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美妇市长的娇呻浪吟:啊 用力 再深点 添 蒂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49 37 人阅读

安眠药可不能乱吃。”

 

交代了几句话,医生就出去了,病房顿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听到医生的话,我也稍微松开了口气,还好是安眠药不是春药,但是就算是安眠药,要是我没去的话,也肯定让那家伙得逞了。

 

“安眠药?”姚婷稍微疑惑,然后又很快变得震惊起来。

 

“我明明在家吃饭吃得好好的,就是突然有些头晕,醒来之后就来了这里。”姚婷边说着,边极度怀疑的看向我,“我说你好端端的干嘛跑到我家里来借东西,原来是另有所图。”

 

“刘旭芝,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我直接就傻眼了,用脑子想想都知道我跟本没有下药的机会,锅从天降啊!

 

姚婷还在继续说着,变得极为羞怒:“就因为上次没让你得逞,你居然就给我下药了!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亏我老公还对你那么热情!我这就回去告诉老公你的真面目!”

 

姚婷说着,翻身就要下床,边去找自己的手机要打电话!

 

看着姚婷生气的样子,我心里真是又气又笑,看来之前我的冲动行为让她心里很有成见,明明随便想一想就能知道我没机会给她下药,但是她还是怪上了我。

 

我无奈的看着她四处翻找手机,边问到:“你怎么就不觉得是赵刚给你下的药呢?”

 

“不可能是他,他是我的同事,而且人也很好,怎么可能做这种龌龊下流的事情!”姚婷看着我,语气十分肯定,“这种事情,肯定是你这个卑鄙小人干的!”

 

这女人正在气头上,真的是怎么都说不清楚,找了一会没找到自己的手机,边质问我:“我的手机呢?”

 

我也有些生气了,语气不怎么友善:“你当时晕倒了,我急急忙忙把你送到医院来,哪儿还有兴趣管你的手机在哪儿,真是狗咬吕洞宾,亏我当时那么担心你。”

 

说着,我直接拿出一百块钱来丢到床上:“真是懒得管你了,自己休息好了打车回去吧。”

 

说完,我再也不看她,转身离开了。

 

一路回了家,真是越想越气,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快到晚上的时候我才醒过来,看了一眼手机,姚婷居然给我发了条消息。

 

“在吗?”

 

我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心里还有些别扭,直接发了一个“不在”过去。

 

那边很快回消息。

 

“不好意思房东先生,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发现你确实没有下药的机会,我可能真的错怪你了。”

 

倒是没想到姚婷是来认错的,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回答:“我是好色了一点,但是还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吧?”

 

姚婷直接回避了这个话题:“那真的是赵刚干的?”

 

“你问他去啊,问我干嘛,我不知道。”

 

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再度发来消息:“水杯和饭菜我都可以拿到医院去化验,但是真的是赵刚干的,我要报警吗?”

 

我想了一下,然后回到:“报警没用,人家一口咬定不是他干的,你也没办法,而且赵刚家里也有点钱,最后多半是不了了之。”

 

这次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回答:“好吧,我问过我老公了,他也这么说,这次实在谢谢你了。”

 

那次过后,姚婷总算对我不那么冷漠了,见到我也会打招呼了。

 

因为把姚婷送去医院,王率对我更热情了,经常和我聊天打招呼,有时候还叫姚婷把他家的瓜果什么的给我送点来。

 

又是周六下午,姚婷提着一袋水果来到我家。

 

今天姚婷穿着一身运动装,身上还有些热情,看样子似乎刚从健身房回来。

 

热辣的运动背心包裹着饱满的胸口,柔软纤细的腰肢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外面只是披了一件外套。下面热辣的短裤短到大腿根,露出两条雪白光滑的大长腿。

 

“拖了那么久的房租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次过来转给你。”姚婷坐在沙发上,低下头用手机转账。

 

而我站在她身边,往下看去,正好能够看到那白皙的胸脯,那两团柔软之间的沟壑,把我的视线牢牢的抓住了。

 

看着这一片大好风光,想起那晚在山顶发生的事情,身子顿时有了反应。

 

姚婷转完钱,抬头准备给我说一声,但是正好对着我的跨间。

 

姚婷顿时脸色一红,又重新低下头去。

 

“那个,房东先生,我已经把钱转给你了。”

