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两个男人同时吮乳尖/攻给受穿丁字内裤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7:26 33 人阅读

 那里特殊的味道更是刺激着苏倩的神经,让她对付自己雷区的那只小手,节奏更加剧烈。

 

“嗯……”

这种声音根本是不能自持的。

 

这一切她以为许文看不到,其实,她这番荡漾,早被许文尽收眼底了。

 

许文心里暗暗得意的同时,看到这一幕,情绪也自然无法控制,那处更是昂然抬头,差点就碰到苏倩的脸了。

 

觉得时间有点久了,许文连忙收回心声,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倩倩,怎么了?怎么停下了?”

 

就在苏倩渐入佳境的时候,许文这盆冷水兜头,让她瞬间清醒。

 

“啊……没,没怎么……我在调试水温。”把手从裙底抽出来,她慌乱的回道。

 

女人说谎就好像是本性使然一样,许文心里美极了,他忽然有个想法。

 

心动即行动,脚下一滑,许文身体失去平衡,霎时,扑在了苏倩的身上。

 

由于苏倩没有防备,且许文身体也重,一下子把苏倩也扑倒在地。

 

而许文那处在这次“突发事件”中,也终于跳出了束缚,且无巧不巧的正好怼在苏倩的小嘴上。

 

两个人都懵了。

 

苏倩不敢动,更不敢张嘴,一张嘴那火热的部位就塞进自己的小嘴里了。

 

许文只是想要身体接触,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歪打正着,那里顿时传来一股柔软温润的触感,简直不要太美妙了。

 

死死的贴在一起,许文那里浓郁的味道,几乎让苏倩迷乱了,她甚至有种想要张嘴的想法。

 

好大,好想……

 

不,不能这样。

 

可是……

 

刚刚苏倩把手伸进自己的裙底,那股子折腾差点就得到满足了,然而却被许文打断了,此时双腿间因为许文那里浓郁的味道而再次泛滥了,她几乎不能自控。

 

不过很快,她想到张晓月还在外边,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艰难的扭动脑袋,鼻腔里发出“呜呜……”声。

 

见状,许文多少有点失落,暗自叹息了一声,爬了起来:“啊对不起倩倩,表叔看不见,真是不中用啊。”

 

面对许文的道歉,苏倩还能说什么?

 

她只能安慰许文:“表……表叔,没事的,地上全是水肯定滑跟您眼睛没关系,您没摔伤吧?”

 

苏倩害怕张晓月发现,所以清醒了过来。

 

然而外边的张晓月也不好受。

 

白天她是拒绝了许文,可也尝到了一点点的甜头,虽然知道自己不能逾越底线,然而她却不知不觉的在一步步把自己底线削弱着。

 

知道苏倩在给许文洗澡,脑海里浮现出许文的宝贝,想着白天的一幕,她不禁有些心痒难耐了。

 

就偷偷看一眼。

 

就看一眼又不算什么。

 

嗯,我只是看看……她有点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

 

正好这时卫生间里传来一声闷响,张晓月心中一惊,暗道,该不会是苏倩跟自己的表叔在里面……

 

“砰砰砰……”她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快跳出胸口了,而且也不由自主的脑补出一幅不可描述的画面。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一步步接近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只是关着并没有锁死,所以,张晓月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了一道缝。

 

里面的景象,瞬间又让她面红耳赤了。

 

因为刚才的特殊情况,苏倩肯定不能再继续盯着许文揉捏自己了,而是专心致志的给许文清洗起身体来。

 

许文呢,下身已经完全暴露在外,而他却样装不知,苏倩又不好提醒他,于是那部位格外耀眼。

 

不仅耀着苏倩的眼,也耀着门缝里偷看的张晓月的眼。

 

许文依旧带着墨镜,他的目光开始一直盯着苏倩,可后来门突然开了一道缝,他察觉到了,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抬起了头。

 

抬起头就看到了门缝里偷看的张晓月,许文心里暗喜。

 

看来,张晓月那所谓的底线,也并不是多么牢固啊。

 

洗完澡之后,苏倩又给许文擦拭了身体,不好意思告诉许文他那里露出来了,就找了快浴巾帮他围在腰间。

 

经过了一番折腾,大家也都累了,洗完澡许文就去睡觉了。

 

可张晓月与苏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是睡不着。

 

“失眠了?”苏倩问张晓月。

 

张晓月沉默了会,暗自叹了一口气:“你不是也没睡着吗?”

