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紫黑色巨龙白浊灌满bl,宫口大开撑到极致快感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25 22 人阅读

辅导员回答模棱两可,她闷闷不乐的支着脑袋在那边想。

黛琳忍不住就冷嘲热讽:“像你这样的,也只能依靠着学校才能出国读研了,不过学校把你踢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万一你中途缴不起学费,那也太浪费名额了。”

 

出国的费用的确很高,邢冉脾气再好,也受不了黛琳在这个时候雪上加霜,想起昨晚被锁在山上洗手间的事情,邢冉质问她:“昨晚是不是你把我锁在厕所里的?”

 

黛琳愣了一下,抱着双臂高傲道:“是我又怎样?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就因为我当了靳教授的课代表,所以你就怀恨在心?”

 

黛琳眉头一挑,“没错,邢冉,我告诉你,靳熠这个人我要定了,你最好别和我抢!”

 

邢冉嗤笑了下,“靳熠这样的男人,他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你为什么觉得他能被你拥有?”

 

“你怎么知道他身边有很多女人?”

 

邢冉顿了下,随即道:“你用脑子想也知道,滨海女人都想当上靳太太,愿意跟着靳熠的优秀女人一大把,靳熠凭什么是你的?”

 

“就算不是我的,也不可能会是你邢冉的!”

 

邢冉敛了下眸子,还真是不巧,靳熠现在……是她老公!

 

放学的时候,邢冉正打算回宿舍拿几件衣服回别墅,走到偏僻的林荫道时,被人从后面叫住。

 

“邢小姐,等等。”

 

邢冉一转身,就看见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妖娆女人,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长发垂在傲人的胸前。

 

邢冉一怔,这女人看着很眼熟。

 

等她摘下墨镜时,邢冉才认出,“你是……奚滢?”

 

明星杂志,娱乐头版,最近的女主角,全是奚滢。

 

“我想和你谈一谈。”

 

——

 

学校附近的小咖啡厅里,奚滢似乎很怕被人认出,于是挑了个很不显眼的位置。

 

奚滢点了一杯白开水,优雅喝了一口,弯唇道:“我想邢小姐应该知道我和阿熠的关系,这次回国,我就是为了阿熠,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会娶邢小姐。”

 

邢冉是个敏感的女孩子,不会感觉不到奚滢的来意不善,“你和靳熠的关系,我并不是很感兴趣,至于奚小姐是为了谁归国,我也不感兴趣。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邢冉起身就要走,奚滢慢悠悠的道:“邢小姐不觉得我们长的很像?”

 

邢冉的背部一僵,“奚小姐在开什么玩笑。”

 

“我们的眼睛,鼻子,甚至是嘴唇,都有点像。当初我离开阿熠,是我不对,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会祸害到邢小姐身上来,阿熠这样做,实在对不起邢小姐。”

 

邢冉攥紧了拳头,被人当做替身的滋味,自然不好受,可她沉了沉气,转头甜笑着道:“奚小姐是典型的混血脸,我们怎么会像?”

 

“是吗?我们的五官,真的不像?邢小姐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邢冉盯着奚滢那双大眼,心里拔凉一片。

 

回宿舍的路上,邢冉心里凄凄的,虽然知道当初靳熠娶她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看上她,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

 

替身,那不是小言里才会出现的桥段吗?

 

她的心,沉了沉。

 

到了宿舍里,收拾了几件衣服,舍友正趴在一块儿看娱乐杂志,封面正是奚滢。

 

邢冉眼角垂了下,冷不防的问了声:“我和那个大明星奚滢长的像吗?”

 

宿舍其余三个人,皆是一愣。

 

莉莉凑到邢冉脸上,仔细瞧着,“不看还没发现,这会儿仔细看,还真的有点像。”

 

邢冉蹙眉,摸摸脸,咕哝着道:“哪里像了?”

 

莉莉傻兮兮的,“真的很像啊,你们快过来看,冉冉真的很有明星脸呀!”

 

其余两个也开始说像,邢冉丢下一句“不和你们闹了”,独自窝在自己桌上,照了照镜子,左看右看,越看越不对劲。

 

旁边的手机,震动了下,是靳熠的未接来电。

 

她抿了抿唇角,回拨过去。

 

那边的男人,口气有些不耐:“怎么没接电话?”

