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珠串堵住尿眼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32 15 人阅读

瞬间屏息看着,眼睛眨都不眨的。

靳小小很害羞,一直侧着头,并且闭上了眼睛,没好意思看老王。

 

说好了要做好人的,老王见她这样,就有点按捺不住了,心说:“她闭着眼睛,反正看不到我,我拿出来比划一下解解馋应该没关系吧?只要不弄她就行。”

 

想到就做,老王屏住了呼息,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悄悄接开裤腰带,然后缓缓靠了过去。

 

“王爷爷,你好了吗?”靳小小本来静静的坐着,突然开口吓老王一跳,老王瞬间恢复了理智。

 

千钧一发之间,眼见就要撞上了,他猛一下来个神龙摆尾,险险在门前扫过,然后一踉跄,差点没摔跤,好不容易稳住,他喘着粗气跟靳小小说:“没……没呢!”

 

然后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冲动,他知道这是要爆发了,顿时窘得不行,对着靳小小肯定是不行的,弄到地上也会被发现,说时迟那时快,他眼尖看到靳小小旁边有块白色的布片,于是猛的抓到手里,然后释放了出来。

 

完了以后他只觉得一阵虚弱,但不得不跟靳小小解释说:“你……你这样,我……我都看不到。要不你自己弄一下让我看?我不好意思碰你。”老王喘得很厉害,飞快把裤子穿好。

 

“啊!”靳小小太害羞了,居然没留意到老王的异样。

 

“你要是害羞,我来也行啊!”老王试探着说,终于缓过来了。

 

原以为靳小小不会答应,没想到她脸上泛起深层的红晕后,竟小声说:“好……好。”

 

老王一听,给激动的,差点没掀桌子庆祝。

 

虽然来过了,他感觉自己又有要苏醒的苗头。

 

能亲手触碰,这可太美了,可遇不可求呀!

 

临要动手,他多嘴又问一句:“丫头,你真让我来呀?”

 

“嗯……王爷爷,你快点,我冷。”靳小小声音小小的,手抓得床单紧紧的。

 

“那行吧。”老王说完顿时露出饥渴难耐的表情,再不客气。

 

他伸出手,颤抖着过去,一触上,兴奋得差点没把手电筒给摔了。

 

他紧张,靳小小不比他好,被触上的时候身子一缩,咬着唇,都快咬出血了。

 

老王不敢拖太长时间,怕被误会,所以很快拿手电筒照。

 

老王抓住了转瞬即逝的瞬间一照,高兴的跟靳小小说:“还在还在,你不用担心了,东西还在。”

 

“真的吗?”靳小小睁开眼看他,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高兴的说:“太好了,王爷爷,我没事。”她说着扑到了老王怀里抱着老王哭。

 

老王被她勒得脸红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还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说:“好了好了,确定没事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当时你不是一脚把他给踹开了吗?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这种人,一定不能给他机会。”

 

老王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底下却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冲动没有,挺尴尬的。

 

“嗯!我知道了。”靳小小喜极而泣,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老王的担忧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贴在她肚皮上的东西,想躲怕太明显,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贴着不敢动。

 

这可太尴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帮这忙是对还是错,但结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虽然她当老王是长辈,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这种反应很正常。她不断说服自己不能往歪处想,只要把老王当作自己爷爷就没事了,可是还是会羞涩。

 

“知道就好,那你起来吧,丫头。”老王喘着气,脸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别的好,整个人非常的难受。

 

这也太神奇了,他刚来过,居然又这么冲动了,可能是太多年没有过这样的事了,一来就连绵不断。

 

“哦!”靳小小知道没办法赖着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脸上的表情,见老王脸上没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样的表情,顿时松了口气,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也没往下看,把裤子拿过来递给她说:“你穿上吧,可別着凉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裤子里头那老伙计太烦人了,如果现在不解决的话,肯定会难受死的。

 

靳小小穿着裤子,突然停了下来,小声的问老王说:“王爷爷,我能不能再求你帮我个忙?”她说完话,脸通红的,显然是在害羞。

 

