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美妇人翘起粉嫩肥圆的大屁股|温润受被2个强攻做哭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8:42 32 人阅读

这个时间段正好迎来了一个小高峰,所以四周都特别多的人,我们是坐公交车一块回去的,陈苗站在我的旁边,脸色有些疲惫,或许是因为刚才我说的那一番话,让她感觉到不舒服了。

 

她刻意的和我拉开了距离,感觉到我们不如之前那么亲密了之后,我顿时又觉得自己那一刀子真是白挨了,我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来,心中的不快越发的强烈。

 

车子上面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我忽然看见了一个女孩子,身上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就站在陈苗边上,不是我们班的,不过有点眼熟,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

 

其实我对我们学校里面的女孩子并不感兴趣,我更喜欢有韵味的就像陈苗这样的,身材好不说,而且十分的感性,性格又分外的泼辣。

 

这样的女人才能够吸引住我的视线,不过因为陈苗现在不肯理会我,所以我无聊的到了一边去看向了我们学校的女孩子,这会儿却瞧见了一个眼神十分猥琐的男人,贴在了女孩子的身后,伸手朝着女孩的伸了过去。

 

因为我家里面有车的缘故,所以我很少会坐公交车,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咸猪手,那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快40岁的年纪了,手里面拿着一份报纸,挡在了众人的前面,伸出手来肆无忌惮。

 

那个女孩子,文文静静戴着一副眼镜,察觉到了自己被侵犯之后,急忙的往前走了一步,可是这里实在是太过于拥挤了,所以根本没办法离开。

 

我们学校里面的校服是有点效仿于日本那边的,夏天的时候,女孩子穿着比较轻薄的水手服和裙子,看起来十分的清纯可人,不过这是改良版的,并没有十足十的照搬就是了。

 

女孩子好像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实在是看不惯,于是上前一步去吼一声:“你干什么呀!”

 

可能是没有料到,竟然会有人多管闲事,那个中年男子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但是还是找回了场子,朝着我吼着:“你有病吧,突然间这么说话?”

 

陈苗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这会儿又有点担心我和别人掐起来,于是伸手拉住了我:“小明怎么啦?”

 

“那个人对女孩子不礼貌。”我直截了当的说出来,陈苗听了之后十分吃惊,刚才还不和我站在一块呢,这会儿就和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了!你这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告诉你,像你这样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的!”中年男人吐出的一口口水来,还好我躲得快。

 

“小明,你看清楚了吗?”陈苗脸上的表情有点严肃。

 

我肯定是看清楚了才会出手相助的,不然我平白无故的污人清白吗?

 

“你们不信可以问一下那女孩子!”

 

本来还以为这女孩子会点头,可是没有想到好像是害怕会出事,所以女孩子摇了摇头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我顿时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一瞬间有些哑口无言,陈苗见到这样的状况,突然间小手一挥,把朝着我这边咄咄逼人的中年男人推到了一边去:“看你长得那么猥琐就知道你肯定做这样的事情了,否则我小明怎么会胡乱说话!要是你们不信的话,就把这里的监控给调出来!”

 

中年男人好像有点被吓到了,于是吞吞吐吐的不再说话,陈苗十分生气,车子停了之后就把我拉下了车,等到那辆公交车开走了之后,陈苗这才开口说道:“那女孩子可真不是东西,你那么帮她,结果一句话都不说!”

 

事实上,我刚才还有点生气呢,不过看见陈苗又如同小辣椒一般火爆了起来,我的气顿时就烟消云散了,看样子陈苗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而我在家里面对陈苗说出那么过分的话,心里面也有一些过意不去。

 

“也没有什么,那个姑娘穿着的,是我们学校的校服,我想着她被人打扰了,那我也得说一声,不过既然对方不领情,那也就算了,以后我就少管闲事吧。我没有想到我今天跟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你还帮我。”

 

“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今天说的话……”陈苗说着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要是可以的话,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我们的关系还是像以前一样?

 

陈苗看样子是想趁机和我撇清楚关系,我其实是个比较自私的人,可能是因为我爸妈对我的教育方式有点不太对,但是现在这个年纪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了,陈苗不是个坏女人,她值得更好的……

 

我心里面挣扎了一番,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能够放得下:“你真的那么喜欢旅游局的那个人吗?你喜欢一下我不行吗?我到时候也可以挣钱养你呀,我念完这年我就不念了,我出去工作养你!”

 

“你可别说什么胡话了,我现在可能看起来还年轻,身材还好,但是之后就不一样了,你才18岁啊,你有一大把世界,干嘛要在我这棵树上吊死呢?”陈苗摇摇头。

 

看样子陈苗是铁了心了,我顿时觉得有些心慌气短,这里一时半会儿也不来车,于是就和陈苗说道,“这个话题我不想再继续了,咱们往前走一走吧,这车子一时半会儿也不来。”

 

陈苗这才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人一块往前走着,看着那垂在裙摆旁边的小手,我忍不住的伸过去摸住了,陈苗想要挣扎,可是却没有挣脱,这条路十分偏僻,四周都是绿化带和大叶梧桐。

 

旁边就有一个小公园,我心情烦闷,和陈苗说要去公园那边走走,陈苗也跟着我一块去。这个点,小公园里面没有什么人,四周十分闷热,我走到了滑滑梯的那一块,那里正好有一个小房子,可以进两个人,于是我就钻了进去。

 

“干嘛呀?你怎么那么幼稚呀?这是人家小孩子才会去做的事情。”陈苗嗔怪了一声。

 

“你也进来坐坐。”我拍了拍旁边的空位,陈苗一开始摇了摇头,但是看见我那么坚持,也就犹豫了一下,很快坐了进去,可陈苗刚刚钻进来,我就一把把人搂进了怀中,这里实在是太狭窄了,要是挣扎的话肯定会撞到顶上。

 

“你干嘛呀!要是有人看见我们这样,肯定会被拍了,发到网上去的!”陈苗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身上,我们两个人的温度十分的灼热,我闻着陈苗身上的香味儿,寻思着凭什么呀!

