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和男友疯狂爱爱细节:12个警花的沉沦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7:00:13 25 人阅读

鲁天峰眯着双眼说道,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云曼真人,比他想象中还要惊艳几分。

叶云曼微微颌首,说道:“东南黑道的扛把子,谁人不知道,这位想必就是夏城第一地产商孙耀祖,我也不藏着掖着,你儿子是我打的,你想怎样直接划出道来。”

 

叶云曼的目光只是撇了一眼孙耀祖,就立刻转移到鲁天峰身上,显然这里是鲁天峰做主,不然以孙耀祖的性格,绝对不敢堂而皇之来围堵金色酒吧。

 

“很简单,把打我儿子的那个人交出来,然后你金色酒吧再赔偿三个亿,当做是我儿子的医药费。”孙耀祖冷声说道,他只是送给鲁天峰两个亿,却想要从叶云曼身上要走三个亿,当真是狮子大开口。

 

“三个亿,你儿子也配值这么多钱?”叶云曼不屑说道,就算把金色酒吧买了也远远没有三个亿,至于要交人,那就更不可能。

 

听到孙耀祖开口就要三个亿,鲁天峰的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显然他是被孙耀祖摆了一道,仗着他的虎威想要要挟叶云曼。

 

“哼,这是我的底线,不然你的金色酒吧别想继续开下去。”孙耀祖威胁说道,他故意不去看鲁天峰的脸色,既然已经来了,不拿回他损失的利益,岂能善罢甘休。

 

“这也是你的意思?”叶云曼再次将目光移到鲁天峰的身上,对于这个东南黑道的扛把子,叶云曼还是有些忌惮,凭她的能耐,很难跟他抗衡。

 

鲁天峰目光微怒地看了一眼孙耀祖,不过还是缓缓点头,既然他决定出面,就得遵守诺言,至于孙耀祖突然摆他一道,他秋后自然会找他算账。

叶云曼的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看来在来之前,两人已经达成某种共识。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打电话给那个“安少”?

 

叶云曼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她不想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秦渊必死无疑。

 

“叶小姐,你还是先把人交出来吧,没必要为了个不长眼的下人闹得大家不开心,至于钱的问题,你们自己协商,我管不了那么多,呵呵!”鲁天峰笑呵呵说道,能够在四十多岁成为东南黑道的扛把子,他的城府又岂会那么简单。

 

如果真让叶云曼赔偿三个亿给孙耀祖,恐怕就真的得罪燕京那位,虽然他不惧,可终归是个麻烦。

 

果然,一听到鲁天峰的话,孙耀祖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看来那三个亿算是泡汤了。

 

不过还好,他主要目的就是给他儿子报仇,那个人必须死。

 

“不可能!”叶云曼想也没想就拒绝道,让他交出秦渊,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鲁天峰和孙耀祖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叶云曼的态度居然这么强势。

 

“看来叶小姐还不清楚现在的形势啊!”鲁天峰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说道,他的态度足够温和,如果叶云曼再不配合,他只能用硬的了。

 

秦渊知道,该是他出场的时候了!

 

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秦渊走上前去,拍了拍叶云曼的香肩,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你走出来干嘛,回去!”叶云曼厉声喝道,但是目光却带着哀求之色,她这么强势,就是为了保护秦渊。

 

秦渊淡然一笑,说道:“我还没站在女人背后的习惯,放心,接下来交给我。”

 

说完,不顾叶云曼那焦急的神色,向前跨一步,带着笑意看向鲁天峰。

 

“是你?”鲁天峰当即从沙发上站起来,语气微微有些惊讶。

 

“我们又见面了,他的儿子是我打的,你说怎么办吧?”秦渊伸手指着孙耀祖漫不经心说道,他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鲁天峰。

 

鲁天峰的表情明显一愣,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打人的居然是昨晚救他女儿的秦渊。

 