 

邢冉撅了撅小嘴,“没听见,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他现在,不知道登机了没有。

 

“我马上登机了,提醒你一句,记得吃药。”

 

邢冉心里酸酸的,他打电话给她,就是要提醒她这个?

 

“我知道了。”

 

顿了顿,邢冉压着喉咙口的委屈,踌躇着问:“我、我和奚滢长得像吗?”

 

“为什么忽然问这个?奚滢找过你了?”

 

“没,是同学说的。”

 

靳熠像是哄她一般:“乖,别胡思乱想,你是典型的东方瓜子小脸,奚滢?大众脸。你们怎么会一样?”

 

邢冉:“……”

 

虽然很像哄孩子的口气,可不得不说,她心情好多了。

 

邢冉回过神:“那我没有别的事情了,挂了。”

 

靳熠蹙了下深眉,口吻忽然变冷:“邢冉,别在我面前玩小把戏,娶你,就是因为你……”

 

邢冉听的耳朵都长茧了,打断他的话道:“哎呀,我知道了,娶我就是因为我够乖巧嘛……我会乖乖吃药的!”

 

可,他就这么讨厌她怀上他的孩子?

 

不过,她现在年纪小,不想怀孕就是了。

 

但是为什么,心里面会堵堵的呢?虽然明知道,靳熠不是个她能掌控的男人,更不是她可以靠近的男人,可为什么,一颗心,会有点情不自禁?

 

那边靳熠正要挂电话,邢冉抿了下唇,叫住他:“我想求你件事。”

 

他权力那么大,肯定有办法的吧。

 

“怎么,才没几天功夫,都学会和我谈条件了?”

 

邢冉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我嫁给你,就是图你的权力和钱。”

 

那边男人冷笑了声,声音阴测测的,“虽然这个社会说假话很讨人厌,可是邢冉,你不知道说真话,更让人讨厌吗?”

 

邢冉闭了嘴,有些后怕。

 

“说吧,什么事。”

 

她这才咬着唇软软道:“我保研的名额不知道为什么被踢了,你能不能打个电话,和校领导说说情?”

 

靳熠这样的人,能空降到滨海大学当教授,也不是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吧?说不准,他是滨海大学的董事呢,她知道,学校的新图书馆,是靳氏捐赠的。

 

“我不喜欢滥用职权。”

 

男人撂下这句话,立刻挂掉了电话。

 

邢冉盯着手机,心下一片冰凉。

 

他不喜欢她,连这点小忙也不愿意帮,还用这种烂借口敷衍她。

 

她越来越觉得,靳熠娶她,是因为她和奚滢有几分相像的五官了。

 

——

 

十二个小时后,英国,伦敦。

 

法国梧桐树荫蔽下的红瓦洋楼,透着田园的悠闲,空气新鲜,环境静谧,让人一下子从都市的忙碌里,松了骨头,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屋子里,热烘烘的壁炉,很是温暖,年轻的女孩儿,依靠在靳熠的膝上,小脸苍白,糯糯的问:“我什么时候才能不吃药不打针?”

 

靳熠抚了抚她的发丝,“再过不久,你就能健健康康的了。”

 

女孩儿抬起湿漉漉的眸子,天真的仰视着他的眸底,“是换肾吗?你找到肾源了吗?”

 

靳熠张唇,正要开口,石奎走进来忽然说:“BOSS,奚滢去找过太……邢小姐了。”

 

“太太”在嘴唇间,在看见女孩儿苍白的脸颊时,生生一转,变成了“邢小姐”。

 

可女孩天性敏感,她仰着小脸问:“靳大哥,邢小姐是你的太太吗?”

 

石奎站在一边微微一愣,随即对靳熠道:“BOSS,我先出去。”

 

将空间直接留给了靳熠和梁枫玥。

 

梁枫玥那张小脸上,说不清的失落,她微微敛了眸子道:“靳大哥,邢小姐就是你太太吧。”

 

她又重复了一遍,很肯定的说道。

 

靳熠微微叹息一声,唇角微勾,很暖,“是,以后,你要叫她,大嫂。”

 

“可我不想叫!”

 

女孩精致的小脸上,满满的都是醋意。

 

她将脸埋在他膝盖里,眼角湿润,“靳大哥,你为什么要结婚?”

