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主人不要用情趣用品了h:女朋友被窝里撒娇说要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6:56 33 人阅读

 婶子求你了!快给俺儿媳妇看看病吧,这马上要拜堂了啊。” 

   山风徐徐,青草飘香。 
   正午时分,青山绿水的榆树沟里,锣鼓喧天十分喜庆。村尾靠路边的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那婚宴的流水席从院里一直摆到了路上,菜色多分量足,村里一半的人都来了,就跟过年似的。 
   可随着女主人的这一嗓子,这敲锣打鼓热闹非凡的场面瞬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因为新娘子还没出来拜堂见人,居然就全身发抖给晕在了洞房里,这事可就大发了。 
   “桂莲婶,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这人活脸树活皮,大喜的日子我进人家新娘子的洞房算个啥事儿啊,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看着今天给儿子娶媳妇的罗二柱两口子满面愁容,作为村里唯一的小神医陆羽,却是神态悠闲的吃着菜,看起来并不打算趟这趟浑水。 
   “别啊,陆羽,你要多少钱都行。赶紧给看看吧,这大喜的日子,万一出个啥事儿你说可咋整啊!”女主人于桂莲心疼的脸都快拧巴在一起了。 
   别看陆羽今年才十八,可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医练武,医术那厉害程度是村里人有目共睹的,几乎没什么他治不好的病。所以罗二柱两口子只能来求陆羽了。 
   “钱不是啥事儿。可我要是进了这没拜堂的新娘子的屋子,明天再有人说我拐了你家媳妇,你说以后十里八村哪家闺女敢嫁给我?我还要不要这脸面?” 
   陆羽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心疼儿媳妇的婆婆呢。但这并不能改变他的主意,摊了摊手,陆羽很是无奈的再次拒绝。 
   倒不是陆羽铁石心肠自私自利,主要是农村这地方是非闲话太多了。尤其是对他这种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高大的小帅哥来说,哪个女人见了都想干一炮,那闲话简直不要太多。 
   什么昨天他借着给人看病把人家老婆睡了,今天他在草地里跟哪个女人干了一炮,明天连个小女孩都不放过之类的,那说的有鼻子有眼,简直就跟现场直播一样。 
   虽然陆羽对名声什么的并不太在乎,但他可是个胸怀大志,立志要去城里闯荡一番,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人。你说这万一以后飞黄腾达,从老家里传出这些个破烂事儿,还不把人恶心死啊?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听说新娘子特别漂亮,胸特别大。更重要的是,就算要进去,也得有个别人不能反驳,不能说闲话的理由嘛! 
   这不,想啥就来啥了。 
   “谁嚼舌根子老子砸了他家锅底!你放心大胆的去,我们给你作保!” 
   陆羽死活不挪窝,这可急坏了罗二柱一家子。猛地一拍胸脯,瘌痢头的罗二柱满脸怒气的说道。 
   见罗二柱两口子和旁边其他人纷纷点头,陆羽勉为其难的从怀里取出了针囊,“好吧。既然叔跟婶儿给作保,那我就去看一眼吧。” 
   放下筷子擦了擦手,陆羽拉开洞房门直接就走了进去。陆羽给人治病有个习惯,那就是决不允许别人在旁边看着,这事儿大家都清楚。 
   可罗大虎心里不舒服啊,陆羽那模样是个女人就喜欢,这新媳妇自己还没碰呢,万一看上这小子了咋办?而且这小子色的很,太他妈不安全了! 
   只是罗大虎刚准备跟进去,却被陆羽一脸怒意的拦了下来,“不懂规矩么?外边等着。” 
   “不行!那是我媳妇,我必须得看着!” 
   平时就跟陆羽有仇,这会儿再一看陆羽这张帅气的脸,罗大虎心里就十分不爽,再一想这小子有可能趁机摸他老婆,那就更加的不爽了。 
   “桂莲婶儿,这病我不看了。” 
   冷冷一笑,陆羽径直出门,大步往门外走去。 
   见陆羽要走,于桂莲顿时急了,一把将愣头青的罗大虎给拉了回去,小声地在耳边骂道,“你个兔崽子脑子有病吧?三万块钱买的人,万一死里面了,钱不就砸了么?” 
