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总裁你太坏了那么大,强迫侵犯h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8:55 24 人阅读

  我叫谢文,是附近三中的老师,妻子叫苏蓝,是医院里的小护士。 

    这天是我跟妻子的结婚周年庆。 
    下了班,我早早的回家,买了礼物和玫瑰,又精心炒了一桌子菜。到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妻子还没回来,我开始不淡定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妻子习惯了早出晚归。尤其是这一段时间,每晚我想跟她亲热的时候都会说腰酸背痛,用各种理由推脱,总显得很累的样子。 
    这些我也知道。平时我理解她,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她真有这么忙吗? 
    妻子才二十多岁,正是似水年华,长得又高挑貌美,浑身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魅力。我跟她都结婚四年了,依旧被她迷得死去活来的,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想,妻子莫非在外面有人了? 
    我抓起手机给她打电话,打了三通她才接。 
    电话一接通,那边传来她气喘吁吁的声音,我心头一凉,问道:“你在干嘛?” 
    她吞了口口水,说道:“老公……我,我现在在健身房,不方便跟你聊天,等会。” 
    “等等!” 
    我听她这口气是要挂电话,赶紧问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健身房干嘛!” 
    “老公,在健身房还能干嘛,当然是健身……啊!”她突然惊叫一声,而后慌慌张张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 
    这不正常!大晚上的去健身房,健身房这个点还会营业?而且她刚刚最后那一声惊叫,带着一股骚气,像极了我每次跟她行房事的时候她的叫声,难不成她身边有男人? 
    我越想心越乱,又给她打了几个电话,结果关机了! 
    就这样,我一直在焦虑不安中度过。眼看都凌晨了,妻子杳无音信,我只能孤独的坐下来,吃着一桌子冷菜…… 
    两点多,妻子终于回来了。 
    我听到她高跟鞋的声音,赶紧下床开门。妻子很吃惊,问我:“你怎么还没睡?”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她显然看到了那一桌子剩菜和玫瑰礼物,面不改色说道:“老公,瞧你,咱都老夫老妻了,还管这么多干嘛?” 
    我说:“老婆,你到底干嘛去了,为什么每天这么晚才回来?” 
    她一愣,说道:“那个……同事非要缠着我去健身房。” 
    “这个点去健身房,健身到现在?” 
    她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当时就没好气说道:“谢文,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在撒谎对吧!” 
    “没有。”我说:“你最后叫了一声就关机,你那个时候怎么了吗?” 
    “我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崴脚了?” 
    崴脚了? 
    我观察了一下她的脚,她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好了。” 
    怎么她说的话总感觉哪儿不对劲儿? 
    不过我琢磨着她好歹是我老婆,也不好跟她撕破脸皮,就问道:“你电话一直关机,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她这才抱着我的脸,给了我一个亲吻说道:“老公,我不会有事的,你别想多了,我真的就去了一趟健身房。” 
    好吧。 
    我相信了她,而后一把将她环腰抱起,朝着床上走去。 
    苏蓝大惊,问道:“老公,你要干嘛?” 
    我嘿嘿笑道:“怎么两个好久没亲热过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玩点儿激情的怎么样?” 
    苏蓝赶紧挣脱我的手,说道:“哎呀,我还没洗澡呢,身上脏兮兮的。” 
    洗澡? 
    我说:“那正好啊,咱们洗个鸳鸯浴呗?” 
    “不要。”苏蓝拒绝了我,说道:“等我洗白白了再出来,老公你等我一会儿哦。” 
    “好啊。”看她一脸媚色,我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揉捏。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震撼的发现,妻子居然没穿胸罩! 
    怎么回事,我记得她早上出门的时候穿了的,怎么回来的时候却变成真空了,难不成被别的男人脱了?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还没等我发火,苏蓝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的脸先是一白,而后平静道:“老公你别想多了,我今天健身的时候一抬手,动作太大,不小心把胸罩扯断了,戴也没法戴,我就把它放包里了。” 
    她把随身包包打开,胸罩果然在里面。我还是觉得纳闷儿,妻子的胸虽然大,但是也没折腾到胸罩说断就断了的地步吧? 
    但妻子不承认,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因为她从小接受家庭的教育,传统思想在她的心里根深蒂固,而且和我相恋多年到结婚,一直恪守本分,我不应该怀疑她才对。 
    想到这一层,我心里好多了。 
    妻子很快去洗澡了,我帮她整理一下包包,顺便帮她把断了的胸罩扔了。我把它拿到手上,似乎还能感觉到妻子的温度,上面有股诱人的体香,沁人心脾。 
    我在上面捏了捏,反正是我老婆,我又好色不到哪儿去。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赫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来妻子的胸罩上面赫然多了一层乳白色、跟鼻涕一样的东西。想必男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不就是男性的精液分泌物吗,为什么妻子的胸罩上面会有这种东西!
第2章


