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噗嗤没入整根:老外拿粗大征服了我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23 41 人阅读

想了想也是这个情况,再加上人能等,这马交配就这么一个月左右,耽误不可。

“那……那行吧,老刘啊,还得麻烦你。”

 

孙洁脸色顿时就变了,她没想到这老头子真是无耻,自己这么防备他,还是被掺和一脚。

 

“爸,我自己能行,别让刘大爷帮忙了,毕竟刘大爷岁数也大了。”孙洁紧忙道。

 

“这……”孙铁柱一听,露出为难来。

 

“嗨,教你也不废啥事,再说,我就这么走了也不放心,回头,你给我弄两个小笨鸡,不就得了,是不是老孙。”刘自强顿时哈哈一笑。

 

孙铁柱一听,也没矫情,“那没问题,老刘,真的,太感谢你了,小洁,那你就跟刘大爷好好学。”

 

一听这话,孙洁肠子都悔青了,特别是看到刘自强得意的嘴脸,恨不得一把掌扇过去。

 

孙洁也懒得理刘自强,自己出去找了个马就想试试,谁知道,看到那马裤裆那么大家伙时,俏脸顿时就红了,怎么伸手也不好意思摸上去。

 

一回头就看到刘自强那老东西暧昧的眼神,心理那叫一个气!

 

她狠狠瞪了一眼刘自强,鼓足勇气用手摸了上去,谁知道那马一尥蹶子,差点踢到她。

 

“哎,你也叫个女人,连这个都不会?”

 

刘自强顿时嗤笑起来,话也不中听,反正这丫头看自己也不顺眼,他也没必要在她面前装什么。

 

“这马,和人一样,都是下半身动物,你得给它伺候舒服了,它才能硬,才能出来,你这么弄怎么能行。”

 

刘自强找个地方坐下来,一边嘴里花花,一边看热闹。

 

孙洁气的够呛,假装没听到,想要再次尝试,可还是失败了。

 

她有些郁闷,这么下去也不行啊,瞧着刘自强坐在那里,只能硬着头皮道。

 

“那你说,该怎么办?”

 

刘自强一听这话,顿时乐了,这丫头脾气硬,能说这句已经不错了,基本算得上服软了。

 

“这马交配,和人一样,男女双方都想要了,才能进行,主要是现在公马到了发情季节,有的母马不愿意,所以只能人工进行,这前提是,你得将种子保存好,之后再……”

 

“这些我都懂,你就说,怎么能让马老实。”孙洁打断刘自强的话,很不耐烦。

 

刘自强也不在意,又道:“这东西也简单,我不是说么,你得伺候好它,首先这个手法,你就得练习一下,公马也是男的,舒服才行。”

 

孙洁气的够呛,如果她能让公马舒服,还用的招他在这里说这些没用的。

 

“我就问你,用什么手法才能取种吧。”孙洁冷着脸,根本不想听他说那些没用的道。

 

刘自强顿时笑了,这丫头现在还跟自己冷着脸,心理闪过戏谑之心,顿时道:“哎,你可真是笨,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没有男朋友么?这东西和那时候一样,怎么伺候男朋友,就怎么伺候马。”

 

“你……!”

 

孙洁眼睛瞪得老大,气的要死,这老头子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刘自强咧嘴一笑,自顾自的走到马跟前,伸出手来,“这东西你应该认识吧,和人的一样,不需要我教你认识吧?你的手得轻,得柔,就像面对自己家爷们一样,这样它才能感受到愉悦。”

 

说话间,刘自强已经将手放了上去,轻轻的抚摸着,你还别说,这马就老实多了,根本不尥蹶子了!

