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书籍公然“入住”书馆

情色书籍是大家在街上见怪不怪的事物,过街天桥、地铁走廊应有尽有,很多人停下来看看,也有很多人掏钱匆匆走人,如今,在书市上,成人色情作品逐渐进入主流市场,被接受成为情色文学。

比如美国里根书局推出了一部名为《警世传说:如何像色情明星那样做爱》,过去,这类书只能在小出版社出版,不会被放在书店的显眼位置。大部分图书馆也不会购入这类书籍,即使购入,也会在外借时有所限制。然而今天,这本书却在全国性的连锁书店内大张旗鼓地宣传,甚至进入图书馆的公共阅读区。它还堂而皇之地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长达16周,并在《纽约时报》书评版上获得长篇评论。

不过,以直白的语言去描述性,在中国人社会难以登上大雅之堂。明朝后期出现了大量的白话性小说--把性行为当作主线来展开情节并塑造人物,包括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金瓶梅》,还有《肉蒲团》、《株林野史》……它们与春宫图一起在民间传读。《金瓶梅》从诞生起就被称为"秽书",人人主张"决当焚之",没有人敢说自己在读这本"坏人心术"的淫秽之书。《金瓶梅》最终在明末清初被朝廷下令禁毁,直到现在,它的足本依然没有向大多数人开放过。

其实,书刊只是一种形式,现在上网要看免费的性爱书籍更是轻而易举,几个关键字进搜寻引擎,就能让你看得蠢蠢欲动。许多女性因她的另一半大量阅读这些情色书籍而感到威胁,甚至觉得奇怪,特别是当已婚妇女发现他的老公喜欢看着这些情色书籍来解决性需求的时候,她们可能会感到愤怒。

男人钟爱情色书刊的疯狂程度让女人困惑,即使是对于一位已婚的男人,有着与伴侣正常的性活动,但依旧对情色书刊念念不忘,特别是照片式的情色书刊更是非常火爆,这与女性偏好阅读文字式的情境描述似乎有着明显的不同。

同时,情色书刊让男人与男人的世界有了共同点,他们利用这些情色书刊或者话题,来肯定自己对于性的需求与幻想是健康的。因此,如果这些情色书刊对人们的生活和思想带来行为艺术上的改变,那么这些性爱书籍就不是淫秽的东西,而是引领了情色文化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