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人妻娇吟粗吼:他抬起她的腿狠狠贯穿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24 18 人阅读

他说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咱们家,过来找找。”孟婉晴随便编造了一个谎话回应了一句。

  “好吧。”刘波回应了一句,就没有了后续的话。

 

  “这么长的时间有没有想我?”华莱士问道。

 

  孟婉晴怎么都想不到华莱士竟然会问出来这样的话,身躯轻轻颤抖了一下,扭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幸好她老公没有出来,否则被她老公听到,那可就遭殃了。

 

  “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说,没有的话,你就离开。”孟婉晴开始催促了起来。

 

  对于华莱士,她只能表现的非常无奈,毕竟在华莱士的手中可是有着她的私密视频,还有私密照片,她可不想让这些东西流露出去,否则不仅仅对她有影响,而且对她的老公更是影响不断。

 

  “算了,既然你老公在家,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华莱士离开的时候,对着孟婉晴做出来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看着华莱士离开之后,孟婉晴放心的回到了屋子里,开始继续看起来了电视,但心中一直都不安宁,如果以后华莱士经常这样来骚扰自己,那日子可就没有办法过了,只能够想到一个不错的办法,让华莱士去找其他的人才行。

 

  但是孟婉晴的周围,除了那个何梦子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朋友能够到达那种无话不说的地步,所以孟婉晴心中就有了一个不错的计谋。

 

  在外边的华莱士碰壁了之后,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弃了,而是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盯着孟婉晴的家门口看去,等待着刘波离开家中。

 

  但这一等可就是好几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到了晚上,刘波不仅仅没有从屋子里出来,还让华莱士饿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正当华莱士准备离开找饭店吃饭的时候,忽然看到孟婉晴的家门打开了,孟婉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中似乎拎着什么东西。

 

 看到孟婉晴拎着垃圾出来,华莱士就站在原地不再动弹了,可能也是看到了华莱士的原因,孟婉晴竟然有些想要回到家中躲逃的想法。

 

  但现在已经从屋子里出来了,如果再回去,被华莱士猜到了她的想法,说不定会直接将那些视频给散播出去。

 

  所以,为了能够稳住华莱士,孟婉晴还是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你怎么还在这里?”走到了华莱士的身旁,孟婉晴轻声问道。

 

  “当然是为了等你啊,或者等你的老公离开。”华莱士毫无遮拦的直接说了一句。

 

  听了这话,孟婉晴心中有些高兴,但也有一些难受,高兴是因为会有一个男人为了她在外边风吹日晒等了这么长的时间,难受则是因为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一点的安全感。

 

  “以后你别等了,我老公刚出差回来,这段时间暂时性不会出门了。”孟婉晴说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说出来最近刘波的动向。

 

  “那以后等你老公不在家的时候,你就给我打电话,这样我就不会等了,如果你不给我打电话,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在你们家门口等着。”华莱士笑着说道。

 

  “放心吧,我会的,毕竟我也是个女人,也需要一个男人的安慰。”孟婉晴笑着说道。

 

  华莱士没有想到,孟婉晴竟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顿时心情大好,跟孟婉晴走到了垃圾桶旁边,丢掉垃圾之后,孟婉晴朝着自己的家中回去了,而华莱士则是离开了这里。

 

  在附近随随便便找到一家饭店,点了一份盖浇饭就开始吃了起来,但是没过几分钟的时间,华莱士看到从孟婉晴家的小区出来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这不是刘波吗?这个时候怎么还出来了?看模样好像有些着急,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去处理?”华莱士在心中猜测了起来,没有看到孟婉晴所以就想肯定不会是家里的事情,说不定是公司的什么事情。

 

  快速吃完了饭之后,拿起来一张纸擦拭了一下嘴巴周围的油渍,华莱士就连忙朝着孟婉晴的家中走了过去,但还没有到达门口,华莱士的手机就开始响了起来。

 

  “谁啊?这个时候这么扫兴?”华莱士不是太高兴的从口袋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孟婉晴打来的电话,这个还是让他有些猜不透。

 

  “喂?怎么了?”华莱士装成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了一句。

 

  “你在哪里呢?”孟婉晴反问。

 

  “刚吃完饭,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华莱士问了一句。

 

