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两个奶头绑在一起虐:搂着旗袍高贵美妇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25 10 人阅读

温喆你也不想想看,就算你跟春杏处对象,你凭什么处?人家那王胖子,可是下了几千块的定金的,你跟人家怎么比,你莫以为你有了靠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我还是不怕你。”刘小民气的拍了拍桌子道。

 

“你给老子坐下来,我一天不死,还轮不到你发脾气。”村支书似乎毛了,也顾不得说些斯文话,将酒杯往桌子上一丢,气呼呼的喝道。

刘春杏吓的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放在嘴里的菜也是索然无味,她索性不吃了,丢了筷子,拿起个蒲扇不停的摆动,说道:“我去帮婶子的忙。”说着看了温喆一眼就去厨房了。

 

温喆心想不就是小瞧老子没有钱吗,给你看一看,他啪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一叠来,摔在桌子上,这是从金不换那里拿到的,“那王胖子出了钱,我也给你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看着那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刘小民不啃声了,眼睛发直,红着脸也不知道是害臊还是喝多了酒,眨着眼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温喆,最终是低下了头去。

 

村支书也是眼前一亮,他没有想到这个后生还有这么多实力,连忙摆手道:“哎,小喆,不要赌气,我知道这是你老爹给你留的辛苦钱,指望着说媳妇呢。”

 

“这是我自己挣的,村支书你说句话,应该算数,今天你就做个主,你说我能不能跟春杏处对象吧?”温喆只觉得腰板挺实了不少,这有钱就是底气足,看看刘小民的那个熊样,吓蒙了吧,这还只是个开始,老子以后还会更有钱的。

 

“啊,这个,小喆呀。”村支书打着官腔,继续道:“这春杏的爹娘都不在了,我看着她长大,自然希望她嫁个有出息的,这么着,这钱你先拿回去,你们的事,以后再商量,我们先吃饭,猛子,你还愣着做什么,你看看小喆,比你小几岁,一出手就能拿出这么多,你不害臊,老子养着你十几年,你跟个败家子没有区别。”

 

“不想吃了,饱了,不舒服,你们慢点吃,我先回屋谁瞌睡了。”刘小民觉得索然无味,十分没有面子,悻悻的走了,他暗想温喆这个小王八蛋走了什么好运了,还是遇见了贵人相助,哪儿搞的这么多钱?

 

“小兔崽子,一点出息没有,只会给老子添乱,有老子一半的知识,也把你弄个村长做了,田也不会种,就知道游手好闲。”村支书骂了一声,坐下来继续的喝酒。

 

温喆有了一种胜利的快感,这一刻,他越发的认识到钱的重要性,看来现在做什么都离不开钱,他收回了钞票,取出了好几张,放在村支书的面前,“书记,我今天来还想找你办件事,你看这点够不够打理?”

 

现在桌子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村支书看了看钱,有似惊喜,问道:“你先说事吧,啊,这个,我们之间不兴这一套。”

 

“是这样的,我最近想考个行医执照,这不,需要村里打个证明,提供一些有用的资料,书记你帮忙张罗一下,你看怎么样?”温喆起身,又给村支书倒了杯酒。

 

村支书默默的点点头,满面红光,抿了口酒一龇牙,看来看钱,连连说道:“这个好办,非常的好办,容易嘛,你这么有上进心,是好事,等你将来有了出息,去了大医院,我们村里人也跟着沾光。”

 

“那就有劳书记了,来,我再敬你一杯。”温喆举起杯子来,一仰头喝干了。

 

酒过三巡,温喆离了席,告别村支书,头喝的晕乎乎的,看来村里这一关是成了,和刘小民的过节也算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过两天去趟卫生局,找找人,打通一下关系,但愿手里的钱还够用。

 

温喆有点摇摇晃晃的,浑身发燥,准备到屋后的小山林里去趟个午觉,再去卫生所值班,那里凉快,很适合打瞌睡。

 

才走到小树林里,温喆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顿时心里一紧,接着就有说话声。

 

“别闹,哎,你别这样。”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熟悉。

 

