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老头撞击嫩臀|少妇奶头又大又红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7:54 17 人阅读

当陈默再次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是感慨万千。时代在变换,小广告不变换。就算这刷小广告的敬业把自己家门口贴满了小广告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拿着红色喷漆要在门口喷上“欠债还钱,天近地义”这样的字眼。 

    还特么的有错别字,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陈默叹了口气,提起破旧的行军包拿出钥匙打开门,然后他就愣住了。这还是三年没有人进来的屋子吗?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桌上还放着新鲜的水果,只不过沙发上有些凌乱,散乱着女孩的内衣。 
    刚想说些什么来表达心中的感慨,突然一把锋利的刀朝着自己急射而来,这准头已经爆表。陈默身形微晃,伸出手指轻轻一夹,这把来势汹汹的菜刀就被轻易的夹在手中。 
    “你是谁。”一个女孩从厨房探出脑袋,摸样长的挺标致,乌黑头发烫着梨花卷,只不过脸上满是紧张,看着陈默满是敌意。 
    “我?我还没问你是谁呢,这就是你对这个家主人的礼貌吗?”陈默眉头一皱,上前就要好好教训这个鸠占鹊巢的女人。 
    女人明显的紧张起来,再次掏出一把刀,却是指着自己的喉咙,尖叫道:“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自杀了。” 
    陈默一下就有些蛋疼,这不清不白的刚回家就要死人算是怎么回事:“不是,这位小姐,你这到底什么情况,这里是我家,你怎么会在我家,而且,别刚见面就要死要活的好吗?” 
    “这是你家?你是房东?”女孩也有些诧异,动作舒缓了一些。 
    陈默点点头,放下手中的行军包,拿了一个苹果和女孩保持着安全距离,说:“当然了,不然我怎么会有钥匙,不过你能不能把你手中的刀放下来,我是一个爱美女的人,你这么对着自己,我心疼。” 
    女孩看着陈默不似说谎,小跑到门口把开着的门关上。就在最后一秒,这道门突然被踢开,女孩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三个男人走进来。 
    其中一人二话不说,掐着女孩的喉咙提了起来,色眯眯的说:“我说小妞,欠了钱就不打算还了?我看你姿色不错,肉偿,也是可以的哦。” 
    “你做梦,是你坑我。”女孩不听的反抗,但是伤害基本为零。 
    陈默干咳了两声,问:“几个大老爷们对付一个女孩,太不男人了吧。” 
    三人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也不问清原由,剩余两人二话不说就掏出腰间的匕首,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 
    陈默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挡在前面说:“哥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两人对视一眼,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冲上来,全都是朝着要命的地方捅,完全不给任何活路。陈默叹了口气,刚回来就要面临一场腥风血雨,真是日了狗。 
    只见陈默身形微缩,原本阻挡的双手宛若灵蛇一般,缠绕上两人的手臂,轻轻一拧,两人就痛苦的叫喊出来,手中的匕首也随即脱落。 
    陈默随即身子往下一沉,两人便不由自主的相互撞去,咚的一声,两人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瞬间丧失战斗力,死猪一样躺在地上。 
    一秒解决两人,陈默捡起地上的匕首把玩着:“现在,你能不能和我坐下来好好谈谈?” 
    “放你娘的屁,你女人现在在我手上,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弄死她。”男人见着架势,有些急了,匕首架在女孩脖子上勒出了一道血痕。 
    陈默原本轻松的笑容沉了下来,拿着匕首摇晃着:“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不会怜香惜玉的人,这么一个大美女,你为什么要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呢,真是……罪!不!可!恕!” 
    最后四个字出口,陈默的手瞬间动了,手中匕首猛的射出,还不等男人反应,就已经刺穿了他的右肩。陈默此时身形跟随匕首而上,在匕首刺穿男人肩膀同时,他的身形也转瞬即至,速度竟然是快到不可思议。 
    在男人的哀嚎还没喊出喉咙的同时,陈默一记龙抬头拍在了男人的下颚,然后转身一脚,男人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直接被踹飞出家门,在地板上滑行了五六米远,昏迷不醒。 
    而这一系列动作,陈默只用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女孩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尖叫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 
    陈默小心翼翼的擦去女孩脖子处的血痕,有些心疼的问:“美女,疼吗?要不我给你包扎一下,然后听一听你的故事,到时候我们商量商量,我来个英雄救美,你来个以身相许,怎么样?” 
    女孩有些惊慌失措,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半天才说:“你,你到底是谁。” 
    陈默把两个死猪一般的男人丢在门口,嘭的一声关上门,咧嘴笑了起来:“我?我只是一个怜香惜玉并且会一些小武功的男人。”
第二章 正义使者