  “我老公刚刚离开了,你来陪我吧。”孟婉晴很是大胆的直接说出来了心中的想法。

 

  听到这话,华莱士心中高兴极了,看来孟婉晴并没有欺骗她,而且还是真心实意的对待她。

 

  “我现在过去。”华莱士说了一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孟婉晴家的门铃开始响了起来,瞬间孟婉晴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刘波回来了?所以手中拿着手机就准备给华莱士打电话,让他等会过来,但一直都没有打出去。

 

  来到门口之后,孟婉晴将门给打开了,看到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华莱士,心中有些惊喜。

 

  “你不是逛街呢吗?怎么这么快过来了?”孟婉晴问道。

 

  “怎么?不行吗?”华莱士笑着反问了一句,然后直接将站在面前的孟婉晴给抱了起来,用脚将门给关上,就朝着屋子里边走了进去。

 

  刚进客厅,华莱士就直接表现出来了自己的狼性,对孟婉晴发疯了一样的亲吻了起来。

 

  “你知道吗?我出去培训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有多么的想你。”说完,华莱士就直接亲在了孟婉晴的嘴唇上。

 

  听了这话,孟婉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才好了,甚至猛然间,感觉这个忽然出现的黑人华莱士比自己的老公刘波更加疼爱自己。

 

  两个人从客厅,战斗到了卧室,经过一番云雨,忽然孟婉晴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就立刻将华莱士给阻止了下来。

 

  “听,有声音,不会是我老公回来了吧。”刹那间,孟婉晴非常的害怕。

 

  对于孟婉晴忽然说的这句话,华莱士也是有些担心,就停止了下来,甚至下半身的雨伞都要趴下去了。

 

  但听了两分钟的时间之后,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华莱士就开始继续动荡了起来。

 

  “婉晴,婉晴,你在哪呢?”没过两分钟的时间,忽然刘波的声音在客厅传了过来。

 

  这一个呼喊直接就将孟婉晴给差点吓晕了过去,而且华莱士也是直接趴了下来,生怕被刘波撞到了这一番场面。

 

  “怎么办?我怎么办?”孟婉晴着急的口气问道。

 

  “你就淡定的对付刘波,我翻墙出去。”华莱士着急忙慌的穿起来了衣服。

 

  两分钟的时间之后,华莱士从窗户离开了这里,而刘波也同时进入了房间之中。

 

  “老婆,你干什么呢?”刘波看到孟婉晴躺在床上,就询问了一句。

 

  “老公,你出去出差这么长的时间,人家好想你啊。”孟婉晴用着一种很嗲的声音说道。

 

  这话说完,刘波就明白了孟婉晴的意思,朝着孟婉晴的身上扑了过去,没几分钟的时间,就直接进入了正题。

 

  这时候孟婉晴才算是彻底发现了刘波跟华莱士两人之间的差距,现在的孟婉晴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的感觉,但为了不让刘波发现什么,只能够尽力配合。

 

  “老公棒吗?”从刘波回来加上现在停止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刘波从孟婉晴的身上下来顺势问道。

 

  “老公你最近好棒啊啊,人家好喜欢你啊。”孟婉晴为了能够满足他的虚荣心,只能够及其配合,但她却不知道,这时候在窗户外边,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两个人。

 

 原来,刚刚翻窗户要离开的华莱士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在窗户的地方停留了下来,看到孟婉晴还有刘波两个人做那些事情,就给全程录像了。

 

  一时间,华莱士忽然感觉心中有些难过,对于孟婉晴他虽然是为了能够解决自身的快感,但时间长了也是会产生感情的,而孟婉晴平时跟他做些什么总是不情不愿的,就算是有时候主动了,也会被其他的人给打扰了。

 

  这次看到孟婉晴跟她老公两个人这次的事情,华莱士感觉心中很不舒服,而且还有孟婉晴刚刚说的那些话,让华莱士听来更是一种嘲讽。

 

  “不行,这些我一定要全都感受一遍,甚至,我还要孟婉晴用她说话的地方为我做那样的事情。”华莱士在心中想着。

 

  从墙上跳下来之后,华莱士不慌不忙的离开了这里,四周的邻居没有任何的人发现华莱士刚刚的那些举动,毕竟天黑,华莱士也黑,谁都不会那么仔细的在黑暗中寻找什么人。

 

  但等华莱士走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朝着小区里边走来的何梦子。

 

  “这个女人怎么这时候来了?看表情好像还有些生气,难道是为了找孟婉晴发泄什么?”华莱士心中想着。

 

  上次从孟婉晴的家中离开,华莱士就已经对何梦子产生了不小的印象,而且更是在心中想过要将何梦子弄到自己的床上,而现在不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吗?

