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在巷子里被乞丐不要好深_惨叫宫交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52 18 人阅读

杨二牛决定编个善意的谎言,于是他转过头搭住杨富贵的肩膀问道:“如果我不想让你们把我的真实身份说给别人听,你们会怎么办?”

杨二牛是在利用心理学的原理,试探她们对天神有多少的信任。

 

“您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泄露了您的身份,谁要是说出来,我们肯定会狠狠的惩罚的!”杨富贵很诚恳的说道。

 

“那好。”杨二牛说着神秘一笑道:“村长你应该知道,镇里派了一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到咱们村做村医,而我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村医!”

 

杨二牛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大家都难以置信,天神居然要到自己的村里,当一个乡村医生!

 

不过最为激动的,还要数杨富贵这个村长了,要不是村里一直没有医生,五年前的那场化工厂爆炸,也不至于让村里一大半的男人死掉。他多次向镇里反应,可是青牛村太过偏僻又没有像样的路,而且从镇里到青牛村要翻几座大山,谁也不愿意去。

 

所以对于青牛村来说,医生就是他们的生命,而眼前这个医生又是天神,双重身份的杨二牛,自然他的话没有会怀疑了。

 

这时杨二牛示意她们不要太过激动,然后双眼注视着杨富贵道:“所以现在呢,你们只要记住我是村医这个身份就可以了,知道没?”

 

杨富贵点头笑道:“好的,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的村医了!”

 

见所有人都点头答应了,杨二牛这才带着这些衣衫褴褛的女人走上了山坡,而就是这么一小段的路,这些女人就像是故意的一样,一边走一边将自己最美的地方,大大方方的展现在杨二牛的面前。

 

杨二牛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宝贝可能就要爆炸了,于是他让村长带领这帮女人先回家,明天再采摘草药。

 

站在原地的杨二牛等这帮人都走了,连王艳丽也跟着姐姐离去,他这才到地方拿好东西朝卫生室赶去。

 

等杨二牛来到卫生室时,发现旁边的村委会还亮着灯,他忽然眼前一亮,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果然如他的所料,亮灯的是村支书的办公室,而这个村支书是杨二牛的大学同学张婷婷。

 

张婷婷是城里人,不过她一直觉得城里太浮躁,于是在杨二牛的介绍下,她申请到青牛村做村官,正好她又是学管理的。

 

听到有异常的张婷婷顿时抬起头来,只见她精致的五官在瓜子脸上勾勒出迷人的容颜,漂亮的双眸带着几分朝气,透出一股清新脱俗的气韵,齐耳的短发用发夹别在小巧的耳朵后面,给人一种素雅轻快的感觉。

 

从杨二牛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那清爽的白色休闲服,里面是针织的桃领衫,衬着她修长的粉颈,让人很容易就感受到她明显不同于青牛村其它女性的气质。

 

这种天仙般的美人儿,比村里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在学校的时候就有无数的男人追求她了,而杨二牛自然也对她爱慕有加。

 

他甚至想过把张婷婷压在身下,然后看她在自己胯下辗转奉迎的俏模样……

 

杨二牛本想打个招呼就回卫生室去,哪知道张婷婷看见是他,竟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随即她说道:“杨医生你可算回来了,请坐吧,我正打算找你商量个事儿呢。”

 

甜美的嗓音,标准的普通话,但内容却让杨二牛一愣,他迟疑片刻问道:“什么事?”

 

只见张婷婷把手里的几份文件推到桌子的另一边,接着难掩开心的说:“你看看这几份文件,这是我回来之前去县里跑的结果。”

 

杨二牛此时坐在张婷婷的对面,他拿起文件,在张婷婷的指点下按顺序一份一份的看来了起来,看到一半杨二牛有些动容的叹道:“原来你不跟我一起回来,是去县旅游局了啊,不过你还真说动了旅游局的人?”

