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你把我看硬了H_ 火车上的yin荡乘务员小说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26 20 人阅读

可你在这我怎么、怎么方便啊……”

 

她羞羞的低声嘟哝着,但还是传进了我耳朵里。

 

于是我试探着问道:“那我出去,把门给你带上?”

 

“不要!”

 

我话刚说完的,杨曦就急赤白脸的拒绝了我这个提议。

 

很明显,她还是害怕自己一个人待在漆黑的卫生间里应对闪电。

 

于是在随后,杨曦羞声吩咐我,“你转过身去。”

 

我不想转身,可也不能太过强迫杨曦,于是就只好顺从了。

不过转身过后我才泛现,旁边还有一片化妆镜,而且从我这个角度刚好看到杨曦。

 

漆黑的环境下杨曦没有注意到这点,。

 

终于,在杨曦解决完后摸摸索索的朝着我这边走来,“傻大个,傻大个你在哪?”

 

漆黑一片中她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靠呼喊声来确定我的具体位置。

 

“曦姐,我在这呢!”

 

回了一声,我就伸手往前触碰,希望能够抓到她的手掌。

 

下一刻,我还真的抓到了什么,但却不是她的手掌,而是软乎乎的,再稍稍捏下,竟然还有她魅魂的嘤咛声响起。

 

“傻大个,你别抓了,别抓了……”

 

漆黑一片的卫生间里,杨曦羞声的说着,更是有小手拍打着我的手臂。

 

但我却舍不得松手。

 

同时,我还傻乎乎的问道:“曦姐,你干嘛把馒头放在身上啊,你饿了吗?”

 

杨曦大羞,“不是馒头,哎呀,傻大个,好傻大个,你快松开手,我好难受。”

 

真不愧是杨薇的妹妹啊,真是和她姐姐一样的敏感,我就是抓挠几下而已,竟然娇息变的急促不说,更是有嘤咛声夹杂在其中。

 

我是真舍不得松开她那儿,可又担心太过火惹杨曦上急,所以只能恋恋不舍的松开。

 

将她那里给松开后,我让她抓着我的手,我好带她离开卫生间。

 

只是我横在身前的手臂没被抓,反倒是有个地方被抓住了。

 

紧接着,杨曦疑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傻大个,你指头怎么这么大啊,是四根手指吗?”

 

她这个问题,让我很尴尬啊……

 

不过这是个撩她的好机会,我得撩乱她的心弦,今晚才能够得到更多的机会。

 

于是我对她说道:“曦姐,你没抓住我的手,我手抬着在身前呢。”

 

“啊!”

 

杨曦大概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当时就羞的惊叫一声,恰好有雷霆炸响,将她的尖叫声给掩盖,不然非吵起孩子来不可。

 

温热的小手触电般的赶紧松开了,随后我胳膊才被抓住,然后我带给杨曦回到了卧室。

 

穿过客厅的途中,我听到了杨曦急促的娇息声,也从那娇息声中听出了她的紧张。

 

她一个没经历过男女之间那种事情的女人,怎么可能如无事人那样。

 

回到卧室中后,杨曦着急忙慌的上了床,紧紧贴靠着墙,最大限度的跟我保持距离。

 

但我却不愿意这样,也不愿意跟她在保持沉默中度过一夜。

 

于是我挪动着身子来到她身旁,随即小声问道:“曦姐,你刚才为什么那样啊?”

 

杨曦羞到不行不行的,她颤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傻乎乎的‘哦’了一声,然后劝慰道她,“曦姐,你不用害怕的,我不生气,因为你抓的不疼,而且我还挺舒服的。对了,我刚才抓你那里的时候,你舒服不舒服呀?”

 

杨曦羞急了,“我哪有害怕你生气不生气,我是害羞才跟你解释的。还有,你抓我那里一点也不舒服,让我好痒,你不许再抓了,你也不许再说了,对谁都不许说!”

 

真不舒服吗?真要是不舒服的话,干嘛她叫的那么旖旎,那么销魂?

 

不过我不跟她辩解,我只想方设法的让她主动靠近我。

 

稍微沉默了会儿,我就顺口胡诌道:“小时候听老人说,打雷的时候被劈死的人,都是上辈子怨念太大的人,劈死后他的怨念就会释放,一直跟着他临死前看到的周围的人。”

 

杨曦颤声说道:“你别故意吓我啊,傻大个。”

 

“我没有啊,真是我爷爷说的。他还告诉我说,被劈死的人在重新遇到打雷天的时候,会去找他临死前见过的人一一询问,问他,我为什么死的这么冤,你知道吗?”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杨曦像是被我吓厉害了,捂着脑袋直往我怀里拱蹭,更是拿小手捂住我的嘴巴。

 

虽然这只小手很香润,但刚才好像握住我那里的,也是这只手吧?