老王诧异问她说:“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会儿才说:“王爷爷,你能不能拿那个手指……我……我是说……我想你帮我掩盖一下那个坏叔叔的感觉。我担心我晚上做梦会梦到他。如果你也弄过的话,我就会想成是你,就没那么恶心了。”

 

老王都听傻了,这姑娘读书读傻了?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损招?不过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动了,但不想让她看出来,于是说:“这……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恶梦。我现在心里就挺恶心的,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有使劲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种感觉。王爷爷,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兴坏了,心说:“这可是她求着我帮忙的,就算冒犯也不关我的事。”虽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亵渎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这样了,再不出手,雷都会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应该怎么弄?”

 

靳小小的胆子似乎大了许多,脸红红的也不说话,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裤子里面。

 

虽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过分,一触即离,然后跟靳小小说:“好了。没什么事的话,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天很晚了。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老王感觉自己不行了,必须尽快解决一下,要不然会爆炸。

 

靳小小心满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裤子,抱着自己的湿衣服就走,走到门口才又回头,跟老王说:“对了,王爷爷,今天的事,你千万千万要记得帮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別人知道,包括刚才的事。”

 

她说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应。

 

老王看着厅门关上,都傻眼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貌似靳小小刚刚拿走了他释放过东西的小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来像是一条小裤裤……靳小小的小裤裤?

 

老王感觉自己要悲剧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

 

他心里祈祷着,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门关上了,然后裤子一脱,耍起棍法来。

因为太过澎湃的缘故,没多一会儿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着,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是不是考虑做一回禽兽呢?他觉得好人不好当,还是吃了靳小小比较好,自己玩有点没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为老王给她检查这个事情,她脸上的绯红都还没有消退,一进门差点跟人撞了。

 

“哎哟,这是谁呀?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这小脸蛋,怎么像苹果一样红呀,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说话的人是秦欢,她语气挺刻薄的。

 

这几天她们俩正闹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让靳小小找秦欢帮忙,她也不会拒绝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不过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为秦欢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没想到这坎儿就是过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现在听着秦欢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她心里头特别的不是滋味,不过她不敢还嘴,因为她心里其实对秦欢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为秦欢,她还不能认识王爷爷那样的好人呢,不过一想到王爷爷她就脸红。王爷爷真是的,裤裆居然起来那么高,怪吓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爷爷裤裆里头的光景,然后她脸就更红了。

 

“哎哟,你还真别说,刚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呢,现在看看她的这个脸蛋,也不知道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来的。”

 

在秦欢身边的一个姑娘随声附和着,脸上嘲讽的意思是非常明显的。

 

她们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约就是鄙视靳小小以前装小白花,现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会这么想,自从晚上去过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装就丰富了起来,虽然不是什么贵价货,但钱是从哪里来的,惹人遐思呀!

 

其实主要还是嫉妒,靳小小在学校的名声有多响谁都知道,她简直就是全体女生的公敌,秦欢当时介绍她去找老王就没安好心。

 

“你们瞎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我刚给学生补习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这么晚回来。”靳小小说话都没底气,声音小小的,还低着头。

 

被同学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开心,她摸了下自己红得发热的脸蛋,倒要不怪別人会那么想。

 

“哎哟,装什么装呢?大家一个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啊!”

 

秦欢看着此刻的靳小小,觉得她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她们两个老司机面前舞所遁形。

 

“对呀,难不成我们两个还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吗!”另一个女孩说话时跟秦欢对视一眼,齐齐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们两个就不要瞎说了!我什么都没干!”靳小小说完话便直接走进来,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运,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内内上的是什么东西。

 

她拿起来一嗅,味道怪怪的,她还以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脏东西。

 

“她还挺能装的,不过也是,毕竟人家在外面的名声那么好,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说了。”秦欢对另一个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换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会认定这事。

 

