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啊!摁 摁~啊!用力~好厉害:又硬又粗又长爽死我了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34 27 人阅读

那种异样的感觉愈发强烈了起来。

手不由得就就解开了裤腰带,苏晓雯却突然惊呼出声:“刘爷爷,那、那是什么……”

 

老刘一愣,却见苏晓雯正惊慌地指着他那根大家伙,随即眼珠一转道:“你其实早就病了,只是一直没发作,这次摔伤,把病给引出来了,老爷爷正准备发功给你治病……”

 

苏晓雯有些诧异,没想到老刘还会功法,她和二叔一起洗过澡,自然也见过男人的那东西,但她二叔的那根东西,永远都是小小的,从来没有变这么大过,一时之间,竟然信了……

 

不过,看着老刘那大家伙,她还是有些害怕,忍不住问道:“刘爷爷,你要怎么治?”

 

老刘道:“怎么治和你说了,你也不太懂,你只要躺着别动就行……”老刘说着,就把自己那东西靠了上去。

 

苏晓雯只觉得身体更加的难受和奇怪了,她不由得发出了声,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刘爷爷,我好难受……”

 

“刘爷爷现在就给你治,一会儿就不难受了,还会很舒服,不过,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疼,你忍着点……”老刘说着,双手抓住了苏晓雯的腰……

 

“那个、苏老弟,张会计和你也有仇吗?”老刘疑惑地问了一句。

 

苏海似乎预料到了老刘会有此一问,淡淡地说道:“没仇,不过他是许江的狗,我看不惯他,咱不是要睡了方雨吗?方雨比较难上手,先拿他媳妇练练手……”

 

“咳咳……”老刘干咳了两声,在他看来,不管是方雨还是孙倩倩,都他妈挺难上手的,平日里两个人如果能有一个给他睡,他做梦都能笑醒了。

 

怎么话到了苏海这里,就变得好像挥之即来一般。

 

苏海瞅了老刘一眼:“刘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可能随便找个人就让你去睡,这里面有些事你不知道……”

 

老刘忙问道:“啥事,苏老弟你说说……”

 

苏海道:“张会计前两年不是出过车祸吗?你听说了吗?”

 

老刘点头。

 

“那他出车祸把下面那玩意儿砸废了,你知道吗?”苏海又问。

 

老刘很是诧异,这事他都不知道,苏海是怎么知道的?

 

苏海看老刘的反应,就知道他并不知道这件事,于是又说道:“当时把他抬到医院的人刚好有我,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我算一个,你想那孙倩倩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肯定有需要,上手是不是容易些?”

 

“真有这事?”老刘瞪大了眼睛。

 

苏海道:“刘叔,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可是,即便这样,也不是说睡就睡的啊,人家能看上我一个老头子吗?”老刘说道。

 

苏海笑了笑:“这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安排好了。”

 

“啥意思?”老刘一头雾水。

 

苏海解释道:“最近张会计要替许江出去要账,但张会计怕他偷人,就想让我去帮他盯着点,他知道我是个废人,所以对我没什么戒心,不过,我拒绝了,向他推荐了你……”

 

“推荐了我?”老刘一脸惊讶。

 

苏海又笑道:“我和他说了,你年纪大了,那面那东西已经起不来了,而且,你们又是远亲,所以,他很放心,估计用不了两天,他就会去找你,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老刘有些哭笑不得,半晌才摇头道:“看来,你早就盯上我了。”

 

“现在说这些没用,行了,天不早了,刘叔我就不留你了。”苏海起身送客。

 

老刘摇着头离开了苏海的家,一路上都一头雾水,感觉今天的事和做梦似得,回到家里,掏出钥匙开了门,正要进门,突然双眼被人从身后给捂住了,同时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说道:“猜猜我是谁……”

 

“老张你都他妈多大年纪了,你还玩这个……”老刘以为是邻居家的张老头,习惯性地一把就朝着身后那人的裤裆抓去。

 

老刘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是女人!

 

与此同时,他身后那人,急忙松开了捂在他眼睛上的手,发出了一声惊叫……

 

老刘听到这声音,急忙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微微发红的脸,同时还传来了一声娇笑:“刘叔,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急色的人……”

 

这女人老刘认识,名字叫王娇,刚三十多岁,脸蛋长得算不得特别漂亮,但又一股子骚魅劲,尤其是身材,前凸后翘,她平时穿的又清凉,厂子里的人没少看着她流口水。

 

但没有人敢碰她。

 

因为她老公陈六是许江养的打手,前两年替许江办事,把人打了个半死,警察都来了好几次,也没抓到人,听说是暗地里被许江安排他跑路了。

 

尽管陈六已经不在厂子里了,但那可是出了名的狠人,谁敢招惹他的婆娘,万一他哪天回来,还不被打断三条腿?