 

然后两人就又开始相对无言。

 

“喂,倩倩,你表叔发育挺好的呀。”张晓月突然幽幽的说道。

 

闻言,苏倩一怔,随即想起许文的那里,不由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嗯,是挺好的。”

 

“要是谁能嫁给他,那肯定很幸福,不像我们似的。”张晓月叹了口气说道。

 

“嗯。”苏倩不好意思发表意见,只是很赞同的应了一声。

 

张晓月突然说:“对了倩倩,要不咱们帮你表叔介绍个女朋友吧。”

 

苏倩听到张晓月说要给许文介绍女朋友,心中猛然一颤,本能的就摇头说:“不行啊,表叔眼睛看不见,以前也处过,可都嫌弃他是瞎子,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哦。”张晓月应了一声,心中暗道可惜了。

 

而苏倩却突然懊悔不已。

 

她发觉自己刚才听说张晓月要给许文介绍女朋友,竟然有些不安,有些慌,就像潜意识里不想让许文找女朋友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自己对他有什么想法吗?

 

苏倩面颊开始发烧。

 

想起吴杰除了那方面以外,对自己的好,苏倩就觉得不应该,想,也许是该给表叔介绍个女朋友了。

 

张晓月与苏倩直接的交流,这次许文没有听到。

 

第二天,许文轮休结束,再次拿起盲人杆,装模作样的去上班了。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工作了。

 

比如上午来了三个客人点他的钟,其中前两个一个丑一个胖就不说了,第三个却是让许文惊叹不已。

 

就在许文刚下钟,准备喝口茶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管事的喊了一声:“许文,三号房上工。”

 

许文叹了口气,满心的埋怨说:“也不知道让人休息一下,刚下钟就又上钟。”

 

可当他推开三号房的门时,一切的抱怨都烟消云散了。

 

一个长相美的犹如电影明星的女人,静静的躺在按摩床上,身材婀娜多姿,特别是胸脯沉甸甸的。

 

从面相上看,女人应该三十来岁,而且那股子气质是苏倩与张晓月没有的,那是从内到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

 

真是一个极品,许文不由的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美女您好,我是6号技师许文。”许文自我介绍道。

 

美女连眼都没睁,淡淡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

 

许文一惊。

 

确实,他又看不到人家,怎么知道人家是美女呢?

 

不过他脑子转的也算快,连忙笑道:“这是我们按摩院的规矩,见了女客人都要称呼美女,况且,我听您的声音就知道,您肯定是一个大美女。”

 

美女依旧闭着眼,她早早就换好了按摩院特定的按摩服,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抹胸,跟一个短裤,身上盖了一块大大的毛巾。

 

这是全身按摩才会穿的东西。

 

“别废话了,开始吧。”女人淡淡的说:“如果你把我按的舒服了,我会给你很高的小费。”

 

听到这话,许文笑了笑:“好嘞。”

 

坐在美女的头顶部位,许文开始给美女揉肩,而他那双眼睛,透过美女盖着的毛巾,从缝隙中看到她胸前的两片雪白,喉头涌动了一下。

 

揉肩,按头,一番放松之后开始进入正题。

 

许文把精油先倒在手上,搓热之后开始给美女往身上涂抹。

 

“美女第一次来吗?”许文在涂抹的过程中,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随意的开口询问道。

 

这时,他那粗糙的大手,已经在美女胸部那片雪白外缘游走,紧致且柔软的肌肤,惹的许文很想立刻就开始给其揉搓那处巨大的柔软。

 

“别总美女美女的,听着怪别扭的,我叫陈芸芸,你可以叫我芸姐。”美女依旧淡淡的开口。

 

“芸姐?”许文不由笑了笑:“可我看您应该比我小吧。”

 

“嗯?”陈芸芸不由皱了皱眉,同时张开了眼睛。

 

许文知道自己差点说漏了嘴,连忙笑道:“您的肌肤很紧致,说明年龄不大,我们虽然看不见,可摸的出来,您应该也就十七八岁,我怎么能称呼您姐呢?”