 

虽然刘自强口里花花没边,但是这手法确实老道,孙洁冷着脸看着,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泛红。

 

刘自强也没理会她,继续道:“你看我的手法,是不是很温柔,你就应该这样,如果你学不会,就找个爷们,好好练习一下。”

 

孙洁已经完全屏蔽刘自强的话,根本不理会他。

 

没多久,这马种就在刘自强手里大了起来,不过这马还没到发情,怎么弄也不行,刘自强就收回了手。

 

“来吧,这马挺老实的,你过来试试。”

 

刘自强走到一旁,抱起膀接着看热闹。

 

孙洁深吸口气,按耐住性子,虽然她很不好意思,但是只能照做。

 

她的小手很娇嫩,轻轻摸了上去,这一次这马倒是没有尥蹶子,让孙洁脸色一喜。

 

不过,她的手法可比刘自强差远了,弄了几下这马就又不乐意了。

 

刘自强想笑,这丫头看来也是未经人事的花儿啊,这要是被开了苞,对这东西应该早就熟练了。

 

“哎,真是笨的要死,来,我好好教你。”刘自强又走了过去。

 

“看到这里没有,这根东西虽然大,但是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这里,和男人的一样,需要刺激,但是你这刺激,还不能很强烈,更不能用力,这里很敏感。”

 

说着,刘自强找来点水,“你把手沾湿一点,之后再握上去。”

 

孙洁斜了他一眼,按照他说的照做了,经过水滋润之后,这东西倒是润滑很多,她弄起来,也滑溜起来。

 

“对,你手法不行,就需要用水当润滑剂,不然太干,马受不了,能不蹬你么?”刘自强继续教导道。

 

看着孙洁这么个冰山美人,手里握着这么个东西,刘自强就有点兴奋,如果这东西要是换成自己的,该多好啊。

 

孙洁弄了有一会儿,点了点头,她已经掌握点诀窍了,有了信心,准备对那尥蹶子的马开始动手。

 

“哎哎哎,你这还没学会走路,就打算跑起来了?”刘自强紧忙拦着她。

 

“那马现在可是正发情的事情,你去弄它,我敢保证它能踢死你。”

 

孙洁冷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那匹马,只能我来,你啊,就先练习着,啥时候手法成熟了,再说。”

 

刘自强没好气道,这马现在正发疯的时候,就是自己都得小心应对,孙洁去了就是找死。

 

刘自强叼着烟走了过去,这匹马还挺健壮,心里暗道小心。

 

轻轻尝试了一下之后,刘自强心里有低了,就叫来孙洁。

 

“我现在给它弄,你仔细瞧瞧,刚刚只是让你知道怎么让马舒服,但是从舒服到缴械,还有一段距离,你好好看着,另外,找个器皿接着,小心点,别弄一地都是。”

 

说完,刘自强也不理会孙洁,开始弄了起来。

 

孙洁紧忙去那器皿,小心翼翼在跟前,昨天她可被这马吓坏了,现在都不敢靠近,要不是刘自强在这里,她可没这个胆子。

 

刘自强的手法自然不用多说。

 

“记住,这种东西要轻柔,九浅一深这个词你知道么?算了,我跟你解释一下,你现在这个手,就是母马的那里,每九次都弄到一半左右,最后一下弄的深一些,用你的手全部包裹马种,明白了吧?”

 

刘自强带着怪笑说完,直接行动起来。

 

还别说,刘自强这弄的特别有节奏,看得孙洁都不好意思,她不是小姑娘了,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一般这个岁数的村里人都结婚了。

 

她还去过城里读书,见过世面,对男女事儿没经历过,也懂得不少,自然明白。

 

所以,她才更害羞,因为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刘自强一边弄着,还一边拍着马臀,这马也真的不一样了,身子开始动起来,不停的踏着蹄子,孙洁知道,这马被刘自强弄舒服了。

 

瞧见这马这样,刘自强精神一紧,顿时提醒道,但是嘴里还是花花溜溜的。

 

“看到了么?这就是舒服了,现在就快到了喷种的时候,你可得接住了,不然白瞎了!这玩意可是精华,珍贵的很!”

 

孙洁气坏了,这话非要说的这么恶心才行么,难道就不能好好说话!

 

刘自强就是故意的,反正你孙洁也瞧不上我,我还跟你装什么好人,就看你气的跳脚才爽。

 

这马抖动的越来越剧烈,刘自强大喝一声。

 

“来了,来了,准备接住!”

 

孙洁一听,紧忙拿起器皿,对准了那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自强微微一笑,手上一个抖动,在那珍贵液体喷出来时,直接对准了孙洁!

 

顿时,倾盆大雨当头宣泄开来!

 

那浓白色带着刺激气味的液体,轰然间喷了孙洁一脸,散落她全身到处都是!

