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你好大我会被撑坏_双腿缠在腰上任他索取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26:50 41 人阅读

房间里,床上。 

     一番盘肠大战结束后,夫妻两人躺在床上,相视无语。 
     “再试一次。”李山权近乎卑躬屈膝的乞求。 
     夏丽有些无奈,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床上。而李山权想趁着这股硬气还在,赶紧上去冲锋陷阵,但当他无意间看到妻子的神情时,一下子就又焉儿了。 
     这下妻子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将他推开后,拉了灯便钻进被窝里。 
     “睡觉吧,明天我还有早自习。” 
     看着妻子这个样子,李山权也不好再强求什么,只能作罢。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绝对没有问题,可能只是因为心理上的厌倦。因为他此时的那股硬气又起来了,但是如若再碰妻子,可能又会退回去。所以他跑到卫生间,自己解决了。 
     李山权是新城县四小的一名人民教师,与大部分失意贫穷,即将步入中年的男人一样,他也正面临一场即将支离破碎的婚姻,以及家庭带来的灾难。 
     他的妻子夏丽是县五中的一个初中老师,工资要比教小学的李山权略高一些。但是好在俩人一起创办的辅导班倒是收入颇丰。 
     两口子七年之痒后,随着日久年深的烦躁,感情便出现了缝隙。好在还有一个儿子可以勉强支撑两人的婚姻。每当李山权看着儿子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再铁的心也软了下来。 
     第二天,夏丽跟往常一样,下了课后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了别的地方,辅导班的事情也都丢给李山权一个人来管。 
     其实关于妻子的那些风言风语,李山权已经毫不在乎了,她出轨与否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只要儿子李建斌还认她这个妈,李山权就不会和她离婚。 
     下课放学后的李山权照例带着儿子来到自己学校附近的辅导班给学生们授课。他这个辅导班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就十几个学生。其实小学补课的学生不多,大部分都是妻子学校的初中学生,但让他来教一下这些初中生的数理化,倒也勉强能应付得下来。 
     鉴于长期和妻子婚姻生活的不满,两人也经常短则一两月,长则半年不会过夫妻生活,但李山权倒也图个清静。 
     夏丽长得倒是不丑,但是从恋爱算起,长达十年面对同一个女人,战斗了一千多回,李山权自然提不起兴趣,也没了当年的雄风,他甚至有种病态的绿帽妄想,假如妻子真的出轨,有一个比他年轻力壮的男人在替他满足妻子,他也忽觉得欣慰。 
     这种病态的臆想一闪而过后,也会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他会马上找点别的事情打消自己的这种想法,譬如和他找来帮忙的同事董威聊聊天。 
     董威是学校里的体育老师,一个刚从体校毕业的大小伙子,成天对着这些小学生也无从施展才华,浑身的欲火更是难以消磨下去。成天就知道找李山权说一些荤段子,或者议论哪个学生家长奶子大,屁股翘之类的。 
     李山权招来董威倒不是没有目的,前些日子有些学生家长不满老师私自开班收费,会跑过来闹事,叫来董威就是为了能震住这帮人的。李山权也不知道这招有没有作用,但是真要动起手来,董威肯定比他这个马上步入中年的羸弱男人管用得多。 
     “山哥,我瞧你精神不佳,是不是昨晚没把我嫂子伺候好啊?”董威一语中的,李山权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起来:“你别跟我没大没小的。” 
     董威嘿嘿笑道:“要不晚上我带你去公园路玩玩,反正你和我嫂子都已经那样了。” 
     公园路是县里的红灯区,而且还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野鸡。董威一个青春大好的小伙子,怎么会去那种地方,你说要找一点年轻漂亮的,兴许李山权还会考虑一下。 
     “小董,你别听外面的风言风语,我和你嫂子好着呢。还有啊,那种地方你最好别去了,得病怎么办。” 
     看着李山权故作严肃的姿态,董威倒是又笑了起来,继续用肩膀推了一下他说道:“山哥,你是不是嫌那些女的岁数太大了,那咱们去找小的啊。 
     嘿嘿,其实啊,我还就喜欢玩这种岁数大点的,会服侍人。你不知道,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你们班上有个叫杨子诺的,她妈妈长得贼好看,就是我喜欢的类型。看着那气质,那身材,每次我都在你教室门口看得哈喇子直掉。”董威有声有色的在那手舞足蹈着,让李山权又好气又好笑。 
     “我都没注意到你说的杨子诺她妈长什么样呢。”李山权冷抽一口气,同龄的女人,他还真不待见谁。 
     “后天不就要开家长会了吗,我估计啊,那杨子诺她妈还会来,你到时候留意一下,是不是特别好看。” 
     李山权瞪了董威一眼:“再好看又能怎样,你不也只能看看。好了,别人孩子都有了,你呢还是把心思放在跟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身上吧。” 
     董威又推了李山权一把问道:“晚上真不和我去啊?” 
