看看。三儿不是在妇产科做医生,不然请他瞧瞧。” 
   “不行,哪有让小叔子给嫂子看那种病呢?我没病,你以后再提这事情,我就回娘家。”陈美月作出一副很生气的架势。 
   “可是这事就这么拖下去也不行啊,你看我们结婚也这么久了,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家里二老盼孙子盼的眼睛都绿了,总得传宗接代啊。” 
   “那也不一定就是我的问题啊,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没准是你有问题呢?” 
   林大壮顿时瞪大了眼睛:“我是男人怎么可能有问题?我平时表现都很正常啊!” 
   陈美月好气道:“没生育能力的男人多了去了,而且就你那水平,哪次不是不到一分钟就不行了……我不管,反正我没问题,你不去医院检查,我也不去。” 
   林大壮像是被戳痛了男人的自尊心,也恼火了:“好,去就去,我们明天就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到时候到底是谁的问题一查就清楚了。” 
   “去就去,谁怕谁!” 
   因为生孩子这事,两口子难得吵架闹不开心,各自背对着睡了。但是林三却很清楚,两个人虽然吵了架,但是最终得到的结果是正确的。虽说这种事有点私密,但病不忌医,还是去大医院检查一下来的靠谱。 
   后面没啥好剧情了,林三堵上釘眼,躺在了床上,这一晚上显然又睡不好了。总是想入非非,睡梦中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陈美月的身体……
第三章医生给医生看病


   第二天,林三正常去上班。 
   到了单位以后,林三觉得有些尿急,于是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跑去厕所嘘嘘。 
   完事之后就提了裤子准备走人。无意间,却听到隔壁女厕所传来一阵非常难受的女人呻吟声,而且还是憋着劲。 
   这男女厕所中间就隔着一道墙,两边其实有个啥风吹草动的,都可以听个一清二楚。 
   “怎,怎么回事,我怎么尿不出来了。啊,憋死我了……” 
   可是,她却又不敢叫的太大声了,生怕被别人给听到了。 
   但是林三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女人是申晴,妇产科主任。 
   申晴二十五六岁,是医院的院花,那身材没的说,身上该鼓的鼓,该撅的撅。多少男人都为她着迷,林三也不例外。有几次做梦,都趴在她身上,摸着她那两个雄伟的山峰,搂着那撅撅的屁股,又是亲,又是柔的。那感觉,做梦都能笑醒了。 
   不过申晴这种喝了洋墨水的女人,眼光高的很。而且这个申晴的性格脾气跟陈美月比起来可是正好相反,泼辣的很,活脱脱的一个小辣椒。 
   林三平常也就想想,他也知道这辈子怕是连手都未必摸的上了。 
   本来这事儿有点尴尬,有偷听的嫌疑;但是身为医者林三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 
   “申主任,你,你怎么了?” 
   “谁……林三,你在对面干什么?”申晴听到林三的声音,显得异常慌乱。 
   “申主任,来厕所,当然方便了。”林三笑嘻嘻的说,“我刚才听你说尿不出来,究竟咋回事,要不要我给你看下。” 
   “你,你听错了。我,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这个死变态,哪凉快给我呆哪里去。”申晴气呼呼的骂着,更极力遮掩自己的不安。 
   林三一点也不生气,提了裤子,打了一个尿颤抖,说,“好好,我走申主任。不过,这尿憋太久,会把膀胱憋坏。闹不好,还会引起尿路交叉感染的。” 
   “死林三,你大爷的,你敢诅咒我……”那边,申晴气急败坏的骂着。可是,她的话没说完,就又痛苦的叫了起来。 
   林三心说,“我看你还能扛得住多久。”说着又大声说,“申主任,现在我可是唯一帮得了你的人。等会儿人多,看你咋办。你不让我帮,那我走就是了。” 
   林三故意走出声音来,但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果然,他才走到厕所门口,就听到墙那边传来申晴的虚弱的声音,“你,你站住……” 
   林三屁颠颠的跑到女厕所门口,朝里面张望了一眼,笑吟吟的说,“申主任,我搀扶你出去吧。” 
   这里的厕所统一的都是蹲便,林三一眼就看到了申晴。 
   她脸色苍白,满脸痛苦。不过,她下蹲的姿势实在不雅,双腿张开着,一手撩着那白大褂,一手正往下面扣弄着什么…… 
   申晴也是急了,就想检查怎么回事尿不出来了。 
   “啊,死林三,谁让你进来的,出去。”申晴没想到自己这一副糗样,竟然让林三发现了。瞬间抽出手来,惊慌不安的看着他。 
   林三笑了一笑,瞄着她暴露外面的一抹雪白的翘翘屁股,慢条斯理的说,“申主任,我走也可以。不过,你却定你能站起来吗?” 
   “我,我……”申晴支吾了一声,她忽然发现双腿酸软,别说站起来了,现在双腿都没知觉,怕要撑不住了。 
   僵持了几秒,申晴咬着嘴唇,无比窘迫的叫道,“你,你,你过来搀扶我……” 
   “哎,这就对了,申主任。”林三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上前来,抱着她直接给抱起来了。 
   他是不小心,摸了一下那白花花的翘翘屁股。光溜溜而滑腻腻的柔软,林三有些爱不释手,忍不住捏了一下。 
   申晴本能的颤抖了一下,气的怒视他骂道,“混蛋,你那臭手往哪里碰呢,信不信我给你剁了。” 
   “我给你检查呢,申主任,你别不识好歹。”林三腆着脸说,他当然不能承认。 
   “别,别在这里,快扶我走。”申晴迅速拉上下面的遮掩,涨红着脸叫道。 
   “好,申主任,咱们就去个谁也不会打扰的地方。”林三说着搂着她就走。 
   一切就像做梦,真没想到这个平常手都碰不到的女人,现在却被搂在怀里了。林三搂着怀里那软绵绵的身子,心里跟吃了蜜蜂屎一样。


性百科 » 吞吐 玉势 粗黑:囚禁铁链锁在床bl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