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被男同桌强开解胸罩吃奶|女性尿眼撑开调教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39 20 人阅读

想让人家走却又不好意思,人家又做饭又洗碗,他总不能太过无礼。

可眼见着月亮都出来了,老李说道:“妹子,这天也太晚了,这大晚上的走夜路太危险了。”

 

蔡根花扭捏了一下,这才说道:“李哥,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老李一听,心说只要您老人家能离开这里,别说一件事了,两件三件的都不成问题啊!

 

“今天我出门的时候有些着急,光顾的端锅了,钥匙忘在了家里。”蔡根花盯着老李,“今天我能不能在你这里凑活一下,明天我去找人开锁?”

 

老李刚喘了口气,听到蔡根花的话,好悬没一闭眼晕过去,这尼玛……这还请不走了咋滴?

 

“总不至于咱们朋友这么多年,我在这里借住一下都不行吧?”蔡根花一看老李的表情,顿时有些幽怨,“实在不行,我给你免一个月的租金也行啊。”

 

呵呵……

 

您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要是在把你赶走,岂不是个丧尽天良的王八蛋?

 

“行,蔡姐,你这是那里的话,东厢房里有被子有褥子,你只管住就可以。”老李说这话的时候,心头都在跟着滴血。

 

“那谢谢李哥了。”蔡根花宛若少女一般蹦了起来,两个人也就继续看电视,可蔡根花的身体却一点一点的向着老李在靠拢……

 

老李就跟防贼似的防着蔡根花,这沙发都快赶着床大了,你丫非得往老子这边凑个什么劲儿?

 

老李恋恋不舍的看了眼电视的球赛,拿着遥控器一关,直接站起身来:“妹子,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屋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哈。”

 

“没事儿,那我去给你接盆洗脚水。”蔡根花也站了起来。

 

老李脸色都变了,你丫还服务的真彻底啊,是不是现在就差个暖床了?

 

开玩笑,这要是让你真进了我的屋子,那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自己可是说都说不清楚了。

 

“客气了,大妹子,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麻烦你。”老李此刻连着寒暄,心里却后悔死了,早知道一开始就不应该让她进来的啊!

 

“嗨……这有啥麻烦的,今天多亏了你帮忙,我帮你弄盆洗脚水有什么的。”蔡根花嗔笑着道。

 

老李都不知道该咋说了,你这女的是听不懂好赖话么?

 

“真不用,而且我这今天一天也没出门,脚也不脏,直接就睡了。”老李只能硬着头皮拒绝,事实上这么多年,睡觉前他都会泡一泡脚,促进一下血液循环。

 

“这样啊,那行,我也回房了,早点休息吧。”蔡根花也意识到自己或许太着急了,但这只是个开始,她就不相信,时间一长这老东西还能把持的住?

 

“嗯。”老李如蒙大赦,这蔡根花要是在年轻个二十岁他也许还真的会动心,可这就怕货比货,有刘春钰这么个极品摆在前面,蔡根花根本可以无视的好么?

 

夜里倒是没有在发生什么幺蛾子,老李甚至在梦里还遇到了刘春钰,在梦里两个人颠鸾倒凤,好似一对神仙眷侣。

 

第二天公鸡一叫,老李直接睁开了眼睛,顿觉下身有些不舒服的,这伸手一摸不由得一阵苦笑,自己都这把年纪了,居然还会遇到这种小年轻身上才会发生的事情。

 

在梦里大展身手的老李心情愉悦,甚至短暂时间内都忘了院子里此刻还住着另外一个女人。

 

脱下裤子,换上衣服老李刚准备去外面把脏了的裤子洗干净。

 

可刚一出门,迎面就撞见了蔡根花,两个人四目相对,老李猛地想起还有这么一茬。

 

就在老李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蔡根花一把就拿走了老李刚脱下来的裤子,“李哥早上好啊,正好我要洗东西,我帮你吧。”

 

这尼玛……

 

老李望着蔡根花手里面的裤衩,泪流满面,你丫手速也太快了点吧!

 

可老李现在也不敢冲上去抢回来,这样反而会让蔡根花想得更多。

 

老李干脆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又看了一会儿医书,等到外面蔡根花叫了,老李这才出来,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刚做得的早餐。

 

枸杞白米粥,韭菜炒鸡蛋……

 

老李嘴巴一抽,昨天自己的梦遗多半就和蔡根花那一大锅的十全大补汤有关系,这一大早晨的还来?