“来嘛,这里又没有人,你早晚是我的媳妇,让我亲一下,就摸一次,我还没有摸过呢,你怕什么。”是一个猥琐的男人的声音。

 

温喆又往前走了几步,暗想难不成是哪对狗男女在这里偷情,可是这女人的声音咋有点耳熟呢,躲到一棵树后面往里一瞧,他顿时火冒三丈。

 

就见二丫被熊亮搂搂抱抱的,那厚大的嘴唇就往她粉嫩的脸上凑,二丫不停的反抗,推推搡搡的,就是不肯从,可是她哪里扭的过膀大腰圆的熊亮,被他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抱在了怀里,一双手不老实的就到处摸。

 

这他娘的还了得,搞老子的媳妇,温喆只觉得心里窝火,这二丫是老子的,你狗日的敢轻薄她,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烦了,他也顾不得多想,在地上捡了个石头,嗖的一声就甩了过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熊亮的脑壳上。

 

“哎呀,谁他娘的打老子?”熊亮猝不及防,脑壳上顿时起了个大包,用手一摸,还沾着丝丝的鲜血,他气的暴跳如雷,瞪着一双小贼眼四下里看。

 

温喆站在树干后面,他本来打算吓唬一下熊亮,让他知道这里不是搞事的地方,所以先没有露身,继续望那边看。

 

二丫趁机从熊亮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迈着小步子准备跑,又被熊亮一把搂在了怀里,他好像是色迷心窍了,见周围没什么,也不管疼不疼了,嘴又凑了过去。

 

这下温喆是忍无可忍了,他趁着酒劲又捡起一个石头,嗖的一声砸了过去,熊亮的脑袋上又吃疼一下,这下他彻底醒了似的,再去看时,温喆已经出来了。

 

“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胆了,敢打老子。”熊亮气呼呼的,放开了二丫,朝着温喆就冲过来,那肥大的手握成了拳头,就朝着温喆的身上砸。

 

“你这个小王八蛋,竟敢欺负二丫,看老子不跟你拼了。”温喆也不管打不打的赢,上去就跟熊亮撕扯起来,两个人很快就打成一团。

 

熊亮的力气明显要比温喆大很多,两个人纠缠了一会儿,他使劲一推,就把温喆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哼哼的说道:“小兔崽子,敢打老子,你不去问问,老子是谁,老子是乡卫生院院长的儿子,就凭你,我和媳妇搞事,管你毛的事,滚远点。”

 

说着就踢了温喆一脚,温喆忍着疼爬了起来,他怎么会在二丫面前认怂,从旁边的树上掰开了一截枝桠,照着熊亮的脑壳就是一顿猛抽。

 

那枝桠虽然不粗,但是弹在脸上生硬的疼,跟鞭子的效果差不多,熊亮一时间难以招架,连连后退,温喆瞅了个空闲,一脚踹在了熊亮的裤裆上,熊亮啊的一声惨叫,捂着裤裆就蹲下来,脸上疼的惨白惨白的。

 

“我操你祖宗,温喆是吧?你把老子的根打了,要是有什么事,老子把你家祖坟给刨了,你这个小兔崽子。”熊亮哇哇叫着,就是站不起来。

 

“滚蛋,老子等着你,你算什么东西,院长儿子了不起,欺负老子的媳妇就是不行。”温喆估计熊亮一时半刻还站不起来,他拉着二丫的手,心疼的看着她,见她的衣裳领子都被扯的松动了,里面的雪白酥胸若隐若现的,而且一脸含羞,十分的惹人爱怜。

 

“你没事吧?我们回去。”温喆欣赏了一下,牵着二丫的手,二丫顺从的跟着她,看都不看熊亮一眼。

 

“王八蛋,那是老子的媳妇,温喆你给我等着,有你好受的。”熊亮恶狠狠的,一脸的凶相。

 

温喆拉着二丫一路小跑,回到村子,站在那村头的槐树下,见她气喘吁吁的,一脸的通红,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抚摸一下她的脸颊,就见二丫胸脯起伏着,眼神迷离,低着头,也不说话。

 

“你不喜欢熊亮那个兔崽子是不是?”温喆怜惜的说道。

 