     李山权没有再搭理他,拿着茶壶走到一边。心里琢磨起这件事来。那个杨子诺她妈,李山权是有点印象,长得确实漂亮,在一堆学生家长中,那绝对是出类拔萃的。看样子应该跟妻子差不多大,但是要比妻子夏丽更能勾起他的兴趣。 
     转眼间,这家长会就到了。只见杨子诺牵着一个穿着紫色丝裙的漂亮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估摸着年纪轻轻的就嫁给了有钱人,她今天是开着一辆奥迪A4来的,在他们县城里,女的能开这样的车,算是比较抢眼的了。 
     其实现在当老师的也懂得做收入,李山权也会给自己的辅导班物色客户,像杨子诺这种成绩中等的有钱学生,自然是李山权在意的对象。如今再加上对她妈妈的浓厚兴趣,李山权自然的腆着笑脸就迎了上去。
第2章女学生家长


     看着教室里熙熙融融的学生家长,有穷有富,有美有丑。那些能拉到辅导班的,都已经拉了。唯有这个杨子诺是个漏网之鱼,小丫头跟她妈妈一样,长得水灵可爱,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文学

     再瞅瞅她妈,五官长得极其精致,但又显得自然不那么假。别看她坐在那儿跟周围家长挺聊得来的,但实际通过李山权的观察来看,这也是一个高傲的冷美人。 
     李山权想好了一个得体的话题,便坐在杨子诺她妈的前排座位上去。 
     “你好,我是一班的班主任,我叫李山权,您是杨子诺的妈妈吧?”李山权客气的说道。 
     女人马上笑了起来,很恭谨的回道:“李老师您好,我姓王,杨子诺这个学期表现得怎么样,没少给您添麻烦吧?” 
     “杨子诺这丫头挺活泼的,跟同学相处得很好,也很尊重老师。”李山权夸了一番这孩子,杨子诺妈妈就笑得更灿烂了。 
     “我和她爸爸还是很重视家教的,当然了,李老师您平时的教育也很重要。”两人互相恭维客套一番后,李山权突然问道:“最近几次家长会我见都是您来,您爱人平时很忙吗?” 
     杨子诺妈妈的笑容一下子僵了下来,以为老师在责备什么。 
     “啊,是这样的。她爸爸呢自己在创业,你知道的,这年头创业哪有那么容易,东奔西跑的,但每半个月都会抽时间回家来看看孩子,毕竟孩子也需要父亲嘛。”听女人这么一说,李山权男性内心的那股野性就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就像是被董威给传染了一样。他现在对这个年轻的母亲也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好感。 
     老公在外很少回家,那就带来了可乘之机,而且照她这么说,她老公每次回来主要还是看孩子,证明两人的关系并不怎么紧密,这个女人从内心到身体,可能都很寂寞,再加上这样年轻,那更需要男人了。 
     但与之前的绿帽妄想一样,李山权这种给别人戴绿帽的想法也很快压抑下去,毕竟为人师表,哪能有这种不耻之心。 
     “说来也惭愧,您来开了这几次家长会,我都没单独和你谈谈。杨子诺这孩子虽然性格很好,但是学习方面还是有待提高,最重要的,毕竟还是学习嘛。”李山权话锋一转,杨子诺就又掉进了坑里。 
     “老师说得对。这次期中考试,杨子诺排名全年级三百多名,我和他爸爸在电话里就寻思给她报个辅导班什么的。李老师,你看,有这个必要吗?”这个女人倒也快人快语,李山权委婉的说道:“杨子诺的成绩属于中等,现在想要进步还是相对容易的,我呢,就受累一下,多花些心思在她身上就是了。” 
     女人笑颜如花,连连点头道谢。 
     “子诺也天天给我说班主任很关心她的学习,今天和您谈下来,果不其然。”李山权挥挥手说应该的。 
     “李老师,我来的匆忙也没啥表示。这样吧,他爸爸从国外弄来一箱的红酒,一直没动过,说是要留给重要客人的。 
     您是我们孩子的恩师,给您不为过。待会儿开完会,我能不能请您到家里吃个便饭呢?”李山权有点小鹿乱跳,但很快把这种兴奋掩盖在表情下。 