 

不过,还真有那胆大的,老刘无意中就撞见了一回王娇和厂子里一个年轻后生偷腥,这事他本打算假装没看见,但王娇却发现了他,已经悄悄地缠了他好几次了。

 

老刘知道王娇准备如何封住他的嘴,不让他乱说,可老刘也怕陈六啊,万一被陈六知道自己睡了他老婆,自己还有命吗?

 

因此,老刘一直假装不懂她的意思,却没想到,这王娇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来家里堵他了。

 

可偏偏自己还好死不死的摸到她那里,今天这事不好办了。

 

王娇见老刘发愣,脸上笑颜如花:“刘叔,刚才还那么急色,人家下面都……现在人家觉得有些难受,赶紧帮帮人家啊……”

 

说着,她就拽开门,把老刘给推进了家里。

 

一进门,王娇就赶紧关上了门,那张狐媚脸蛋上泛起潮红,充满了颜色的眼神在老刘的身上来回扫了几眼,吐出小舌舔了舔嘴唇,一副饥渴的模样,看着老刘,两只眼睛都在发光。

 

老刘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这是引狼入室了,他不由得瞅了王娇一眼。

 

这王娇不单长得狐媚诱人,今日穿的也是诱惑暴露。

 

她此刻他的身上穿了一条蓝色蕾丝边睡裙,里面完全是真空状态,领口又低,胸前那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呼之欲出……

 

她凑到近前,眼眸微波流转,吐着热气,伸出一根手指在老刘的胸口来回滑动:“刘叔,你摸了人家那里,就要对人家负责……”

 

老刘鼻孔里满是王娇身上的脂粉味,这他妈真是要命了,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要是被人撞见,就算自己说和她什么事也有,也没人会信吧?

 

一时之间,老刘有些骑虎难下了。

 

王娇本来只是打算跟老刘来一次,好堵住他的嘴,但是当她触摸到老刘那根东西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刘的本钱竟然很不错。

 

这让她有一种突然捡到钱的感觉,好似得了意外之喜。

 

王娇本就是一个那方面需求很强的女人,自从陈六跑路之后,就更是空虚的厉害,要不然她也不会壮着胆子跟别人偷情了。

 

要知道陈六打起她来,可是往死里打的,说不怕,那是假的,否则她也不至于用出卖自己身体的方法来讨好老刘这个老头。

 

但这会儿触摸着老刘,竟然让她来了感觉,轻轻在老刘的大腿上蹭了几下。

 

这个女人……

 

老刘倒吸一口冷气,胸口隔着单薄的衣服,能感受到王娇那柔软的程度。

 

从苏晓雯那里还没有释放,一下子被王娇勾了起来,老刘眼里渐渐出喷出了一团火焰……

 

老刘忍不住就要将王娇摁住吃掉,突然他理智又占据了上风,要是真跟王娇做了,那就不是堵不堵嘴的问题了,就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要是东窗事发,他也脱不了身,陈六非弄死他不可。

 

想到这里,老刘将王娇推开,干笑道:“时间不晚了,你还是快回去吧。”

 

“刘叔你可是要想清楚了,现在这屋子里就咱们两个,要是我现在喊一嗓子,说你调戏我,你猜别人会相信谁?后果你应该明白……陈六回来了,你承担的起吗?”

 

王娇脸色难看,她的姿色和技术,哪个男的不是求着她,可却在老刘这里多次碰壁,也直接将话说明白了。

 

“你!”老刘恼怒不已,居然被一个女人威胁,可王娇说的不假,让老刘陷入了两难之地。

 

毕竟陈六可不是好惹的,弄不好身败名裂不说,还可能有性命之忧……

 

“所以你就乖乖的跟人家享受今晚吧。”王娇看有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妖艳到极点。

 

王娇迈动着腿,那肤如凝脂般的娇躯缓缓靠近,挺着傲人之物,走到了老刘的近前,看老刘憋屈着脸,没有动作,不由露出了笑容,而后蹲下了身子,缓缓将老刘的裤子连同内裤脱了下来。

 

“嗯……”

 

老刘浑身一个激灵,自己的宝贝被湿润温暖的地方包住,这感觉简直有些要命……

 

随着王娇的动作,老刘的大脑放空,那种酐畅淋漓的感觉如山洪暴发般,直冲脑门……

 

王娇在老刘这里受到了不少打击,决定今天要让老刘知道自己的好处,折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过老刘让她不由得赞叹不已……

 

老刘不得不承认王娇的技术确实一流,简直要让老刘上天了。

 