 

  想着,华莱士就朝着何梦子走了过去。

 

  “你好。”华莱士主动开口搭讪。

 

  看到黑人华莱士,何梦子还有些懵比,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竟然还有黑人给自己打招呼,但脑海中却是对这个黑人有些印象。

 

  “想起来了,上次孟婉晴家中电线坏了,就是你给弄好的。”何梦子忽然很激动的说道。

 

  “没错,是我。”华莱士笑着回应。

 

  “但是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刚刚从孟婉晴的家中出来?”

 

  也不知道何梦子在想些什么,还是对自己的好朋友不信任,竟然回想到那个地方,但这样也好,思想如此龌龊的人才更加容易被华莱士给搞到手。

 

  “当然不是了,小区里有一家灯出现了问题,我是来解决问题的。”华莱士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这个小区住着不少的人,何梦子不会那么无趣的一家家询问是谁家的灯坏了。

 

  “怎么,你这么晚来这里是找孟婉晴吗?”华莱士笑着问道。

 

  “当然了,要不然能做什么?难不成我要来找你啊?”何梦子开玩笑的口气反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找我不是更好一些?这么晚了,孟婉晴肯定已经跟她老公睡觉了,你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华莱士笑着说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在心中,华莱士可是从没有想过何梦子会答应找他说话,更不会在这样一个黑更半夜的状态下跟一个黑人一起出去。

 

  “好啊,她老公在家,找她也说不尽兴。”何梦子竟然出奇的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去什么地方坐下来聊聊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华莱士笑着问道。

 

  “去公园吧,那里人少,我想将心中的事情好好发泄发泄。”何梦子说道。

 

  “当然可以了。”说罢,两个人就朝着不远处的公园走了过去。

 

  到了公园之后,找了一个比较黑暗而且安静的地方坐在了板凳上。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华莱士主动说了一句。

 

  “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要跟这个老公在一起吗?”何梦子问道。

 

  “不知道。”华莱士回应了一句。

 

  “当初因为年轻,而且贪慕虚荣所以才会跟老王在一起,但是没有想到这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对于老王的钱,我看轻了不少,而且现在我更加想要追寻的是女人的生活,但老王的年龄大了,他没有了年轻人的那种威力,所以,我有些忍受不下去了。”何梦子说道。

 

  这话说完,让华莱士意想不到,他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何梦子虽然表面风光,但内心却是有着这样的事情。

 

  “这是你的家事,你去找孟婉晴她也没有什么能够给你解决的办法啊。”华莱士摇摇头说道。

 

  “不,你不知道,其实孟婉晴的老公刘波也不行,我们两个人有时候在一起会做些那种事情,所以关系才会这么好。”何梦子说道。

 

  孟婉晴的老公刘波不行这个华莱士是知道的,但是华莱士没有想到,何梦子跟孟婉晴两个人竟然会做出来那样的事情。

 

  “然后呢?”华莱士忍不住想要知道后边的事情,就连忙追问了起来。

 

  “这次我来找孟婉晴,就是想要咨询一下孟婉晴的意见,看看我有没有必要跟老王离婚,重新找到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这样往后余生,我也可以像是一个正常女人一样,享受一个女人应该得到的快乐。”何梦子说道。

 

  听了这话,华莱士心中忍不住高兴了起来,看来想要将这个何梦子搞到手非常简单,甚至只需要一句话而已,或者只需要自己主动一些。

 

  “其实不用,现在这个社会这么的开放,而且不少有钱人在外边都包养了小三或者是小白脸,你也可以啊,你有长相,有身材,只要是不被发现,以后还是可以继续过着富婆的生活。”华莱士说道。

 

