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捏住珍珠快速抖动_妺妺的第一次好紧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7:30 35 人阅读

刺激的他直咽口水,如果再往前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把持的住。

或许这小寡妇已经被老陈上了不知多少回,勾搭起来难度不大,可他毕竟刚来,万一勾搭不成闹翻脸,脸就丢大了。

就在这时候,张惠开了口:“大兄弟,嫂子的肉儿软和吗?”

“软和,软和。”惊喜来得太快,李壮有些错愕,赶紧点头。

“那还不快点儿,前面更软和。”张惠更是把矜持抛到了脑后,催促间还用丰臀往李壮的身上拱了拱。

李壮没了顾忌,把右手滑向了张惠的胸口,张惠跟着身子一颤,裤腰又下滑了一大截。

“卧槽,真白。”李壮的口水不够用了,左手不受控制的摸了上去。

“呀,不行不行,不能摸那儿,哦……”张惠连忙喊了起来。

虽然她一直渴望着那事,但事到临头却又忍不住慌乱,尤其是粗大的手指划进沟渠的时候,让她意识到,苦守十来年的名节就要毁于一旦。

但是,太舒服了,话喊出一半就变成了压抑的呻吟。

曾几何时,她自家男人也是这样摸,摸遍她的全身,摸到她骨头酥软,然后再让她欲仙欲死。

那种滋味已经刻入了她的骨髓。

如今碰上了李壮的家伙事儿,瞬间激活了她压抑多年的欲火。

她不管了,她疯了。

就算被全村子的人戳脊梁骨,就算被小姑子嫌弃,她也毫不迟疑的把手伸到了裤腰上,往下一扯,露出了一片雪白。

李壮的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激动的手掌打颤,没想到这小寡妇比他预料中还要主动,还要风骚,大手也不受控制的将其包裹,尽情把玩。

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躁动。

原来小黑猪撑不住种猪的蹂躏,带着白花花的粘稠物窜了出去,颠颠的跑向了大门。

大白种猪意犹未尽,哪儿肯罢休,吐着白沫者紧随其后,眼看就要追到了门口。

“大兄弟,快,快去关门。”张惠顾不上享受,提裤子去追,可两腿酸软无力,只好向李壮求助。

李壮恨不得骂娘,眼看要得手了,却发生这么扫兴的事儿。

气氛没了,还得重头再来。

他一咬牙,在张惠沟渠里过了把手瘾,才撒腿窜了出去。

好在小黑猪跑得慢,种猪一直在其屁股后面跟着,给了他关门的机会。

等他转过身时,张惠也拎着根柳条往这儿跑,小花褂的扣子都没来得及系,里头随着跑动的节奏一上一下的晃荡着,在夕阳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李壮看直了眼。

等把种猪轰进猪栏之后,二人相视一笑。

“大兄弟,跟嫂子回家吃饭吧,也好在路上帮嫂子看着点猪,嫂子腿有点软……”张惠的脸上挂着红晕,说着还抻了抻李壮的衣角。

“只是吃饭吗?”李庄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急啥,回家再吃。”张惠挡了下,把小母猪撵出了门。

李壮屁颠的去换好衣服,跟着去了武家坳。

从山上看着村子挺近,走下来却挺远,二人边走边聊。

当张惠得知他没对象之后,话题越来越奔放,让李壮恨不的把这女人推进路边的玉米地,狠狠的蹂躏。

山风本来挺凉爽,但二人眉来眼去,心浮气躁的,到家时身上已经湿透了。

张惠进院后第一时间反锁大门,然后径直去了茅厕。

茅厕围墙高不及腰,蹲下去能露出一个头,而且风化的到处都是窟窿,白花花的一大片,依稀可见。

李壮强压住邪火,把小母猪轰进了猪圈,看见正屋窗台下晒着一大盆水,就喊了句:“嫂子,我能不能在你家洗个澡。”

“客气个啥,就当自己家。”张惠出来时,顺手在李壮肩上锤了一拳,“嫂子也去屋里洗洗,你可不能偷看哦。”

“嘿,你这是在暗示吗。”李壮一脸坏笑。

“哼,不理你。”张惠的脸红了,红的像山上的串串红。

男人炽热的眼神,让她浑身火辣辣的,恨不得把衣服扒光了,当场来个鸳鸯浴,可天色还没黑透,墙头又不够高。

她在李壮帐篷上狠狠地抓了一把,然后逃也似的钻进了屋。

看着其肥臀一扭一扭的,李壮禁不住乐开了花。

哼,浪货,你等着!


性百科 » 捏住珍珠快速抖动_妺妺的第一次好紧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