   说着,赶紧追上陆羽,赔笑道,“俺家大虎也是心急,陆秀才你别往心里去,赶紧给瞧瞧病吧。回头婶儿给你包个大红包。” 
   冷冷的看了罗大虎一眼,陆羽直接关门,反锁。 
   “嘿,怪不得一大早的洞房门锁着呢,罗二柱这铁公鸡,连自己儿子娶媳妇都这么抠啊。” 
   看着洞房里那破旧的被子和家具,陆羽呵呵一笑。 
   随意的扫了一眼屋子,陆羽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炕上,那鼻血差一点就喷出来了。 
   因为这会儿,那晕倒的新娘子恰好就是背对着陆羽蜷缩在炕上的。不,不应该说是背对着,而是屁股对着陆羽! 
   我滴个乖乖!那屁股简直就像是两瓣超大号的水蜜桃摆在那儿,让人看了就想咬一口。这又大又翘的,裤子差点都包不住,要不是那条天蓝色牛仔裤的质量够好的话,恐怕直接就给撑破了。 
   因为实在太翘,加上牛仔裤又太紧,那新娘子修长的腿形显露无疑。这一眼看上去,陆羽愣是没舍得眨眼,顺着那风景就看了过去,脑袋不由自主的歪着,想要看到那两瓣蜜桃臀再往里的景致,甚至恨不得直接去把那该死的牛仔裤给脱掉。 
   因为那牛仔裤紧的,令那饱满的轮廓一览无余,简直让人欲火焚身啊! 
   “奶奶的,罗大虎这个二愣子是走了哪门子狗屎运啊,居然能讨到这么一个身材火辣的媳妇。这要是给老子,一天啥事儿也别干了,整天在炕上能玩多少年啊!” 
   漂亮女人人人爱,尤其是身材这么火辣的。更别说陆羽还是个渴望女人渴望了好多年的小处男了。咽了口口水,陆羽是真的嫉妒了。 
   虽然还想看的更多,可那一身红色的褂子着实让人倒胃口,直接把新娘子的好身材全给遮住了。现在谁穿褂子啊,那一看就是家里压箱底的,当年于桂莲结婚时候穿过的。 
   又咽了口口水,强忍着想犯罪的冲动,陆羽深呼吸了一下,坐在了炕沿边,伸出一只手,直接摸向那正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的新娘子的手腕。 
   平常陆羽把脉至少也得要一分钟,可这次只是几秒钟就收回了手,然后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这个新娘子。 
   “我说新娘子,装够了么?装够了就起来吧。” 
   然而那新娘子依旧是浑身发抖,没有任何回应。 
   看着那新娘子诱人的背影和浑圆的翘臀,天地良心,陆羽真的快忍不住了。舔了舔舌头,这小子死死的盯着那挺翘,坏坏的说道,“再装的话,我可要脱你裤子了啊。” 
   但是,那新娘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着实让人犯罪的冲动更强烈啊。 
   那啥,既然人家装晕,既然人家对这种过分的话都没反应,是不是有可能默许了啊? 
   “娘了个腿儿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送上门的便宜,不占是孙子!”咽了口口水,小处男陆羽忐忑的伸出了双手……
第2章 被新娘子给那啥了


   “看来是真晕了啊,那脱了算了。” 

 文学

   掌心传来的绵软与温热,顿时令陆羽满心激荡。那丰满的触觉,带劲的弹性,瞬间就让陆羽有了反应。 
   可没等那一双邪恶的手肆无忌惮呢,那新娘子忽然浑身一抖,快速躲开陆羽的手,往前挪了好几下。 
   这一下着实把陆羽给吓了个够呛。天地良心,陆羽虽然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可也不敢当着上百号人的面,把人家新娘子给祸祸了啊。 
   虽然至今还是小处男,但陆羽也是偷偷见过别人两口子干那事儿的。女人爽的时候,那叫的还了得?这新娘子万一要是来上哪怕一嗓子,那自己还不得被活剐了啊。 
   陆羽是不怕事儿,可在别人的新房干别人的新娘被抓住,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所以拍了拍手,强忍着冲动,陆羽起身就准备走人。 
   可这刚一起身转身,手腕忽的被人给拉住了。回头一看,那新娘子正坐在炕上,直勾勾地盯着他。 
   柳叶弯眉樱桃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透着纯净的灵气儿,鼻梁挺翘瓜子脸,还有那乌黑的长发,那漂亮程度绝对不比电视上的范冰冰差,陆羽直接给看呆了。 
   尴尬心虚的陆羽还没来得及说话,那新娘子就压低声音开口了,“救我……” 
   那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全是恐惧和哀求,分明是把陆羽当成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这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的陆羽都有点心软了。 
   “救?难不成你还是被绑来的啊?其实啊,罗大虎虽然是个混球,但一看那样子肯定是个怕老婆的货,你……” 