 

姚婷声音偏小,娇声细腻,我顿时热乎起来,看着那胸前的雪白,又想起之前那美妙的触感,顿时忍不住了,直接抓住姚婷的肩膀往沙发上一推。

 

我直接欺身吻了上去,一手直接伸到衣服里面,肆意揉搓起来。

 

姚婷只是简单挣扎了几下,随着我的另外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裤子,几下动作,姚婷浑身顿时软了下来。

 

我不停的索取着,肆意玩弄着,慢慢脱下了她的衣服。

 

良久唇分,姚婷已经意乱情迷了,我一下脱掉裤子,姚婷看着我的下身,顿时有些惊讶。

 

这副反应让我很开心,我笑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

 

说着,我又要欺身,只是这次,姚婷却一把推开我,趁着这个空档,赶紧起身跑开。

 

“对不起,我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

 

我看着那远去的背影,一时心情有些复杂,到嘴的鸭子居然飞了?!

 

这让我郁闷了好一阵,姚婷也开始有些躲着我,直到两天后才和她在门口遇到。

 

姚婷和另外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栗色披肩长发的靓丽女孩一起从楼上走下来,见到我之后,姚婷稍微往后躲了一下。

 

我也愣住看着她,她旁边的那个女孩看我们俩了一下,然后疑问:“婷姐,你们认识吗?”

 

姚婷轻轻点了点头:“认识,这是我们的房东。”

 

没想到那个姑娘顿时兴奋起来:“他就是那个五套房还没结婚的房东?”

 

说着,看向我:“房东先生,正好我们现在没事,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我倒是没想到还会有人要主动来做客,赶紧把两人招呼进来。

 

姚婷一开始还有些抗拒,不过被姑娘强拉了进来。

 

那姑娘一进来就好奇的东张西望,我这房间是三室一厅,客厅也挺大的,那姑娘边打量着边拉着姚婷坐下。

 

我去给她们倒水,那姑娘和我搭话。

 

“房东先生,你这房子装修不错嘛。”

 

我知道这是客套,装修也就是随便装修的:“还行吧,也就那样。”

 

把水递给她们,我到沙发另外一侧坐了下来。

 

刚坐下,那姑娘就显得很热切的朝我凑了凑。

 

“房东先生,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张雅,是姚婷的朋友。”说着,便伸出手来和我握手。

 

我客气的握了握,然后张雅碰了一下姚婷,姚婷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

 

“房东,张雅她最近换工作到这边,想找个地方住下,你这里还有没有多余的房子啊?”

 

我说怎么这么热情,原来是要租房子。

 

我稍微想了一下,正欲开口,结果张雅先开口了。

 

“房东先生,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也太浪费了,要不我搬来一起住吧?”

 

我哪儿能想到张雅居然这么直接,姚婷看样子也没有想到:“张雅,男女有别,这么做不合适!”

 

张雅显得很不在意:“都什么时代了还男女有别,再说了又不是没和男生合租过,就这么定了吧,你说呢房东先生?”

 

一个大美女要搬过来跟我合租,我当然不会拒绝,直接公事公办的把价钱谈完,看在姚婷面子上我给了一个相当优惠的价格。

 

谈完之后,姚婷才不怎么放心的看着我:“刘先生,你可不能欺负我朋友。”

 

我顿时笑到:“我哪儿敢欺负她啊。”

 

聊了一阵,两人也就走了,不过看姚婷的样子,态度倒是对我回暖了很多。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刷牙呢,就听到敲门声,一打开,张雅就站在门口,提着两个大箱子。

 

我赶紧接过来,看着她:“这么早就过来了?”

 

“刚好起得早,就早点搬完呗。”说着,张雅就提着另外一个箱子走了进来,“我的房间在哪儿?”

 

我带着她进去,在房间里面帮她收拾,边和她聊着。

 

我这才知道,原来张雅也是老师,是教音乐的,她还带了一把木吉他来。只不过现在她辞职了,在酒吧当驻唱歌手。

 

张雅今天就穿着夏天的热辣露脐装,一番忙活身体发热,肚子上一片汗珠,那包裹着饱满胸部的衣服也湿了一片。

 

本来没什么,等收拾好了之后,张雅一把躺倒在床上,热辣的曲线暴露无遗,我顿时感觉有了些反应。

 

张雅扭头正想说什么,但是突然愣住,好像发现了我的窘迫,脸色也变得玩味起来。

 

“房东先生?有反应了?”

