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强行在镜子前面打开我的腿/咬住花蒂吹潮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1:14 32 人阅读

忙把我推出了村口。

 

我向前冲了几步,回过身来想要和奶奶他们说几句话,可是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刚才走出来的村子竟然好像消失不见了。

 

左手一凉,我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被一只手给牵住了,然后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走吧,前面的路可不是很好走!能走过去,你还有命,走不过去,你就和我一起做鬼吧!”

还是那个娃娃的声音,可是拉着我的手,却是十分宽厚,比李正的还要大些。

 

只是这只手却没有一点温度,像冰一样冷,我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手心瞬间传遍全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我用力甩了一下,想要甩开那个王八蛋,可是他的手抓得很紧,我向前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颤声对他大声叫道:“你想干什么?”

 

他的身体都被我烧掉了,我又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里,他跑到这里来找我,想要干什么可想而知。

 

想起在李正家里发生的事,那天晚上和我上床的并不是李正,而是这个王八蛋,我不禁从心底升起一股凉意,如果他再那样对我,我怎么办?

 

我和李正在一起三年,我不相信他对我是没有感情的。

 

想起来在他家里时的每一件事,李正其实几次都想帮我逃走,可是都让他妈给破坏了。

 

李正也一定是不得已才那么做的,当时这个王八蛋告诉过我,如果我要试图逃走,那李正村子里的人都会死,李正和他家里人一定是受了他的威胁,不敢不帮他骗我。

 

我被抬到乱葬岗以后逃走了,回去李正村里所有人都死了,一定是他害的!

 

刚才他在我们家时,又说如果我不离开的话,全村人都要死,这也是威胁我。

 

他既然这样对我说,也一定用同样的话威胁奶奶和爸妈,奶奶他们为了不让我连累全村人,才把我赶了出来。

 

在李正家的时候,我在睡梦中就被这个王八蛋给那个了,现在如果他想要和我做那事,我根本就不可能反抗,为什么一定要我离开村子?

 

我想到一个可能,他一定是想弄死我,让我也变得和他一样,这样才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想到这里,我悄悄握紧了那个手镯,在乱葬岗手镯把他的那个身体给烧毁了,如果他敢再对我怎么样,我可以再用手镯把他给赶走!

 

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没有那么害怕了,冷冷地对旁边道:“我问你话呢,你不会回答吗?”

 

“嗯?”那个王八蛋似乎很奇怪我为什么突然会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诧异地嗯了一声,抓着我的手轻轻捏了一下,叹息道:“我的身体让你给毁掉了,实力受损,差点被那东西给吃了,好不容易支撑到这里,现在连身体都无法凝聚了,所以才无法让你看到我的样子。如果你不帮我的话,我连明天也等不到,就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可怜兮兮的,似乎十分虚弱。

 

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对他充满了戒意,可是他冰冷的手指在我的手背上只是捏了那么一下,我的心里却是莫名地狂跳了起来。

 

这个王八蛋,似乎很是经验老道。

 

我不禁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他的每一下亲吻,每一下抚摸,都好像能拨动我的神经一样,让我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颤动。

 

没来由地,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一热,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他不会真的再和我那个吧?

 

要是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呢?是剧烈反抗,还是假装顺从?

 

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我便暗骂了自己一句,强行把那份绮思压了下去,嘴里骂道:“哼,你死了才好呢!不对,你早就死了,你魂飞魄散才好呢!像你这样的坏蛋,就算是死个十次八次,被阴差放到油锅里炸,放到刀山上剁都不过分!”

 

李正村子里可是有几百人,就那么被他害死了,要是一条人命要他偿还一次的,他最起码要死上几百次!

 

听到我充满了恨意的骂声,身边那个王八蛋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叹道:“你就这么恨我吗?”

 

“你害死了李正村里的人,人人得而诛之,我为什么不能恨你?”我的思路突然变得无比清晰,竟然想起了这句不知道从哪个书上看到的话。

 

“我害死了那些人?呵呵,你看到我害他们了?如果不是我拼命救你,你还有命在这里骂我吗?杀那么多人我都不在乎……为什么会放过你……难道你没有想过吗?”

 

那个王八蛋反问我,一开始声音还很正常,可是后面却是越来越弱,几乎都听不到了,抓着我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他的这几句话,却是像一把锤子一样敲在我的心头。

 

其实从棺材里出来时,看到棺盖上那个小小的黑色手掌,我便想到可能是他打开的棺盖。

 

我可以想像那一幕,一个小小的身体,被我用手镯烧得冒着白烟,甚至大部分都变成了灰,却挣扎着推开棺盖,只是为了不让我憋死在里面。

 

他说的没错,如果他想害死我的话,有太多的机会,根本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周章。

 

想到这些,我有些失神,只到自己的手“啪”地一声垂下来拍在腿上,才醒过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喂,你还在吗?”

