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_皇上的胯下巨物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8:37 24 人阅读

然后满脸困惑的问道,“这东西你从哪弄来的?”

我轻声解释道:“兰姐,我打小血糖就有些偏低,所以不管到哪里,身上都会带着几颗糖的。”

 

兰姐摇了摇头道:“不不,我的意思是,你给我吃糖跟你接下来的治疗又有什么关系?”

 

兰姐直接这么一问,反倒是令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便如实回道:“那什么,主要还是想刺激一下你的味蕾,借此来转移你的生理注意力,不然等下治疗的时候有什么不适,就怕兰姐你忍不住…”

 

兰姐听完,整个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便泛起了一丝冷笑,“张勇,你倒是真看得起你自己啊,你安心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不用去操心那些有的没的。”

 

兰姐这么一说,当下我也不再顾忌。

 

深吸一口气后,我让她先将身子平躺在床上,然后双手顺势放在她的胸前按压着,先活络一下她病患位置的血脉。

 

不过在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兰姐倒是跟先前的模样截然不同,任我怎么施展,她愣是没有半点反应。

 

见我眉头微皱,她看向我的眼神似乎还带了一丝挑衅的味道,冲我笑了笑,道:“你只管按照你的那套来,我心里有数,就是你得快一些,我晚点还有些事。”

 

听到兰姐的话,当下我手法一变,双手的食指按在了兰姐胸前的蓓蕾上轻轻划动。

 

随着我手指灵敏的滑动,我明显看到了兰姐那羊脂般的雪白肌肤迅速弥漫起了一层情欲的粉红。

 

但是这一次,我倒是不得不佩服兰姐的忍耐力。

 

因为在我换了一种手法替她治疗了快两分钟的时间,这两分钟里,她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可两分钟过后,我留意到她的额头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只见她黛眉微簇,目光迷离,在其贝齿咬住下唇的同时,她那蒙上了一层粉色的肌肤也开始激起了大片的鸡皮疙瘩。

 

她最终还是没能禁受住,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含糊不清。

 

“张…张勇…你手法再慢一些,力度也稍微小点,我胸口好胀,快要受不了了…”

看着兰姐那欲渐涣散的眼神,我稍显郑重的提醒道:“兰姐,你稍微再忍耐一下,接下来可是治疗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只要坚持过去就没什么大碍了。”

 

“那…那你还不抓紧…时间…快点…”

 

兰姐牙关紧咬,那曼妙的娇躯竟有些不受控制地往上拱了起来。

 

她在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后,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身子直接软瘫在床上。

 

不过,当我的指尖再次触及到她胸前的那处硬邦邦的块状物体,她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好了。

 

哪怕是她已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我依然还是能够听清她嘴里反复念叨的那个字,“疼疼疼……”

 

呵,疼就对了!

 

既然还知道疼,那就代表着她这个部位堵塞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严重。

 

如果都没有知觉了,就真的只能通过手术来解决了。

 

所以,在听到她说疼以后,我手头上的劲道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小,揉捏的力度反而加重了很多。

 

不过力度虽然被我逐渐加重,但我还是控制得比较适中,估摸着刚好能够将她病患位置里面的那颗硬块给一点点的捏碎。

 

在这个无比香艳的治疗过程中,我也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兰姐身前的那对美物在我这手法的刺激下,竟在一点一点的膨胀。

 

到了最后,更是直接膨胀到我整个手掌都无法全盘掌控的地步。

 

感觉到她的乳房被我催发到了一定的程度,见时机成熟,我连忙起身,打算将工具箱里提前备好的吸奶器给拿来。

 

但我这头刚准备起身,面色潮红的兰姐又再次用她的那双大长腿夹住了我的腰。

 

而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她的双手突然勾住了我的脖子,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整个人直接就挂在了我的身上。

 

我现在是走也走不开,只能任由她寸缕不着的挂在我身上,不停地在我身上摩擦扭动着。

 

面对着眼前这个能够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绝色尤物,要说我不动心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我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

 

真要我付出实际行动,那肯定是不敢的。

 

毕竟她可是兰姐,是帝豪的一姐,而且听说还有黑色的背景……

 

一想到这里,我那点躁动的心思最终还是被理智给磨灭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兰姐嘴里发出一声呓语,整个人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胸口那里比较难受,兰姐直接将她的那对美物对着我的胸膛来回摩擦。

 

感受着胸前传来的那股软绵绵的美妙触感,我有些艰涩的咽了口口水,但心里却不敢有太多的杂念。

 

兰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现在的治疗已经到了至关重要的环节。

 

要是不抓紧时间开始处理的话,直接会导致前功尽弃,所以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看着挂在我身上不断摩擦满脸迷离的兰姐,我把身子往前稍微一倾,直接将兰姐放回了床上。

 

兰姐的双手顺势将勾住我脖子的手松开,那对雪白的美物也直接从我的胸膛离开。

 

趁着这个间隙,我俯下身子,以自己的嘴巴来代替吸奶器,直接一口就含住了兰姐左边那座内部留有硬块的雪丘,准备用嘴将她乳房里面淤积的那玩意给吸出来。

 

我的舌尖和牙齿在上面的敏感位置来回转动个不停,在刺激兰姐那点诱人的蓓蕾同时,我的手也在那处硬块部位加大力度的按压着。

 

与刚开始治疗时候的反应相差不大,兰姐的身子是真的太过敏感了,我这才刚刚加大力度,她的娇躯就好比花枝乱颤的浪潮叠涌一般。

 

而且,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我收回舌头的时候牙齿不经意间咬到了她的敏感点,兰姐浑身猛地一个激灵。

 

但在下一刻,她竟主动伸出双手箍住了我的头,将我的整个脑袋直接埋进了她那绵柔广阔的无限海洋里……

 

好大!好软!