  其实华莱士更加想要主动一些说出来,这不近在咫尺就有一个可以满足你的男人,但为了能够不让何梦子发现什么,还是选择将这话给咽了下去。

 

  “我也想啊,但你说我去什么地方找这样的男人呢?酒吧?我不喜欢那样的地方,而且那种男人我担心会有病,还是找男模?那些男人只是看起来中用。”何梦子感慨了起来。

 

 此刻的华莱士早就已经陷入了沉思当中,这何梦子连男模都能够找,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真不知道这何梦子身上有什么病症。

 

  “你怎么了?不说话是在想着什么?”何梦子扭头看了一眼华莱士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在想你这样的生活也真是可悲。”华莱士从幻想中清醒了过来,不着边际的说道。

 

  看着面前的何梦子,要长相有长相,有身材有身材,而且还有一个有钱的老公,虽然年龄大了一些,但等那个老头子死了之后剩下的钱可都是何梦子的。

 

  如果跟何梦子做了那些事情,以后岂不是不用为钱的事情发愁了?

 

  “说了半天我,也说说你自己吧,你有没有什么悲惨的人生经历?”何梦子问起来了华莱士的身世。

 

  “我?从小在自己的国家长大,但只可惜我们那地方太贫穷,落后,幸好当初我有先见之明,要不然现在也不知道穿的是什么,吃的喝的都是什么了。”华莱士想到了当初的生活,苦笑了一声。

 

  华莱士是一个非常争抢好胜的人,虽然没有表现不明显,但野心还是不小,当初来到这里,他可是为了挣大钱,找一个好媳妇,可没有想过能够成为这样一个修理工。

 

  “唉,人活一生都有着自己的一些苦衷。”何梦子感叹道。

 

  “不如这样吧,你不是需要一个男人的呵护陪伴吗?而我则是需要钱,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华莱士决定主动一些,不管何梦子是否答应,总归将自己的心声表达了出来。

 

  “什么交易?”何梦子好奇的问道。

 

  “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那些,而你只需要给我钱,就当成是金钱交易好了。”华莱士说道。

 

  听到这话,何梦子沉默了,眼睛眨都不带眨的朝着华莱士看了过去,先是看了看华莱士的上半身,又朝着华莱士的下半身看了看。

 

  “呵呵,之前我看过你们黑人的电影,都是粗大长,就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如果我现在答应了你,到时候你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之中那样,或者说还不如一个男模,我岂不是赔死了。”何梦子说道。

 

  “要不然我们试试啊,等试过之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什么叫做女人的乐趣了。”华莱士紧追不舍的说道。

 

  何梦子看着面前的华莱士,似乎是在做着心里斗争,到底要不要跟面前这个黑人做呢?如果以后上瘾了怎么办?或者说,让孟婉晴知道了怎么办?

 

  但很快的,何梦子就将这些想法全都抛在了脑后,她跟孟婉晴两个人就好像是一个人一样,假如何梦子今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么肯定会跟孟婉晴说出来,到时候华莱士就可以伺候她们两个人。

 

  “好,我答应你。”何梦子坚定的口气说道。

 

  听到这话,华莱士直接亲吻在了何梦子的嘴唇上,用着及其熟练的动作,瞬间将何梦子给玩弄于鼓掌之中,公园的夜晚特别黑,而且这时候已经不会有人来到这里了,所以华莱士的心中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注意。

 

  “要不然我们就在这里?”华莱士问道。

 

  “这里?不好吧,如果路过的人看到了怎么办?”何梦子有些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这个点了,不会有人看到,再说了,我们肯定不会是第一对在这里做的人。”说完,华莱士就开始伸手脱起来何梦子身上的衣服。

 

  何梦子的回应同样非常强烈,主动伸手帮助华莱士脱衣服,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么刺激的场景,更是没有感受过外国人的身体,所以这一切对于何梦子来说都是好奇的。

 

  几分钟之后,两人就已经情到深处,何梦子轻声娇喘着,华莱士则是用尽了浑身上下的力量去满足她。

 

  “干什么呢?”忽然,这时候传过来了一个询问的声音。

 

  听到了这个,何梦子直接拿过来衣服迅速开始穿了起来,华莱士也是迅速穿着衣服,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这是多么尴尬的事情。

 