“是你打伤我儿子的?”孙耀祖猛然站起来,双眼顿时闪过一抹狠戾之气。

 

对于孙耀祖的话,秦渊充耳不闻,就这么看着鲁天峰,他相信,如果鲁天峰是个聪明人,会知道怎么做。

 

“如果你肯到我手下做事,这件事情我帮你摆平。”突然间,鲁天峰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他一直苦于怎么将秦渊招揽过来,如今是个机会。

 

“你这是在威胁我?”秦渊脸上的笑意刹那间荡然无存,冰冷的寒意让在场每一个人都仿佛坠入冰窟。

 

叶云曼讶然看着秦渊的后背,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秦渊。

 

鲁天峰内心一阵暗悔,他一时心急才这么说,并没有任何威胁之意,连忙歉意说道:“抱歉,我没有这个意思,就当我之前什么也没说,你这件事我照样帮你摆平。”

 

众人个个目瞪口呆,最惊讶的莫过于叶云曼和孙耀祖,鲁天峰是谁,毫不夸张地说整个东南地区的地下势力都归他管辖,放在古代那可是坐拥一方江山的土皇帝,可如今居然在向一个年轻人连声道歉。

 

可谁又知道秦渊在鲁天峰内心的重要性,那可是他的宝贝儿女亲点的保镖人选,别说一个千绿湖,就算十个百个他也不愿意换他对女儿的一个承诺,而且昨晚回去后王勇向他坦言,秦渊的实力深不可测,杀他如屠狗,这样更坚定了鲁天峰要招揽秦渊的心。

 

“天峰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的么?”孙耀祖当场急了,如果没鲁天峰撑腰,他根本不敢进入金色酒吧。

 

鲁天峰眼中寒光一凝,冷哼说道:“到底是谁先出尔反尔,你自己心里清楚,今天我把话撂这,秦老弟是我的朋友,如果你以后敢找他麻烦,后果你应该清楚,哼!”

 

孙耀祖满脸不置信地瞪大眼睛,无力地颓坐到沙发上,这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剧情发展。

 

“不,你不能这样,我要给我儿子报仇,谁也别想拦我。”说着,孙耀祖突然蹦了起来,张牙舞爪,疯狂冲向秦渊。

 

“扔他出去!”鲁天峰对一旁的黑衣人喝道。

 

几名黑衣人动作十分迅速,一把摁住拼命向前冲的孙耀祖,然后直接拖出门外,酒吧内旋即安静了许多。

 

“秦老弟,我保证以后他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到我家去做客,昨晚你救了我家雪晴,还没来得及好好报答你,而且雪晴那丫头也怪想你的。”鲁天峰旋即走到秦渊面前说道。

 

鲁天峰的态度十分客气,就好像对待一个贵宾一样,能够得到这种待遇的人,整个夏城也寥寥无几。

 

叶云曼和赵国强等人个个目瞪口呆,赵国强他们只知道秦渊跟叶云曼有亲戚关系,可是鲁天峰是连叶云曼都敢动的人,居然会对秦渊如此客气。

 

“等我有空再说,这次算我秦渊欠你一个人情。”秦渊说道,一想起昨晚那个打扮火辣性感的鲁雪晴,秦渊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神采。

 

“这是哪的话,什么人情不人情的,秦老弟你这是不把我鲁天峰当兄弟啊!”鲁天峰摆摆手说道,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可他的内心已经乐开了花,他就等秦渊说这句话。

 

秦渊不可置否一笑,大家都心知肚明,对于鲁天峰跟他称兄道弟,他也没反对,有这么牛逼的黑道枭雄做兄弟,他也不吃亏。

 

“既然鲁大哥都这么说,倒是我秦渊矫情了,有空一定到你家做客。”秦渊说道,他也曾经见过不少黑道大人物,以他的眼力判断,鲁天峰这个人绝对是一个真正的枭雄,在他见过这么多黑道大人物中,他稳进前三。

