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带道具的刺激h文:抵在墙上用力挺进耸动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52 38 人阅读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真恶心死人。”

刘光辉非但没生气,反而嬉笑起来“贞洁烈女啊,我喜欢!给你一晚上的考虑时间,是你和你朋友的自由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他大笑着,离开审讯室。

 

“叶成,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陈落雪心里难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考虑让叶成免除牢狱之灾的办法。

 

片刻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表姐,你还没睡呢?”

 

“正准备睡。”电话那头冷冰冰的问道:“小雪,你怎么了?听语气不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陈落雪道:“我跟朋友去酒吧玩,有个光头想非礼我,被我朋友狠揍了一顿,结果被带到了警察局,事情闹得还挺大。”

 

电话那头安慰道:“小雪你别怕,这事交给姐来处理。”

 

打完电话,陈落雪安下心来。

 

第二天,警察局刚上班,一辆高大霸气的悍马停在了警察局门口。

 

车上走下一名冷艳的女子,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高挑,清冷的面孔精致无比,让人的眼前一亮,眼光根本无法再挪移开。只是她一脸的冰冷如万年不化的冰山般,让人无法接近。

副驾驶上走下一名律师模样的中年男子,西装笔挺,手拿公文包,一脸的严肃,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警察局。

 

大约半个小时候,审讯室的房门打开,一名警察对着房间内喊道:“陈落雪,有人保释你,可以离开了。”

 

陈落雪走出审讯室,一眼看到冷艳的女子,快步走上前跟她来个亲密的拥抱。

 

两人站到一起,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冷艳似冰,美貌不分伯仲,俨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警察局内所有人的目光。

 

女子轻轻拍拍陈落雪的肩膀,安慰道:“落雪没事了,跟姐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梁律师处理。”

 

陈落雪离开女子的怀抱,撒娇道:“还不能走,姐你还得把我的朋友保释出来。”

 

女子轻声道:“刚才梁律师问过了,跟你一起抓进去的叶成是严重的刑事犯罪,不能被保释。”

 

陈落雪眉头紧皱,担心起叶成“表姐,他可是为了我才打人的,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出来。”

 

“放心,既然是你的朋友,我肯定不会不管的。”女子面无表情道,“去咖啡厅,你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梁律师,我们再想办法。”

 

“放风了!”上午十点多钟,一群警察手持电棍,挨个打开牢房门,让罪犯们出来活动活动。

 

一个个罪犯鱼贯从牢房中走出,结队走向外面。一名胖子警察敲敲牢门,喊道:“刀疤,你等一下。”

 

“找老子干啥?”一个牢房中走出一名长发男子,凌乱的头发遮挡住半边脸庞。随着他的走动,长发来回飘摆,依稀能看到长发遮挡的半边脸色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彪子急忙向叶成小声介绍道:“叶哥,那小子外号刀疤。听说在外面因为杀了人,被判了死缓。这家伙心狠手辣,在监狱内有不小的势力,跟我死不对眼。”

 

叶成随意看了一眼胖子警察,认出此人就是昨晚带队将他抓到警察局的家伙。他继续随着人流前进,来到牢房外一片占地面积非常大的空地。四周被三米多高的铁丝网隔离,空地的一角还摆放着一些健身器材。

 

彪子带着同牢房的狱友围拢在叶成四周,俨然把他当成了老大来对待。

 

等所有的犯人离开,刘光辉向刀疤嘀咕一阵,悄悄塞给刀疤一根一头削尖的竹子制成的筷子。刀疤将筷子藏在袖子里,对着刘光辉点点头,走了出去。

 

“刀哥!”见刀疤来到牢房外,立刻有一群人围拢上去。

 

刀疤并未理会这些人,搂着一名瞎了一只左眼的男子来到空地的角落,小声道:“大李,给你派点任务。”

 

大李一副为刀疤马首是瞻的样子道:“刀哥,有事您说话。”

 

刀疤悄悄取出筷子塞给他,“等下我要制造一场冲突,你抽机会给彪子所在牢房新来的家伙放点血,弄残了也没事,上头有人顶着,放心大胆干。”

 

大李拍拍胸脯道:“没问题,交给我了。”

 