 

不过这会儿也没更多心思去关注这些了,毕竟杨曦那具娇媚的小身子还在我怀抱中。

 

嗅着她身上初女的馨香我兴奋了。

 

没多久她就羞声跟我央求道:“傻大个,你不要拿那里顶着我好吗,我难受。”

 

我显得很委屈,“曦姐,我也很难受,就帮帮我好吗?”

 

杨曦沉默了,想来是无法开口。

 

娇媚的小身子还不停的扭动着,显然是在躲避我对她的侵袭。

 

只是她越扭动,我感受就越强烈,很是刺激,我将其抱得更近了。

 

“傻大个,你别这样……”

 

杨曦几乎是哀求起来。

 

“傻大个,你别抓了,别抓了……”

 

漆黑一片的卫生间里,杨曦羞声的说着,更是有小手拍打着我的手臂。

 

但我却舍不得松手。

 

同时,我还傻乎乎的问道:“曦姐,你干嘛把馒头放在身上啊,你饿了吗?”

 

杨曦大羞,“不是馒头,哎呀,傻大个,好傻大个,你快松开手,我好难受。”

 

真不愧是杨薇的妹妹啊,真是和她姐姐一样的敏感,我就是抓挠几下而已,竟然娇息变的急促不说,更是有嘤咛声夹杂在其中。

 

我是真舍不得松开她那儿,可又担心太过火惹杨曦上急,所以只能恋恋不舍的松开。

 

将她那里给松开后,我让她抓着我的手,我好带她离开卫生间。

 

只是我横在身前的手臂没被抓,反倒是有个地方被抓住了。

 

紧接着,杨曦疑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傻大个,你指头怎么这么大啊,是四根手指吗?”

 

她这个问题,让我很尴尬啊……

 

不过这是个撩她的好机会,我得撩乱她的心弦,今晚才能够得到更多的机会。

 

于是我对她说道:“曦姐,你没抓住我的手,我手抬着在身前呢。”

 

“啊!”

 

杨曦大概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当时就羞的惊叫一声,恰好有雷霆炸响,将她的尖叫声给掩盖,不然非吵起孩子来不可。

 

温热的小手触电般的赶紧松开了,随后我胳膊才被抓住,然后我带给杨曦回到了卧室。

 

穿过客厅的途中,我听到了杨曦急促的娇息声,也从那娇息声中听出了她的紧张。

 

她一个没经历过男女之间那种事情的女人,怎么可能如无事人那样。

 

回到卧室中后,杨曦着急忙慌的上了床,紧紧贴靠着墙,最大限度的跟我保持距离。

 

但我却不愿意这样,也不愿意跟她在保持沉默中度过一夜。

 

于是我挪动着身子来到她身旁,随即小声问道:“曦姐,你刚才为什么那样啊?”

 

杨曦羞到不行不行的,她颤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傻乎乎的‘哦’了一声,然后劝慰道她,“曦姐,你不用害怕的,我不生气,因为你抓的不疼,而且我还挺舒服的。对了,我刚才抓你那里的时候,你舒服不舒服呀?”

 

杨曦羞急了,“我哪有害怕你生气不生气,我是害羞才跟你解释的。还有,你抓我那里一点也不舒服,让我好痒,你不许再抓了,你也不许再说了,对谁都不许说!”

 

真不舒服吗?真要是不舒服的话,干嘛她叫的那么旖旎,那么销魂?

 

不过我不跟她辩解,我只想方设法的让她主动靠近我。

 

稍微沉默了会儿,我就顺口胡诌道:“小时候听老人说,打雷的时候被劈死的人,都是上辈子怨念太大的人,劈死后他的怨念就会释放,一直跟着他临死前看到的周围的人。”

 

杨曦颤声说道:“你别故意吓我啊,傻大个。”

 

“我没有啊,真是我爷爷说的。他还告诉我说,被劈死的人在重新遇到打雷天的时候,会去找他临死前见过的人一一询问,问他,我为什么死的这么冤,你知道吗?”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杨曦像是被我吓厉害了,捂着脑袋直往我怀里拱蹭,更是拿小手捂住我的嘴巴。

 

虽然这只小手很香润,但刚才好像握住我那里的,也是这只手吧?

 

不过这会儿也没更多心思去关注这些了,毕竟杨曦那具娇媚的小身子还在我怀抱中。

 

嗅着她身上初女的馨香我兴奋了。

 

没多久她就羞声跟我央求道:“傻大个,你不要拿那里顶着我好吗,我难受。”

 

我显得很委屈,“曦姐,我也很难受,就帮帮我好吗?”