    毕竟只是一小块污渍,我也只是本能的认为那是男性的体液,要是误会了她就不好了。到时候她说我疑神疑鬼,还嫌弃我不信任她的话,后果可就严重了。 
    但我在想,要是这东西真是男人的那玩意儿的话,岂不是说明妻子居然给男人口了? 
    要知道她跟我结婚多年,我每次要她给我口,她都嫌脏而言辞拒绝。要是她真的和别的男人有那层关系的话,我是无论如何没办法容忍的。 
    很快,妻子从浴室洗澡出来。 
    她的胸口一片红肿,还用手在揉捏,好像很疼痛的样子。我就问她:“怎么回事?” 
    妻子摇摇头,说道:“没事,今天晚上喝粥的时候不小心烫到胸口了,现在还火辣辣的疼。” 

 文学

    喝粥? 
    大晚上的喝粥确实让人奇怪,但我联想起她胸罩上的白点,心里平衡起来。原来这些是白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想到这一层,我便没了心理负担。 
    妻子现在就穿着一身浴袍,里面什么也没有,那一双白嫩的大腿和雪白的肌肤露出来,让人心旷神怡。我邪笑着凑上去,直接将妻子的浴袍扯开,把她光溜溜的抱到床上。 
    这个时候,妻子也很配合,问道:“老公,我美吗?” 
    “美,太美了。” 
    妻子像是八爪鱼一样盘在我身上,一双手在我的身上来回游移,妩媚的说道:“老公,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让我好好弥补你好不好?” 
    我自然同意,两个人很快翻滚到一起,一番云雨。 
    两个人干柴烈火,妻子用手在我的胸前不住的画圈圈,用妖媚的声音说道:“老公,你最近越来越棒了。” 
    我说:“咱们都多久没干这事儿了,你又这么迷人,我不棒都不行啊。” 
    我让妻子帮我用口,她娇羞的说道:“讨厌,老公你怎么这样,那么脏我才不要舔,我要睡觉了。” 
    看她拒绝,我也就没再多说,两个人抱着睡着了。 
    第二天,我早早就睡醒起床,看着熟睡的妻子,我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就在这时,她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我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上面是这么写的:“宝贝儿,真是不好意思啊,昨天扯坏的内衣我今晚给你买新的,不过你的嘴可真不赖啊,爽歪歪。” 
    一时间我目瞪口呆。 
    怎么搞的,这条根本没有任何备注的陌生号码发来的却是让人诟病的话题,难不成昨天我的怀疑是真的?本着好奇心,我给这个号码发回去一则信息。 
    “好啊,你想给我买什么内衣?” 
    我在想着,要是对方真的回了带有暧昧性的话,说明他真的和妻子有一腿!可我左等右等,对方发来一则消息道:“不好意思,发错人了。” 
    发错人? 
    我心里一阵纳闷儿。到底是发错人了还是被他发现端倪了?我自然不能跟妻子扯破脸皮,就删了短信,又把这个陌生号码保存到我的通讯录,这才将手机放回去。 
    在学校里,我心里怪不是滋味儿。 
    一想起昨天的种种端倪和那莫名其妙的短信,我心里砰砰直跳,总感觉妻子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导致我一整个下午都不在状态。 
    “谢老师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我回头一看,是学校新来的实习老师孟瑶。她扎着一只高马尾,穿着白色的衬衫和小西服,胸前一对鼓胀现出刺眼的雪白,极其诱人。 
    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陈琳的,但没有她清纯。成天丝袜短裙超短裤,打扮得妖媚撩人,跟个夜总会的小姐似的。而且她好像跟学校的领导有关系,整天对我们这些老资本教师呼来喝去的,让人愤懑。 
    我装作十分淡定的样子说道:“没,等会儿要上课,我在思考备课。” 
    孟瑶对我莞尔一笑,在我对面的办公桌上坐下。我沉思良久,妻子的事还是不让我放心,我就问道:“孟老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她很热情的看着我。 
    我正是要开口,就有人进来说道:“孟老师,教务处龚主任叫你,说是找你商量转正的事。” 