 

“结婚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玥玥,去休息吧。”

 

男人起身,伸手去扶她的手臂。

 

梁枫玥固执的赖在羊毛毯上不起,“我想看看靳大哥的妻子长什么样。”

 

靳熠抿唇,侧脸绷成一条刚毅的线,轮廓明灭立体,他伸手从西装裤兜里摸出黑色皮夹,打开,捏着那皮夹送到她眼前。

 

梁枫玥视线模糊一片,朦胧泪珠里,看见一张清丽明媚的俏脸。

 

她微微咬唇,自己撑着地起来,“她很漂亮,她年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

 

靳熠收了钱夹,淡淡点头,“嗯,今年二十二。”

 

和她……一般大。

 

梁枫玥好不容易睡着了,孟医生作为梁枫玥的主治医生,在书房和靳熠聊着关于她的病情。

 

孟医生将近期的身体检查推到靳熠面前,“玥玥的肾功能一直在衰退,但透析只能做到拖延时间,最好的方法,还是换肾。”

 

靳熠眉头微微一抬,一字一句的道:“肾源找到了。”

 

“那最好不过,打算什么时候手术?”

 

靳熠明显犹豫了一下,“再等等。”

 

孟医生临走的时候,提醒道:“玥玥这个情况,拖拉不好,我建议,尽早手术。”

 

靳熠面色一片清寒,如同十里寒螀,冰冻住。

 

滨海大学。

 

邢冉今晚没有回别墅的打算,住在宿舍里,躺在小床上,翻来覆去的没有任何睡意,脑子里,都是奚滢的脸。

 

被一个人当做替身,哪怕你不爱这个人,心里也会膈应。

 

打开手机,亮光在黑暗里刺痛了她的眼,此时深夜十点。

 

那英国应该是……下午两点左右。

 

奇怪,不由自主的,竟然想起靳熠。

 

她正打算蒙进被子里,手机一阵乱震动。

 

宿舍里的女孩子睡的早,她急急忙忙的接通了电话钻进被窝里,小声的听着来电。

 

“你今晚怎么没回来住?”

 

邢冉身子一僵,靳美妍竟然打电话给她。

 

她哆嗦着小声喊了声:“妈……我今晚,今晚有自修课……”

 

撒谎,不着痕迹。

 

靳美妍冷哼了一声,“没想到大四学生这么忙?”

 

分明就是不信。

 

不过靳美妍也没有深究,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后,邢冉算是弄清楚了靳美妍的个性了,她其实也没什么恶意,就是这个人性子冷了点,嘴刻薄了点。

 

“妈,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靳美妍用上司吩咐下属的口气道:“这周末陪我出席一个慈善晚宴,你的礼服还在店里,我待会让秘书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我已经和店长打过招呼,你自己去试穿一下,如果尺寸不合,可以改。”

 

邢冉翕张了下唇,靳美妍为什么要她出席慈善晚宴,明明看靳美妍的样子,压根不喜欢她……

 

可邢冉哪里敢回绝,毕竟是婆婆,她只好答应了。

 

——

 

第二天下午,邢冉按照手机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时装店,她进门后,是店长接待的。

 

邢冉受宠若惊,跟着店长上了二楼,店长却没有去取衣服。

 

邢冉狐疑:“靳美妍女士让我来取一件礼服,请问……”

 

店长抱歉道:“哦,是这样的,靳董事长的确在我们这里做了一件旗袍,只是……现在旗袍,在那位小姐身上。”

 

邢冉的视线,往店长所指的方向看去。

 

奚滢身段高挑,穿着一件白色蕾,丝贴面旗袍,在试衣镜面前扭着腰,看上身效果。

 

邢冉蹙眉,真是冤家路窄!

 

她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过去,盯着奚滢道:“奚小姐,你身上这件旗袍是我的。”

 

奚滢一怔,挑眉看她一眼,随即又看着镜中妖娆的自己,摆弄着妩媚的姿态,慢条斯理的傲慢道:“这件旗袍上有贴着你邢小姐的名字吗?”

 

邢冉噎气,对店长说:“麻烦店长给靳美妍女士打个电话,这件旗袍的归属到底是谁。”

 

“等等。”奚滢叫住店长,妖娆精致的脸上,全是得意,“伯母难道没告诉你,这件旗袍,是送给我的?”