  “妹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么大半夜的,也不回家?需不需要哥哥的陪伴啊?”来人靠近了一些,但只看到了何梦子一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在一旁的黑人华莱士。

 

  “谢谢,不需要。”何梦子不屑的回应了一句。

 

  “你看着月黑风高的,你独自一个人在这里,要不然我们做些什么?俗话说得好,春宵一夜值千金呢。”男人淫荡的口气说道,而且越来越靠近了一些。

 

  “谢谢,不需要。”何梦子有些生气的说道。

 

  “要不然……”男人又一次靠近了一些,忽然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黑人华莱士吓了一大跳,大叫一声之后,像是逃命一样的从这里逃跑了。

 

  “真是的,这么扫兴。”等男人离开了之后,何梦子失落的口气说道。

 

  “有什么扫兴的?要不然我们两个人就去开个房间,反正我现在是精神满满。”华莱士提出了一个意见。

 

  “不行,如果开房的话,被人看到了岂不是丢死人了,再说了,我用的是老王的银行卡,如果开房老王是可以收到短信提醒的。”何梦子说道。

 

  听到这话,华莱士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可以成功,而且何梦子还是非常需要像是华莱士这样的人在她身边。

 

  “这个还不简单,我给房钱就好了,等下一次你找我的时候还给我。”华莱士笑着说道。

 

  “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威力,而且对你也是充满了性趣,只不过今天晚上出来我并没有带现金。”何梦子说道。

 

  “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吧,要不然舒服不了几次,就天亮了。”华莱士笑着说道,然后拉起来坐在椅子上的何梦子,也不管她答应不答应,朝着公园旁边的酒店走了过去。

刚从公园出来,走到了孟婉晴的家的小区门口,华莱士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是孟婉晴吗?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那个是不是你的朋友?”华莱士伸手指着远处的孟婉晴,对何梦子问道。

 

  “哪里?”何梦子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就是那边。”华莱士再次提醒了起来。

 

  “你是说婉晴啊?这肯定不是,如果是孟婉晴,她出来肯定是会给我打电话,但到现在我的手机都没有响,这就已经可以证明她还在家里。”何梦子直接将华莱士伸手指的人给否定了。

 

  听了这话,华莱士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人家才是好朋友,而且认识了这么多年,何梦子既然说不是,那肯定就不是。

 

  到了酒店,华莱士去前台开好了房间,然后带着何梦子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不一会的功夫,两人就到达了房间,但华莱士并没有触碰何梦子,因为他心中还是在想着孟婉晴。

 

  于是就准备拿着手机给孟婉晴打电话,但却被旁边的何梦子给耽误了。

 

  “华莱士,我们一起去洗澡吧。”何梦子走到了华莱士的身旁,拉着他的手就要朝着卫生间走去。

 

  华莱士自然是不好拒绝,毕竟他们两个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做那些事情。

 

  放下手机之后,华莱士就陪同何梦子一起朝着卫生间走了进去。

 

  但是刚进卫生间,华莱士就感觉自己被骗了,何梦子打开了淋浴,但是手却在华莱士的身体上来回划动着,就好像是在勾起华莱士的欲望一样。

 

  不一会,华莱士就忍受不住了,两个人在卫生间就开始做了起来,一直做到了床上。

 

  但正激情的时候,华莱士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开始响了起来。

 

  “我去接个电话,等我一下。”华莱士担心是孟婉晴打来的电话,所以就给何梦子说了一句。

 

  “不行,刚刚我们就已经被人打扰了,现在又是这样,如果你去接电话,那我就走了。”何梦子说道。

 

  听了这话,华莱士陷入了两难之中,顿时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才好了,华莱士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肯定不会看错,而且这时候也不会有什么人会给自己打电话,如果有,只会是孟婉晴。

 

  “告诉你,华莱士你休想去接这个电话,否则的话,我就告你强奸。”何梦子强势的口气说道。

 

  这话一出,可就直接将华莱士给吓到了,他背井离乡来到了别的国家,如果再被人告个强奸的话,以后回到自己的国家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自己的亲戚朋友,而且自己在这里的名声也就毁了。

 

  无奈,华莱士只能够继续在何梦子的身上动荡着,心中却是尽可能的想着是盼盼打来的电话。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华莱士颤抖了一下,从何梦子的身上下来了,立刻朝着放手机的地方走了过去。