而另一边的老王,躺在床上,想着今天靳小小跟他两个人所做的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顿时愤愤不平起来,心里头也就更加的有保护这个丫头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色鬼做出这样的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头!这么纯洁的小姑娘都祸祸,真是不知羞耻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着这一切,期待着明天靳小小来跟自己说明一切。

 

第二天,学生们上学的上学,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还是有一些担心靳小小这个丫头还会不会继续去给别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个色狼,那该怎么办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间,靳小小手上端着一个食盒,在食盒的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装的是各种各样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为昨天做家教的时候,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给结算了,所以现在手头上还是有点钱的,为了报答老王对她的帮助,她准备了这些好吃的东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门。

 

可能是因为思虑过甚,一夜没睡好,老王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头有一些晕晕的,所以没开门做生意,甚至打开铁门后就没理过学生的出入问题,一个人闷在屋里睡觉。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过第一次门后,发现里面没有声音,又再次敲门,心里头是非常的好奇的,因为老王很少离开门房。

 

接连敲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靳小小开始纳闷了。

 

要是在平时的话,王爷爷这个时间肯定是乐呵呵的坐在店里头瞧着学生出入,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爷爷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来迎她的时候又淋了点雨,她开始担心了。

 

王爷爷不会是生病了吧?

 

刚这么想,靳小小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呯……”这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杯子破碎的声音。

 

靳小小顿时就慌了,王爷爷年纪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话,那可是非常严重的。

 

她使劲的敲门喊着,听不到回应,准备强行进去。

 

因为是午休时间,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犹豫了一会儿,准备破门。

 

可当她使劲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门没栓紧,竟就这么开了,害她差点没摔跤。

 

踉跄几步站定,靳小小一进门就心急火燎的进内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老王。

她急了,冲过去抓着老王的手说:“王爷爷,你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呢?你生病了。”

 

这不废话,老王费力的睁开眼,对她笑笑说:“你来了?吃饭了没?”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我吃没吃饭。王爷爷,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动时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动,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靳小小还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时穿太保守了,看不出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T恤,把上围勒得突显出来,还挺可观的。

 

本来老王的意识还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许多,直愣愣的盯着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脸上一红,没说什么,也没遮掩,只是关心的催问老王:“王爷爷,你快说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说着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额头,发现滚烫滚烫的。

 

“哎呀,肯定是发烧了啊!王爷爷,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快一并跟我说。”靳小小眼中满是担心的看着老王,她心里头有些害怕,因为她没照顾过病人。

 

老王烧得迷迷糊糊的,只缓缓摇了摇头,又继续盯着她的胸看。

 

靳小小无奈了,都无暇顾及老王猥琐的目光,也忘了羞涩,只知伸手在老王的眼睛面前晃,着急的跟他说着话,可那显然是徒劳,因为老王压根没回应,在她弯腰的时候瞧进她的领口里头倒是眼睛一亮。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就闯进来了一个人。

 

“王大爷,欠债的小祖宗来了。今天我是来还钱的,你可別老说我有借不还。”

 

说话的人是秦欢,她笑嘻嘻的进来,原以为屋里只有老王一个人,没想到一眼就看到靳小小,她愣住了。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了啦,打扰到两位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过一会再过来。”

 

秦欢看一眼床上的老王,再看一眼趴在老王身上的女孩,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他们在干嘛。

 

她还是挺懂事的,知道要是坏了老王的好事,以后想赊东西就不容易了。

 

她正想退出去,突然觉得趴在老王身上的女孩很眼熟,尤其是身形,那可是非常熟悉的。

 

正巧靳小小闻言回头,跟她打了个照面,两人就都愣住了。

 

靳小小知道秦欢误会她了,她站起身来,有些手足无措。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你呀!你可真行,昨晚还不认呢,今天就爬王大爷床上去了。办事你也把门关上啊,这么没羞没臊的,难不成你们两个是故意要让别人看到的?这也太刺激了吧?”

