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亲爱的,让我借住几晚吧?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轻快的电子音随着敞开的自动门响起,她背著沉重的书包,熟门熟路的走到食物架旁,在御饭团、三明治、便当等商品前站定。  

……每天来一颗,护眼又护骨;咑咑哩咑啦……  

广播电台正在拨放一个旋律很洗脑的鱼肝油广告,她不由自主地在脑子里面跟着轻哼,眼光溜到最后仅剩的泡菜猪肉口味御饭团。一个就要二十几块,晚餐最少要五十块……会不够钱的,她最近饿得特别快,可能要想办法自己煮饭比较划算──  

各位听众朋友午安,欢迎收听MCR广播电台,我是今天的DJ拉米亚,在节目开始之前,让我们汇整一下今天的重点新闻……  

犹豫了一会儿,纤细小手转向旁边的高纤豆浆,抓了一瓶下来,心中盘算著家里的白米饭还剩多少,罐头够不够撑到周末?  

……英国科学家最新研究发现,吸血鬼传说可能不只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物种,至于他们需要摄取血液的原因,可能因为……  

连这种事情也可以报导,看来今天很和平啊,她想着,一边慢吞吞走到柜台前,将硬币递给店员,拿了发票,婉拒吸管,将东西收进书包里,步出便利商店。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了起来,她皱眉,赶紧从书包中挖出折伞以备不时之需,身旁的店家玻璃墙上,映出她娇小的身影,和那身出了名的高分学校制服。  

制服胸口上,绣著暗黄色的名字和一串数字,那是她的学号和名字。  

张曼楠,高三生,从她有些暗沉的眼圈看来,资优学校的学生并不会因为分数高,准备考试就比较轻松。她叹了口气,离开商店街,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左拐、直走,再往右转,直走到底,她和爸妈住的公寓大楼已经出现在眼界里,只是现在家里并没有人等她,因为──  

书包内突然传来轻快的手机铃声,她赶紧往路边站,翻半天才找到手机,点开接通键,屏幕上跳出一对穿着保暖衣物的男女。  

小楠啊!是爸爸妈妈喔!!画面中,那对中年夫妻心情愉悦的对她猛招手,听得到吗?看得到吗?喂喂?欸老婆啊,是不是讯号不稳啊?  

啊,嗯,我有看到你们。曼楠淡定对着爸妈说,怎么了?你们护照被扒了?还是出什么事了?  

夫妻一楞。  

没有啦哈哈哈!唉唷你真是的,爸妈想念你给你打电话啊!屏幕上的女人睁著水汪汪的眼睛,小楠不想念我们吗?没事也可以打给爸爸妈妈呀!好几天没接到你电话了呢!  

抱歉,上礼拜模拟考,我一忙就忘了。曼楠板著一张小脸说,我没感冒、有睡觉、有上学、有考试,而且都在班上前五名,这几天就这样,你们不用担心我。  

发现女儿一副准备挂断视讯的样子,夫妻俩紧张大叫:啊啊啊等等!等等!爸妈有事情要跟你讲!先别挂!!  

果然,曼楠的画面晃了一下,她刚把大拇指从挂断键上移开。  

什么事?  

给你看一下风景啊!你看──手机画面突然转向,映照出排列整齐的红顶砖屋,和在街道上徘徊的鸽子们,爸妈现在在布拉索夫喔!明天要去看城堡──  

嗯,我看到了。大概又没什么重要的事了,曼楠索性开着视讯,重新往回家了路上走,配合着情绪亢奋的爸妈,有些敷衍的问问题:那边冷吗?  

不会啦!有你爸爸在,就不会冷喔……  

哈哈哈,亲爱的,我会温暖你……  

趁这对笨蛋爸妈在镜头前狂晒恩爱,曼楠趁隙过了个马路,他们家的公寓大楼已经在眼前。  

明天要看什么城堡?她问。  

听说是吸血鬼城堡喔!  

一定很漂亮!我好期待啊老公!  

哼哼哼,我就是你的吸血鬼──献出你的脖子吧──  

啊!讨厌啦!不要在女儿面前这样啦!  

笨蛋爸妈只要启动恩爱模式,大概可以持续自燃个半分多钟左右,她走进公寓大门,对守卫挥手打招呼,穿过中庭,朝他们家那栋楼的电梯前进。  

噢对了,小楠啊,爸妈有个惊喜要给你喔!  

对啊,这几天应该就到家里了,你要记得收件喔!  