 

“你说什么?可是妈……靳美妍女士告诉我,这件旗袍是我的。”

 

邢冉心下谜团更大,这分明就是靳美妍设的局,她摆明了,不喜欢奚滢,也不喜欢她,想看她们两个内斗,最后,谁也落不着好处。

 

奚滢伸手抚了抚脖子上的珠宝项链,曼声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先到先得咯。”

 

邢冉也不是认人蹂,躏的小白兔,她的乖巧安静也只在靳熠那样的人面前展现,谁也不是吃素的,邢冉冷笑了一下,“一件旗袍而已,又不是老公。我只是错失了一件旗袍,而奚小姐,恐怕连老公都……”

 

奚滢一听这话,哪里还能再装的和颜悦色?一下子打断邢冉的话,怒道:“你说话别含沙射影的!如果不是我离开靳熠两年,现在靳太太的位置会是你的?”

 

奚滢眸子里,一团怒火。

 

邢冉仍旧不动声色的嘲讽,抱着双臂,下巴微抬,眼底不屑,“谁让你走了两年?谁愿意听你的故事?别人在乎的,只是现在的靳太太是谁。奚小姐,你已经是靳先生的过去式了,就不要老是拿腔拿调的了。”

 

奚滢整张脸都气的一阵青一阵白了。

 

邢冉掉头作势就要走,没有打算和她计较下去的意思,姿态可谓潇洒。

 

奚滢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你等等!”

 

邢冉蹙眉,只见奚滢进了试衣间,换完衣服出来后,将旗袍揪在手里,狠狠瞪着邢冉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不属于我的东西,你邢冉也不可能得到!”

 

素白的手,狠狠用力,旗袍在奚滢手里,撕裂,旗袍上的贴面雷丝,已经被扯坏。

 

一边的店员看的一愣一愣的,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邢冉只丢下了一句“幼稚”,扭头就走。

 

出了时装店里,这才捶脑袋。

 

糟了,靳美妍故意这样刁难她,就是想看看她,有没有本事把旗袍拿回来。

 

可现在,旗袍已经被奚滢扯坏了,她还拿个屁旗袍啊!

 

手机果然响了起来,靳美妍的电话如约而至。

 

那边女人的声音,邢冉听着都觉得阴森。

 

“怎么样,旗袍还合身吗?”

 

邢冉望天,她连穿都没穿,合不合身,还真不知道。

 

“……合身,很漂亮。”

 

头皮一麻,豁出去了。

 

靳美妍讥诮的笑了下,“那就好,周末的晚宴,记得穿上我特意为你高订的旗袍,陪我如约出席慈善晚宴。邢冉,我想把你,介绍给大家。”

 

邢冉只觉得,两面夹击的日子太苦了。

 

靳美妍要带她去慈善晚宴,言外之意是,要公开她和靳熠的关系。然而,靳熠在和她结婚之前,就很反感公开关系这件事,邢冉懂了,靳美妍就是借着她,故意惹怒靳熠。

 

这对母子,还真是奇怪,对着干,可那也不能让她成为炮灰吧?

邢冉一边等公交,一边给靳熠打越洋电话,此时,英国那边正是大清早的。

 

电话一通,邢冉便急急地求助道:“你妈周末要带我去慈善晚宴,说要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说怎么办?”

 

“你是……?”

 

那头,是个清脆的女孩声音。

 

邢冉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打错电话了?

 

看了眼手机屏幕,就是靳熠的手机号啊。

 

所以,她肯定了一件事——

 

靳熠不是去英国出差,是去泡妞。

 

邢冉言简意赅道:“我找靳熠。”

 

那头的女孩,顿了下,继续不折不挠的问:“你是靳大哥的妻子?靳大哥现在在晨浴,不方便接电话。”

 

邢冉只觉得心脏抽动了一下,关系到底有多亲密,大清早连靳熠在洗澡的时候,都有女孩在帮他接电话?可见,这个女孩,和靳熠关系非同一般。

 

邢冉抿了抿唇,“那等他洗完,你让他回我电话吧。”

 

她不等那女孩回复,便挂断了电话,心里,不知为何,竟然酸酸的。

 

男人薄情,尤其像靳熠这样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红尘打滚,感情虚虚假假,不能当真。

 

邢冉深吸一口气,将手机重新揣回兜里。

 

——

 

英国,伦敦。

 

别墅里,靳熠洗完澡出来,拿起桌上的手机,嘴唇抿紧,问一边的梁枫玥:“你动过我手机?”