    孟瑶正在实习期,自然对转正的事很上心,赶紧起身说道:“谢老师,我过去一趟。”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不自觉的担忧。早就听说这龚主任人品极差,凭着自己这点儿小权力,对男老师搜刮要钱,女老师则少不了被他威逼利诱到床上去,看来孟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这孟瑶就是一个清新的邻家小妹,一看就是涉世未深、刚刚才毕业的,对上龚主任这种色魔老油条,只有吃亏的份儿。她为人平和,对办公室的人都很热情,我实在不想让这么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 
    想到这一层,我起身走向教务处。 
    大老远的,我就听到教务处传来轻微的哼唧声。我心里一颤,赶紧凑到窗前,透过那一丝缝隙朝着里头打量,仅此一眼,我就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原来龚主任正在和孟瑶拉拉扯扯,还让孟瑶坐在他的腿上。他那本来就谢了顶的脸上现出猥琐的笑容,更多一层恶心。 
    孟瑶也骑虎难下,急得都快哭了。 
    她似乎受到了威胁,只是紧紧的咬着嘴唇,龚主任那一双油腻腻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游走。他还笑嘻嘻的说道:“孟老师,我说话算数,你只要乖乖的,什么事儿我都给你摆平了!” 
    说到这里,他笑得更阴,右手还想扒开孟瑶的裙子伸进去,孟瑶连忙捂着裙子,可怜巴巴的说道:“龚主任,别这样,你别这样。” 
    一听这话,龚主任脸都黑了。 
    “小孟啊,你这不听话,我这边可就不好办事儿了。” 
    孟瑶被吓到了,不住的摇头。我实在看不下去,站在门口敲敲门,说道:“龚主任,我这边有一批贫困生项目想和你商量商量。” 
    屋内的二人瞬间被吓到了,龚主任说道:“小谢你先等着,我手头上有点事儿。” 
    我听出了他的颤声。 
    当我看到孟瑶从办公室出来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眶都红了,看了我一眼,从我身边擦身而过。而龚主任似乎相当不爽,对我说道:“小谢啊,以后有事提前报告,你这样很容易打扰我的工作计划。” 
    我心里不爽,这个秃头能有什么工作计划,不就是搞女人吗,说得那么清高!
第3章


    我跟他商量了一下关于学生贫困补助之类的话题,然后便从办公室离开。我回来的时候,孟瑶正伏在桌子上哭。 
    我走到她身边说道:“孟老师,你还好吧?” 
    她看我一眼,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你跟我说实话,刚刚的事情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我“嗯”了一下,说道:“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女孩,这个姓龚的没少用转正的事威胁实习老师,我看,你要不换个学校吧?” 
    孟瑶不住的摇头。 
    “哪有那么容易,我好不容易才进来,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 
    从她的叙述里,我知道孟瑶的爷爷很在乎她的工作,他这一辈子就希望家里出一个教师。而且她爷爷现在快不行了,孟瑶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尽快转正,也好让爷爷放心离开。 
    我听得心里百感交集。 
    孟瑶是一个孝顺的女孩,可她却遇到了龚主任这种色魔,要是继续呆在这里,谁知道他下次会不会继续威胁她?那孟瑶终究逃不掉他的魔爪。 
    这个时候,孟瑶也哭得差不多了,她问我:“谢老师,你之前想问我什么?” 
    我就问道:“哦我是想说,你的胸挺大的,平时你大幅度运动会有可能把胸罩扯断吗?” 
    孟瑶脸色变了。 
    她怒道:“谢老师,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跟那个龚主任一样,都是色狼!” 
    我顿时尴尬起来。 


性百科 » 总裁你太坏了那么大,强迫侵犯h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