 

没有声音回答我。

 

我又叫了几声,那个王八蛋还是没有说话。

 

看看四周到处都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我心里慌乱起来,大声叫着,还是没有回应。

 

似乎天地间除了我,再也没有别的任何东西了。

 

我吓得伸出手来向周围摸着,却是什么也触碰不到,最后蹲下身子,在脚下的地面上向刚才有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突然手指一凉,摸到了一个像冰一样冰冷,但是却软软的东西。

 

一定是他!

 

我的心里狂喜起来,忙向前挪了一步,摸到他的胳臂,用力想把他拉起来。

 

他一动不动,似乎晕过去了。

 

他不说话也不动,还死沉死沉的,我根本就拉不起来他。

 

想了一下,我咬了咬牙,把他的胳臂搭在自己的肩上,一只手抓着他的手,另外一只手伸到他的腰后,使出全身的力气,终于把他给扛了起来。

 

“死鬼,你也太沉了吧?不对,叫你死鬼还不如叫你死猪……”

 

我忍不住转过头去,冲他靠在我肩膀上的脑袋骂道。

 

想不到刚侧过脸,双唇一凉,竟然被另外一个嘴巴给含住了,然后腰里一紧,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把我环住往前一带,我“嗯”地一声便被拥在了一个冰冷而宽厚的怀里,腰后的那双手却是顺势按在了我的屁屁上,用力一捏,然后对方竟然向我压了下来。

 

我站立不稳,直直向后倒去,被他压在了身下,两腿之间,被某个硬硬的东西给顶住了,又羞又恼,可是却又有一股电流从那里向全身荡去。

 

“不要!”我的嘴被他含住,只能发出含糊的叫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把他给推开,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根本就摆脱不了。

 

更要命的是,我不动还好,这一动,那硬硬的东西在我敏感的地方磨来磨去,一波接一波的酥麻感觉向四周蔓延,一开始我的力气还很大,嘴里是气愤的叫骂声,慢慢的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了一样,嘴里的声音也变得软糯糯,湿润润的,自己听着都觉得充满了诱惑。

 

喉咙发干,嘴巴里却是湿津津的,我用力咽了一口吐沫,感觉自己胸口就好像烧着一把火一样,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熄灭。

 

那王八蛋的嘴巴从我的嘴上移开,就在我想要乘机在他望着狠狠咬一口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耳朵一湿,他在我耳后只是那么轻轻一亲,我便感觉自己像是一根琴弦被一只巧手给弹响了一样,忍不住随着他的动作颤抖起来。

 

“不要……”

 

我的嘴里再次说出这两个字,却没有了先前的坚决,如同梦呓一般,不像是拒绝,倒像是邀请。

 

他一只手掀开了我的上衣,直接就抓在了我的胸上,两个手指在樱桃上轻轻一捻,我本来推在他身上的双手,忍不住伸到他身后,反手紧紧抱住了他。

 

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却已伸到了我的腰间,顺势向下一滑,便滑入了两腿之间,我从喉间发出“啊”的一声叫,两腿猛地一夹,才发现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给褪掉了,而他那里却好像蓄势待发的骑兵一样,正准备向我的身体冲刺。

 

“轻点……”我一把抓住他,轻轻分开了双腿……

 

就在这个最紧要的关头,那个王八蛋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嘴里对我道:“快……快,要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我感觉自己要炸掉了。

 

什么叫来不及了?

 

你把姐姐我撩拨得受不了了,本来要赶你走的,却被你脱得光光的,还张开双腿等着你进入,你给我来上这么一句“来不及了”?

 

你这是逗姐姐呢?

 

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那些从未不满的女人为什么要和自己的老公闹了,这种刚要登上巅峰,却不得不溜下来的感觉,真的不是失望两个字能概括的。

 

那根本就是,崩溃!

 

我正要学电影里镜头,伸脚把那个王八蛋从我的肚子上踹下去,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的身体在慢慢变轻,先是亲着的嘴唇消失了,然后就是他的手,脚,脑袋。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说的来不及,是自己快要消失了,并不是要早什么了!

 

他停下了动作,我清醒了许多,猛然想到,刚才自己本来是在奋力挣扎,想要把这个王八蛋给推开的,为什么后面竟然忍不住了,而且在听到他说“来不及了”的时候,心里还会生出一丝失望?

 

我心中气恼,很想把他丢到一边不管,消失了也是他罪有应得,谁让他那么弄我呢?

 

可是想到奶奶说的话,我只有和他在一起才能救他们,如果他消失了,那奶奶他们不就没救了?