二丫点点头,眨动着长长的眼睫毛,一双眸子忽闪忽闪,咬了咬嘴唇,“那是俺爹非要叫我跟他处对象,你现在打了他,肯定饶不了你了,小喆哥……”

 

见她欲言又止,温喆升起了一种强烈的保护欲,一把搂着她,坚定的说道:“我的好二丫,那个混球哪里配的上你,我不怕他,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要出人头地的,到时候就再到你家里去提亲。”

 

“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是这次的事?”二丫一时间手足无措,心扑通扑通直跳,却是感到很温暖。

 

“混球,放开二丫。”正在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时候,赵老二从屋里摸了把铁锹冲了出来,身后跟着熊亮,看样子他是回去向赵老二诉苦了。

 

二丫见状,一把推开了温喆,大喊道:“小喆哥,你快点跑吧,我爹发起脾气来可狠了,别把你给打坏了。”

 

温喆见赵老二气势汹汹的,也忍不住怒火横生,他不闪不躲,一把将二丫拦在身后,仰着头不服气的说道:“你打啊,你要是不打,你就是孬种。”

 

赵老二举起了铁锹,朝着温喆就砍,力道非常的大,眼瞅着温喆一副不怕死的样子,他只好偏了偏手,那铁锹铲在了地上,掀起了一片泥土,赵老二像是发怒的水牛喘着粗气,愤愤不平的指着温喆的鼻子说道:“你个小兔崽子有种,老子今天就饶了你,二丫,你还站那里干啥,你一个女娃知不知道羞?”

 

二丫见赵老二发飙了,也不敢站温喆后面了,怯生生的走过去,赵老二一把抓着她,“你跟我回去,我要是再看见你跟这个小子在一起,我扒了你的皮。”

 

熊亮的脸上还带着伤痕,他怒目圆瞪,指着温喆骂道:“小王八蛋,你不是挺能干的吗?你给老子等着瞧。”

 

“你以为老子怕你呀,赵老二,你女儿跟了这种人,简直是自讨苦吃,要不是我撞见,她的清白就给毁了,你这个老糊涂。”温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显得很不服气。

 

“老子愿意,就凭你这个小狗崽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配的上我家小妮子,撒泡尿照照自己吧,滚犊子。”赵老二扬了扬手中的铁锹,好像随时就准备冲过来。

 

“怎么样,连丈人这一关都过不了,你还嘚瑟个啥?温喆,今天的事,老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二丫是我的,还有,老子下次喊人弄死你。”熊亮的裤裆还在隐隐作痛,脸上被温喆抽的都是伤痕,要不是现在有村民出来看热闹,他担心在丈人家打架丢了面子,让人笑话,说不定还要上去跟温喆干一架。

 

温喆懒得理他,看着二丫极不情愿的被赵老二牵走,还一步一回头的看自己,心里揪的紧,暗自发誓,有一天要把二丫光明正大的弄到手。

 

回到屋里,温喆给金不换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开始考行医执照,金不换说已经安排了,过两天就给打电话通知。

 

温喆刚才受了打击,这会儿也不想去卫生所值班了,一心一意的研究针经,他暗想要是以后遇见了熊亮找人报仇,该怎么应付呢,自己又不能打,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好办法,要是现在去学功夫,肯定是来不及了,想着想着他就觉得困了,为了二丫的事,没有睡午觉,这会儿他打算先在床上打一会儿瞌睡。

 

打开了一个老旧的风扇,呼啦啦的吹着风,温喆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见了敲门声,揉着眼睛去开门,却见到门口站着个清纯的美少女,或许是没有睡醒的缘故,温喆楞了一会儿,才发现她是小秀。

 

“小喆哥,那啥,你有空吗?我肚子还有点疼,你再给我扎几针吧,我怕好的不彻底,过几天要去上学了,怕是耽误了。”小秀怯生生的,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咋了,自从被温喆无意间搂抱了一次,她一看见他就心跳的厉害。

 

温喆挠挠头,看见这个娇羞的少女,爽朗的一笑,“秀儿,我时间多的很,来,你进来,我得先给你检查一下,你躺在床上去。”

 

小秀还是娇羞不已,有点迟疑的问:“小喆哥,这是要检查哪里呀?”