     “这,不太合适吧?”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就这样说定了。”李山权答应下来,过了一个多小时,开完家长会,他便坐着人家的奥迪车,去了杨子诺娘俩的家里。 
     杨子诺家住在闹市区,比较高档的小区,而当门打开时,李山权就吓了一跳,他知道杨子诺家境不错,但是眼前这富丽堂皇的复式楼,还是瞎爆了他的眼睛。李山权眼睛往里一瞄,光是这楼下,他就得出了结论,这套房面积至少得两百平方米以上,去掉公摊都还能剩不少。 
     女人面带微笑的弯腰去给李山权拿拖鞋,她那两颗不仅大,还很白的沉甸甸雪峰就映射到李山权眼珠子里,更别提还戴着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黑色文胸了。就这么一个普通简单的动作,就让李山权有了些反应。 
     这么好看的女人,换做是他,肯定天天守在家里。但是转念一想,说不定她老公也跟自己一样,看着身边的女人就已经腻歪想吐了。 
     杨子诺被她妈妈带到了二楼的房间写作业,又给李山权倒了一杯水说:“李老师,现在时间还早,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再做饭。” 
     李山权站起身来接过水杯,不经意摸到对方那冰冰滑滑的玉指,忍不住身子一哆嗦。 
     “没事没事,现在才四点刚到,你去忙你的。”女人打开电视说:“那李老师您先看会儿电视。”说着,就去了主卧的浴室里。 
     小说中那种隔着玻璃看人胴体的桥段,看来李山权今天是没法遇到了。他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主卧里就传来女人的一声惨叫。 
     李山权连忙放下遥控板,跑去了主卧,站在浴室外问道:“王女士,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脚底打滑摔了一跤。” 
     “那还好吗?”女人没吱声,半晌没见起来。 
     “李老师,您还在吗?” 
     “在。” 
     “您能不能帮我一下,我脚崴了,起不来。” 
     李山权这时候很规矩的说:“你先穿上衣服,我进来扶你。”女人嗯了一声,便叫李山权进去,只见她坐在地上,只用一块浴巾遮住三点。光洁的小腿和漂亮性感的肩膀都裸露在外面,浴室里的香味与雾气,更增添了几份暧昧。 
     不过看这样子,女人应该是真的起不来了。李山权立刻表现出男子汉的气概,一下子就将女人从地板上抱了起来,放到外面的床上去。 
     “我给你揉一下,这崴脚弄一下就好了。之前体育课老是有学生受伤,我从体育老师那儿学了一手。”李山权说着,这手就伸了上去。 
     女人有些顾忌的缩了一下,这才让李山权知道不妥。正当他想着找别的措辞时,女人那受伤的腿却又伸了过来。 
     “麻烦你了,李老师。” 
     这是李山权第一次摸妻子以外的女人脚,但他还是很正经的给女人治了回去。只听咔嚓一声,女人又一声惨叫。 
     李山权抬起头说:“这下扭回去就好了。”女人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想必是痛极了。她抬起那只受伤的脚,就搭在了李山权的肩膀上,随着这一抬脚,浴巾下的景象就被李山权给一览无余了。 
     “老师,你能再帮帮我吗?”女人还夹着泪花的眼睛柔柔的盯着自己,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李山权自然没有推脱这样的请求,脱了鞋便上去了。 
     “有什么可以帮您?”李山权语气尊敬,但内心中的洪水猛兽早已难以阻止,恨不得马上就要喷涌出来。 
     要说脚也扭正了,澡也洗了,还有什么能帮的呢?李山权斜着余光瞅着女人浴巾下的风景,在阴影下隐隐约约的勾引着他。只要女人张嘴,他马上就脱了裤子扛枪上阵,在妻子那里丢掉的自信,绝逼能在这里找回来。 
     女人倒也不直接说要他干什么,她望了望卧室门口,让李山权去把门关上。李山权下了床,将门关了。一时就不好意思又上床去,当女人轻启朱唇,柔声吩咐道:“你先去洗澡吧。” 
     成了?成了! 