 

  拿起来手机看了一眼,刚刚果然是孟婉晴打来的电话,看来刚刚自己肯定是没有看错人。

 

  “刚刚你确定没有看到孟婉晴吗?”华莱士对瘫软在床上的何梦子问道。

 

  “确定啊,要不然的话我的手机怎么没有响呢?你别告诉我,你一个修理工,只是跟孟婉晴见过几次面,你们的关系就比我们之间更加的要好。”何梦子说道。

 

  “那倒不会,只不过的确是孟婉晴打过来的电话。”华莱士举着手机说道。

 

  思考了几秒钟的时间,华莱士将电话回拨了过去,铃声响了一声直接就被接通了。

 

  “喂,孟婉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华莱士担心的口气问道。

 

  “你在哪里呢?我跟刘波吵架了,给何梦子打电话打不通,所以只能够给你打电话了。”孟婉晴好像是刚刚哭泣过的声音,对华莱士说道。

 

  “我在你们小区旁边的福鑫酒店,五楼五一五。”华莱士不加思考的将自己所在的地方说了出来。

 

  “你有事情吗?”孟婉晴问道。

 

  “没有啊,如果你要过来的话,就直接过来吧。”华莱士倒是大方,根本没有为这时候躺在床上的何梦子考虑过。

 

  “好,那我过去找你。”说罢,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华莱士就上了床,躺在何梦子的身旁,问道:“你的手机呢?孟婉晴说打你的电话打不通。”

 

  “在包里啊,我去看看。”何梦子说完就慢慢的从床上朝着放包的地方走了过去,下床走路的时候,华莱士清楚的看到她的双腿有些颤抖。

 

  “我说怎么手机不会响了呢,我的手机关机了。”何梦子拿着手机说道。

 

  “好吧,那你回来躺着吧,一会孟婉晴就过来了,到时候你们两姐妹见面,你问问她怎么了?这么晚了还在外边不回家。”华莱士看着何梦子说道。

 

  听了这话的何梦子脸上明显一愣,何梦子可不想让孟婉晴知道自己背着她跟别的男人上床的事情,虽然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说比较好。

 

  “那我先走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何梦子说完,就要去穿衣服。

 

  看到何梦子这副紧张的模样,华莱士有些不明白,走过去阻拦了下来,对着何梦子说道:“着什么急啊?等一会孟婉晴来了之后,我们可以玩一些更加刺激的啊。”

 

  “你的意思是,你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搞到了一起?”何梦子充满了质疑的问道。

 

  “没错,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就被你给破坏了一个美好的时光。”华莱士实话实说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事情没有什么不好说的,而且一会孟婉晴到了之后,他势必要将两个都给做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传过来了敲门的声音,何梦子躺在床上,华莱士朝着门口过去开门了。

 

 “谁啊?”华莱士并没有直接开门,而是询问了一句。

 

  “是我。”门口传过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好想是刚刚哭泣过的,十分委屈。

 

  听到这个声音,华莱士连忙将门给打开了,站在门外的孟婉晴看到了华莱士之后,直接窜进了华莱士的怀抱之中开始哭泣了起来。

 

  看到孟婉晴这个样子,华莱士将门给关了起来,抱着孟婉晴朝着床旁边走了过去。

 

  “梦子?你怎么在这里?”孟婉晴十分惊讶的问道。

 

  “好你个孟婉晴,原来早就已经跟华莱士搞到了一起,却不告诉我,说,是不是想要独吞?”何梦子看到孟婉晴之后,先下手为强,一副吃醋的口气问道。

 

  “也不是,只不过就是华莱士没有主动说出来,否则我一定介绍给你。”孟婉晴说道。

 

  “好了,逗你玩呢,你怎么了?这个时间还出来?跟刘波吵架了?”何梦子问道。

 

  “恩,我发现刘波出轨了,而且还是跟他的上司,上次说是出去出差,其实就是陪他的上司一个星期,还有今天晚上,也是陪着他的上司出去喝酒,如果不是他喝醉了刚刚我问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孟婉晴说着说着竟然快要哭泣出来了。

 