 

杨二牛和张婷婷是坐同一列火车到县城的,当时俩人还坐在一起,可张婷婷一路都没理会杨二牛,且下了火车她就不辞而别了。当时杨二牛以为张婷婷看不起他,为此还伤心了好一会儿,现在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文件里的内容,是关于开发青牛村生态旅游项目的批文和提案。

 

张婷婷笑盈盈的说道:“那是必须的啊,不然我这些天不就白跑了吗?只要我把合适的项目方案提交上去,保证很快上面就会批准,建立青牛生态旅游景区了。”

 

杨二牛真没想到张婷婷的业务能力如此高,顿时对她刮目相看了。

 

这时张婷婷敛起了笑容,她微微蹙眉道:“不过方案的准备工作很麻烦,而且村子里现在没有多少资金,很多事儿恐怕我一个人也解决不了……不过幸好旅游方面的事我了解一些,明天下午我打算去勘察一下合适的旅游线路。”

 

“没关系慢慢来,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讲,毕竟这是我的家乡,应该可以给你出谋划策。”杨二牛说着提醒张婷婷道:“不过这里的山林里经常有野狼出没,你明天要去的话,至少得让村里的猎户们陪着。”

 

张婷婷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她瞅着杨二牛说:“不需要那么多人去,你跟着我就行了,毕竟咱俩知根知底,而且眼界相当,我提出的观点你也能理解,加之你又是学医的,遇到点磕磕碰碰的,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杨二牛先是一怔,然后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随即回答张婷婷:“没问题,那我们明天见。”

 

说罢,杨二牛告别了张婷婷,他来到卫生室将床铺好,躺下后辗转反侧,他眼前总是出现让其燃气火苗的画面……

 

不知道何时睡着的杨二牛是被鸡叫给吵醒的,等他起身洗漱的时候,忽然想起嫂子王冬菊来,于是杨二牛匆匆洗完离开了卫生室。

 

刚到王冬菊家门口,忽然听到院子里传出一声惊呼:“哎呀……”

 

杨二牛听闻一把推开院门冲了进去:“嫂子!”

 

此时院子里,嫂子王冬菊偏着腿坐在地上,旁边是个泔水桶,此时那桶倒在地上,里面的泔水把王冬菊下半身浸了个透。

 

王冬菊见是杨二牛,她一脸窘迫的爬了起来,接着自责道:“我真是没用……”

 

杨二牛有些心疼的皱眉说:“嫂子你手还没好,怎么能……以后你别做这些了,等我回来帮你。”

 

说着杨二牛走进屋子拿出扫帚和垃圾桶,很快把地上的狼藉给收拾了。

 

王冬菊瞅着忙碌又认真的杨二牛,心里别提多感动了。

 

等收拾好了,杨二牛见王冬菊还穿着那条又湿又脏的裤子,他不由得问了一句:“嫂子,你怎么不换换呢?”

 

王冬菊脸上一红低下了头,沉默半晌才鼓足了勇气,声音低得跟蚊子叫似的:“二……二牛,你能帮嫂子烧点水,洗……洗洗吗?”

 

杨二牛心里一震,不过也确实,嫂子那么爱干净,不把身上的泔水洗干净怎么行?

 

杨二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嗯了一声,随即撸起袖子忙碌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水便烧好了,等俩人进到里屋关上门,杨二牛很自然的转过身去,直到王冬菊自己艰难的脱了裤子,他这才转回身。

 

不过眼前的景色,让杨二牛顿时屏住了呼吸。

 

虽然嫂子王冬菊上身仍穿着衣服,但整个下身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那充满肉感的翘。臀和白嫩的大腿,看的人直流口水。而臀。沟间光线不及的地方,还隐有黑色的毛发,令人瞬间浮想联翩,那块地已经很久没人去游览开发过了。

 

忽然杨二牛意识到,上次给嫂子洗澡以后,她对自己的心理防线弱了很多,否则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这样站在他面前。

 

想到这里杨二牛深吸一口气,压下无比兴奋的反应,走到王冬菊身后有些紧张的说:“嫂子,我……我开始了。”

 

王冬菊闭上眼睛,只听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杨二牛从后面可以看到她发红的耳根,知道她现在非常的羞涩。

 

杨二牛从盆里的热水中绞起毛巾,接着蹲下从最下面的小腿上擦洗起来。

 

王冬菊初时还能保持镇静,但随着杨二牛越擦越高,使得她不由的微微颤抖起来。

 

杨二牛在心里面不断的告诫自己要镇定,尽量把心思放在给嫂子擦洗上……可是擦着擦着,他已经擦到了王冬菊的大腿上,顿时动作情不自禁的慢了下来,那股冲动的心思也再难压制了。

 

最要命的是,为了方便杨二牛擦洗,王冬菊不得不站立着将双腿叉开,而他蹲在王冬菊的身后,甚至都不用抬头,只要眼皮微微抬高一线,就能看到……

 

真的是无比诱人啊!