商量好细节,刀疤重新走向人群,冷冷的喊道:“集合!”立刻有三十多名罪犯聚拢到他的身旁。

 

“监狱里来了新人,跟我去会会他,顺便教训教训彪子那一伙人。”

 

熟悉刀疤的罪犯心知肚明,这是要找新人的麻烦。

 

看刀疤走了过来,彪子立刻警惕起来,骂骂咧咧道:“奶奶的,看样子刀疤要找茬。”

 

其他的罪犯自动远离刀疤,谁也不想轻易卷入是非中,冷眼看着刀疤想干什么。

 

刀疤一副黑帮老大的架势,走过彪子身旁,站到了叶成对面。他一双阴鹫的眸子看着叶成,痞气十足的问道:“你小子是新来的?”

 

叶成心里明白了,肯定是刚才警察喊住刀疤,吩咐了让他找自己的茬,难道我看上去就这么好欺负?

 

没等叶成回答,彪子跨前一步,站到了两人中间,质问道:“刀疤,你想干什么?叶哥是我们牢房的新老大,你最好放尊重点。”

 

“新老大?”刀疤一阵冷笑,“想当老大,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经验丰富。刀疤说一出口,人群立刻散开,将叶成这八个人围在了当中。大李、小李躲在人群中,紧紧盯着叶成。

 

刀疤狞笑道:“兄弟们,给我试试新老大有几斤几两!”

四周的人群蜂拥而上,拳打脚踢胡乱招呼向被围住的几个人,场面一下子变得极度混乱起来。

 

“刀疤,你敢动叶哥,我跟你拼了。”彪子毫不含糊,猛然一个扑身抱住刀疤,两人扭打在一起。

 

“我无心惹事,奈何麻烦缠身啊!”叶成凌厉的抬腿,一脚将迎面扑上的男子踹翻在地。

 

斜刺里两个拳头分左右打向叶成的腹部,叶成闪电般伸出双手,稳稳抓住了袭来的两人的手腕。突然间,脑后恶风不善,他如长了后眼般,头也没回,身体前倾,一个漂亮的后踢,一脚蹬在后方来人的肚子上。

 

下一秒,他的双臂一起用力,抓着的两人被扯动的撞到了一起。

 

前后左右又有四个人玩命的扑了上来,叶成快速向左侧移动,一肘恶狠狠的撞在一个家伙的心窝上。

 

“嘭!”一名大胖子罪犯恶狗扑食般扑出,从后面死死抱住了叶成的腰际。叶成甩动两下,没等把这个胖子甩出去,其余两人也扑了上来,分别抱住了他的两个胳膊。

 

躲在人群中的大李见机会来了,抓着尖锐的筷子,狠刺向叶成的眼睛。

 

别看四周场面极度混乱,但叶成眼观六路耳听八面风,已注意到人群中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手中藏着什么东西,目光始终紧紧盯着他。

 

他故意露出破绽,想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大李见叶成被三个人抱住,知道机会来了,兴奋的冲了上去,手拿一头削尖的筷子当匕首使,猛刺向叶成的右眼。

 

“下手这么狠毒!”叶成跟监狱的罪犯无冤无仇,就算是这些人想教训新人也没必要下死手,他断定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示。

 

眼看大李就要冲到近前,叶成的右手一把抓住了抱住他右臂之人的腰带,如拎小鸡子般抡起一百三十多斤的男子,将其甩了出去。

 

这名男子好像沙包一般飞出,将大李撞翻在地。困乱之中,大李手中的筷子扎在了男子的肩头。

 

别看叶成也就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不算高不算壮,但全身的筋肉匀称。当特种兵时魔鬼般的训练加上常年修炼气功,令他力大如牛,单臂抡起两百多斤的重物一点问题没有。

 

他顺势攥紧右拳,迅猛的一记炮拳打出,寸劲瞬间爆发重轰在抱住他左臂之人的胸口。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胸口跪倒在地。

 

解决掉左右的两人,叶成翻身后躺,右肘猛击向从背后抱住他腰际的胖子。

 

“扑通!”两人同时倒地,叶成压在胖子身上,又给了胖子两记铁肘,才一个鲤鱼打挺站起。

 

独眼大李拔出筷子,又狠刺向叶成的肚子。刚站稳的叶成自下而上撩起右脚,快如流星一般大力踢在大李的手腕处,筷子脱手而出。

 