 

“噗嗤!”本来还有些狐疑的陈芸芸,顿时一笑,说:“就你嘴甜,好吧你以后就叫我芸芸吧。”

 

说话的时候,她还伸手够到自己摆在床头置物架上的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钞,放在了床头上。

 

许文见到那一叠钞票眼都直了。

 

估摸着得有一万块。

 

“卧槽!”许文无比震惊,他觉得这个陈芸芸太吓人了,一定是个超级富婆,小费一次给一万……

 

他惊讶的样子被陈芸芸看在眼里,不禁她的小脸又浮起一层疑云,于是伸出葱玉般的柔荑,在许文眼前摇了摇。

 

许文知道自己差点又露馅,于是连忙收回神识,说:“芸芸,你是给我小费了吗?”

 

“你怎么知道?”陈芸芸疑色更浓。

 

许文说:“我们是瞎子看不见,可听力却比一般人好啊,有句话不是说嘛,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肯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

 

闻言,陈芸芸顿时松了一口气。

 

许文解释的时候,样子很真诚,她也就释然了。

 

事实上,许文慌的一批。

 

这时许文笑了笑,小心的说:“芸芸,你知道精油按摩有个好处就是能够抗衰老,能让皮肤变的更加紧致。”

 

“嗯,知道。”

 

“那个……这是全身按摩,您……不介意吧?”许文问。

 

陈芸芸点了点头,说:“不就是全身按摩吗?怎么这话被你说的扭扭捏捏的?”

 

“好嘞!”

 

许文欢乐的应了一声,既然大家心里都清楚那就好办多了。

 

按摩,许文虽然是个新手,可撩拨女人对他来说比那些真正有技术的还要内行。

 

这个行当说技术含量,当然是有技术含量的,可你要真把女人按舒服了,谁还觉得你技术不行呢?

 

得到陈芸芸的授意,许文小心翼翼的帮她拿开了胸口盖着的毛巾,于是那惹人眼睛发红的丰满,瞬间印入许文墨镜后面的眼眶。

 

真尼玛大啊!

 

还白!

 

他的喉头不禁涌动了一下。

 

一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放在了上面,开始来回揉捏起来。

 

“嗯!”陈芸芸的身体似乎很敏感,刚刚接触,她就有了反应,不由的轻哼了一声。

 

这也越发刺激到了许文,他身下那处,也突然就昂起了头。

 

眼睛撇到许文那处,陈芸芸也大吃了一惊,他那里鼓鼓囊囊的,跟个小碉堡似的,简直不要太大。

 

再下意识的看许文的脸,陈芸芸不由的眯了眯眼:“怎么?你还起反应了?”

 

听到这话,许文有些难堪,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毕竟您的身材太好了。”

 

闻言,陈芸芸“咯咯……”的笑了两声。

 

看的出来,她并不是那种很保守的女性,应该是见过大阵仗的。被许文这鸟不巧的一句马屁,拍的十分受用,打趣道:“许文是吧?你不会还是个处吧?”

 

许文不知道该怎么接,于是只能配合着陈芸芸尴尬的笑了两声。

 

陈芸芸见许文这样子,心中愈发确定了:“看你样子长的也不错,身材也很好,而且那里……可惜啊……”

 

许文听到这话本来毫不在意的,毕竟自己并不是瞎子,不过即便表面上不在意,他还是要装一下的。

 

于是佯装出一幅很沮丧的模样,叹了口气。

 

陈芸芸见状,皎洁的笑了笑:“喂,许文,你想不想跟女人弄?”

 

这个女人这么直接?

 

许文心中讶然,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勾引自己?或者是在撩拨?