   陈默,三年前被卷入一场国际杀手集团跨国追杀的案子里,最后神秘失踪。他家世清白,没有案底,从小也是一个孤儿,父母唯一留给他的就是在明海的一套房子,现在还被鸠占鹊巢。 
    那一夜,他被一个神秘的女人掠走,被关在不知名的地方被当做小白鼠做着不同的试验,很庆幸的是,这一切,他都顶住了,只是为了能够重返家园。于是在某一天的下午,陈默血洗了实验室,并且串改删除自己所有数据后,他终于逃了出来。 
    他现在回来,不是为了能够重新过上安稳的生活,而是为了找到,当初到底是谁带他到那种人间地狱里去,他要复仇。 
    “喝茶吧。”女孩端来一杯热水递给陈默打断了他的思绪。 
    女孩脸上满是倦意,因为慌乱并没有刻意的打扮,但却显现出素颜之美。 
    陈默收起心神,问:“你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是陈先生租给我的,至于到底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房租我给了的。”女孩连忙说。 
    陈默微微点头,应该是自己某个亲戚擅自做主,于是不再纠结,陈默问:“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默,刚才那群人,是什么情况?你借高利贷了?” 

 文学

    问到这里,女孩神色黯淡下来,握着茶杯愤恨的说:“我叫林霜,借钱的人是我的父亲,他赌博借了高利贷还不起就要让我来还,我答应还钱,我也还了,但是他们却赖账说少还了利息,现在利滚利又是一比巨债,我,我……” 
    听到这里,陈默自然就明白了,这是那些放贷的人惯用伎俩,欺负老实人没底线。 
    “那我是知道了。”陈默点点头,却没有反应。 
    林霜可怜兮兮的看向陈默,问道:“陈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一回,我保证,我会把钱都还给你的,我这一辈子都给你做牛做马,只要你能救救我父亲。” 
    陈默最受不了女孩的哀求,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哎,谁让我是这么风流倜傥又无法拒绝美女要求的好男人呢?做牛做马就算了,我可没有虐-待美女的习惯,要不,你喊我一声亲爱的,我就帮了你这个忙,怎么样,只需要喊一声亲爱的。” 
    林霜有些发愣,问道:“真的?” 
    “当然了,我一言既出,八十匹马都难追啊,来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咯。”陈默笑嘻嘻的说。 
    林霜犹豫了片刻,看着陈默就跟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娇滴滴的喊了一句:“亲爱的。” 
    “当然可以了,美女有约,走,咱们去会一会那些人-渣。” 
    林霜面色露出喜色,连忙说:“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 
    这等一下就是快等了一个多小时,陈默不由的感叹,这女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这哪是什么一小会啊,都足够自己去打场篮球洗个澡吃出门吃晚饭了。 
    林霜姗姗来迟,但是却让陈默眼前一亮。红色细带棉麻上衣和一件黑色的蓬松百褶裙,白皙大长腿裸露在外踩着一双雪白色的帆布鞋。脸上则就更精致了一些,淡扫蛾眉,粉嫩红唇,不得不让陈默夸赞一句‘女人都是妆出来的’。 
    “走吧。” 
    也许是为了让陈默更加心甘情愿一些,刚出门,林霜就主动的挽住了他的手,挺翘胸脯随着步伐有节奏感的挤在手臂上让人欲仙欲死。 
