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装睡让他做完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8:44 39 人阅读

快进去看看吧。”老刘也顺着芳芳的话说道。

 

这时候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慢慢散了,只有几个小年轻看着芳芳那大长腿,眼睛满满的直白的渴望……

 

这些人的目光老刘根本没办法理会,生气又能怎么样?所以老刘选择无视他们。

而且老刘还从这其中找到了乐子,那就是你们看着感觉遥不可及的仙女,刚刚可是给他那啥了的,他们也就只能在心里偷偷YY了。

 

回到病房,老刘看到张秀琴跟芳芳这娘俩相谈甚欢,老刘就没再进去打搅他们。

 

眼看快中午了,折腾了一上午,都没怎么休息,连口早饭都没顾上吃,老刘想了下,索性下馆子去。

 

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人去享受的,这还有两口子在医院等着呢,怎么说他也要给张秀琴娘俩带饭。

 

打包了几个菜,老刘刚准备出门,忽然想起来这张秀琴可是个病号,这些大鱼大肉现在吃,还是不太好的,就又让人家厨师做了个鱼头清汤,一起打包带了回去。

 

老刘回到医院的时候,差不多正好是午饭时间,张秀琴跟芳芳看到老刘大包小拿的带着许多吃的,顿时心情好了不少。

 

芳芳第一个兴奋的叫了起来,从老刘的手上接过吃的,撒娇说道:“刘叔,真是辛苦你了,你说这叫我们娘俩怎么办才好嘛……”

 

这芳芳平常看着可是很羞涩的一个姑娘,可她现在对老刘撒娇,这一下子,老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在这一声声撒娇声中酥掉了。

 

“芳芳,怎么跟你刘叔说话呢?”听见芳芳给老刘撒娇,张秀琴顿时不乐意了,说道。

 

在她眼中,老刘可是她的长辈,甚至她自己稍微努力下,说不定老刘还能成为芳芳的后爸呢。

 

这么跟老刘撒娇,那可很不好,怎么能跟自己的爸爸这么撒娇?

 

被张秀琴这么说了,芳芳还没反应过来,咧开嘴笑了笑,没当回事。

 

“秀琴妹子啊,芳芳还小呢,你管她干什么?”老刘看出来这张秀琴是吃醋了,但为了他的“终身大事”,他故意这么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说。

 

老刘的话,让张秀琴心花怒放,她还以为老刘对她有意思,对芳芳已经以一个长辈自居呢。

 

顿时开始卖弄风骚,对老刘挤眉弄眼,说道:“你就把芳芳惯着吧,看她以后长本事了还会不会把你当回事。”

 

说着,张秀琴笑的花枝乱颤。

 

老刘无心跟张秀琴扯淡,把吃的放下,说:“秀琴妹子啊,你这刚受伤,吃太油腻不好消化,我给你带了鱼头粥,你趁热喝吧。”

 

话说完,老刘就把那鱼头粥递给了张秀琴。

 

“刘叔,我的呢?”芳芳闻着那鱼头粥的味道,顿时胃口大开,问道。

 

“哈哈,怎么能少了你的。”老刘开怀大笑,说:“我给我们两个带了几个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尝尝看。”

 

看着老刘悉心挑选的菜肴,芳芳笑嘻嘻的从老刘手中接过筷子。

 

趁着这个机会,老刘粗糙的大手摸了摸她的手,那触感,依旧让他着迷。

 

不过他也怕张秀琴发现什么,赶紧松开芳芳的手。

 

被老刘这么一抓手,芳芳连顿时就红了起来,两朵红霞飞上俊俏的脸庞,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

 

这顿饭三个人尽管各怀心思,但吃的那叫一个欢喜,有说有笑。

 

接着两人心情好,老刘时不时就跟芳芳说一下荤段子,虽然让芳芳脸红彤彤的,但也没让张秀琴发现什么。

 

张秀琴还以为老刘这是故意想逗一逗她呢,一直笑的不停。

 

吃过饭,老刘打算去拜会下吴朝阳的老爷子。

 

今天这件事也算是吴朝阳替他们村里办了一件好事,正好趁着在镇上这个便利,老刘也该去看看那老爷子了。

 

跟张秀琴母女俩交代了下,老刘就从医院出去了。

 

这老刘一走,芳芳跟张秀琴都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张秀琴无精打采的躺在病床上休息,结果没一会就睡着了。

 

芳芳看到张秀琴睡着了,闲的无聊,就出去透透气。

 

在住院部楼下,芳芳实在是找不到解闷的东西,不知怎么的,就走了出去。

 

而老刘从医院出来,直接打了个车,就去吴朝阳家了。

 