 

我哪儿能想到这姑娘居然这么大胆,顿时稍微躬腰,避免太显眼。

 

张雅顿时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张雅又起身。

 

“热死了,房东先生,我现在能洗澡吗?”

 

我还有些震惊张雅的开放,一时说不出话,点了点头,指着浴室门口。

 

“谢谢啦。”

 

张烨说着,拉着一个包过来翻找了一下,拿出换洗衣服就走了过去。我看得清楚,她就拿了一套内衣。

 

我又看向那个包,只见一个可疑的东西露出一个头来,我好奇拿出来,居然是一个玩具!

 

张雅这么开放的吗?

 

正想着,浴室突然传来张雅的声音。

 

“房东先生,为什么放不出热水啊,你来看看?”

 

我顿时把塑料玩具放好,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我能进来看看吗?”

 

“可以啊,没锁门。”

 

我顿时咽了咽口试,张雅洗澡居然不锁门?

 

推门而进,只见张雅已经把外衣脱了,就剩一套紫色里衣,而且看样式还是整体镂空的,那下面的雪白皮肤和紫色内衣对比比较明显。

 

我眼睛都看直了,忍不住咽了咽口试,直接愣在原地。

 

张雅大大方方的,没有在意我的反应,只是笑到:“先检查吧,我现在身上沾着汗难受。”

 

边说着,张雅的目光赤裸裸的看向我,面露惊讶之色。

 

足足盯了几秒钟,张雅这才笑着移开目光:“别愣着了。”

 

张雅这么落落大方,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要不你先穿上衣服?”

 

张雅笑盈盈的看着我:“大老爷你还害羞?不就是比基尼吗,沙滩上多得是。”

 

见她都这样,我当然不也扭捏了,过去帮她打开热水器。

 

本来就出了一身汗,张雅身上的味道越发浓郁,那荷尔蒙的气味刺激得我一阵心猿意马。

 

“好了,打开了。”

 

张雅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谢了房东先生。”

 

那饱满的胸口随着张雅的动作一阵晃悠,我意识到自己再这么下去会失态,赶紧逃了出来。身后的浴室顿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接着又响起水声,看来张雅应该是开始洗澡了。

 

我们两人就算这么相处下来了,洗完澡之后张雅只是随便套了一件宽松的短袖,下面更是直接就穿了一条内裤,时不时的走光。

 

她对此倒是毫不在意,不过我看得是真的有些煎熬。

 

等到了晚上,张雅去酒吧上班,我不知道为何突然松了口气。

 

打开监控继续偷窥,却发现王率和姚婷已经抱在了一起,互相亲吻着。

 

随着动作的深入,姚婷的衣服也渐渐少了,露出雪白娇嫩的躯体。

 

我直接起了反应,看着王率亲吻着姚婷的肌肤,心里突然一阵不是滋味,充满了嫉妒和难受。

 

放在以前,我这时候一定好好的释放释放,但是现在,我看到她和别人亲热,心里只剩一阵难受,哪怕这个人是她的老公。

 

只是,王率那方面有问题,两人缠绵了会也只能不了了之。

 

王率先去洗澡,我看到姚婷坐在床边,叹息了一声又一声。

 

很快,王率洗完出来了,又换姚婷去洗,等姚婷出来,王率已经睡下了。

 

姚婷没有睡,而是玩起手机来,不过几秒之后,我就收到了她发来的消息。

 

“在吗?”

 

我顿时有些激动:“在啊。”

 

停了一会,姚婷继续发来:“张雅说明天请我们吃饭。”

 

“可以啊。”

 

“张雅刚搬来,你可不能欺负她。”

 

“我哪儿敢欺负她啊,我只会欺负你一个人。”

 

这么发了过去,却再没有回信了。

 

我又看向监控,之间姚婷已经把手机放下了,躺在床上。躺了一会,姚婷居然伸手把裤子脱了下来,双腿夹得紧紧的,一手在下面动作,另外一只手开始揉搓起自己的胸来。

 

姚婷动作很轻,似乎是怕吵醒了王率,极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我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一时间激动不已。

 

眼看着姚婷越来越兴起,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拿出手机给她发消息。

 

“你在干嘛?”