  听到这话,何梦子直接开始笑了起来,华莱士还有孟婉晴懵比了,根本看不透何梦子这时候在笑些什么。

 

  “笑什么?”华莱士问道。

 

  “你不感觉好像吗?刘波就是个秒男,竟然还会有人看上他,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想的。”何梦子说道。

 

  “我告诉你,他的上司已经四十多了,虽说保养打扮的倒是挺年轻,但那个年龄摆在那里,刘波竟然也能够吃进去,恶心死了。”孟婉晴说道。

 

  “好了,别生气了,大不了今天晚上让华莱士好好的伺候伺候你。”何梦子笑着说道。

 

  这话说完,华莱士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是让我好好伺候伺候她呢?难道不是共勉吗?一时间,华莱士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花钱雇到这里的一样。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孟婉晴问道。

 

  “其实那会我准备去你们家找你,但刚到小区门口就遇到了华莱士,那会也晚了,所以我就跟华莱士出去聊了,但是没有想到却被他给勾引上了。”何梦子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出来。

 

  “哈哈哈,这个黑人这么坏呢。”孟婉晴笑着说道。

 

  “这会不气了吧,其实好好的想一想你也不吃亏啊,刘波虽然出去找老女人偷腥,但那种老女人哪里有什么味道,如果真的算起来还不如我们呢,最起码华莱士比一般的男人可是强了很多。”何梦子笑着说道。

 

  坐在这里聊了一会,孟婉晴就独自一个人去洗澡了,等洗澡出来之后,华莱士本想将她们两个人都给做了的,但没有想到却被孟婉晴给拒绝了。

 

  “我没有什么心情,算了吧。”孟婉晴说了一句,就背对着华莱士。

 

  看到孟婉晴这个模样,华莱士也没有办法,只能够朝着一旁的何梦子看了过去。

 

  “你别看我啊,今天晚上我已经很舒服了,如果再来的话,我担心明天走路都是问题。”何梦子看着华莱士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直接拒绝了。

 

  听到这句话,华莱士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够躺在中间,面对天花板发呆发愣了起来。

 

  身旁躺着两个大美人,但无从下手,这可是让任何的人都忍受不了,但华莱士却是强行忍受了下来,是在忍不住的时候,去洗澡。

 

  第二天一大早,华莱士被一阵吵闹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但听了听不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就呼喊起来了躺在旁边的何梦子还有孟婉晴两个人。

 

  “你们两个谁的手机响了,接一下。”华莱士说了一句。

 

  “不是我的,我手机昨天晚上就没有电关机了。”何梦子说了一句,就继续睡了过去。

 

  听了这话,孟婉晴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找到手机看了一眼,是刘波打来的。

 

  “你别说话,刘波的电话。”孟婉晴接电话之前,还对华莱士叮嘱了一句。

 

  接通了电话之后,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些什么,没一会的功夫,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华莱士心想没有什么事情,就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觉,但忽然间听到了抽泣的声音,就朝着孟婉晴看了过去。

 

  “怎么了?”华莱士问道。

 

  “刚刚刘波跟我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还说是个误会,其实并不是那样之类的话,真的没有想到,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没有道歉的态度就算了,还打算继续欺骗我。”孟婉晴说道。

 

  “这样的男人,搭理他干什么,没有一点用,做错了事情都不敢承认。”华莱士淡淡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机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这次是华莱士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是盼盼打过来的,华莱士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接还是不接呢?如果不接的话,盼盼到时候肯定会多想,但如果接了,身旁还有两个女人呢,如果泄露了什么,对我还是不好啊。”华莱士心中自言自语嘀咕了起来。

 

  “谁打的电话?接啊。”孟婉晴看着华莱士呆愣的模样,问了一句。

 

  “一个同事。”华莱士回应了一句,然后按下了接通的按钮。

 

  “喂,有什么事情吗?”华莱士问了一句。

 

  “华莱士,老板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让我通知你,今天务必去公司上班。”电话那边的盼盼说道。

 

  “上班?不是刚培训回来要给我放假的吗?”华莱士有些不明白的问了一句,本来还打算着这几天应该要怎么度过才好,但没有想到还没有想呢,就已经被打破了。


性百科 » 人妻娇吟粗吼:他抬起她的腿狠狠贯穿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