本来老爷子没有跟吴朝阳住在一起,但是自从那次老爷子受伤之后,吴朝阳就把老爷子给接到一起住了。

 

老刘之前去过几次,现在去,也是轻车熟路。

 

吴朝阳虽然是镇长,但因为他作风很正派,住的地方也比较偏,很简单的一个小院子。

 

“吴镇长……”老刘在门外喊了一声。

 

吴朝阳听到门外有人喊他,赶紧出去看,结果是老刘,顿时热切的迎接上去,说道:“哎呀,刘叔,你怎么来了,我刚跟老爷子说有事想去找你呢。”

 

刚刚吴朝阳还跟他老爹说今天的事情呢,没想到这老刘就自己找上门了。

 

本来他是打算晚上的时候请老刘过来吃饭,顺便给他们家老爷子做一个疗理,老刘这自己过来,倒是省了他去请老刘的麻烦了。

 

“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老刘笑着,打趣说道。

 

吴朝阳笑着,把老刘迎接进家门。

 

他一向朴素,家里的摆设也很简单,老刘看的出来吴朝阳的作风,确实是很难得清廉。

 

老刘刚进屋,就看到吴朝阳的老爹端坐在餐桌前,便说道:“老吴,你这身体怎么样了?”

 

吴老爷子热情的站起来,让老刘坐下,然后说道:“自从你上次给我治疗之后我这身子骨可是越来越硬朗了,这不刚刚朝阳说你来镇上了,我刚要让他去请你来家里吃顿晚饭呢。”

 

老刘跟吴老爹寒暄了一番,过了会有人找吴老爹打麻将,吴老爹就离开了。

 

吴朝阳看着自己老爹走了,于是打着心里的算盘,试探问道:“刘叔啊,你们村这个村长问题很大啊。”

 

老刘不以为然,反正这村长做坏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还以为吴朝阳这么说是怕他给张成林求情呢,就说道:“这混小子,活该有今天,以前我还没发现这小子有这么大的问题,结果后来越来越过分。”

 

“刘叔,我今天看了下,这张成林犯的事可不少,而且基本上每一样都能让他进去吃公家的饭。”吴朝阳说着,打量着老刘的反应。

 

老刘没说话,从兜里摸出烟来,递给吴朝阳,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吴朝阳心里慢慢有底了,这老刘一看就是个正直的人。

 

虽然以前他也觉得老刘还不错,但那时候他感觉老刘有点贪财,文化程度也不是很高,所以就打住了那时候心里的想法。

 

其实主要还是他怕有人说他徇私舞弊,给人走后门。

 

但是现在老刘给他的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老刘在张成林的威逼利诱下都没有丝毫反应,这不正是可以托付之人吗?

 

所以吴朝阳又试探说道:“刘叔啊,你你们村的村长犯了事,这村长的位置可就空了啊。”

 

说完他看老刘依旧不说话,就接着说:“刘叔,俗话说家不可一日无在主,虽然村长算不上主人,但现在正是大力扶贫,带领村名脱贫致富的好机会,所以这时候可万万不能有空缺啊。”

 

“你说的这也是,现在不是都有大学生村官吗?你看看有没有愿意来我们村的,到时候让这种有见识,有知识的人才来带领我们脱贫致富。”老刘抽着烟,以为吴朝阳是没啥可说的,跟他闲聊呢,就说道。

 

老刘这反应可是让吴朝阳心里有点郁闷,他都这么明显了……

 

压下心里的郁闷,吴朝阳接着说:“哎,刘叔你这是啥话,这村里你都很熟悉,你也给村里看病许多年了,我想你跟他们都熟,关系也都好,这个村长我觉得你要是能当那就最合适不过了。”

 

老刘自己不上道,吴朝阳只能自己给老刘指明了。

 

“什么?”老刘一听,顿时一惊,惊讶问道。

 

“我说吴镇长啊,这可使不得,我没啥子文化,也没什么见识,这不行。”老刘压下心里的激动,紧接着说:“更何况我这人老了,懒散惯了,你让我做这些事情,不是要了我老刘的老命吗。”

 

见老刘不同意,吴朝阳觉得有点尴尬,不管大小他都是个镇长啊,而且这村长虽然是个小官,但也是个官,不知道多少人都想干呢,怎么到老刘这里,一不在乎他这个镇长说的话,二不稀罕这个职位?