 

幸好现在嫂子王冬菊背对着自己,否则要是看到他亢奋的宝贝,可就尴尬死了。

 

终于是擦净了大腿,此时的杨二牛呼吸急促了起来,等他再次绞好毛巾,颤着手按在王冬菊的大腿之间时,忽然一声轻吟传来,只见王冬菊的身子晃了晃,差点就栽倒了。

 

“二牛……你轻一点……”王冬菊颤着音说道。

 

杨二牛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听王冬菊说话,他的理智在摇摇欲坠,很快他的大手在王冬菊的神秘之处,不管不顾的用力擦洗起来。

 

自打五年前王冬菊的丈夫死去,她的身子就再也没被男人碰过,杨二牛这般擦拭,王冬菊哪受得了。而这种程度的刺激,使得王冬菊的娇躯抖颤个不停,强烈的渴望顿时升了起来,此时她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小嘴急促的喘息,而那胸前的饱满也激烈的起伏着。

 

王冬菊不想这样,仅存的理智让她用力夹紧了双腿,但这反而把杨二牛的大手夹在了她腿间,瞬间一股强烈的飘飘欲仙感,让王冬菊身子一软,倒进了杨二牛的怀里,她立刻感觉到有异物顶在自己臀。沟上……

随着王冬菊用尽全力的一声娇呼,杨二牛瞬间神智清醒了过来,他的身躯一震,面带惭愧的松开了王冬菊,然后语气内疚的说:“嫂子,我……”

 

王冬菊背对着杨二牛颤声打断了他的话:“嫂子不怪你……二牛,都是嫂子不好,嫂子忘不了你哥,你……你懂吗?”

 

杨二牛急忙爬了起来,他羞臊不已的说道:“我明白嫂子你的意思,我没事……你好好休息吧,我……我先走了。”

 

说罢,他也不等王冬菊回话,转身飞奔了出去。

 

不只是嫂子王冬菊忘不了他大哥,他自己也没办法忘记,杨二牛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惨死,如果报不了这个仇,别说和嫂子王冬菊做出格的事儿,会让他心神不安,就单单晚上睡觉,时不时梦到哥哥朝自己喊冤,求杨二牛帮他报仇,都会使得心力交瘁。

 

返回村卫生室,杨二牛洗了个澡,正准备躺下养精蓄锐,为下午和张婷婷去山林做准备时,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杨二牛起身打开大门,只见刘娟站在外面,顿时他想起了在果园的羞羞事,不禁心里面一荡,目光不由得下滑到了她的腰身上。

 

刘娟看在眼里,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气息有些不匀的问:“二牛,你……你在看什么呢?”

 

杨二牛知道自己有些失态,随即轻咳了一声,然后抬起眼来问:“婶子你是生病了吗?”

 

刘娟摇摇头,接着愁眉苦脸的说:“还不是我家那头老母猪啊,这几天一直哼哼唧唧的,怎么也不肯把肚子里那窝崽子下出来。上次镇政府给咱们村养猪的人家都发了催产针,可是我一个妇道人家根本不知道怎么用,我想着你是医生,所以就来找你帮帮忙,你应该没问题吧二牛?”

 

杨二牛迟疑了片刻说:“按理讲我是给人看病打针的,不过既然是婶子的忙,那我没有不帮的道理,走,去你们家看看。”

 

说罢,杨二牛跟着刘娟去了她家,村卫生室离刘娟家相隔不远,七八分钟后到了地方,杨二牛一看猪圈里那头老母猪确实情况不对劲,援起袖子就翻进了猪圈,三两下便给那头猪打完了针。

 

完事杨二牛走出来对刘娟说:“一天之内生效,估计明天这个时候就能生下来了,婶子你放心吧。”

 

刘娟激动的眼眶都泛起了泪光,只听她说道:“谢谢你了二牛,看你帮婶子把自己给累得满头大汗,来,婶子给你擦擦……”

 

说着,刘娟拿出她的手帕,伸手擦拭着杨二牛额头上的汗珠。

 

杨二牛顿时嗅到了刘娟身上淡淡的体香,随即回忆起了果园小屋里的情景,想着杨二牛不由得开口问:“婶子,你那天没被咬伤吧?”