   “救我!他们是人贩子,求求你救救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求你了。”陆羽的话还没说完,那新娘子眼角的眼泪就出来了。 
   “什么?人贩子?姑娘,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呢吧,我们榆树沟虽然穷了点,但从来没有过买媳妇这回事啊。” 
   听到人贩子三个字,陆羽心头一惊。不过回头一想,这事儿倒是极有可能。 
   “哦,也对,罗大虎前些年在外边不干好事,染了一身的脏病,没啥人敢嫁给他。” 
   “求求你了,我知道你是好人,求求你救救我吧!”那新娘子满眼的泪水,如果不是恨意能化成火的话,整个榆树沟绝对是一片火海。 
   然后,陆羽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原委。原来这女孩叫陈雅琪,不是本省人,过生日跟朋友喝酒喝多了,自己都不记得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醒来之后在一辆面包车上。 
   当时一看不对劲,她就死命的挣扎,使劲的撞车门想逃跑,可车上坐着个老婆子和俩男人,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抵抗能力?自然是被打了个半死不活。 
   在这之后,但凡有点反抗,就又是一顿毒打。到了最后双手双脚都被捆着,连饭都不给吃。 
   车开了三天三夜才停下来,刚一停车虚弱无力的她就被人贩子用麻袋套住了头,然后以三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了早就等在那儿的罗二柱。 
   身上盖着厚厚的草料,她就被个驴车给拉走了。一路上,这老东西那手脚也是不干净,很多次都想把陈雅琪给强了,还好陈雅琪拼尽力气死命反抗,这才没被他得手。 
   可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到了罗二柱家里,罗大虎看到陈雅琪那漂亮的脸蛋和身材之后直接就忍不住了,当着爹妈的面就把陈雅琪给扛进了屋子,说话就要干陈雅琪。 
   慌乱中,陈雅琪踢中了罗大虎的命根子,差点把那狗日的给踢的断子绝孙,直接就肿了。也就是因为这,陈雅琪才躲过了被罗大虎强奸的命运。 
   见识到陈雅琪的泼辣,这一家三口生怕她跑了,每天就给半碗米汤,还连天昼夜的换班看着她,让她连个出去求救的机会和力气都没有,直到结婚的这一天。 
   “我艹他大爷!这老畜生,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听完陈雅琪的哭诉,陆羽忍不住的吼道。 
   “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哗啦呼啦的哭泣着,陈雅琪不愿放弃这唯一的机会。 
   “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还要在这村子里生活,上上下下全都是认识的人,如果被人知道的话,那我就完蛋了。” 
   看着陈雅琪那伤心的样子和哭肿了的眼睛,说真的陆羽的心软了,正义感也爆棚了。可他毕竟住在这个村子里,虽然未来要离开,但只要在这个村子里,就逃不出村里的伦理道德。 
   他非常想帮陈雅琪,可如果陈雅琪逃走了,村里人绝对会把他生吞活剥了的。 
   因为没有人会听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新媳妇是买来的,他们只知道,拐走别人家的媳妇不道德,是要遭唾弃的。 
   虽然陆羽从小练武身手很好,但双拳难敌四手,而且他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你让他怎么对那些照顾过他的人出手? 
   “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如果你不帮我,我真的会被他们打死的。求求你了……”听到陆羽拒绝,陈雅琪哭的更伤心了,一颗心也更加的绝望了。 
   “可是……你,你让我考虑考虑……” 
   虽然对罗二柱一家子从来没什么好感,但他是榆树沟乡亲们你家一口馍,他家一根菜养大的。 
   可是这个女人,也真的是太可怜了,以罗大虎那暴戾脾气,如果她宁死不从,那真的是会被打死的。 
   一时之间陆羽犹豫了。 
   就在陆羽犹豫的时候,门外于桂莲的催促声传了进来。 
   “陆羽?陆神医?瞧的咋样了?” 
   都过了这么久,屋里都没什么声音传出来,罗大虎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那孙子一定是在对他媳妇干什么。 
   这绿帽子一旦自己给自己扣上,罗大虎心里瞬间无比屈辱和愤怒,暴戾脾气猛地发作,抬脚就使劲的踹门。 
   “姓陆的!你他妈的在里面干啥?开门!给老子开门!” 