 

“肚子,你先把衣服掀起来,来,别害羞。”温喆见她忸怩着,有点不好意思,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他不由看的出了神。

 

小秀看了看门口,就是低着头不肯掀衣服,温喆明白了她的意思,转身将门给插上了,又说道:“现在不怕被谁看见了,我是医生,你不用担心。”

 

恩,小秀点点头,这才扭扭捏捏的躺在了床上,一双眼睛睁的老大,温喆伸手去掀她的衣服,她突然下意识的捂住了,脸羞的通红。

 

本来温喆还没有往这方面想,见她这个样子,立刻有了反应,小秀虽说只有十五六岁,可是发育良好,躺在那里,前面的酥胸鼓鼓挺挺的,而且一起一伏的,今天天气热,她穿了条纱布裙子,虽然两条腿并拢了,紧紧的夹着,可是隔得近,可以隐约看见她里面的内裤。

 

温喆顿时有点无法自控,手也有点抖,以前总是和少妇和寡妇玩,还从来没有碰过这样清纯的少女,隐约有一种体香传来,惹的他心里痒痒的,更加激发了他内心的渴望,他将小秀的手挪开,劝说道:“小秀别怕,一会儿就好的。”

 

小秀出于自然的反应,身子有点抖,她干脆闭了眼睛,温喆立刻趁机将她的上衣掀开起来,快到胸罩的时候,小秀一把给捂住了,摇摇头道:“小喆哥,这样可以了吧?”

 

温喆正看的入神,眼看就又能见到她那对粉嫩的玉兔了,哪里肯放过,连忙说道:“还不行呢,为了彻底的治愈,这上面的也要检查,我担心你的病情会加重,所以给你做全面的检查,你放松,不要胡思乱想。”

 

听他说的一套一套的,清纯的少女哪里知道他此刻的想法,这才松开了手,温喆双眼放光,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有点哆嗦,上次在卫生所里,由于情况紧急,他没有来得及仔细的看,这会儿,可以好好的看个清楚。

 

不得不说,小秀的皮肤真的很粉嫩,跟她老娘淑芬的皮肤一样的白,但是小秀的是白里透红,而且很光滑,手摸上去,滑腻的很,由于角度的问题,温喆无法看见她的乳尖,说心里话,他见过钱寡妇等几个女人的酥胸,但是却不知道少女的是啥样,小秀的酥胸圆润挺拔,一看就没有被人摸过的,温喆想起来就兴奋不已。

 

他的手顺着小秀的肚子向上摸去,刚接触到她粉红色的罩子,小秀身子不由一紧,又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小喆哥,你干啥呢?”

 

“检查,别乱动,要不然不好检查病根了。”温喆心里有点发虚,他暗想要是她实在不愿意的话,只好放弃了,就是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

 

“这里也要检查呀?你轻点。”小秀的脸更红了,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懵懂和娇羞,看的温喆感觉自己像是在犯罪。

 

“是的,全面检查,这样才能够找出病根,也能够保证你以后不再犯,而且能够好好的学习,现在我要开始了,你闭着眼睛,不要出声,免得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温喆说着,已经将手往她坚挺的酥胸上按下去,虽然隔着乳罩,可是手感实在是太好了,这个小妮子发育的这么好,以前都没有怎么注意呢,都长这么大了,一只手还有点握不住。

 

小秀顿时身子一怔,咬着小红唇,气也出的不均匀了,脸红的像是樱桃,温喆简直控制不住,他不在满足于隔着一层,换了个角度,手一伸,就准确无误的握住了她的小白兔,一把给抓住了。

 

小秀忍不住嗯了一声,她长这么大除了自己,还没有人这样摸过,何况还是面对这一个男人,虽然是个医生,可是她也受不住,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急忙再次的捂住,“小喆哥,很痒,这里非要检查吗?”