 

只见刘娟那圆圆的脸蛋刹那间变得红扑扑的,她白了杨二牛一眼娇嗔道:“哼,我还以为你都忘了婶子呢,昨晚也不说去家里看看婶子,今天要不是婶子过来求你帮忙的话,你是不是都不打算找婶子了?”

 

杨二牛收到刘娟的撒娇和抛来的媚眼,心里一阵荡漾,他伸手抓住了刘娟的手腕,笑嘻嘻的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然后目光炙热的注视着她道:“我这不是刚回来琐事儿多忙嘛,对了婶子,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是镇里派到咱们村的村医,要不我现在给你检查检查吧,以防万一,你说呢?”

 

刘娟红着脸颊又白了杨二牛一眼,却没有丝毫的挣扎,任凭自己挺起的饱满和他结实的胸膛挤在一起,随即语气略带调戏的问道:“你这刚毕业回来,医术行不行啊?”

 

杨二牛一听松开了刘娟的手腕,接着大手探到了她腰后面,只见他一把将刘娟的下半身搂住,顿时两个人的身子死死的贴在了一起,随即杨二牛坏笑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刘娟忽然感觉到有个壮实的异物,顶在了自己的小腹处,这让她又惊又喜。

 

杨二牛知道刘娟婶子对自己有意思,加上昨晚今早先后被各种女人勾起的一肚子的火,还一直没有释放的机会,所以现在不做更待何时呢?

 

于是杨二牛一把抓住,刘娟那能让死蛇也重生的肥美肉臀,然后大力的捏了起来。

 

也就片刻,刘娟被撩的已是满脸春色,气喘吁吁的了。

 

见刘娟缓慢的迎合着,杨二牛展开了全方位的攻势,他头一低,大嘴俯到了刘娟的胸前,三两下拱开了她的衣服,接着享受的吮了起来。

 

刘娟再也忍不下去,她娇吼道:“二牛……快进来吧……”

 

杨二牛二话不说,直接将刘娟按倒在了猪圈旁边,接着压在她的身上,随即将两个人身上扯了个精光,然后奋不顾身的长驱直入……

 

一时间莺莺燕燕,春光无限,只有猪圈里的老母猪哼哼唧唧的看着这一幕。

 

杨二牛压抑着的一团火,终于是在刘娟这里得到了释放,俩人这一场大战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战得刘娟丢盔弃甲连连求饶。而杨二牛却不管不顾,拼命的在刘娟身上开垦着,结果刘娟被他弄得酸软无力,结束后连站都站不起来。

 

得到满足后,杨二牛将刘娟抱进房间的床上让她休息,自己则赶紧回村卫生室,因为马上就要到下午了。

 

还好杨二牛回去的正是时候,张婷婷已经收拾好准备找他一起出发了。

 

俩人相视一笑,随即一起按着张婷婷事先设定好的线路进了山。

 

张婷婷这趟的主要目的是确认线路建设的可行性,等确认清楚之后,将可行性方案提交到旅游局,上面才好请专业的人员来设计具体的建设方针,最后才是正式施工。

 

两个人这一路走走停停,指指画画,不知不觉间,已经进了山林里。

 

此刻烈日正当头,体力差的张婷婷已经累得是满头香汗了,身上的白色T恤都湿了个透,紧贴在她身子上,隐隐约约的把里面粉色的束缚都印了出来,惹得杨二牛不时偷瞄两眼。

 

忽然张婷婷在林间的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然后瞅着杨二牛商量道:“咱们在这里歇会儿吧?”

 

杨二牛毫无意见的点头答应了。

 

“我去办点事,你在这等我,呃……不准跟过来哦。”张婷婷说着将背包放在了地上。

 

杨二牛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办什么事儿?”

 

“要……要你管啊,总之别跟过来就是了。”张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随即她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深草丛跑去。

 

杨二牛怔了好几秒钟,忽然反应了过来,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这荒郊野外的她能有什么事儿,肯定是女孩儿家的私事——那丫头要去行个方便。

 

不过不用张婷婷说,杨二牛也没想去偷看她,毕竟这种下三滥的事儿杨二牛是不齿的。

 

因为从早上到晌午都在刘娟家里酣战,现在有些饿的杨二牛只能坐在树荫下,一边等张婷婷一边打开她的背包,拿出水壶和干粮吃了起来。

 

大概七八分钟左右,张婷婷才手抓一把绿色的野果走了回来,到跟前她扬扬手跟杨二牛道:“这果子好甜,你要不要?”