    坐车到了一处明海颇为杂乱的地方,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了下来,这个点酒吧还未开业,但是后门处有几个光臂纹龙的染毛杂碎正嘻嘻哈哈玩闹着。 
    林霜有些害怕,躲在陈默的身后。 
    “你确定是这里吗?” 
    “是,找一个叫龙哥的人,他就是负责放贷的。”林霜点点头。 
    陈默说:“有我在,别怕,我可是武林高手。” 
    林霜微微点头,两人走进小巷,几个杂碎上前拦住,问:“找谁。” 
    “找龙哥,还钱。” 
    杂碎看了几眼,其中一人带路,到了一处办公室,推开门,之前见到的三个男人正在跟一个打扮的有模有样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龙哥是吗?”陈默进了屋子,随便找了把椅子让林霜坐下。 
    之前被打的最狠的男人立刻指着陈默说:“龙哥,就是这小子,就是他打的我们,我们几兄弟都打成这样了,龙哥,你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龙给是一个中年男人,竖着小马哥的头型油光满面,见到陈默,微微一笑,问道:“就是你打伤我弟兄?” 
    “没错,谁让他们不怜香惜玉的,该打。”陈默倒是十分的坦荡。 
    “那你知道不知道,打伤我的兄弟,可是折了我的面子,以后要是让人看了笑话,我怎么好意思在外面混呢?”龙哥神色阴沉的说。 
    陈默说:“实话跟你说了,我来,就是为了林霜的事情来的。借据,人,全都放出来,不然我让你这里鸡犬不宁。” 
    龙哥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极为荒谬可笑的话,一旁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龙哥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指着陈默,神情阴戾的说:“小子,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是你放肆的地方吗?” 
    哪知道陈默反应更加快速,在龙哥说话的瞬间,陈默出手了。只见他速度极快,从座位上到龙哥的面前几乎没有花费两秒钟时间。然后迅猛的捏住龙哥的手腕,轻轻一拧,龙哥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这把枪,就落入了陈默手中。 
    短短五秒钟,陈默昨晚了这一切的动作,而龙哥的话音,却还没有落下。一旁的人一脸惊慌失措,妈的,这是见了鬼了吧,这还是人的速度吗? 
    “枪,不是你这么用的,在你威胁人的时候,最起码,你都得上膛,开保险。”说着,陈默迅速的打开保险上膛,然后枪口对着龙哥,笑眯眯的问:“那现在,我是不是有了放肆的能力了?” 
    “小子,你混哪里的,敢动我的生意?”龙哥神色阴沉的问。 
    “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对于我来说,你们的命在我的眼里一文不值。很简单的条件,拿借据,放人,我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们以后再找上门来,别怪我一个一个的把你们全都给解决了。” 
    陈默咧嘴笑了起来,明明说的是十分残忍血腥的话,但是在他嘴里说出来,却让人觉得这番话正义感爆棚。 
    “我可是行走在宇宙里的正义使者,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可爱又迷人的正面角色。”
第三章 不要因为我英俊而爱上我