     李山权做梦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艳遇,虽说俩人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是第一次单独说话,单独在一起。李山权一边洗着澡,一边心里美滋滋的,还不羡慕死董威那小子了。 
     而且更让他激动的一个原因不是要给人戴绿帽,也不是除了妻子以外,自己终于要睡第二个女人。而是如果他今天能顺利和杨子诺妈妈做完爱,那就证明夫妻生活不满的过失,都在妻子身上,自己便从此心安理得。 
     正洗着澡想着事儿呢,浴室门就被人打开了,只见一双玉手就缠住了自己的小腹,那光溜溜的两团柔软就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第3章不过分的要求


     女人的一只手伸了下去,半亲半咬的吮着他的左肩。 
     “要我帮你吗?”女人又柔声说道。李山权今天虽没有看到小说里的浴室风光,却遇到了比小说还要荒唐突兀的风流事。可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在自己这百无聊赖的人生中突然给你掀起波澜。 
     李山权嗯了一声,忍不住就想回头亲吻对方。但却被女人叫住:“不要转过身来。” 
     李山权问为什么,女人说:“我们不应该在做这种事的时候,看到爱人以外的脸。你就把我想成你的妻子好了。” 
     女人刚说完,李山权积攒了才两三天就要爆发的能量冷不丁的就要跌落下去。他仔细感受着身后女人的触感,尽量将她想得与妻子不一样。但是女人的话语却让李山权不断的想起妻子夏丽。 
     倒不是此时他想起妻子以后感觉羞耻,而是当他想起妻子以后,自己好不容易起来的少年雄风,一下子又要萎靡下去。 
     他作势又要转过身去,却又被女人叫住:“你等等。听话,不要转身,等我。”说着,就只听见女人的脚步慢慢远离浴室。 
     李山权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这个第一次说话就和人上床的女人,不怕她设什么陷进。他老实的站在原地等候,不到十秒钟,女人又折了回来。 
     她踮起脚,依旧用自己那不是很大的山峰紧靠着李山权。李山权只觉眼前一黑,眼睛就被女人用黑纱布给蒙上了。 
     “现在你可以转身了。” 
     李山权转过身来,他想伸手去抓女人的丰满,可却扑了一个空。因为女人已经蹲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李山权的起势越来越明显,毕竟女人的手与妻子的手不一样,节奏和技巧也不一样,所以他多少忘却了想起妻子带来的烦恼。他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就一只手拿开了女人那只灵巧的手,另外一只手够到了女人的头,顺势想往自己身下靠。 
     妻子夏丽从来没有给他过,李山权自己也没有像董威那样去嫖,所以作为男人,目前为止他还是很希望有个女人能动动她的嘴满足自己的。本来以为杨子诺妈妈会满足自己这个强烈的愿望,但是女人却推了他一下。 
     虽然李山权现在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明显感觉女人的表情情绪已经不是很好了。 
     “我不和外人做这个。” 
     这是一个有底线的女人!李山权想着,嗯了一声,却又拉住女人,想直接上了。 
     “戴套。”女人的要求不过分,她又出了浴室,从卧室拿来一个套子,给李山权戴上。 
     此时她再次在李山权的面前蹲了下来,李山权能感受到女人的动静,这男人啊,尤其是上了岁数的男人,等的时间一长,硬度就不如之前了。 
     “就在这做吧,留下点什么也好一块给冲走。”女人说道,牵着李山权来到了浴室的梳妆台前。她坐了上去,如李山权的妻子夏丽那般,将双腿张开,靠着镜子,就握着李山权的物件准备进入。也不知是不是前戏不够,还是中间等的时间太长,两人并没有多少默契,主要是李山权那东西虽有七分硬,但是两人的感觉都不对。 
     李山权又犯老毛病了,开始着急,可越这样,越是有心无力,最后慢慢的,就软了下来。 
     女人没了动静,李山权也不敢乱动。女人望着李山权那已经退成橡皮泥的东西,恍惚间以为是自己让男人没有欲望。可是自己的丈夫虽然腻歪了自己,可每次两人做的时候,还是能让彼此心满意足的。 
     眼前这个男人,甚至都没法给她带来第一次偷吃的快感。过了一分钟,李山权依旧没有听见啥动静,便问:“王女士,还在吗?” 
     女人冷淡的说:“你把纱布摘了吧。” 
     李山权以为对方是同意自己看她的身体,以此来激发他的斗志。可当他把纱布摘下,只见女人已经穿好一件白衬衫,裸着长腿站在他面前,很快又穿好了裤子,嘱咐他道:“你洗一下,穿好衣服就出来吧。” 
     说完,女人便径直出去了。


性百科 » 你好大我会被撑坏_双腿缠在腰上任他索取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