“刘叔,很舒服吧?以前你还躲着我……”王娇露出了骄傲的笑容,娇媚道,“刘叔,是不是该给我了。”

 

“王娇你还是先回去吧,要是被人看见大晚上你从我家里出来,被人说闲话是小,要是让陈六听了去……”

 

老刘患得患失,虽说王娇技术好,但他还是对苏晓雯那羊奶凝脂般的娇躯念念不忘,而且发泄之后,他对王娇的身体没有了想法。

 

“你确定要赶我走?”王娇脸色一愣,这老刘是提了裤子不认人了,她的火可还没有去。

 

“我们都这样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我已经不行了,改天我们再来成不?”老刘无奈道。

 

王娇看老刘确实不行了,潮红的脸蛋尽是失望,听了老刘说的,只好等后面了,她不舍地走出了屋门,在关门之前回头妩媚笑道:“刘叔,记着,你还欠我一次,我会讨回来的……”

 

这两天,隔三差五大晚上王娇就往老刘屋里串,每一次穿着都是性感诱惑,要不是老刘一直打着马虎眼,估计就被王娇这骚狐狸给吃的骨头都不剩。

 

老刘对王娇恨的牙痒痒,想要去找苏晓雯,可每次都被王娇坏了好事,他又怕被王娇发现,也不敢随便往苏海那边跑。

 

事情就这样拖着了……

 

不过苏海说的关于张会计的事,倒是没有骗他,今天张快起还真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去帮忙看门。

 

只是让老刘没想到的是,他刚吃完中午饭,准备出发,王娇就来了。

 

“刘叔,这一次咱们可以好好玩玩了吧,今天你一定要让我也舒服一次。”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就粘了上来,还将老刘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

 

“咳咳咳……大侄女儿啊,今天可真是不行啊,今天张会计找我帮忙,要是看我跟你在一起,那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所以……你在忍忍。”

 

老刘收回了手,露出遗憾的表情,心里则高兴坏了,去了张会计家,王娇肯定不会在跟之前一样经常来纠缠他了,这样自己也不用担惊受怕,怕被人撞见了……

 

“哼,我真的有这么差吗?难道和我做那事就真的那么不舒服?总是找些理由来堵塞。”王娇咬牙切齿的说道,她都倒贴了老刘居然还无动于衷。

 

“大侄女儿,你可冤枉我了,真的是张会计找我……”老刘喊冤道

 

“你……你真的没有骗我?”王娇狐疑的看着老刘。

 

“真的没有。”老刘连忙摇头,接着道,“大侄女儿你这身材我可垂涎的很,我也挺难受啊,还不是忍着……你等着,等我给张会计帮完忙,我就让你舒服舒服……”

 

“那好吧,希望到时候你能实现你现在说的话,人家……等着你……”王娇也不为难闹完了,抛了一个媚眼,扭着肥臀离去。

 

老刘在后面看着,王娇确实有几分姿色,可却并不是他的菜,他喜欢的是苏晓雯那小鸟依人,被他挑弄时露出青涩羞赧的一面。

 

虽说暂时摆脱了王娇,可去了张会计家,也不能跟苏晓雯多接近了,老刘惆怅的很,这火也没处发泄,王娇他又不想碰,孙倩倩还不一定能上得了,真是一言难尽。

 

在王娇离开没多久,老刘将碗筷收拾完之后,就匆匆地去了张会计那边。

 

张会计名字叫张凤祥,和老刘攀起亲来,该叫老刘一声二叔,他刚来这个厂子的时候,还长得挺精神的,但几年下来,跟着许江应酬多了,长得就有点虚胖了。

 

反观张会计的媳妇,孙倩倩那是长得可是让人隔着老远,就流口水的类型……

 

“二叔,你来了啊……”

 

老刘一进院子就听到了孙倩倩清脆动听如空谷幽兰的声音。

 

老刘露出了笑容,走到近前,便看到孙倩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因为汗水打湿能看到里面穿的是红色的胸衣,而下面穿着臀包裙,将那臀部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瞅着孙倩倩身材婀娜多姿,杏脸桃腮,散发出知性的气质。

 

老刘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孙倩倩不仅长得漂亮,还是一名小学老师,气质有佳,虽然老刘被苏海赶鸭子上架,看着孙倩倩他也心痒痒,但他却不敢真的做出什么事来。

 

“哈哈哈,祥子,倩倩你们怎么还出来了,我也不是什么外人,”老刘手里手里还脱着行李箱,笑着走到了两人身旁,“我一个遭老头子,你们不嫌弃就很好了,哪里值得你来出来接……”

 

