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珍珠内裤折磨h_我睡着了他偷偷跟我做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7:32 17 人阅读

不回,爱着急就让他着急去,他都把我输给你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住这儿了,除非他拿钱来赎我。”

我听着是挺开心的,但也知道那只是气话,于是叹口气说:“嫂子,我们开玩笑呢,哪能真拿你来赌。你在我家里呀,我心里总不踏实。你说我跟升哥是好朋友,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人住,你在我家里过夜,这算什么回事呀?你就是斗气也得注意一下影响,升哥可能相信我,其他人就不知道怎么想了。你明天从我家里出去,肯定会惹闲话的。要不,你联系一下你闺蜜,我送你过去好不好?”

“啧!我说韩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怂?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別人爱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去,反正胡汉升要不把欠你的钱还清了,你就是赶我,我都不走。”

我心里嘀咕,能还清就怪了,然后无奈的跟她说:“那你等一下。”

我给她找了毛巾过来,她又问我要浴巾,我说家里只有一条,就挂在浴室里,用过的,她听完就走了。

听着洗澡间里哗哗的水声,搞得我挺冲动的。

NM,要是能弄一次,就是把胡汉升刚欠我的钱抹了我也愿意。

有个刚刚那牌局的牌友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跟胡汉升老婆去开房了,我说人就在我家里,那家伙居然坏笑着问我要地址。

虽然不明白他想来干嘛,我还是拒绝了,问他胡汉升的情况。

他说胡汉升喝醉了,手机都给砸了,这会儿正躺在他家里说胡话呢。说着说着他又胡说八道,说胡汉升老婆是真的辣,要是能搞一次就好了,然后怂恿我把苏春儿灌醉好让他也来过过瘾。

MD,早知道嗜赌的没一个好人,好在胡汉升是把他老婆输给我,我连偷窥都不敢,只敢站在洗澡间外面听声音。

不过光听声音我就不行了,幻想着苏春儿白嫩的小手在她身上搓啊搓,顺过下面时也不知道会不会耍一下。

听说爱干净的女人都很在乎那地儿的清洁卫生,我前女友就爱往里头涂东西,搞得我每次弄都冒泡,像刷牙似的。

实在受不了,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冲动,骂那货说:“滚!你这话要让老胡听到,不打死你算你命大。”

“就凭那窝囊废?我让他一只手他都打不过我。我说老韩,你也太实诚了。这赌桌之上无父子,老胡把老婆输给你了,那他老婆就是你的,玩一下怎么了?不瞒你说,我也赢过別人老婆,虽然只是一晚,那滋味……啧啧!其实女人就那样,你让她死心了,她就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给你玩也是为了报复。你……”

我听不下去了,打断他说:“老郑,我跟你不一样,这种事我下不了手,你就別想着能说服我了,就这样吧。”

我说着挂了电话,心情却激荡不已。

对啊,胡汉升伤苏春儿那么狠,我要是真玩,也许苏春儿就从了我了。

她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这种事发生的机率还是挺高的,她在我家洗澡,可能就是种暗示也不定


性百科 » 珍珠内裤折磨h_我睡着了他偷偷跟我做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