叶成快步向前,伸手抓住下落的筷子,不带任何迟钝的向前刺中,一下刺入了大李的肋骨之间,丝丝鲜血顿时溢出。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给大李任何反应的机会。

 

大李痛吼一阵,强忍疼痛,慌忙后退。叶成嘴角泛起冷笑,两个大步追上,左臂抡起猛力锁住大李的脖子,将他夹在了怀中。右手握着滴血的筷子,连续刺在大李的胸部。

 

此时的叶成恢复了当特种兵跟歹徒搏斗时凶残的一面,下手稳准狠,专刺一些不是人体要害的地方。两三秒的时间,便在大李身上刺中七八个小血洞。

 

大李哀嚎连连,疼得呲牙咧嘴,直冒冷汗。

 

叶成翻手,筷子迅速刺向大李的右眼。吓得他慌忙紧闭上眼睛,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如纸,颤抖的声音呼喊道:“别刺,饶了我吧!”

 

鲜血染红的筷子仅剩半厘米就要刺上大李的眼睛,猛然停了下来。叶成怒道:“不想下辈子彻底变成瞎子,就赶紧说出是谁指使你对付我的?”

 

大李战战兢兢的急忙回答道:“是刀疤,是他让我这么干的。”

 

叶成冷哼一声,一掌劈在大李的后脑勺,将他打昏过去,转身寻找刀疤。

 

只见刀疤正跟彪子翻滚在地,两人互相拉扯着扭打在一起。刀疤一个翻身,骑在了彪子身上,双只大手死死掐住了彪子的脖子,狰狞的喝道:“给我去死吧!”

叶成甩手,尖锐的筷子犹如凌厉的梭镖一般飞出,眨眼之间刺中了刀疤那没有伤疤的半边脸颊。瞬间筷子如子弹一般穿透了他的脸颊,钉在了牙床之上。

 

刀疤一声悲吼,抬头两只阴鹫的眸子看向前方。他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然后便觉得面门被大力的一脚踹中,鼻子一阵剧痛,鼻梁骨被踹断,仰面摔倒在地。

 

这狠命的一脚不是别人,正是叶成踹的。他向前跳起,双腿弯曲一起下落,膝盖重重砸在刀疤的胸部“咔嚓”一声,不知刀疤的几根肋骨硬生生的被压断。

 

刀疤杀猪似的惨叫起来,一口鲜血喷出,疼得他直翻白眼,差点背过气去。

 

叶成一脸的冷酷,伸手拔下插在刀疤脸上的筷子,尖锐的一头顶在了刀疤的喉咙处。他稍微用力,筷子便刺破了刀疤喉咙外的皮肤:“说,是不是放风时喊住你的胖子警察收买你,来对付我的?”

 

“嗡嗡!”拉长的刺耳鸣叫声响起,监狱内的警察们迅速的从各自休息处冲出来集合,朝牢房的方向赶来。

 

刀疤又咳出一口鲜血,看向叶成眼神多了一丝畏惧。他也不傻,没必要充傻帽替警察遮掩:“是,那警察叫刘光辉。他说你得罪了上面的人,只要我把你弄残了,就可以给我减刑,判成无期徒刑。”

 

叶成问道:“那你可知道上面的人是谁?”

 

刀疤回答道:“不知道,刘光辉肯定知道。”

 

叶成初来东海市,得罪的人只有牛光虎和王中强,至于是两人中的谁想置他于死地,暂时还猜不透:“让你的人住手。”

 

他的话音刚落,一队手持短枪的警察急匆匆的冲进了罪犯放风的空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众人。

 

“全部蹲下,双手抱头!”

 

之前还疯狂的罪犯们立即乖乖的蹲下身,双手抱住脑袋。见到警察来了,叶成也马上蹲下身,将筷子悄悄塞入刀疤的口袋中。

 

为首的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察扫过一众罪犯,看到有两人鲜血淋漓伤势严重,眉头微皱,吩咐道:“赶紧将伤势严重的两名罪犯,送到医务室。”

 

立刻有警察架起刀疤和独眼大李,送往医务室。

 


性百科 » 带道具的刺激h文:抵在墙上用力挺进耸动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