“二叔,我们怎么会嫌弃你呢,您平时也不来,这几天我刚好放假,您就在这多住几天,顺便放松一下心情……”

 

孙倩倩钟灵琉秀,知书达理很自然的挽住了老刘的手臂,并不在意自己的胸部已经触碰到了老刘,浅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老刘隔着衣服感受那若有若无的柔软,心头荡漾。

 

“二叔,我先进房间把东西放下吧,可别把你累坏了。这大热天,动一动,全身都是汗,我先洗个澡……”张会计拖着行李箱进了房。

 

张会计把箱子提进了屋。

 

“二叔,我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腿酸。”孙倩倩弯下腰揉了揉自己那如白藕般的小腿,老刘眼珠子一转,顺着这角度刚好能从孙倩倩的衬衣领顺着看去。

 

规模不大不小,上面还挂着点点香汗,看的老刘气血一下就涌了上来,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吐沫。

 

“二叔,你、你这是?”本来弯着身子的孙倩倩,微微抬头就注意到了老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而撑起的裤子,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眼神,结巴道。

 

我操,露馅了。

 

老刘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忙岔开话题道:“咳咳咳……,我……我们还是快进去吧,这太阳晒着可别中暑了。”

 

老刘老脸一红连忙将孙倩倩拉进了屋子里,让她坐在了沙发上,自己则是去给孙倩倩倒水喝。

 

“口渴了来喝点水吧。”老刘强行定了定神,没有去乱想,那玩意总算安分了,便去将水杯递给了孙倩倩。

 

“谢谢,二叔。”孙倩倩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眼眸流转,脸蛋泛红,也不知道是晒得,还是因为注意到老刘的玩意而感到羞涩。

 

“没事,都是自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老刘微微一笑,仿佛已经忘掉了刚才很尴尬的事情。

 

“二叔,我的腿很酸,你……能不能帮我捏捏。”

 

孙倩倩眼神一动,皓齿轻咬着嫩唇,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明媚一笑道。

 

“当然可以,孙倩倩大老远跑这么远过来看我,不就是帮你按摩嘛,小意思,你把腿伸出来吧。”

 

老刘没有多想,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事,便去搬了一个小板凳做到了孙倩倩的面前,然后拍了怕自己的腿说道。

 

“嗯……”

 

孙倩倩点了点头,乖乖的将洁白的玉腿放到了老刘的大腿上。

 

“是哪里痛?”在孙倩倩搭上去之后,老刘心里就有了遐想了,孙倩倩的腿型细长,优美浑圆,白的反光,漂亮到炫目,穿着臀包裙,几乎除了大腿根部,全部暴露在外面。

 

而且老刘只要稍微往上,那包臀裙下能隐隐约约看到孙倩倩里面。

 

虽然老刘明白这样做不好,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是孙倩倩刻意,微微张开了腿,让他看清了孙倩倩下面的风光,眼瞳猛的一缩。

 

“咕噜……”

 

老刘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孙倩倩……居然穿的是一条丁字裤!

 

这一发现可是将老刘震惊的不轻,穿着这种形状的内裤,内心那是空虚到何种地步啊,难道张会计真的那玩意儿不行了满足不了孙倩倩?苏海没骗自己?

 

老刘心里暗暗猜测。

 

“二叔,你愣着干什么呢?”

 

孙倩倩看老刘悬着的手迟迟未有动静,便问了一句。

 

“哦哦,这就给你抹。”

 

老刘回了神之后,先是将孙倩倩的高跟鞋脱下之后,鼻尖隐隐能嗅到孙倩倩小脚上而散发的热气,随即连忙将跌打药的瓶盖打开,将药水倒在了手心,然后在将药瓶放在地上。

 

“忍着点,可能有点痛。”

 

老刘轻轻的捧住孙倩倩的脚心,他能清晰的看到孙倩倩白皙小脚上分明的血管,随即开始将掌心倒了药水的手放在了孙倩倩那受伤的脚踝处。

 

“嗯……”

 

孙倩倩的脚踝有着优美的曲线,可却被这红肿的一小块给破坏了美感。老刘那充满老茧的手在她的脚踝处,为了将药水涂抹均匀而来回的游动,让她心里产生了奇怪的异样。

 

她并不觉得很痛,相反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沉浸在里面。

 

“我年轻的时候为了生计,去当过盲人按摩从老师傅那里学过几分技术,我帮你按按穴位让倩倩你这红肿的地方消得更快点。”

 

孙倩倩的皮肤特别的滑嫩,老刘看药水抹匀的差不多,不点不知足,突然灵机一动,问道。


性百科 » 啊!摁 摁~啊!用力~好厉害:又硬又粗又长爽死我了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