 

这种高高在上的女人,总是仗着自己长的漂亮,把别人都当棋子一般玩耍。

 

许文清楚,这或许会给她们带来某种畸形的快感。

 

可惜啊。

 

可惜她遇到了许文。

 

许文面上显露出一幅尴尬的神情,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

 

双手下滑,猛然捏住了她的大腿内侧。

 

“啊……”陈芸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一下子叩开了她的心扉,身体不由的一颤。

 

“怎么了芸芸,我把你弄疼了吗?”许文佯装不安的问。

 

陈芸芸连忙摇了摇头:“没……很好,力度很好。”

 

见她轻轻咬自己的嘴唇,许文就知道,这女人确实是敏感体质,所以这就好办了。

 

双手在她大腿内侧揉捏一番后,轻轻上滑,在耻骨部位来回游走。

 

那里别说是敏感体质了,就算不是敏感体质,一般人也受不了这样来回摩擦。

 

“嗯……嗯……”

 

陈芸芸小嘴微张,开始轻哼了几声。

 

许文的手在陈芸芸的小腹上又揉捏了一会儿,随后反复再次来到大腿的部位。

 

而陈芸芸被许文这一番伺候,身体早就烫的厉害了,她媚眼如丝轻吟不止。

 

就在她无比正享受的时候,许文的手却停住了:“芸芸,你翻个身吧,该后面了。”

 

这是许文故意的,他深得欲擒故纵的计谋。

 

陈芸芸好像有些失落,但还是依言翻身趴在床上。

 

那雪白挺翘的丰臀立即展现在许文面前,尤其那神秘的沟堑,被丁字裤死死的包裹着,还微微有些隆起,更是诱的许文口干舌燥。

 

在一番推拿揉捏之后,许文的手也终于落在了这雪白的丰臀上,那触感……让许文的下身更加坚挺了。

 

“芸芸,我帮你把底裤脱了吧。”他说。

 

听到许文的建议,本来还一脸迷醉的陈芸芸突然就睁开了双眼,翻过身来直直的盯着许文,眼神透露着一丝玩味。

 

“你是想要睡我吗?”她白嫩的脚趾绷起,如珠玉一般圆润晶莹的指尖轻轻抵在许文的胸膛上。

 

这种姿态别提有多撩人了。

 

许文甚至从她骨子里读出了一个“浪”字。

 

“如果您同意,我也不会拒绝。”他嘴角勾起,坏笑道。

 

说实话,陈芸芸表现出的这种状态,在许文看来她也极其渴望,如果许文更进一步,胆子大一点的话,说不定就到手了。

 

可许文似乎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女人。

 

陈芸芸的脚尖稍稍用力,把许文的身子向后点的倾斜了一下,她突然嬉笑道:“你还是省省吧,我可不希望自己被你撩拨到火热,你却中看不中用半路撤退。”

 

听到陈芸芸的质疑声,许文表示不服,他从来都觉得自己在那方面无与伦比。所以不由的挺了挺下身,让他那硕大之处更加显目。

 

见到许文这小动作,陈芸芸笑了:“光大有什么用?你还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吧?处的话,第一次都不中用的。”

 

许文也笑了笑:“芸芸,你可别小看了我,有些事不试过可不能轻易下结论。”

 

陈芸芸复又转身趴在了按摩床上,扁了扁嘴说:“算了吧,你们男人都一样。”

 

一样吗?

 

许文觉得自己不一样。

 

可接下来陈芸芸则命令般的说:“少动歪心思,快给我按摩,把本姑娘按舒服了,小费少不了你的。”

 

卧槽!

 

在这一轮的交锋里,许文不得不承认,他败了。

 

论起欲擒故纵,看来还是这个陈芸芸技高一筹啊。

 

叹了口气,许文把手继续放在她的双腿之间来回游走,尤其在她丁字裤的边缘,不时还翘起一根手指,从她那微微隆起之处划过。

 

“嗯……”陈芸芸再次发出那种令人心醉的轻吟。

 

许文并不死心,他想,既然你跟我玩这套,那咱走着瞧,看是你先缴械投降,还是我技不如人。

 

许文的手指一次次彷如无意的划过陈芸芸那处,而她也不时轻哼一声,除此之外,好像并不在意也没有反对。

 

见状,许文的胆子更大了,手指也从无意变成了有意,也不管什么大腿内侧不内侧了,直接伸出两根手指,在她那微微隆起的部位一阵揉捏,不时还挤压一下。

 