   本就是一群在社会上打拼的混子,大场面谁没见过,怎么会随便被人威胁个三言两语就给震住。但是陈默这一番话说出来,在场的人却觉得心里冒出了一股子寒意,如果不照做,他真的会这么做。 
    龙哥神色极为难看,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总不会连钱,都不还就想拿人吧?” 
    陈默看向之前被打的男人,说道:“钱,我们还过了,是你们贪得无厌,还想要更多。” 
    龙哥听完,扭头看向男人,沉着脸说:“有没有这回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男人一下子就急了,结结巴巴的说:“龙哥,龙哥,没这回事,他们乱说的,绝对没这回事。” 
    林霜连忙说:“你放屁,我一个星期前就给了三十万连本带利给你,结果你说当天不能给欠条,但是还把钱给拿走了。之后你又告诉我还有利息没还完,又要我还十万,这你还想抵赖?” 
    龙哥一听,脸色阴沉,眼珠滴溜溜的转,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误会,都是误会,小兄弟,这下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我龙某虽然做的是下贱事,但是从来都讲究信誉。至于双方的话是真是假,我会查出来,不如这样,你们二位先回,我保证不再打扰,如果查出来是我们的人想要私吞,我保证,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陈默微微一笑,问道:“当真?” 
    龙哥含笑点头:“当真。” 
    “那我就相信你一回。”说着,陈默就把手中的枪放回到了桌上。 
    林霜还想劝说,可是陈默都已经这样做了,已经无力回天。龙哥看着这把手枪神色阴沉,伸手去拿,林霜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只不过龙哥拿了枪之后,却是收了起来,沉声喊道:“来人,送客,另外,你们几个,给我把事情说清楚了,你知道在我的手底下说谎会有什么下场……” 
    有惊无险的走出了酒吧,林霜整个人都松了口气,看着陈默好奇问道:“你为什么就知道,他拿了枪不会打我们?” 
    陈默咧嘴笑道:“不如你再喊我一声亲爱的,我就告诉你?” 
    “才不要。”林霜哼道。 
    陈默无奈的说:“哎呀,看样子某些人就错过了知道我的秘密了,要知道,我这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还是武林高手的秘密,可是多少人花钱都买不来的。” 
    林霜二话不说低声喊了一声亲爱的,俏脸绯红,说:“你快说吧。” 
    “很简单,他虽然是一个老大,但也是一个生意人,不至于会为了一点点钱把生意都给毁了。而且他说话的时候很有诚意,所以我知道他不会反过来对付我们。而且我敢打赌,只要你说的是真话,不出一天,他就会亲自登门造访,以示诚意。” 
    “切,你以为你是谁呢,最多是不找我们麻烦了。”林霜不信。 
    “那我们打个赌吧,要是你输了,就再再喊一声亲爱的吧。” 
    林霜切了一声:“那你输了呢?” 
    “我不可能会输的。” 
    正说着什么,突然一辆警车急停在两人身边,下来了四个携枪警察。其中一个个头高挑,容貌英俊的短发女人走到陈默的面前,拿出警察证说道:“我是警察,麻烦你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林霜有些着急,问:“我们又没有犯事,你干嘛抓我们。” 
    女警察看向林霜,露出了一丝鄙夷:“你可真容易相信一个外人,还是一个危险分子。我的任务不是带走你,所以你不必担心,陈默,请你跟我走一趟。” 
    陈默嬉笑起来:“美女的要求我总是不能拒绝的,林霜,回家等我,我喜欢吃红烧肉还有紫菜汤,要是你手艺好的话,顺便给我来一条红烧鱼。” 
    林霜恩了一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默被警察带走,却无能为力。 
    陈默坐在审讯室里,面前坐着是刚才的短发美女警官,身后还有四个壮硕武警盯着自己,俨然一副大场面的情况。 
    “我说美女警官,我又没犯事,大白天的把我给弄到这里来做什么,难不成,你不会是看中了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外表,又被我表里如一,虚怀若谷的内在给深深的吸引,然后不可自拔的爱上我了吧。” 
    “闭嘴。”女警官翻开档案,问道:“三年前,也就是2012年,5月13日的晚上,你突然失踪。然后三年内,你音讯全无,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陈默无奈的摊手,却引来了身后几个武警的紧张动作。陈默不再乱动,说道:“这是我的个人隐私吧,就算你是警察,也无权干涉吧。要不,晚上,咱们两个一起吃个饭,到时候我在给你讲一讲我的心历路程,要是情到深处,咱们还可以……” 
    女警官再次拍桌,怒道:“你给我老实一点,这里是警察局。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查不出来吗,我告诉你,不管你去了哪里,也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这里是华夏,你要是敢在华夏胡作非为,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陈默此时却反常的没有嬉皮笑脸,反而神色暗淡下来,苦笑了几声,看着女警官说道:“这位警官,在你说话之前,请你看清楚一下。我,陈默,我也是华夏人,我也是有身份证的人。为什么我是华夏人却要被自己的同胞怀疑,作为一个孤儿,我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爱和温暖,反倒是无穷的冷漠,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陈默这一番话说的是情深意动,悲伤无比。女警官有些发愣,不自觉的想道:“他也没做错什么啊,我们目前对他的身份也只是猜测,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想到这里,女警官语气温和了一些,说:“只要你遵守法律,我们当然不会为难你。” 
    陈默悲伤的点点头,说:“看在你伤了我心的份上,要不晚上咱们去吃个饭,到时候我给你讲一讲我的心历路程,要是情到深处,咱们还可以更加深入浅出的探讨一下。” 
    听到这里,女警官的拳头瞬间捏紧,强忍着想要去揍死这家伙的冲动,用力的深呼吸才平复下心情。 
    “虽然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并且表里如一的绝世好男人,但是你也不要因为能和我一块吃饭就这么的激动,因为,我会羞涩的。” 


性百科 » 老头撞击嫩臀|少妇奶头又大又红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