 

虽然老刘不同意,但是他认定了老刘,而且早上他也跟镇上的相关领导开会研究了,这村子里有了张成林这么个败类,村里人肯定对上面有点意见,现在要是不找个德高望重的人去安抚,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

 

所以他们一致认为老刘这个人可信,把基层的工作给他,能放心。

 

“刘叔啊,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今天回来我就跟镇上的相关领导开会研究过了,我们真的希望你能委屈下,先把这里的动作做一下。”吴朝阳认真说道。

 

见老刘还不为所动,吴朝阳只能把今天开会时候说的事情跟老刘说一遍。

 

听完吴朝阳的话,老刘皱起眉头,心里盘算了起来。

 

虽然他在村里是干着村医这么个事情,但也就够解决自己温饱,要是想跟芳芳那啥的话,不得多挣点钱?

 

他想的可不是去搞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而是这村长也是有工资的啊,工资加上他平常看病所得,也是不笔不小的财富。

 

思来想去,这件事老刘觉得还是找个人商量下比较好,这才说道:“吴镇长啊,你这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一时还有点接受不了,要不你看这样行不,我回去思考两天,过两天我给你答复。”

 

老刘想到一个“缓兵之计”,这样他就是答应下来,吴朝阳也不会说他有啥子目的。

 

吴朝阳心里松了口气,赶紧趁热打铁说:“也行,那刘叔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啊,这可是关乎民生大事的事情,你要是能替我们分担一些,那不仅我们高兴,村里人也都高兴。”

 

老刘又跟吴朝阳闲扯了一会,就离开了。

 

临走前吴朝阳一个劲的留老刘在他家吃饭,可老刘怎么舍得抛下芳芳,在这里吃饭多没劲啊,所以就拒绝了。

 

而且他的理由都很正经,那就是村里那娘俩正在医院受苦呢,他不能坐视不管。

 

吴朝阳还信以为真,对任命老刘当村长更加坚定了。

 

这还没到晚餐时间,老刘也就没着急回去。平常在村里也难得能来一趟镇上,便胡乱逛了起来,只是有点遗憾的是他不能跟芳芳两个像小情侣一样在街上逛街。

 

走着走着,老刘就拐进了一条胡同里,年轻时候他可经常来这里,这里不仅有那种场所,还有一家很好的首饰店,他想着给芳芳买个漂亮的首饰当礼物。

 

他刚拐进胡同,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竟然是芳芳!

 

这时候芳芳正在被两个红毛抓着胳膊,捂住嘴巴,往巷子最后面拖进去。

 

老刘一看差不多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明显是地痞小混混想欺负芳芳的节奏啊。

 

早上张成林想欺负芳芳,他知道后被他给直接弄进去了,现在两个小混混想欺负芳芳,那他怎么可能忍得了?

 

“干什么的?给我站住!”老刘又气又急,大喝一声,就冲了上去。

 

这个时候巷子里的营生还没开张,要不是老刘路过,芳芳被欺负了,还真的没人发现。

 

芳芳听到老刘的声音,即便被捂住了嘴巴,但还是呜呜呜的叫喊着。

 

刚才她都已经绝望了,在这镇上她一个人也不认识,而且这里连个人都没有,要是真的被欺负了,她也只能吃亏。

 

可就在这危机关头,老刘忽然出现了,这一下又让她燃起了希望。

 

听到身后有声音,两个红毛混子一愣,回过头一看,只见是个老头,刚刚还有点害怕的心顿时放心下来。

 

“老头,要是想现在快点滚,还能安享晚年,要是敢多管闲事,看我怎么收拾你。”其中一个瘦一些的混子对老刘警告道。

 

可是老刘的脚步并没有挺下来,反而脚步更快了。

 

“去你妈的老头,阿辉给我打,打完了再享用这个小娘们。”另一个体胖身宽的混子说。

 

“你妈的给脸不要脸,看我几天不打断你的腿。”叫做阿辉的混子骂骂咧咧的冲了上来。

 

老刘虽说年纪大了,但他常年锻炼,身体可比这两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混子好多了。

 

关键是他还有一手秘术,自然不惧这两个混子。

 

“放开芳芳,不然我让你们从这巷子里爬出去。”老刘一双浑浊的老眼这时候瞪得大大的,看起来竟然有些明亮,怒吼道。

 

可是这混混就是吃软不吃硬,虽然感觉老刘不一般,但就是头铁。

 

“啊!”忽然一声惨叫在巷子里传开。

 

只见叫阿辉的混子举着拳头就要砸在老刘的脸上,可是老刘速度很快,一根手指头就戳到他的肋骨上,顿时让他大叫了起来。

 

老刘这一下可是用了他祖传推拿术中的一些技巧,虽然叫做推拿术,但是老刘年轻的时候喜欢惹事,也喜欢钻研,就把这推拿术改进了下,可以用来打架。

 

而他刚才的手法,就是戳到了阿辉肋骨处的一个穴位上。

 

“小杂种,快给我放了芳芳。”老刘一步一步往前走,说道。

 


性百科 » 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我装睡让他做完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