天上响了个闷雷,像是老天爷在驳斥爸妈的说法似的,曼楠扯扯嘴角忍住笑。  

是什么啊?她问,城堡的产权书吗?  

啊!小楠想要城堡吗?!  

怎么办啊老公!送错东西了!  

没、没关系,我们送的惊喜小楠会喜欢的!不过我们可以后天去找有没有拍卖中的城堡──  

不用了,我开玩笑的。她赶紧阻止爸妈疯狂的行动力,我要上电梯了,可能会断讯喔……所以你们说的惊喜是什么?  

电梯门开、门关,曼楠按了六楼,往上──果然,手机另一头传来的声音突然沙沙作响,爸妈说了什么都听不清楚。  

叮,六楼到了。曼楠踏出电梯,往左转,直走,他们家是6号──咦?她眨眨眼,发现自家门口前站着一个陌生人。  

白金色短发、五官轮廓深刻、身材高挑、穿着轻便的西装与长风衣,双手轻松插在口袋里,斜倚在她家门牌旁边,看起来像是在等人。  

……是很帅、很有气质、很有礼貌的人喔!你要对人家好一点……电话的讯号恢复了,但曼楠一时之间没听懂爸妈的意思,只机警地注意著那个陌生男子,握紧另一手抓着的折伞,缓缓靠近自家门口。  

距离近了,年轻男子注意到她,对她露出友善的微笑──她才不上当,说不定是传教士……曼楠冷著一张脸,无视男子的笑,来到大门前,掏出钥匙,叮叮当当,打开门锁。  

对了,他叫什么名字去啦?老公。视讯电话还没断。  

欸我记得,是霍什么──什么亚历山大什么什么库扎的──  

视讯电话开的是扩音,男子避无可避的听见对话,似乎还被逗笑了,低沉短促的笑声回荡在走廊上。  

曼楠迅速开门,想开个小缝就钻进屋里,她真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待在电梯里,去别的楼层也好,至少等这男的走开──  

咚!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长臂越过曼楠的耳侧,按住大门──她被吓了一跳,钥匙整串掉到地上,感觉自己整个人被笼罩在阴影下──窗外的乌云更厚了,闪电划过天际。  

轰隆──  

男人站在她背后,将她困在大门前,她想转身用折伞攻击他,却被一掌按住左手,没弄痛她,却莫名动弹不得。  

嗨,曼楠,低沉醇厚的嗓音,带着淡淡的腔调,低哑充满磁性的在她耳边低喃她的名,不让我进去吗?  

──哈?!她鸡皮疙瘩瞬间爬满全身,紧张的情绪崩到极限,为什么我要让你──  

啊啊想起来了!还未挂断的电话那头,爸妈兴奋的声音打断曼楠,霍根.亚历山大.约安.库扎啦!  

闻言,男子又笑,扬声问道:叔叔,阿姨,我可以进屋吗?  

从曼楠手中的那支扁平机子里,发出入屋的许可:喔喔喔!霍根已经到了吗?欢迎欢迎!快进去吧!  

下一瞬,原本重新自动锁上的大门,突然喀咑一声解锁,厚重的门板无声往内敞开。  

太好了,谢谢您们。男子声音听起来愉悦无比,顺手捡起掉在地上的钥匙,揽住曼楠的腰,长腿一跨,理所当然地登堂入室。  

什么?!等等!曼楠慢了好几拍才回过神,在他怀里拚命挣扎,你谁啊?!走开!不要碰我!!  

小楠啊!别紧张,那是我们欧洲的远房亲戚的儿子啊!  

是啊小楠,那是你表弟呢!记得要对他好点啊!不要让人家饿肚子了……啊老公!手机快没电了!  

嘟,电话就这样被那两个任性无比的爸妈挂断了,徒留曼楠和那个名叫霍根的家伙大眼瞪小眼。  

表弟个鬼!这怎么看都成年了吧?!曼楠暗自磨牙,真想亲手掐著爸妈的脖子拚命摇晃他们。  

窗外,闪电又划过,轰隆──  

她对现在的状况又惊又疑,平时还算灵活的脑子现在却当机到不行,只能睁大眼死死瞪着那个被爸妈介绍是在欧洲的远房表弟的高大家伙。  

曼楠……眼前的家伙靠得越来越近,她在他琥珀色的瞳孔里看见自己惊惶失措的脸──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邪魅地闪了下,鼻尖在她脸颊上蹭了蹭,好像在嗅什么似的,然后薄唇微勾,嗓音低哑地开口:曼楠,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