 

望着蔡根花毫不掩饰的灼热眼神,老李真的产生了一些危机感,一种被猎食者盯上的危机感。

 

吃完早饭,蔡根花总算是要离开老李这里了,临走的时候,蔡根花站在老李面前扭扭捏捏,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正在老李诧异的时候,蔡根花走到老李身边猛地抱了他一下,旋即小声说道:“李哥,没想到你一把年纪还这么壮,等下次来我在带东西来看你……”

 

说完扭着丰臀离开了老李家。

 

留着老李一个人在风中摇曳……

 

吃过早饭,老李从屋子里有找出了一些药材到了张成家门口,一想到又能看到刘春钰,老李这心又不争气的跳动起来,只是老李不清楚,张成那天对刘春钰有没有怎么样。

 

到了张成家门口,很不凑巧开门的是张成,一看是老李,张成笑着把老李给迎了进来,对待外人张成向来热情大方,十足的一个直男癌。

 

“李叔,什么风儿把您给吹过来了?”

 

老李把手边的药材放在桌子上说道:“我这不是听村里的大夫说你媳妇儿被蛇给咬了么?我来看看情况严重么?”

 

“嘿呀!你看我这脑袋,您不是现成的大神医么,这傻老娘们儿还去了村里的诊所,又黑又贵的。”张成一拍脑袋气呼呼道。

 

“你媳妇儿没事儿了?”老李问道。

 

“没事儿了,我让她出去买早点了,李叔,您屋里坐,我去给您倒杯水。”张成对老李倒是很客气。

 

老李眯着眼睛,心里面很气,多好的媳妇儿啊!你小子黑了心不好好心疼着,生着病还要人家去买早点。

 

老头子本来对你还有点愧疚,现在看来,愧疚什么还是去喂狗吧。

 

张成把茶水摆在了老李面前。

 

“我说你小子不地道啊,媳妇儿生着病还让人家去买饭。”

 

“嗨~叔,这就是您的不知道了,我这结婚花了欠了那么多钱,还没享受两天就去城里工作了,这我昨天回来寻思亲热亲热吧,这娘们儿居然还把我一脚给踢开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张成在村里的面子往哪搁,这女人我跟你说就是不打不舒服!”张成坐在凳子上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看着张成,老李气的牙根都痒痒,对自己老婆都这样的人,心肠能好到那里去?

 

想着刘春钰一大早晨难受着去买早点,老李心里就跟刀扎似的心痛的不行。

 

“是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过张成你去城里是干啥啊?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在家,你能放心?”老李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嗨……咱这不认字儿的还能去干个啥,瞎混呗。”张成打了个哈哈。

 

老李盯着张成的脸,发现这小子实际上在隐藏着什么东西,也没有打算多问,只是拍了拍张成的肩膀:“发财了可别忘了叔,你媳妇儿在家你也别担心,有我老头子帮忙照顾着,你在外面闯荡不也放心不是?”

 

“哎!您那儿的话!这不是应该的么?小时后要不是您出手救了我,我这腿可能早就瘸了!”张成一听老李这话顿时喜上眉头,要说心里不担心那绝对是假的,否则他也不会出去几天就回来看看。

 

如果以后老李要是能帮忙看着,自己该省下多少事儿,能多赚多少钱,到时候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张成这下对老李就更加亲热了,那态度比对自己亲叔叔还要亲。

 

老李心里冷笑,要是让你知道昨天你媳妇儿差点让老子给上了,不知道你现在还能不能笑出来。

 

这时,门外传来响动,刘春钰拎着几个塑料袋走了进来,看到老李在时,她微微一惊,旋即抚平了神色,“大成,这是?”