 

“对,听话,躺好了,不要乱动。”温喆正摸的爽,少女的小玉兔果然是粉嫩无比,而且十分的有弹性,他忍不住两指捏住了她的乳尖,并且轻轻的捻动起来。

 

小秀有些受不住,发出一声轻哼,眼神已经迷离了起来,情窦初开的少女哪里经的起这样的挑逗,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温喆心里激动的厉害,下面的小钢炮立刻坚挺的竖立,他真想扑上去,可是这个少女太清纯了,让他没有办法下手,看来只好过一下手瘾了。

 

趁着小秀意乱情迷的时候,温喆将她那粉红的罩子向上一推,她的两个小玉兔立刻跳了出来,映入眼帘,一览无余,果然很坚挺,很有弹性,尤其是那粉红的乳晕,含苞待放的蓓蕾一般,温喆忍不住两手齐上,握在了手中。

 

不谙世事的小秀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挑逗了,呼吸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眸子变的迷茫,却只觉得浑身酥软,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有一些慌乱,却是无法摆脱这种羞怯的快感,任凭温喆抚摸着,身子也软了下去,不在反抗,而是发出轻声的哼叫。

 

温喆看到了新鲜的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女的酥胸,并不满足现状,他暗喜不已,不知道这少女的下体是什么样的,也玩过好几个女人,只听说少女的会很嫩,他很想试试看。

 

一边想着,他也开始行动了,但是手刚刚放到她两腿间,小秀不由自主的捂住了,摇摇头,嘴里含糊不清道:“小喆哥,哪里不行,别,我怕。”

 

已经看了上面了,不如全部看完,以后可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温喆连忙安慰道:“听话,乖,这里也是要检查的,刚刚不是说好了吗?”

 

“可是,哎,不……”小秀想要反抗,可是浑身已经软弱无力。

 

温喆趁机把她的裙子往下一扒,那白色的小内裤已经暴露在他的面前,隐约还透着水迹,湿了一小片,看样子,这个小妮子是动了情了,见她并没有特别的抗拒,或许是已经来不及了,温喆干脆趁热打铁,快速的将她的小内裤退到了膝盖。

 

“恩,别,你别看,羞死了,哎……”小秀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惊慌失措的捂住了眼睛,温喆已经看的痴了,这里是她的秘密花园,却并没有张多少毛,而且是白皙和粉红的,隐约泛着水迹,虽然两只修长的腿夹的很紧,可是却很丰满。

 

温喆忍不住伸手去摸,小秀顿时身子一抖,羞怯的催促道:“小喆哥,你还,没有检查好吗?人家好羞哦。”

 

“还没有呢,你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好。”温喆看着这个迷人的富有青春气息的玉体,下面已经涨的鼓鼓的,真想这样扑上去,反正现在门插着,也不会有人知道,但是见她一副清纯无比的样子,又于心不忍,这个小妮子再过几岁,肯定要处对象,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男人,占了她这么好的身子。

 

他伸手在她的两腿间摩擦了一阵,她扭动着身子已经不能自持,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却是吓的不敢动,有难以启齿的羞涩。

 

温喆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过足了手瘾,心念至此,他的手指已经伸进了她的秘密地带,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黄花闺女的真的很紧,一个手指都觉得紧,好像有无数个小嘴在吸允着,他往里面更近一步,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手指,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一层膜了。

 

只觉得下面的兄弟简直要爆炸了,不知道放进去会如何的爽快,但是理智让他无法下手,只好又捅了几下,却已经是溪水泛滥了,看样子她已经有感觉了,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就见小秀扭动着身子发出一声压抑的哼叫,温喆只觉得手上已经湿淋淋的了。

 

看样子,这个小妮子被自己弄的来高潮了,他有了一点成就感,看来她很敏感呀,不过也已经差不多了,要是再继续下去,只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将自己的小钢炮拉出来。

 

赶紧将她的裤子和裙子拉上去,同时在她的玉兔上又抓了一把,盖上罩子,装模作样的取出了几根银针,看见她早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水湿了发丝,贴在脸上,显得十分迷人。

 

“现在好了,我给你扎几下,应该差不多了。”温喆随意扎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地方,收了针,却见小秀还软绵绵的不能动,一双眼睛扑朔迷离的看着自己,好像还在意乱情迷,不能自拔,那红唇微微张着,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