   这些天她不止被罗大虎打过一次,那每一次都是比死还痛苦。听到这踹门声,陈雅琪就像听到了催命钟一样,浑身猛地一抖。 
   她知道,如果不抓住眼前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她绝对会被罗大虎活活打死的。 
   所以短暂的犹豫之后,陈雅琪狠狠一咬牙,下定决心豁出去了。 
   快速伸出手抓着陆羽的前门拉链,呲啦一拉,一只手直接就伸了进去……
第3章 梦中情人生病了?


   “嘶!” 
   从未有过的舒爽让陆羽差点喊岔了音。但他也着实是被陈雅琪这举动给吓到了,连忙往开掰陈雅琪的手。 
   “你,你这是干什么?别,别这样。” 
   可他越是掰,这丫头就越不松。那手心些微凉的温度,那美妙的触感,直接是让陆羽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天地良心啊,虽然看到那大屁股的时候陆羽就把持不住了,但君子推妹取之有道,不能趁人之危啊。 
   “我艹你大爷!姓陆的,你他妈给老子出来!你要敢祸害我媳妇,老子杀了你!”吼了一声屋里还没声音,罗大虎的心直接沉了下去,发疯的像头牛一样狠狠的撞着门,差点把门框都给撞掉了。 
   看那门眼看就要被撞开,门框上的尘土一直在往下掉,陈雅琪吓得浑身发抖,一颗心直接悬到了嗓子眼。 
   能不能逃出生天,全靠眼前这个人了。可人家凭什么要帮她,为什么要帮她?换位思考一下,就算是她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一定敢帮啊。 
   虽然陈雅琪的脸颊红的发烫,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朱唇微启…… 
   这猛地一下,陆羽简直惊呆了。 
   但下一瞬赶紧就把陈雅琪往开推,“你别这样,我帮你还不成么?别这样。” 
   说着,对着门外就是一声吼,“罗大虎!你他娘的再说一句试试?你他妈的以为老子是你个畜生?” 
   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陆羽这一声吼,立马就把罗大虎给震住了。 
   毕竟村子里没一个能打的过陆羽的,罗大虎更是无数次的被陆羽揍得屁滚尿流。可是罗大虎天生心眼小,他咽不下这口气啊。 
   “姓陆的,你给我出来!你他妈这么长时间,在里头对我媳妇干啥呢,给老子出来!” 
   “好,这是你说的。有本事自己来治,人死了是你的事儿……” 
   陆羽冷怒的吼着,可话还没说完,声儿都差点岔了。只感觉自己被什么的东西咬了…… 
   这一瞬,陆羽感觉自己直接升仙了。那感觉简直,简直是太爽了!可自己这么趁人之危好么?这女人真的太可怜了啊。 
   “你别动!再动我就喊了!我没什么能给你的,也没什么能让你肯冒着危险来帮我的,有的就只有我自己了。反正如果逃不出去,我也是被罗大虎强奸的命。与其被那个丑八怪侮辱,不如找个帅点的。” 
   死活不放弃的努力着,陈雅琪含糊不清的说道。 
   虽然这么被动让陆羽心情很不爽。可他能怎样?万一这丫头要是真的一嗓子吼出来,那全村都知道他在洞房里跟别人老婆咋回事了,那还不得被人撕着吃了啊。 
   “去他娘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怕个鸟!” 
   念头一转,陆羽立刻做了决定…… 
   而门外的于桂莲也赶紧拉着儿子罗大虎,厉声的训斥着,“大虎子,你给俺住嘴!是咱求着人家给看病的,你媳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负责?” 
   被亲娘这么一说,罗大虎就算有再大的火气也不敢发了。只能愤怒的一跺脚,转身离开。 
   可刚走几步就又赶紧回来了,他还是不放心啊。 
   好不容易消停了,陆羽正要争分夺秒呢。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候,门外火急火燎的一声破锣嗓子差点没把陆羽给吓萎了。 
   “陆秀才!陆漂亮,你在哪儿呢?吃席吃完了没?” 