 

杨二牛抬头只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他起身一把从张婷婷手里夺过,那串像是野橄榄似的果子,然后皱眉询问:“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张婷婷见状有些紧张道:“那边树上结的……怎么了?是不能吃吗?”

 

杨二牛眼神玩味的注视着张婷婷,迟疑了片刻,不答反问:“你吃了没有?”

 

张婷婷见状失声叫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已经吃了三颗!”

 

张婷婷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自己的衣领,给自己扇风,她这会儿脸蛋上显现出了异样的红晕。

 

杨二牛不由得苦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热?”

 

张婷婷赶紧点头回应说:“是啊,不过走了这么大半天,不热才奇怪吧……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杨二牛叹了口气道:“你手里的这个东西叫乐悠果,我小的时候山里挺多的,后来因为这果子实在是太缺德了,村长就组织了一帮人将漫山的乐悠果树给铲了,没想到它居然还能活下来到现在。”

 

张婷婷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抬起手将手当扇子给自己扇风,然后忍不住好奇之心的问杨二牛:“为什么说它缺德呢,怎么个缺德法?”

 

杨二牛眼神复杂的瞅着张婷婷,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因为它……它有很强的催情效果,以前咱们村里发生过,有人想找媳妇,就拿这果子给喜欢的女孩吃,然后……”

 

“别说了!”张婷婷慌忙打断了杨二牛的话,此时她的整张俏脸已经红了个透。

 

张婷婷虽然是个黄花闺女,但毕竟不是孩子了,当然知道然后下面是要干嘛。

 

杨二牛有些尴尬的挠头道:“那就不讲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果子吃了之后,只能通过男女亲热来解毒,不然会因为急火攻心而休克甚至死亡。尤其是你已经吃了三颗,一会儿发作起来,恐怕是……”

 

张婷婷又羞又惊,很快她感觉整个人都异常的燥。热,眼前也开始有点模糊起来。

 

杨二牛眼珠子转了转,随即轻咳一声道:“我倒是不介意帮你解毒。”

 

张婷婷听罢瞪圆了眼珠子,她蹙眉道:“你个臭流氓,我绝对不会让你……让你……”

 

话还没说完,忽然张婷婷感觉一阵眩晕,她不由得扶着树缓缓的坐倒,片刻后,张婷婷的身子像被掏空了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杨二牛不禁皱眉赞道:“想不到你的胆子这么大,居然不怕死……”

 

顿了顿,杨二牛坏笑着说:“那好吧,我杨二牛很佩服你,回头你要是死了,我会给你好好挖个墓,让你在阴间也能住得舒服点。”

 

张婷婷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一团火给烧死了,而一股难言的渴望也由心底升起,她抬起头,忽然发现眼中的杨二牛竟然前所未有的帅气,顿时下意识的喊了起来:“我……我不要死……救……救我……”

 

杨二牛一直很认真的在观察她的状态,见张婷婷快要到达极限,知道不能再逗她了,于是蹲下身来问道:“真的想让我救你?”

 

张婷婷已经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双眸迷离的看着杨二牛,眼眸里满是央求之意。

 

杨二牛咧嘴一笑,将手伸出来,放在了她的颈侧,接着手掌微微用力的按压了几下。

 

没想到杨二牛的这个动作,让张婷婷的神志竟神奇的清醒了不少,明白怎么回事的张婷婷忽然眼泪滚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杨二牛见张婷婷此时楚楚可怜,心里一软说出了实情:“你不要胡思乱想啊,我帮你解毒不是说要破了你的身,我杨二牛还没有卑鄙到那种程度。你忘了我是学医的了,中医有种按摩排毒疗法,我是要通过按摩来解除你的毒素。”

 

原本已经绝望的张婷婷顿时娇躯一震,她睁开泪眼带着颤音道:“按……摩?”

 

杨二牛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接着皱眉说:“不过还是要碰你的身子,不然没办法按摩。”

 

听杨二牛这么说,张婷婷觉得再怎样都比就这么被杨二牛破了身要好的多,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回答:“那你来吧!”