 

本想就这么调戏她一下,没想姚婷做得太忘我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消息。

 

这事只能作罢,只是看着正在自我调节的姚婷,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火热,手不自觉的就伸进了裤子里面。

 

姚婷啊姚婷,这时候你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姚婷及其小心的扭动着身体,脸上的表情痛苦而享受,她肆意揉搓着自己的胸,变换着各种形状,看得我一阵口干舌燥。

 

我实在受不了,也跟着她的动作自我安慰起来。

 

姚婷已经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无法自拔,随着时间的推移,速度越来越快。而我也一样加快速度,幻想着把姚婷按在身下疯狂输出,虽然隔着屏幕,但是此刻我确是懂她的。

 

最后,姚婷终于忍不住了,两腿突然张开,绷起了身体,那场面真是看得让人心旷神怡。

 

而我也走到了最后的阶段,就快坚持不住了。

 

但是就在这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房东先生,你睡了吗?”

 

居然是张雅的声音!

 

突然的一刺激,瞬间让我绷不住了!

 

而就是在这时候,门直接被打开了,张雅直接走了进来,但是刚走进一步就愣在原地,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刚冲刺完,还没疲软,雄赳赳气昂昂的正对着她。

 

张雅直接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了好几秒,这才一下反应过来:“你居然在……”

 

我现在心情当真恶劣,赶紧遮住,恶狠狠的看着她:“知道了还不过给我出去!”

 

张雅顿时羞红,但是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你一个大男人害羞什么,我都没害羞,那么大的,给我看两眼怎么了?”

 

我现在心情当真是恶劣极了,一撒手就豁出去了:“看吧!让你看个够!”

 

这些张雅就是再开放也有些绷不住了,脸色顿时通红,面红耳赤的两步跑开,门都不给我关上。

 

我长舒了一口气,赶紧收拾了一下。

 

收拾完毕,自己套上个大裤衩子,之后才走出去。

 

走到客厅,正看见张雅在玩手机,还能看到上面联系人正是姚婷。

 

“你跟姚婷说什么呢?”

 

张雅见是我,脸色微红,也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做这种事不知道关门吗?”

 

我顿时叹了口气:“以前我一个人住关什么门?只不过你现在搬来了我还不习惯。”

 

张雅脸色再度一红,冷哼一声:“我把你的事都告诉姚婷了,让你提防你这个变态。”

 

我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变态了,要看也是你自己要求看的好不好?还告诉姚婷,那她说什么了?”

 

张雅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说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释放的机会,只能用这种方法满足自己,女人也一样。真是奇怪了,姚婷居然会向着你。”

 

想起刚才姚婷也在自我安慰,我顿时笑了起来,她显然是理解我的,我们都一样。

 

张雅眼睛转了一下,突然开口:“你刚才把我吓到了,你是不是该补偿一下我?”

 

我直接没好气到:“你还把我吓到了,你怎么不补偿我?”

 

张雅冷哼一声:“我不管,反正你吓到我了。”

 

我真是对着姑娘没招了:“那你说,要怎么补偿你?”

“本来我想找你出去吃夜宵的,这样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请客,我就原谅你。”张雅笑眯眯的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听张雅这么说,便笑道:“那行,没问题,不过等我先洗把澡。”洗完澡就和张雅一起下楼吃夜宵。

 

我们选了一家烧烤店,张雅还点了几瓶啤酒,说道:“吃烧烤哪能不喝酒,对不对”

 

我们边吃边聊,不一会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抛诸脑后。

 

我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

 

“是呀,怎么了”张雅吃着烤肉串。

 

“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不用唱一夜,每晚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张雅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顺便听听我唱的歌”

 

“没兴趣。”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没想到张雅撅起了小嘴:“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趣,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见张雅生气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时候去看看。”

 

张雅酒量不大,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账,二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回去。

 

路上,我们继续聊着。

 

“我看你那把吉他有些旧了,怎么不换一把?”

 

张雅不自然笑了一下:“这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他知道我的音乐梦想,希望我能努力坚持去追寻,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我为什么辞职,就是为了带着我爸的鼓励和寄托,一起追寻我们共同的梦想。”


性百科 » 美妇市长的娇呻浪吟:啊 用力 再深点 添 蒂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