 

温喆忍不住俯下身,一口含住了她的小红唇,只听她哼了一声,因为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温喆舌头灵巧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和她的小舌头纠缠了一会儿,使劲的索取着,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

 

小秀已经迷茫了,她整理下衣服,怔怔的看着温喆,不知所措,温喆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所以说道:“好了,要是还不舒服的话,改天你再来,先回去吧。”

 

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小秀小跑几步,开了门,回头轻声道:“小喆哥,你真坏。”说完头一低,脸红的跑出去了。

 

温喆一愣,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的倩影,全身躁动的难受,真想找个地方发泄一通,以前想女人的时候,只能够自己摸自己的小钢炮,撸一管,但是现在有了钱寡妇,他赶紧去将她找了过来。

 

方才一见面,温喆就脱衣裳了像个猛兽似的,把钱寡妇按在床上去,一顿狂轰滥炸,摇晃的钱寡妇哼叫不停,最终是一泻千里,他脑子里想这小秀那清纯的身子,直到把钱寡妇弄的浑身瘫软,这才作罢。

 

“小男人,你今天咋这么猛,差点把婶子给弄死了。”钱寡妇一脸的汗珠,抚摸着温喆那还坚挺着的家伙,十分爱怜的说道。

 

“没事,就是想你了。”温喆完事了点了根烟,看着自己还挺拔着的家伙,不由暗想,要是改天能把小秀弄了,肯定会特别的爽,她那下面贼紧,肯定特别舒服。

 

第二天温喆去卫生所,看见刘春杏早早的在桌子上看书了,见温喆进来,微笑着打招呼,自从和温喆看了电影,被他摸了也抱了,刘春杏每次看见他就有种特别的感觉,加上看见他当场施展银针,更是对他刮目相看,又听村支书夸奖过温喆,就更加对他产生了一种情怀,但是和王胖子的亲事,也没有推脱,王胖子回去后,也没有再来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今天刘春杏穿的衣服特别的薄,坐下来的时候,前面的领子里,两个大大的酥胸时隐时现,看的温喆心猿意马,村子里这些女人,刘春杏的胸算是最大的,温喆上次看电影的时候捏过一回,一只手根本握不住,那种感觉到现在还在回味,要不是刘小民插了一脚,说不定现在已经搞到手了。

 

刘春杏见温喆那么瞅着自己,还肆无忌惮的,嘴一撇,瞪着大眼睛,“你总是看人家那里,色眯眯的,你不怕我哥再来打你呀?”

 

“怕个求,你哥现在又不反对我了,再说你叔也说了,我年轻有为,将来还要给咱们小钱村争光的,你和王胖子的那门亲事怎么在处理?退了没有?”温喆很急切,暗想若是退了的话,自己就可以跟刘春杏光明正大的处对象了。

 

刘春杏摇摇头,无奈道:“那怎么退,人家给的礼金几千块,都被我哥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拿去吃喝赌给败光了,我叔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能骂他,可是我哥也不听,不过王胖子现在都没有来过了。”

 

“那你想不想退呀?你倒是说个话,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呢?”温喆期待的看着她,现在他还不晓得刘春杏是怎么个看法。

 

刘春杏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好像有点烦躁的样子,似乎不喜欢这个话题,“王胖子那么大的年龄了,都三十好几了呢,我想处的对象,可是要年轻点的,长相也不能差,要不是我哥自作主张,我才不会跟他见面呢。”

 

“那你就退了呗,钱我给你想办法,你看我不是挺年轻的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处对象的吗?你看我又年轻,长相也不差呢。”温喆微笑着,显得特别的自信。

 

刘春杏咬了咬嘴唇,脸色掠过一朵红云,娇羞道:“看把你给美的,谁要跟你处对象呢,再说这事我说了不算,你要真心的对我好,就来正式的,再说,你哪儿弄那么多钱呀?”

 

温喆嘿嘿一笑,看见她那可爱的样子,顿时心血来潮,一拍胸脯道:“你想我怎么办都行,只要你看的上我,钱不是问题,你家里我来说。”

 

刘春杏见他那么认真,有点心动了,却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个人正聊的上劲,听见外面有车子喇叭滴滴的响,出门一瞧,见停了一辆车,下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显得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是刘春杏吗?”