 

衣服上,裙子上,胳膊上,满满的都是这些液体!

 

她瞪大了眼睛,脑袋在这一刻直接短路了,神情呆懈,僵硬在了那里。

 

刘自强兴奋的想要叫出来,可是他不敢,嘴里紧忙喊道:“你干啥呢,让你接住了,你怎么搞得,这不白瞎了么!”

 

说话间,一把从她手里抢过来器皿,将最后结束遗留出来的一股接住了。

 

“哎,可惜了,可惜了,这马这么少,应该也能用。”刘自强叹了口气,但是心里偷着乐。

 

这个时候孙洁已经回过神来,她还哪里管得上是不是刘自强故意的,直接就跑了。

 

弄了这么一身又臊又臭的东西,孙洁恶心都快吐了,现在她只想给这些东西洗下去。

 

刘自强暗自偷笑,这才慢悠悠的进了屋里,将这珍贵的马种子放到冷藏箱里。

 

“怎么样?小洁学的怎么样?”孙铁柱见到刘自强进屋,紧忙问道。

 

“哎,还行吧,就是这马不老实,她手生,这一泡没接住多少,喷的哪都是。”刘自强故意摇头道。

 

“也难为她了,没办法。”孙铁柱叹了口气,哪里知道这是刘自强故意的。

 

“这也不算什么,这马有时候不老实,弄的哪都是太正常了。”刘自强紧忙宽慰道。

 

“那是……这个正常。”

 

和孙铁柱聊了两句话,刘自强就紧忙找个理由跑了,这要是孙洁一会儿出来,寻思过味儿,还不得跟自己拼命啊。

 

回到诊所,刘自强想想就笑,这丫头昨天给自己弄的一身臭河沟子水,今天自己回敬她一泡又臊又臭的精华水,也算不算过分。

 

下午诊所来了几个病人,刘自强看完就打发了,就看着周倩红着脸过来,“师……师傅,我爸托媒婆给我找了门亲事,今天……得早点去。”

 

刘自强一听,心理稍微有那么一丝不是滋味,不过也没办法,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周长海着急也正常。

 

“行,那你就去吧。”

 

刘自强也没有在意,谁知道第二天周倩一来,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对,躲躲闪闪的,甚至还有点害怕。

 

刘自强顿时愣住了,把她叫过来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昨天相亲怎么样?”

 

周倩脸微微泛红,但是目光之中很戒备刘自强,“挺好的。”

 

刘自强有点疑惑,自己这个小徒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看着周倩这玲珑的小身段,咽了口唾沫,这丫头都要找婆家了,自己得抓点紧,再不上手,等这丫头啥都明白了,自己上哪弄机会去了。

 

这样想着,刘自强正色道:“哦,那就行,对了,倩倩,上次师傅不是说帮你治病么?现在也没事儿,师傅帮你把病看了吧。”

 

谁知道,一听这话,周倩俏脸顿时一变,紧忙摇头,“不……不用了师傅,我感觉我的病好了。”

 

“病好了?”

 

刘自强眉头一皱,“这病可不是那么好的,那天师傅不是给你看了么,你那里出现黏黏的东西,那可不是好治的。”

 

周倩一听这话,神色更加慌张了,“师……师傅,真的不用了……我没事儿。”

 

不对!

 

肯定不对!

 

刘自强感觉到不对味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小丫头,今天居然什么都不听自己的了,这怎么行!

 

“这样啊,那行吧,今天帮师傅按按摩,师傅最近那里疼的厉害。”

 

刘自强换了个法子,本想着周倩不好意思,所以才不干,谁知道自己说完这话,周倩急忙摇头。

 

“师……师傅,我……我觉得您这个病还是应该去大医院,我怕我给你弄坏了。”

 

说这话的时候,周倩甚至忍不住退后一步。

 

“嗯?”

 

刘自强顿时眉头紧皱,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这丫头突然啥都懂了吧?

 

难道说蔡翠花那婆娘看到自己家丫头要处对象了,担心姑娘被男的糟蹋,所以提前把这些事儿都告诉她了?

 

一定是这样!

 


性百科 » 噗嗤没入整根:老外拿粗大征服了我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