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她的紧致吞吐他的硕大坚硬|强制潮喷失禁调教sm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37 47 人阅读

她一个女人家才能带着女儿熬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张春华心甘情愿将自己交给刘志刚的原因。

一开始两人在一起,刘志刚就说过等时机成熟再告诉郑秀秀,可是现在郑秀秀已经长大成人了,又缺少父爱,张春华很怕她接受不了自己和刘志刚的关系。

 

想到这儿,她颤抖着声音开口:“志刚,以后我们还是别这样了。”

 

刘志刚的烟灰抖落的半截,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春华掩下心中的酸楚,找借口道:“被人发现咱俩的关系,影响不好。”

 

“这有什么,男未娶女未嫁的,谁敢说什么闲话?”

 

张春华无奈地笑了一下:“秀秀他爸都走了多少年了,我也这么大岁数了,不想着再找了。咱俩说到底还是不正当的关系,还是断了吧,要是被秀秀知道了,指不定多埋怨我呢……”

 

刘志刚不说话了,他心里明镜,张春华就是考虑到郑秀秀的因素,才想着断了两人的关系。

 

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眉头紧皱。

 

老实说,他好不容易找个伴儿,不想就这么分开,再说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那是说断就断的?

 

刘志刚心一横,干脆道:“春华,你觉得这样不正当,干脆咱俩结婚,搭伙过日子吧?”

 

张春华脸色微红,眼神中闪过犹豫之色。

 

“可……”

 

“秀秀那里你放心,我来说。”

 

刘志刚心里也没底,毕竟他和郑秀秀之前还有着一点不可言说的关系,他突然从隔壁大叔变成继父,对郑秀秀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郑秀秀听说刘志刚和张春华要结婚的消息,懵了一瞬。

 

她先是惊讶,随后又为母亲终于找到了归宿感到开心。

 

同时她心中涌起一股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她和刘志刚对视着,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天在卧室里的画面。

 

“只要我妈愿意,我都同意。”

 

她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头,这让张春华大喜过望。

 

刘志刚雷厉风行,几天后就和张春华扯了证儿。

 

他只有一个儿子,还是跟着母亲住,再婚这种事情前妻也不好参与,于是只邀请了一些还算熟悉的亲朋好友,大家伙聚在一起吃个饭,这婚也就算是结了。

 

酒席上,刘志刚春风满面,喝了个酩酊大醉。

 

张春华也是满脸红光,活像是年轻了十岁。

 

两家人正式变成了一家人,因为郑秀秀马上要上大学,刘志刚主动提出租掉他那两室一厅,攒下钱给郑秀秀上大学。

 

张春华感动不已,就这样,刘志刚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原本只有两个女人的家。

 

郑秀秀每天和刘志刚低头不见抬头见,心里有些不适应,她总是会想起那天的暧昧,闹地脸色通红。

 

刘志刚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尽力地扮演着一个慈父。

 

久而久之,郑秀秀也就抛掉了自己那一点心结,真正地接受了三个人的生活。

 

家里突然住进一个大男人,自然会有许多摩擦,郑秀秀在家习惯穿着清凉,经常不穿内衣只穿一个薄透的小吊带就跑出来了,看的刘志刚呆愣在原地。

 

张春华工作忙,一周只能做一两次家务,收拾房间的重任就落在了刘志刚身上。

 

刘志刚经常在沙发上找到郑秀秀的换下来的小内内,郑秀秀脸色通红地看着他,一把抢过了自己的衣服。

 

“刘叔,这个我自己洗。”

 

刘志刚也是老脸一红,清咳两声掩饰尴尬。

 

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过不少,郑秀秀终于开始收敛自己,不再乱扔东西。

 

毕竟是女孩子家的秘密之物,对于刘志刚还会有一定的吸引力。

 

每每和郑秀秀独处的时候,两人也会不约而同地想起那天的事情。

 

气氛有些暧昧又诡异。

 

郑秀秀发现,自从刘志刚和张春华结婚后,自己梦见刘志刚的次数变多了。

 

这可是她的……她怎么可以产生这种幻想!