 

温喆上去问道:“你是谁,找她做什么?”

 

“我是王老板派来,接曹小姐去县城玩的,曹小姐,请吧?”陌生男子对刘春杏说道。

 

刘春杏一愣,看了看温喆,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还在值班,今天没有时间,你还是回去吧,辛苦你了。”

 

温喆一听说是王胖子派来的,顿时火冒三丈,这个家伙自己不敢来,却叫了个人来,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吓住了,但是又不服气,舍不得刘春杏,想接她过去玩,那还有好结果,说不定会趁机把她给上了。

 

陌生男子见刘春杏不答应,立刻给王胖子打了个电话,恩恩啊啊的又是点头又是笑的,最后将电话挂了,说道:“曹小姐,王老板说了,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就是请你去吃顿饭,他现在有事赶不过来,但是非常的想念你,希望你给他一个面子,再说你们是对象,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陌生男子笑眯眯的,好像话中有话,刘春杏有点为难了,不知道怎么办,就眨着眼看温喆,好像希望他帮忙似的。

 

这时候温喆早看出来了,王胖子肯定是心怀不轨,不管他是不是忌惮小五手中的家伙,所以不敢来,反正温喆是想阻止的,温喆一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人家不想去,就算了,你还一个劲的催啥?”

 

陌生男子愠怒的看了温喆一眼,似乎没有放在眼里,走过去,拉着刘春杏就走,一边说道:“曹小姐还是跟我走吧,要不然我没法跟王老板交代。”

 

“你给我住手,干啥呐?”温喆见他还拉拉扯扯上了,弄的刘春杏老不乐意,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挡在了刘春杏的跟前。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你算是她什么人,不要多管闲事啊,我警告你,我是奉命办事,你不要插手,这不管你的事。”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气恼的吼叫起来。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是这里上班的医生,怎么了,刘春杏也是这里上班的,值班期间,不可以外出,再说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你啰嗦个啥?王胖子那么有诚意,你叫他自己来啊,叫你来算是什么意思?”温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据理力争。

 

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专门派来的,是个厉害的打手,他没有亲自来,一是因为忌惮上次被墨镜男子小五指着脑袋,差点吃了花生米,二来是想让这个打手来试探下村子里的情况,而这个打手平时里可是吃打架这碗饭的,刚开始客气完全是出于礼貌问题,现在见温喆阻拦,他的脾气就上来了。

 

“你小子给我让开,要不然我打的你满地找牙,你不要逞能,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你插个屁的手?”

 

“我就要管怎么了,你还来抢人了不成?这可是小钱村,你自己问春杏,看她愿不愿意?”温喆不以为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刘春杏见两个人都蓄势待发,弄不好一语不和就打起来了,摇了摇温喆的胳膊道:“我看算了,小喆,好好的跟他说,那个啥,你回去跟王老板说声,我真的有事,所以是不能去了,还麻烦你跑了一趟,真不好意思。”

温喆见刘春杏态度坚决,得意的嘿嘿一笑,脸上挂着胜利的表情,“你听见了没有,人家不愿意去,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没有意思了,还是回去吧,别丢了脸。”

 

“你小兔崽子找打,我让你管闲事。”那个打手早已经按耐不住了,带不走刘春杏,那才是丢了面子不说,还要被道上的人耻笑,还要被王胖子指责一顿办事不牢靠,他捏着拳头,虎虎生风,往温喆身上一捅,温喆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觉得胸膛里嗡了一声闷响。

 

他揉着胸口,疼的只咧嘴,可是在刘春杏面前,他觉得自己不能认怂,上去就手脚并用的乱打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套路。

 

打手是个练家子,温喆这样的人,没有一点功夫底子,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个打三四个,所以蔑视的笑了笑,脚一抬,就踹的温喆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温喆爬起来的时候,打手那是不屈不挠,一路追着打,只打的温喆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卫生所里,打手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使劲的一个推手,温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浑身疼的厉害。

 

刘春杏见事情不妙,再这么打下去,只怕要把温喆打成了残疾了,她尖叫着喊道:“快住手吧,我跟你去还不行嘛?再打要出人命了。”

 

打手听了,抡起的拳头这才放下来,拍了拍手,得意的说道:“早这样,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嘛?何必呢?”