 

梁枫玥支着下巴泱泱一笑,“我觉得太无聊,所以就用你的手机,玩了一下游戏。”

 

邢冉的来电记录,她刚刚清理掉了。

 

靳熠声音寡漠道:“待会我让石奎帮你买手机。”

 

梁枫玥支着小脑袋,对他眨了眨大眼:“我不要。”

 

家里面,有电话,有电脑,她用手机没什么用。

 

靳熠低头,打开手机。

 

梁枫玥凑过去,“你要打给谁?”

 

“小孩子不要管太多。”

 

靳熠揉了下她的头发,背过身准备出去打电话。

 

梁枫玥蹙了眉头,皱着小鼻子道:“我不是小孩子,我和靳大哥的妻子年纪一样大,既然靳大哥觉得我是小孩子,那为什么还娶和我一样是小孩子的邢小姐呢?”

 

靳熠顿了下步子,薄唇淡淡道:“她不一样。”

 

梁枫玥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她一直都以为,对于靳熠来说,她是不一样的那一个,可她发现,她不是。

 

他对她好,仅仅只是因为对她大哥的愧疚吗?

 

邢冉接到靳熠的电话时,已经坐上公交车,在回滨海大学的路上了。

 

接通电话,邢冉忍不住就问:“刚才接你电话的女孩儿是谁?”

 

靳熠捻了捻眉心,梁枫玥那孩子撒谎,沉声避重就轻的问:“什么事?”

 

邢冉舌尖打了个结,微微愣住,大约明白靳熠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直接说重点:“你妈妈让我这周末陪她去参加慈善晚宴,要公开我们俩的关系。”

 

靳熠声音沉冷着,薄唇只吐出两个字:“拒绝。”

 

“你说的轻松,我的身份根本不容许我拒绝她。”

 

男人微微沉了口气,合着眼眸道:“自己想办法。”

 

邢冉:“……”

 

这男人还真是会把事情往她身上推。

 

“反正公开关系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坏处。”

 

邢冉故意吓唬他。

 

靳熠压根不会被一个二十二岁的丫头片子给威胁,冷笑了一声,“你父亲的医药费不想要了?”

 

邢冉暗自拍着额头,懊恼无奈,“你妈妈给我定制的旗袍,被奚滢撕坏了。”

 

“我知道了。”

 

男人说完这四个字,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邢冉瞪着大眼,瞧着这被挂断的手机屏幕,就这样?

 

“我知道了”后,没别的表示?

 

任何问题都丢给了她。

 

——

 

靳熠挂掉邢冉的电话后,吩咐石奎:“靳女士常在希思黎高订店里定制礼服,邢冉的礼服应该也是在那儿定制的,你去查一查,再定制一件同样的礼服,在本周末前送去太太那儿。”

 

“好。”石奎蹙了下眉头,又问:“BOSS,关于除掉太太保研名额那件事,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邢冉是个好女孩儿,石奎有些恻隐之心。

 

靳熠挑了下眉头,目光沉冷的望向石奎,“怎么,你为太太觉得可惜?”

 

“没、没有。”

 

石奎自知管多了,立刻闭了嘴,不敢再为邢冉说任何好话。

 

“比起出国留学,邢冉比较适合顺利毕业去靳氏工作,作为靳太太,她有义务进公司帮忙。”

 

石奎擦汗,靳氏精英高层那么多,要太太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确定能顶事儿?

 

男人的借口,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石奎立刻去办事了,靳熠慵懒的靠在雕花栏杆上,对着那躲在门后的小身影说:“躲在门后偷听我说话,很好玩?”

 

梁枫玥这才踌躇的挪着步子从门后出来,她扶着门框,站在那儿,怯懦又吃味的道:“靳大哥把邢姐姐的保研名额给除了,是想把邢姐姐留在身边,对吗?”

 

明明是反问,却带着陈述口气。

 

靳熠眯了眯眼,没有一丝情绪:“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

 

一双黑眸,定定望着她,梁枫玥一怔,小手握着门框,更紧了。

 

“明天我就回国,你好好照顾自己,至于手术,不会等太久。”

 

梁枫玥隐忍的咬唇,“我想跟靳大哥回国。”

 

靳熠一愣,黑眸眯了眯,紧紧盯着梁枫玥的小脸,“你说什么?”

 

“我想跟靳大哥回国,我想看看邢小姐什么样子。”

 

“照片,不是见过了?”

 

梁枫玥小嘴一瘪,“那不够。”


性百科 » 紫黑色巨龙白浊灌满bl,宫口大开撑到极致快感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