 

郑秀秀尽力和刘志刚保持着距离,两人私下交流不多,尤其是张春华在的时候,可心中却是蠢蠢欲动。

这天,张春华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要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出差。

 

翌日,张春华收拾行李,对郑秀秀嘱咐道:“秀秀,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刘叔会好好照顾你的。”

 

郑秀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羞红着脸点了点头。

 

没和刘志刚结婚的时候,对于公司安排的出差,张春华是能不去就不去,因为她不放心郑秀秀一个人呆在家里。

 

而现在有了刘志刚照看,张春华也放心。

 

她出了门,留在家里的刘志刚和郑秀秀对视一眼,彼此都各怀心事。

 

张春华和刘志刚结婚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郑秀秀依旧没有改口叫他爸爸,这总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家里有了男人气,不光是张春华,郑秀秀也很开心。

 

她的生命中缺少父亲的角色,因此才会对依旧高大健壮的刘志刚产生非同寻常的想法。

 

她压抑着内心的渴望,尽力将刘志刚当成一个长辈去尊敬,可是每当看着他赤膊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心脏还会砰砰直跳。

 

水珠顺着刘志刚的身上滑下来,他将毛巾搭在后背,对郑秀秀说道:“我洗完了,你也快去洗澡吧。”

 

说完,他走到厨房边儿上忙活。

 

郑秀秀快高考了,每天都要复习到很晚,刘志刚要给她准备一些宵夜。

 

他单了这么多年不是白单的,做饭的手艺一点不输张春华,郑秀秀更喜欢吃他做的饭。

 

“嗯。”

 

郑秀秀走进了浴室,张春华家里就这么一个浴室,设置在一楼,洗澡的时候整个客厅都能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刘志刚看着毛玻璃上倒影的郑秀秀的侧影,曲线令人遐想连篇,暗暗在心中勾勒她动人的身材。

 

他吞了吞口水,及时止住这有些危险的想法,专心做起饭来。

 

“啊!”

 

突然,浴室里传来了郑秀秀的一声尖叫,刘志刚赶忙跑过去,焦急地问:“怎么了秀秀?”

 

“刘叔……地上太滑了,我摔倒了,腿动不了。”

 

刘志刚心里着急,可别摔出个好歹里,干脆直接打开了门,眼前的场景让他一愣。

 

郑秀秀吹弹可破的肌肤被水汽蒸的粉红,小脸儿上也染上一丝诱人的粉红,清纯中带着几分诱惑。

 

他瞬间有了异样,郑秀秀传来一声痛呼,才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蹲下身,打横抱起郑秀秀,郑秀秀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两人的肌肤贴在一块,郑秀秀感觉自己的腿似乎都没有那么疼了,反而是身子烫的不行。

 

刘志刚将郑秀秀抱到了沙发上,拿过她一只脚踝,仔细查看,眉头紧皱:“看起来好像是肿了,我去拿点红花油给你擦擦。”

 

“谢谢刘叔。”

 

刘志刚很快拿来了红花油,现在揉搓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轻轻覆上了郑秀秀的脚踝,缓缓揉捏着。

 

他的手法很轻柔,生怕弄疼郑秀秀一样。

 

揉着揉着,郑秀秀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红润。

 

刘志刚是木匠出身,手上的力气很大,和郑秀秀娇嫩的皮肤摩擦着,带来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

 

郑秀秀忍不住嘤咛一声,不小心泄露了一丝声音。

 

刘志刚心中一动,手上的动作不停,偷偷抬眼打量郑秀秀。

 

她的两条长腿都暴露在空气中,又长又直,像是两根筷子一样,刘志刚第一次看见就连脚趾都生的粉润可爱的人。

 

郑秀秀长得实在漂亮,这种清纯中带点妖娆,是个男人都抵抗不了。

 

因此,刘志刚的心思活跃了起来。

 

“秀秀啊,我还没问过你。我和你妈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没有什么不适应吧?”

 

刘志刚一边说着,一边更加温柔地抚摸着郑秀秀的小腿。

 

她的肌肤如同一块嫩滑的豆腐,让人爱不释手。

 

“刘叔,你说什么呢,我当然、啊,我当然没有不适应啊。你能和我妈妈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她真心为母亲找到归宿感到开心,同时也庆幸自己能够近距离接触刘志刚。

 

她对刘志刚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来源于小时候对于父爱的缺失,也来源于长大后对于情事的渴望。

 

刘志刚介于父亲和男人之间的角色,让她深深地被吸引。

 

此刻,郑秀秀小脸通红,心里有几分羞涩。

 

她伤的明明是脚踝,刘叔怎么碰到了她的大腿?好害羞,可是这种感觉好舒服啊……

 

不知不觉,刘志刚的大手已经到郑秀秀白皙光滑的大腿。

 

郑秀秀挣扎了一下:“刘叔,我这里没受伤!”

 

“别动,我一起帮你看看,万一有擦伤呢?”