 

秦欢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笑,狠狠的嘲讽着靳小小。

 

那个眼神里面也是带着一些暧昧的气息,意思也是非常的明显了。

 

“还真的是没有想到,王大爷竟然会喜欢你这种身形的,你看看你自己要有什么都没有什么,不过呢,他可能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乖巧的性格,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秦欢一看到靳小小就忍不住想要嘲讽几句。

 

“佳怡,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我们两个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王大爷就是王大爷,我可是把他当成是我爷爷来看待的,更何况他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我们两个人之间怎么可能像你想的这个样子呢。”

 

靳小小整个人都已经快要崩溃了,本来昨天晚上都已经说出了这样子的话,现在又让她看出来这样子的事情。

 

这要是把这个事情给传出去的话,以后自己在外面的名声可是非常的不好了,更何况自己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事情。

 

“你在这里跟我解释这么多有什么用吗?你们两个人做什么事情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想到过,你竟然是这样子的一个女的。今天一见,还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秦欢摇着头,看着靳小小在她面前解释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我们……我们真的……”靳小小正准备好好的解释一下这个事情,但是没有想到秦欢把她的这句话给打断了。

 

“行了行了。就不要跟我解释这么多了,我们已经这么大了,我肯定是懂你的想法的。”

 

秦欢一想到前几天过来赊东西的时候,老王让她做的事情,一想到老王这么大的年纪了,那地方还是这么的让人害怕,心里头就有一些期待,可是却让靳小小给捷足先登了,她有点生气。

 

“我……”还没有等靳小小话说完,秦欢就直接离开了这里,不屑的摇了摇头。

 

“王爷爷……”靳小小求助的看着老王:“她好像误会我们了,怎么办?如果她把这个事情给说出去的话,我也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子的后果。”

 

俩丫头一吵,老王终于回过神来了。

 

“咳咳……丫头,你就放心好了吧,这种事情她不会说出去的,她知道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的。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我是医生,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你还是赶紧的回宿舍休息吧。”

 

老王在看到秦欢以后,动了些念头。

 

那丫头身材太好了,尤其她穿的那件衣服,毫无疑问的把她的身材全部都显露出来了,胸又大臀又翘,是个男人都会为之疯狂,更何况是老王。

 

他琢磨着靳小小不能碰,但秦欢可以。如果靳小小走了,秦欢是不是就会回来呢?到时候不就可以解决一下了?

 

他虽然还生着病,但兴致不减,被窝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早就起反应了,看着靳小小都开始冲动了。

 

“王爷爷,要不我带你去医院吧,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放心,万一到时候你要是更加的严重了怎么办呢,我刚刚摸你额头的时候,你烧得很厉害,要是不去医院的话,我也不敢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靳小小非常的担心老王,因为老王都一大把年纪了,再不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话,说不定很快就会因得病而去世。

 

“真的不用了,你还是赶紧回宿舍休息吧,我记得你下午还有课的,好好休息,別耽误了课程,我这边自己能应付的过来的,今天我不打算开店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老王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这么关心自己的样子,心里头也是非常温暖的,之前的那些想法全部都已经消失在脑后了,取而代之的是暖心。

 

“那也不行,你好好的躺着吧。不愿意去医院的话,我等一会去给你买药过来,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吃了药后你就好好的休息,到时候我再去上课。”

 

靳小小说完后便直接离开了老王这里,准备去学校的医务室去买一些药回来给老王,不然的话也不知道老王的身体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了。

 

靳小小走到半路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却发现自己的口袋里面并没有装着多少的钱,这下尴尬了,不过还是走一步看吧,到时候如果能够赊账的话那就好了。

 

靳小小来到医务室后,里面有一个男医生在,那是代替老王的医生,靳小小这是第一次见。

 

“请问你这里有治疗发烧的药吗?”靳小小推开门进去问那男医生。

 

那男医生回头看到靳小小,眼睛一亮。

 

虽然他不是学生,但并不妨碍他了解学校里的一些事情。靳小小是校花,他不仅有耳闻,还看到过靳小小的照片,所以认得靳小小。

 

“有有有,不知道这位同学你想要什么样的药,我们这里治发烧的药有不少种。”


性百科 » 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珠串堵住尿眼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