 

我只好伸手抱住他仅剩的躯干,大声叫道:“怎么才能救你?”

 

没有回答。

 

奇怪的是,他虽然没有脑袋和四脚了,那里竟然还是硬硬的。

 

我心中一动,这家伙这么猴急地要和我做那事,也许那样能救他?

 

想到这里双腿一分,用手拿着他那里,缓缓让他进入了我的身体。

 

就在我们两个结合到一起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动了一下,就好像垂危的病人又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一样,刚才消失的部位又现出现了。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他在我耳边轻轻一吻,我却是喜极而泣,双手抱着他,身体向上一挺,我们两个严严实实,没有一点缝隙地成为了一体。

 

在他进入我身体的最深入时,我仿佛听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破开了,然后感觉自己飞了起来,飘飘然然直上云霄。

 

在那一刻,我忘了他的身份,也不想追究他的来意,我只知道他带给了我最大的快乐。

 

这种快乐,以前没有过,以后只怕也不会有人再带给我。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张看起来和李正很像的脸,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张脸比李正还要帅上三分!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沦陷于他的帅气,刚才和他做那事,只是为了救他。

 

从今以后,我不能再让他碰我!

 

奶奶的仙家说我注定要嫁给鬼,可是我不相信。

 

你想要我当老婆,我就要嫁给你?

 

凭什么?

 

“你就是李直?我刚才什么都看不到,为什么现在可以看到你了?”为了让自己和这个鬼东西保持距离,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冰冷一些。

 

李直却是微微一笑,告诉我我们两阴阳交融,我帮他重新凝聚了身体,自己身上也有了一些他的阴气,以后就能看到看到鬼了。

 

我甩开他,就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路回村里,或者离开这里去学校,

 

我向前走了一段,李直那个家伙就不远不近地跟在我的旁边,我也不理他。

 

突然我感觉到肩膀上一沉,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那只手冰冷刺骨,甚至还带着一股发霉的气味,我正要转头看看是不是李直,却听到李他冲我叫道:“莫若离,不要动!”

 

说完他走到我身边,然后抬脚就向我身后踹去。

 

“呯”地一声,似乎有人摔倒在地上,我一只手抓着李直的胳臂,转过身来一看,却是一个老头,被李直踹出去三四米远,身体趴在地上,正挣扎着站起来。

 

我不知道李直为什么一言不发就踹倒一个老人,生气地甩开他向老人走去,嘴里对老人道:“大爷,你先别动,我扶你起来。”

 

李直似乎没有想到我对他的态度会变化这么快,愣了一下,忙手位我:“莫若离,不要过去,他很危险!”

 

我停了下来,看着他明亮的大眼睛皱眉道:“他很危险?这就是一个老大爷而已,有什么危险的?难道他会害我吗?依我看,你才危险吧?你别忘了自己是鬼!”

 

李直被我骂得脸色微变,可是却并不松开我的手,嘴里对我道:“我知道自己是鬼,你看他是什么?”

 

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嗬嗬”,就好像某种动物从想要攻击敌人时,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身体一哆嗦,顾不得再气刚才李直对老人的不好了,一闪身躲到了他的身后。

 

我这才看到,刚才还在地上挣扎的老人,变得有些怪异。

 

只见他的双手和双脚还立在地上,腰却猛地弓了起来,脑袋上抬起,似乎正从毛线帽下面盯着我和李直。

 

我虽然看不到老人的目光,但是却感觉自己就好像被某种凶猛的动物给盯住一样,全身不舒服,又向李直的身后缩了缩,让他挡住自己的身体,从他的肩上偷偷看着老人。

 

然后我便听到“咔吧”一声,老人支在地上的双臂突然从肘关节处反向折了过去,身体向前一冲,脑袋重重砸在了地上。

 

看着老人的样子,我都感觉到疼,忍不住轻轻推了一下李直:“你看他也怪可怜的,过去帮帮他吧?”

 

李直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他这是在扮可怜呢!就是想要你同情他,然后过去帮他,那他就有机会对你下手了!”

 

听李直这样说,老人似乎是专业碰瓷的。

 

可是他的胳臂都成那个样子了,如果这样来碰瓷,那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吧?

 

我不知道李直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自己也感觉那个老人有些奇怪,抓着他藏在他身后,想看看老人下一步会怎么样。

 

“咔吧咔吧”,不断有像折断木棍一样的声音传来,老人的双臂和双腿不停扭动,做出各种奇怪的姿势,我听在耳朵里,只觉得全身不舒服,忙用双手堵住耳朵,想不再看他的样子,可是却又忍不住好奇心。


性百科 » 强行在镜子前面打开我的腿/咬住花蒂吹潮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