 

“这是李叔,咱家邻居,以后你也得叫李叔,跟自己叔叔一样,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多走动,多给李叔帮忙知道么?”张成笑着说道。

 

刘春钰神色一滞,有些古怪的样子,旋即看着老李,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脸:“李叔您好,以后您要有什么事儿,只管叫我就行,什么都行哦~”

“我吃了,你们别客气,赶紧吃饭吧。”老李笑着决绝了张成的提议。

 

老李也没敢在张成家过多的停留,特别是自己还和刘春钰的感情暧昧,这要是让张成发现点端倪,这把老骨头多半要撂在那里。

 

可还别说,当着张成的面和刘春钰相互勾搭,这感觉简直不要太刺激。

 

此时才上午的八九点钟,老李现在就盼着张成赶紧走,到时候自己挨着刘春钰想什么时候见面都很方便,估计张成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到,他这个老头子居然会监守自盗。

 

可还没等自己回家,就看着老远一群人朝着自家匆匆赶来。

 

“老李,快开门!救人啊!”

 

为首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老者,背后背着一个年轻姑娘,气喘吁吁的模样,满脸着急。

 

老李赶忙迎了过去,扫了老者背后的女生一眼,年纪轻轻,脸色苍白,五官都蹙在了一起,显得很是痛苦。

 

“老陆,这是怎么了?”

 

“我哪儿知道啊,这是我们新来的支教教师,今天早晨不知道吃了啥就变成这样了。”老陆急的满头是汗,好不容易村子里来了个教师,这第一天就变成这样了,他怎么和上面交代。

 

老李皱了皱眉,看向老者背后的姑娘,还别说小丫头长得很精致,皮肤白嫩的如同牛奶一般,真想不通这么个漂亮闺女跑这深山老林里干嘛。

 

“别耽误了,赶紧把人带进来。”

 

老李赶紧把门打开,让人把病号带进屋里。

 

老陆赶紧背着人进了屋,把人放下才对老李感谢道:“要不是有你这么个老中医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你这说的啥话,这是村子里娃娃的希望,应该的。”老李当然没有这么闲,之所以答应的这么快,主要是看在小姑娘长得俊俏。

 

“嗯~”躺在床上的姑娘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姑娘白嫩的小手猛地攥住了老李的手,痛苦不堪的朝着老李看了过去。

 

老李拍了拍姑娘的手,“别紧张不会有事情的。”

 

老李摆开了姑娘的小嘴,往里面看了看,之后又捏了捏脉,才对身旁的老陆说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吃山货的时候要注意,这姑娘多半是食物中毒了,我先用银针封住穴位,之后配药给她吃。”

 

“老李可就拜托你了啊!”老陆很是紧张的说道。

 

“回去吧,这里有我你放心。”老李摆了摆手。

 

“行,那我晚上再来看她。”老陆三步一回头,总算是离开了老李家。

 

其实小姑娘的病情也不是很严重,老李三两下就封住了穴位,阻止了毒素的扩散。

 

作为一名老中医,老李从来没有和外人提过他从哪里来,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老李的医术很厉害。

 

老李微微解开姑娘上衣的扣子,露出了一片雪白,到底是城外的女子,细皮嫩肉和村子里的女孩儿截然不同。

 

当然这么做也不是老李起什么坏心思,只是为了让姑娘舒服一些。

 

老李把清理肠胃的药煎好之后,倒在碗中,将姑娘上身搂在怀中,老李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娃子对不住了,叔抱着你这样好吃药。”

 

说着就把药送在了女孩儿的嘴边,刚才因为屋子里人多的原因老李也没看清楚,但搂在怀中这么一看,老李也微微吃了一惊。

还别说这支教来的女娃娃长得真叫个水灵,眉宇之间有一种青春活泼的气质,体型凹凸有致,和刘春钰比起来显得更加稚嫩,是一种全然不同的味道,尤其是那鼓鼓的胸脯,娇俏可爱,看的老李直咽口水。

 

自打和刘春钰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老李脑海中这种本能的想法越发的压抑不住。

 

“你不张嘴这怎么吃药啊?”

 

老李试图把药水灌进女老师的嘴巴里,可奈何女老师因为病痛根本张不开嘴。

 

“你在不吃药,肠胃坏了可真就治不回来了,你要是同意,我就喂你喝了。”老李也有些着急了,山里弄出的山货有些带毒,要是不及时医治也容易出大毛病。

 

可虽然如此,老李还是很乐意的,女老师此刻就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甚至还没听到老李说什么,只顾着一个劲儿的点头。

 

老李见着对方点头,猛吞了一口药,低下身子噙住了女老师的嘴巴,缓缓的将药汁灌了进去。


性百科 » 被男同桌强开解胸罩吃奶|女性尿眼撑开调教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