 

只见杨二牛邪魅一笑,手往下落去,等落在了张婷婷的T恤下摆时,那只大手缓缓的探进了衣内……

好。嫩的皮肤啊,这是杨二牛伸进去触摸到的第一反应,不愧是城里养出来的女孩儿。

 

张婷婷的身子不由得微颤了几下,接着害羞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杨二牛的大手缓缓的做着来回按压的动作,每一下都能激起张婷婷的颤抖反应,这中间的主要原因是乐悠果的催情产生的,此时张婷婷的皮肤比平时里要敏感数百倍,不过也有杨二牛手法巧妙的缘故。

 

大手渐渐的推拿到了她饱满处下方,张婷婷终于忍不住张开小嘴,急促的喘息起来。看着张婷婷那满脸红晕的诱人模样,杨二牛不禁也是身体大热,自己的宝贝似乎都要将裤子崩开了。

 

杨二牛按的是浑身冒火,他实在忍受不住了,只见杨二牛忽然伸出手,一把将张婷婷整个人拉到了自己怀内。

 

张婷婷原本努力的压抑着身体的兴奋,结果杨二牛的举动让她彻底克制不住了。随着一声轻哼,张婷婷感觉被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包住了,顿时呻咛了出来。

 

杨二牛将张婷婷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前,她整个人坐在杨二牛的腿上,接着张婷婷感觉到一股强有力的双手,有点粗暴的把她的T恤和束缚一起掀到了脖颈处,随即那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柔软细嫩的,还处在新鲜状态的饱满,肆意的按捏了起来。

 

此时林间的阳光透入,照在了那不断变形的地方……

 

谁都想不到,在这人迹罕见的老林中,青牛村的美女村支书,平时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张婷婷,就这么上身赤条条的被杨二牛搂在怀里捏弄。

 

张婷婷的理智最终彻底崩塌了,她忘情的高呼大喊起来,声音时高时低的不断在林子里回荡。

 

杨二牛的中医按摩也算是老手了,大三假期为了挣钱,曾在会所给无数富婆按过。可以说是身经百炼的他,却被这美女村支书惹得口干舌燥炽,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我去啊,平时看她玉洁冰清的,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这么会叫!”杨二牛在心里吐槽道。

 

等到杨二牛在她的胸脯上按了四五分钟后,他的右手松开半边饱满,朝着张婷婷的裤腰上摸去。

 

哪知道刚刚把手探进去,张婷婷忽然死命的按住了杨二牛的手,她气喘吁吁道:“不可以啊……求你……”

 

杨二牛顿时清醒了过来,他直接把手收了回来,放回到了她饱满上。

 

其实杨二牛完全可以硬来的,毕竟凭张婷婷现在的状态绝对没有办法抵抗,但杨二牛从不是那种会强迫女人的人。

 

就算要和她发生关系,也得是在她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才行。

 

差不多二十分钟过去了,杨二牛在张婷婷的身上按揉了个遍,她皮肤上的红色这才渐渐的消退。

 

杨二牛的这套中医按摩排毒手法,靠的是通过对身体的推拿,来刺激人体的血液交换,加速排出毒素。张婷婷中毒不是很深,因此见效很快,随着她皮肤上出了一层的汗珠,乐悠果的毒也通过排汗排了出来。

 

张婷婷终于恢复了神智,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热潮已经散掉,这才娇羞的推开杨二牛,背过身去把衣服穿戴好。

 

虽然没有实现和张婷婷发生关系的愿望,不过杨二牛也算是过足了手瘾,只见他笑嘻嘻的说道:“回头你要觉得毒还没清干净,说一声,我随时过去帮你。”

 

张婷婷忽然转头瞪了杨二牛一眼,片刻后低下头道:“这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杨二牛嗯了一声说:“我明白,你放心好了。”

 

张婷婷这才把头抬起来,此时她的脸上红潮依旧还没消去,她的双眸盯着杨二牛,语气认真的说:“二牛,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现在真的只想把工作搞好,带领咱们青牛村的乡亲们发家致富,不想多说儿女私情,你……明白吗?”

 

杨二牛怔了怔,好一会儿才回答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宽心好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工作方面我一定会全力帮衬你的。”

 

张婷婷这才露出笑容,她感激道:“那就好,谢谢你了。”

 

说完两个人起身继续勘察线路,直到快天黑才走出山林。

 

等他们回到村委会,旁边的卫生室门口站着焦急的村长杨富贵,见状杨二牛才想起来治伤的事儿。


性百科 » 在巷子里被乞丐不要好深_惨叫宫交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