陈芸芸身体的反应愈发的剧烈起来。

 

双手抓住了雪白的床单,两只脚的十根玉珠一般的脚趾也紧紧蜷缩起来。

 

见状,许文的胆子更大了,他的手指勾起丁字裤的边缘,直接探了进去。

 

这一触。

 

陈芸芸的身子猛然一躬,而许文不待她反对,手指变化作电动小马达,在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快速拨弄起来。

 

“啊……”

 

陈芸芸终于忍不住了。

 

她那里早就变成了泥潭。

 

在被许文这一撩拨之后,紧紧并拢的双腿,也自行分开了,肥美的丰臀也翘了起来。

 

这个姿势有点像在练习蛤蟆功。

 

姿势很丑,但却性感十足。

 

见到这一幕,许文也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的下身就要爆炸了。

 

小腹那股子邪火“蹭蹭”往上蹿,手指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终于。

 

随着陈芸芸的一阵抽搐,她瘫软的趴伏在了床上。

 

这时候,许文的手指都有些酸累了。

 

“芸芸,舒服吗?”许文坏笑着问。

 

陈芸芸重重的喘息着,贝齿轻叩朱唇媚眼如丝。

 

“唉!”可是,她竟然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许文不解。

 

陈芸芸说:“其实姐今年三十五了。”

 

“啊?”听到这话,许文假装吃惊,事实上,陈芸芸的年龄他早就猜出了个大概:“不过可真巧,我也三十五。”

 

“那你肯定没我大,我正月初一出生的,所以,你还是得叫姐才行。”

 

呃……

 

许文一时语塞。

 

陈芸芸笑了笑后叹道:“三十五了啊,可是三十五年来姐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

 

闻言许文皱了皱眉:“怎么?姐夫不能满足姐吗?”

 

皱眉是许文装出来的,听到陈芸芸没有得到过满足,他心里早就泛起了一丝涟漪。

 

“哪还有姐夫啊?”陈芸芸说:“我们离婚了,虽然他很有钱,可是那方面真的没办法满足我,而且还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所以导致我经常发脾气,他可能是觉得内心有愧吧,就给了我一笔巨大的钱财,跟我离了。”

 

这真是一个开心的故事,许文想,然后说:“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陈芸芸把身子转过来,继续面对着许文,那缭人的身段让许文内心更加燥热。

 

许文暗自吞了口口水,说:“姐,要不然让我满足你一次吧?”

 

听到这话,陈芸芸笑了,然后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做。”

 

“呃……”听到陈芸芸的拒绝,许文有些失落。

 

然而,接下来陈芸芸的举动却让许文愣住了。

 

陈芸芸似乎也看出了许文的沮丧,莞尔一笑之后,竟然主动凑到许文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就握住了许文的那处。

 

“哇!”当她握住之后,也吓了一跳。

 

“呃……怎么了姐?”许文问,其实心里暗暗得意。

 

陈芸芸很意外的盯着许文那里,露出一副极为夸张的表情:“还真是……还真是大啊。”

 

她把许文的裤子褪下去一截,然后那庞然之物便跃然眼前。

 

在亲眼看到之后,陈芸芸更是惊的张大了小嘴。

 

“姐……”许文有点懵,她不是不同意在这种地方吗?怎么还这样?

 

片刻之后,陈芸芸笑了笑:“看在你把姐弄舒服的份上,姐也帮帮你吧。”

 

然后她的小手便开始上下翻飞。

 

一股热流划过许文的小腹,让他忍不住低吼出了声:“唔!”

 

然而,女人的手虽然柔软纤细,可力气毕竟没有男人的大,况且许文又是那样的强。

 

十分钟后,陈芸芸累的双臂发麻,但她却满心的欢喜,因为许文还没有释放出来。

 

也就是说,他一定能够满足自己。

 

见陈芸芸停止了动作,许文心里暗暗心焦,想,还是这样,这该死的就是不出来,最后还是跟张晓月一样,无奈放弃。

 

然而,就在许文这样想的时候,忽然那里传来一股温热、湿滑的感觉。

 

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妙。

 


性百科 » 两个男人同时吮乳尖/攻给受穿丁字内裤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