 

说完一把揪住了温喆的衣领,指着他青肿的脸说道:“小子,今天饶了你,以后别他娘的没事逞什么英雄,一个乡巴佬,还想英雄救美,老子见的多了,多半没有好下场。”

 

打手说着把温喆一推,转身就出去,摇着头胜利的哼着小曲,看样子要去开车,打开了车门,等着刘春杏过去。

 

刘春杏见温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心疼的想掉眼泪,可是委屈又没法表达,楚楚可怜的看了看他,只好转身跟过去。

 

温喆只觉得骨头要散架了,这个打手下手真是狠啊,自己都没有碰到他,就挨了这顿打,这简直是一种侮辱,而且他有预感,刘春杏这要是去了,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一想到那个场面,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着刘春杏那硕大的胸,温喆就脑子充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千万不能让刘春杏跟着去。

 

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过这个打手,该咋办呢?看来只有跟这个打手拼命了,他指着那打手喊道:“你个小狗崽子,刚才打的不算数,你有本事再来把老子打爬下,老子就彻底的服输,怎么样?”

 

“你还没完没了,小王八蛋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老子今天就让你躺半个月下不来床。”打手被温喆挑衅,气急败坏的握着拳头,就冲了进来,刘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硬是没有拉的住。

 

温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过来,他摸着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去,这样起码可以把他打晕了,然后就好办了,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时候,他扬起手来就将凳子丢向那打手的脑袋,原本以为这一招会凑效,岂料,打手伸手一挡,那椅子腿也断了好几根,打手跟个没事人一样,眼睛血红血红的。

 

“这是你先搞的,老子让你尝尝。”打手恼羞成怒,过来像是抓小鸡似的,一手抓住温喆按在了桌子上,一手抄起一把凳子,就朝着温喆砸了过去。

 

这要是砸在温喆的脑袋上,他不死也得晕过去,说不定会是脑震荡,情急之下,温喆的手在后面胡乱的一抓,就抓到了自己的银针,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照着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

 

这是在情势所逼的情况下,温喆想起来的不是办法的办法,根据针经书上所说,银针刺中人体身上的穴位,轻者可以治病,重者甚至能够让人休克,让人四肢僵硬。

 

温喆当时也没有多想,却凭着熟练的手法,扎对了打手身上的穴位,就见打手身子一震,瞬间僵化了,手里的凳子擦着温喆的脸掉在了地上,硬是将他的额头划出一道血痕,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慢慢的蹲了下去,翻着白眼像是个傻子一样,口吐白沫。

 

一旁的刘春杏吓坏了,啊的一声叫,连忙过来,藏到温喆的身后,硕大的胸蹭的温喆心里发痒,她踱着脚指着打手喊道:“他怎么了,你把他咋了呀?怎么不动了?”

 

温喆也是一阵慌乱,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银针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没有料到就把这个凶狠的打手给弄的僵硬了,他有点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还好有气,犹豫着将打手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就听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声,这才缓过神来,十分惊恐的看着温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刚才也没有见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动不了,打手现在全身还很乏力,好久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这才出着粗气,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开着你的车滚蛋。”温喆大吼了一声,吃惊之余,望着手中的银针,心里暗喜,原来这银针还有这样的功效,看来以后能够派上大用场。

 

“算你狠,我们走着瞧。”打手双腿有些发软,心有余悸,狼狈的跑回车子上,手还在发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哆嗦着发动车子,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架,还是头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对手放到,而且都没有看清温喆是怎么出手的,继续待下去,只怕会更加的吃亏,于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

 

刘春杏见没事了,挽着温喆的手都忘记了放下来,惊诧的问:“小喆,你怎么打赢他的,刚才他那么凶。”


性百科 » 两个奶头绑在一起虐:搂着旗袍高贵美妇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