 

凭什么这个人就可以去过安逸的生活呀,天天穿的那么露,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就是想要勾我吗?

 

“你要是真结婚了之后是不是就不来我家了?”我答非所问,陈苗摇了摇头:“瞎想什么呢?我和你妈是好朋友,而且我待你如儿子一般,我肯定会来你家的呀。”

 

“你要是真的这么对我的话,你怎么可能会这样呢?”我贴在了她的胸口,她今天穿着的是一条柔软的连衣裙,领口处开的有些大,露出了精致的锁骨来。

 

我蜷着腿,陈苗坐在了我的大腿上,我们两个人贴得非常的近,她骂了一句:“我才没有呢,你胡说八道!”

 

“不知道今天是谁在我家的卫生间里面发出声音,你还真的不怕外面的两个人听见呀,其实你骨子里面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陈苗听我这么一说,脸顿时红成了一片:“你胡说!放开我,我现在就要打车回去!”

 

“不行。我得看看你是不是来了。”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来,突然惊诧道:“你可真行啊,竟然剃了?”

 

我上次的时候根本还是有的,现在却没有了。

 

可是我转念一想,我在医院里面触碰到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难不成她出去和李东在一起的时候就做这样的准备了吗?

 

“你是不是和李东那个了?”我顿时有些恼羞成怒,陈苗赶紧的摇头:“你不要这么说,我还没有呢!”

 

“你放屁吧,不然你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你分明就是做足了准备,你肯定和他好上了!”

 

我越想越觉得生气,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东西,这会儿却变成别人的了,我怎么可能还能淡定呢,于是我粗暴的揉着陈苗,陈苗惊叫了一声,可能是有点疼了,所以想要把我推开,可是这里实在是太小了,没有办法能够挣脱我的禁锢。

 

我嘴巴在陈苗的脖子上吮着,陈苗吃疼的叫着:“你住手!”

 

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要毁掉,我怎么可能会住手?我狠狠的在她的脖子上面种了几个大草莓,陈苗推不开我,反而被我瘫软下来。

 

她跌坐在了我的身上,浑身哆哆嗦嗦的,我想如果在这里的话,也不是不可能,而且现在我根本就想不了那么多,一想到她这个样子,还不是给我看的,我就觉得气不打一出来。

 

我要伸手去解开裤子,陈苗被我的举动给吓到了,急忙对我说:“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怎么样?”我看得出来,这段时间陈苗已经是被我撩得上了头了,她看起来好像是要拒绝我,但是并没有真的把我推开。

 

可能是因为这里的空间实在是太过于狭窄,但是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陈苗自己心里面也是想的。

 

陈苗没有办法把我给推开,只能是半推半就的任由我施为。

 

陈苗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而我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

 

陈苗身体十分的灵敏,我的动作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陈苗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看着陈苗这个样子,低下头去,亲吻着陈苗。

 

我猛的在陈苗的身上中了几个草莓。

 

“求求你,不要这样。”

 

我本来想要在这里就把陈苗给办了,可是这里的位置不太对,外面有走过来的人的声音,于是我停下了自己的手,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寻思着,现在不是好时候,于是便把手给松开了。

 

陈苗似乎也是听见了外面的声响,所以急忙的把衣服给拉扯了下来,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探着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看见了几个滑板的少年,在远远的地方。

 

我们两个哪里还有心情去想这种事情啊,于是就从这小房子里面钻了出来,拍了一下身上的泥土,当做是没有事发生一般,各自乘车回了家。

 

陈苗脖子上和胸口上面那么多的草莓,估计连粉底液也没有办法能够遮盖得住,这几天要是和李东约会的话,李东肯定能够看得到。

 

李东也是有过老婆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到时候就知道陈苗背着他和别人鬼混,虽然不知道是和谁,但是绝对会出现隔阂的。

 

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允许自己的女朋友出去偷腥。我这算盘可以说是打得特别的好,这几天也没有去找陈苗,陈苗也没有来我家。

 

眼看着我的假期已经到了,我又得回去学校继续上学,但是我的心早就已经不在学校里面了。

 

可是为了那毕业证,我还是得回去的。

 

我没有回学校的那一段时间,我们学校里面的篮球队教练对我十分想念,见我回来之后嘘寒问暖,询问了一连串问题。

 

“你这腿还能够上场打球吗?最近有一场联谊赛,校长和我说了,只能赢不能输,可是你也知道咱们校篮球队里面有能耐的就你们几个。”

 

教练和我还是挺多话说的,因为咱们两个人的喜好还算是差不多,我们平时也会一块出去撸个串,或者是去唱个歌。

 

不过因为我受伤了之后就很少出门了。

 

“怎么了?校长和那个学校有仇?”否则为什么一场联谊赛打得就好像国际比赛一样,只能够赢,还不能输?

 

“哎哟,别提了,咱们这个联谊赛的学校是二大,当初教育局一块吃饭的时候,校长发现那二大的校长竟然是自己老婆的初恋,当时不得气死了。

 


性百科 » 美妇人翘起粉嫩肥圆的大屁股|温润受被2个强攻做哭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