 

刘志刚嘴上找着借口,手上的动作可是没停。

 

青春的郑秀秀就像一只鲜嫩水灵的蜜桃,任君采劼,这让刘志刚心头火热。

 

红花油的味道弥漫在两人的鼻尖,但却掩盖不住那越来越暧昧的气氛。

 

郑秀秀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很麻、很痒,她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这种感觉陌生、新奇。

 

再加上对象是刘志刚,更增添了不一样的感觉。

 

郑秀秀扭动着娇躯,她看着刘志刚越来越火热的眼神,她知道,再这么下去就要出事儿了……

 

好在这时,灶台上的水壶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刘志刚的动作。

 

他起身去关掉水壶,郑秀秀也趁机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只是心脏还砰砰直跳。

 

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和刘叔走这么近是不对的,毕竟他是自己名义上的继父,可是……

 

郑秀秀挣扎着,同时也在纠结着。

 

浴室事件之后,郑秀秀开始刻意与刘志刚保持距离,她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做出了对不起母亲的事情。

 

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地相处了三天,直到有一日,刘志刚酒气醺醺地回到了张春华家。

 

他一进门,蹬掉了鞋子,嘴里大声喊着:“春华,春华?!”

 

刘志刚没有开灯,抹黑打开了卧室的门。

 

他喝多了酒,满脑子都是张春华丰满的身子,此时有些难忍。

 

郑秀秀被声音惊醒,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道黑影压在了她的身上。

 

郑秀秀原本正在睡觉,突然被一个身影重重地压在了身上,紧接着,一双大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起来。

 

她心里一惊,双手拼命推着刘志刚,嘴里喊道:“刘叔,你放开我……”

 

但此时的刘志刚已经醉的分不清眼前人到底是张春华,还是郑秀秀,他的大手探入身下人的睡衣内,感觉那滑嫩的肌肤,嘴里念叨着:“春华啊,你最近抹了什么保养品,皮肤怎么这么光溜。”

 

这手感,摸起来简直像是十七八的大姑娘一样!

 

刘志刚的大手像是一双烙铁烫着郑秀秀的身体,她的身体泛起了一奇怪的感觉,热热的,好像涌出了一股热流。

 

她知道刘志刚这是喝多了,把自己当成母亲了,无奈刘志刚力气大的很,紧紧地禁锢着她的身体,郑秀秀根本动弹不得。

 

刘志刚身上雄伟的男性气息钻进郑秀秀的鼻尖,她被他拥抱着,心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刘叔的手臂好结实,如果可以,真想一直被他这样下去……郑秀秀咬了咬唇,就算刘志刚将自己当成了母亲张春华也没关系,等酒醒过后,说不定刘叔已经忘了这些呢?

 

面对刘志刚,郑秀秀有一瞬间的动摇。

 

刘志刚抚摸着“张春华”不同于往日的紧致肌肤,一阵满足,同时身上越发的火热,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郑秀秀,脑海中浮现了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庞。

 

刘志刚低下头,准备吻住张春华的嘴唇,结果却看到了郑秀秀的小脸。

 

她一脸的隐忍,满面红润,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要命的感觉一样。

 

秀秀?她怎么会在张春华和他的房间里。

 

突然,刘志刚想到张春华出差去了,家里哪有她的身影,而自己身下压着的,可不正是郑秀秀!

 

他的酒都化作冷汗流出来了,刘志刚霍地站起身,说话都有些大舌头:“秀秀,刘叔、刘叔喝多了,看错了,对不起!”

 

郑秀秀终于喘了一口气,刚才被刘志刚抚摸的时候,她的腿间一片泥泞,好在他及时收手,又有被子看着,看不到她现在的窘状。

 

刘志刚心里忐忑,郑秀秀是个面皮薄的小姑娘,他这种行为说白了就是在耍流氓,若是郑秀秀告诉了张春华,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好不容易二度开春,老来有伴,刘志刚不想就这样断掉。

 

郑秀秀小脸憋得通红,双手捏着被角,眼睛也不敢看刘志刚,看样子是羞涩到了极点。

 

“刘叔把你当成你妈妈了,真的对不起!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刘叔什么都满足你,好不好?”

 

郑秀秀抬头看了他一眼,刘志刚看不见她美眸中未退去的春色,整个人都沉浸在慌乱中。

 

郑秀秀其实并不生气,就是感到羞耻,有些不好意思,听刘志刚这么说,于是准备给他一个台阶下。

 

“我不会告诉妈妈的,不过刘叔你得补偿我。”

 

郑秀秀嘟起了嘴巴,模样看起来娇俏可爱。

 

刘志刚心里一阵放松,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什么事情,你说吧。”

 

“明天陪我出去逛街,陪我玩一天!”

 

刘志刚还以为郑秀秀会向他要什么昂贵的东西,没想到她的要求这么简单,当下一口答应。

 

“没问题!”

 

他赶忙离开了郑秀秀的房间,再多待一秒,刘志刚都怕自己忍不住内心的躁动,玷污了那纯洁的身子。

 

他躺在床上,脑海里仿佛还残留着那手感,一阵心猿意马,和郑秀秀在同一个屋檐下独处,是一种折磨。


性百科 » 她的紧致吞吐他的硕大坚硬|强制潮喷失禁调教sm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