 

竟然比李老师那里给我带来的感觉还要舒服震撼!

 

不过我也知道,现在可不是享受的时候,毕竟兰姐那胸部堵塞的问题可还没处理好。

 

别看她现在意乱情迷一副任人采撷的样子,等下清醒过来如果发现这事还没有办好的话,不说先前承诺我的那个金牌技师的名额要没戏,搞不好我明天就得收拾铺盖从帝豪走人。

 

一念及此,我将身子往后一缩,想要脱离兰姐对我的掌握,奈何兰姐的双手将我的脑袋箍得太紧了,我几次想撤回来,都没能如愿。

 

渐渐的,兰姐箍住我脑袋的双手也变得越来越用力,都快让我有种窒息的错觉。

 

而且她还在我的后脑勺不断喘着气,看起来就像是奥运会里面那些百米冲刺的运动员,既猛烈又疯狂,只想早些冲破终点线。

 

我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唔!”

 

随着兰姐嘴里发出一声娇叱,她身子一阵痉挛,整个人就跟脱了水的鱼一样,绵软无力的躺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她身前的那对美物也直接从我的嘴里脱离,顺势弹了回去,连死死夹住我腰身的双腿也都直接垂了下来。

 

这个结果看似美好,但在兰姐到达了人生巅峰的那一瞬间,一股温热的液体直接就从她的雪山决堤喷涌而出,顷刻之间便灌满了我整个口腔……

 

被兰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我现在嘴里都还被灌得满满的,一丝乳白更是顺着我的嘴角溢了出来。

 

即便是带有一丝淡淡的甜香,但她这是堵塞已久淤积在那里的奶乳,并不怎么新鲜。

 

趁着兰姐现在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我立马转身往卫生间里狂奔而去,将嘴里的残留物一股脑的吐到了垃圾桶里。

 

见洗漱台上刚好置放着几幅一次性的洗漱用品,我赶紧刷了个牙。

 

捂着手吹了口气,直到感觉嘴里的那股奶腥味被淡化到了一定程度,这才回到房间,从工具箱里面取出一包湿巾,替兰姐擦拭着身上的残留液。

 

看着软瘫在床上满脸舒爽表情的兰姐,再看了一眼她腿间残余的东西以及床单上的那摊湿迹,我仿佛有种错觉,总觉得兰姐她刚刚不是自己达到嗨点的,而是被我给弄得晕厥在床上的。

 

心里默念了几句阿弥陀佛,我花费一些时间,总算是将心中的那股燥热与邪念给压制住了,然后又以一名专业技师的口吻对兰姐询问道:“兰姐,你现在怎么样了,感觉有没有好点?”

 

我在边上唤了她几句,但兰姐却没有半点反应,似乎是睡着了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如果不是留意到她那微微颤动的睫毛以及微弱的喘息声,我还会以为她这块地都被我给犁坏了呢!

 

她现在应该是处于半醒的状态,却没有搭理我,我也没有再继续打扰她,而是让她自己先缓冲一下。

 

将兰姐的身子擦拭干净,我拿着工具箱来到卫生间,再次将工具清洗了一遍。

 

趁着这个空挡,我看到裤子上那摊还没有完全干化的痕迹,索性直接把裤子脱了下来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拿吹风气把裤子吹干后,我看着镜子里面倒映出的那张清秀的脸蛋,内心却始终无法得以平静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现如今,我满脑子里都在想着兰姐那副已经熟透了的火热娇躯,以及她在我的手法下直接抵达云端后那一脸舒爽的满足表情。

 

我甚至在想,刚才兰姐显然已经被我的手法激起了情欲。

 

但在那一瞬间,她是不是也生出过让我跟她做的念头呢?

 

而且,在她到达嗨点之前,她脑海中幻想跟她做的那个人,有没有可能会是我?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不太实际,但试想一下,谁特么不想傍上一个既有钱又有地位的一个女人呢?

 

何况这个女人不仅仅只是有钱有地位,而且还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

 

妈了个巴子的,如果刚才自己要是再主动点就好了,说不定现在还在跟兰姐大战三百回合呢!

 

我懊恼的捶了几下胸膛,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这才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

 

不过,当我重新回到大厅以后,卧室的那张大床早已空空如也,而兰姐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目光在房里四处搜寻了一遍,终于在卧室的窗台边发现了她。

 

此刻,兰姐穿着一件透明的黑色纱裙,正反手夹着一根不知名的香烟。

 

只见她抱着臂弯,望着窗外,红唇轻吐间,一缕淡青色的烟雾从她的嘴里袅袅而出,痴态万千,迷离了美艳的容颜,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情场不如意的女人。

 

见我从厕所出来,兰姐柳眉微簇,脸上竟扬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怎么?这么快就在里面完事了?”

 

我这一时半会也没听出来她话里面的意思,还以为她指的是刚刚清洗工具,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嗯,都完事了。”

 

“现在的年轻人,性子还是太毛躁了,但凡事遇到一点诱惑,就很难把持得住,张勇是吧,我记住你了,刚才你的表现我很满意,你很不错!”

 

兰姐漫不经心的吐口一口烟圈,话里更是带有一丝深意,尤其是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竟有意无意的瞥向了我的裆部。

 

我没有注意到兰姐那有些异样的眼神,因为兰姐刚才对我的那一番肯定,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我连忙躬身答谢道:“多谢兰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些,我也懂一些药理知识,要不我给你开一副中药吧。”


性百科 » 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_皇上的胯下巨物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