 

杨曦沉默了,想来是无法开口。

 

娇媚的小身子还不停的扭动着,显然是在躲避我对她的侵袭。

 

只是她越扭动,我感受就越强烈,很是刺激,我将其抱得更近了。

 

“傻大个,你别这样……”

 

杨曦几乎是哀求起来。

 

起初的时候杨曦还有些娇羞,但不多会儿我就感受到了她那只小手的不安分,像极了在故意撩骚我。

 

但我知道她不是这样的心思,没有接触过男人的她只是在好奇,本能好奇我的那里。

 

于是我也变得好奇,想要在她身上乱来。

 

“不可以,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就不帮你了!”

 

但杨曦羞涩却坚定的声音传出口。

 

我看得出她不是在故意吓唬我,而是真的在坚守底线。

 

我当时就耍起了赖皮,“我不嘛,凭什么你可以摸我那里,我就不能摸你?”

 

杨曦又羞又急,还火辣辣的难受着。

 

“傻大个你混蛋你,是你让我弄的,又不是我主动要弄的,而且我也没有让你……啊!”

 

不给杨曦把话说完的机会,我就在她胸前那最迷人的地方上狠狠揉搓了一下。

 

当时就差点把杨曦给刺激飞了,红润的小脸蛋儿都紧紧贴在我的额头上。

 

“傻大个,你真个臭混蛋,我恨死你了……”

 

嘀嘀咕咕的一通抱怨后,杨曦又羞声嘟哝道:“应该不会怀孕吧?”

 

……

 

这个晚上,我真的好幸福。

 

只是第二天的早上醒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感觉脸上痒痒的,就像是有小虫子爬过似的。

 

隐隐的,好像还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喷在脸上。

 

下意识的睁开眼睛一看,然后我就看到了杨曦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

 

此刻那张脸蛋儿上写满了好奇,眼神中充斥着欣赏。

 

只是下一瞬那张脸蛋儿上的表情就变得慌张,眼神更是仓促的游移着,不光面对我。

 

我心里乐了,杨曦这肯定是早我睡醒,所以才故意趴在我的脸上,想看看这辈子头一次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但我却装作不知道,故意问她,“曦姐,你趴在我脸上看什么呢,头发弄的我好痒。”

 

杨曦赶紧抬起头来,羞红着脸蛋儿坐到一旁,“没、没什么。”

 

看她慌乱的小样子,我心里真是喜欢到不行。

 

因为喜欢,所以也就不想再拿言语挑逗她,让她变得难堪。

 

于是我主动转移了话题,“曦姐,昨晚你睡的舒服不舒服。”

 

我本意是有我在旁边,你睡的是不是特别安心。

 

可天知道她想哪去了,脸上充满了紧张的情绪,而且精致面颊羞红的更严重了。

 

正在我琢磨着像个办法化解眼下这种尴尬的时候,突然,房门被推开了。

 

下一瞬,杨薇走进了房间内,“曦曦,吃早饭了啊,快起……”

 

看到我跟杨曦睡在同一张床上后,杨薇懵了,喃喃的把剩余话给说完,“床吧……”

 

这一刹那,房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我还没来得及考虑今天早上如何避过杨薇的目光,然后偷偷离开卧室呢!

 

相信杨曦同样也没有考虑这点,在我的撩骚下她也没心情去考虑。

 

而杨薇就更懵了,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我跟她妹妹竟然会睡在一起。

 

所以下一刻,杨薇爆发了,怒气冲天——

 

“刘川,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会和曦曦出现在一张床上!!!”

 

杨薇怒了,不过我却不太在乎。

 

倒不是不在乎她,而是不在乎她的怒意,我可以用傻子的方式把昨晚的事情解释清楚。

 

但跟我在同一张床上的杨曦显然解释更方便些,她也比我要更羞急。

 

“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昨晚傻大个好心跟我换了房间,他去宝宝屋里睡了。但是我怕打雷你知道的,我想去你屋里你屋子却反锁了,我又不好敲门怕吵醒宝宝。”

 

“所以我就找到了傻大个,让他过来陪我的。但是屋里太狭窄,又没有多余的地方睡,所以我就、我就让他也睡到了床上。但是你相信我们,我们真的没有做什么……”

 

话解释完,杨曦就捂住了羞红的脸蛋儿。

 

她感觉脸上好烫,更感觉自己这解释好像勾搭了别人的男人一样,好羞。

 

而这时候的杨薇,知道了事情的真实原因后,那冲天的怒气也就瞬间消失。

 

讪讪地望着我跟杨曦,她张开嘴似乎是想要道歉,但终究也没有说出口。

 

最终她干咳了一声掩饰尴尬,随即转身往门外走去,“好了,都快起床吃饭吧!”

 

杨薇走后,我扭头看了眼身旁的杨曦,结果却换来她一记粉拳。


性百科 » 你把我看硬了H_ 火车上的yin荡乘务员小说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