   这种破锣嗓子一听就是徐桂芬那个大喇叭。村里头一号的是非头子,如果啥事儿让她知道了,第二天绝对全村都知道。 
   只是这大喇叭,这么火急火燎的找他干啥?陆羽着实有点理解不了。 
   可是管你找老子干啥,老子他妈的现在正忙着啊!陆羽才舍不得这难得的告别处男的机会呢。 
   但谁知道,徐桂芬那该死的老娘们,一听陆羽在洞房里给新娘子瞧病,二话不说直接就往门口走了来,伸手就使劲拍门。 
   “看啥病呢,看完了没啊?陆秀才,你倒是吱个声儿啊,不会是在里面干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呢吧?”这老娘们的嘴那叫一个臭。 
   这举动这话,着实把屋内的两个人给吓得够呛。因为她这一嗓子一出,罗大虎的脾气再也忍不住了,抬脚就踹门。 
   “姓陆的,老子不治了!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刚刚是撞门,这次是踹门了,力度显然比刚才要大多了,分分钟就能破门而入。这他妈还怎么继续?看着蹲在地上的陈雅琪那一双绝望的眼睛,陆羽着实是烦躁极了。 
   他清楚陈雅琪的心思,这女孩一定是怕他反悔不认账,所以紧抓着他不放。可这要是被人把门推开了,那他妈就完蛋了。 
   所以无论愿意不愿意,憋屈不憋屈,陆羽只能强忍着郁闷,对着门外吼道,“罗大虎,你有种!” 
   低头看了看满眼绝望的陈雅琪,陆羽迅速的整理好衣服,抓着双肩把她扶了起来。 
   认认真真的对这个浑身充满恐惧,不敢相信任何人的姑娘,陆羽眼神坚定地说道,“接下来听我安排,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再次看了眼洞房,脑袋里飞快的盘算着,陆羽认真地说道,“今天你什么事儿都别干,就是吃,吃饱肚子攒体力!他们说啥就是啥,不要让他们起疑心,就是吃,吃饱了才有力气逃。晚上十点钟,在桃花湖西边那片树林子里等我,那里有两根鱼竿,很好认的。” 
   “真的?!你真的会救我吗?不会是骗我的吧!”虽然听到陆羽这么说很激动,但世态炎凉,她听过见过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她实在是很矛盾,既想相信,又不敢相信,害怕到头来是一场空。 
   “当然是真的!只是我希望你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当筹码。好了,晚上十点,记住了啊。” 
   说完,陆羽收起针囊,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不等罗家人反应过来,陆羽开口就骂,“喊你大爷的!要不是看在你爹你妈的脸上,老子不打死你才怪!” 
   说着,转脸对于桂莲说道,“好了,新娘子没啥事儿了,赶紧给她弄点饭吃吧。但以后,你们全家就是死绝,都不要来求我!” 
   听说新媳妇没事儿了,于桂莲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赶紧就往屋里跑去。 
   人家救了自家儿媳妇,可自家这狗日的二愣子却彻底得罪了人家。罗二柱脸上真的挂不住了,赶紧拉着陆羽的胳膊,满脸堆笑,死活把陆羽往酒桌子跟前拉。 
   “对不住,对不住啊陆秀才。都是俺家这憨货不懂事,叔给你赔罪了。” 
   说着,罗二柱端起一杯白酒一口闷了下去,然后狠狠的踹了罗大虎一脚。 
   “狗东西!还不赶紧给人家陆秀才赔礼道歉?要不是人家,你还结个屁的婚!” 
   罗大虎刚才第一时间往屋里看了一眼,自己媳妇连个衣服都没皱巴,肯定啥事儿也没有。所以虽然极度不情愿,但还是拿起酒杯,一口闷了。 
   “呵呵,二柱叔,今儿个这事儿,一杯你觉得够么?”看着这爷俩,陆羽呵呵一笑,明显十分不爽。 
   “不够,肯定不够!陆秀才,今儿个全是俺们的不对,你说咋喝都行!”罗二柱满脸的尴尬。 
   可没成想,陆羽下一秒居然直接笑着拿起了桌上的酒瓶开始倒酒,足足到了两个六大杯。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陆羽倒酒的时候,手里闪过的那一团绿色粉末。 
   “新婚大喜,当然要事事顺利。所以,喝个六六大顺吧!” 
   虽然那酒是有点多了,可这分明就是人家既往不咎,给他老罗家个台阶下。那这爷俩还犹豫个啥?直接端起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下去。 


性百科 » 主人不要用情趣用品了h:女朋友被窝里撒娇说要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