 

“哈哈,秦老弟果然是个爽快之人,好,那我就在家里恭候你的大驾,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哪天有空你就打电话给我,老哥我亲自派人来接你。”鲁天峰爽朗笑道,秦渊那句“鲁大哥”让他很是高兴。

 

“到时候还要麻烦鲁大哥你了。”秦渊附和着说道,今天鲁天峰的确帮了他一个大忙,有些事情可以不用暴力解决当然是最好,而且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杀了人照样要接受法律的裁判。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老哥还有点事,就先走一步,来日我们再好好聊聊。”鲁天峰说完,转而面对着秦渊身后的叶云曼,继续说道:“叶小姐,今天之事很抱歉,给你带来困扰,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鲁天峰果然是个人精,从刚才秦渊和叶云曼的举动他就猜到,两人的关系匪浅,当然值得他拉下身段给叶云曼道歉,刚跟秦渊拉近关系,可不能毁在这节骨眼上。

 

“鲁大哥客气了,误会解除就好。”叶云曼轻声说道,她这句鲁大哥说得很自然,倒不是她想要攀上鲁天峰这尊大神,而是因为秦渊也喊他大哥。

 

“好,就冲你们这两句鲁大哥,改天我定要在家里摆上几席宴请两位,哈哈,不错,真不错。”鲁天峰一路大笑走出金色酒吧,好似他很久没这么开心过。

 

此时秦渊的眼底含着笑意,鲁天峰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明很多,也豪爽很多,是个值得结交的人物。

 

等到鲁天峰走后,叶云曼示意赵国强等人离开,偌大的金色酒吧就只有秦渊和叶云曼两人。

 

叶云曼扭着凹凸有致的身体走到吧台内,熟练地拿出几瓶酒调了起来,动作细腻优雅,赏心悦目,看得秦渊又是一阵愣神。

 

“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么?”叶云曼说的很随意,一心专注调酒。

 

秦渊轻轻一笑,面对着叶云曼坐了下去,目光总是不自觉在叶云曼身上流转,即使他明知道这样很不合适。

 

“你想知道什么?”秦渊一手撑在吧台上,脸微微靠着手心,惬意地欣赏叶云曼的动作。

 

“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叶云曼无所谓说道,调酒是一门手艺,可在叶云曼手中却成了一门艺术,动作干脆不失华丽,水晶玻璃杯在她十指间来回跳动,如同一只雀跃的蝴蝶。

 

于是,秦渊老老实实地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不过他重点说鲁天峰欲要招揽他的事,至于救鲁雪晴则是一句话带过。

 

听完秦渊的话后,叶云曼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有些幽怨说道:“刚才鲁天峰说雪晴那个丫头怪想你这句话是怎么回事?”

 

秦渊苦笑,敢情叶云曼只注意到鲁天峰那句客套话。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昨晚我们才刚认识,可能是因为我救了她,想要答谢我吧!”秦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平淡说道。

 

叶云曼半信半疑,都说女人是种很敏感的动物,可是她却无法从秦渊的表情中看出任何不妥来。

 

因为秦渊曾经身份的原因,他本来不太喜欢喝酒,可是当品尝到叶云曼亲手调制的名为“烈焰焚血”的酒后,他发觉自己喜欢上喝酒了,确切来说他喜欢上喝叶云曼调制的“烈焰焚血”,那是一种令他无法言喻的感觉,放佛又让他回想起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搏斗时的豪情,烈火在心中熊熊燃烧。

 

晚上七点钟,金色酒吧开始营业,陆陆续续有人涌进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随之响起。

 

呆在酒吧内一个下午,如今酒吧开始营业,叶云曼有事要忙没空陪秦渊,酒吧的奢靡吵闹环境让他感觉十分不适应,秦渊顿时感觉索然无趣,于是没跟叶云曼打招呼就独自离开酒吧。

 

夏城的夜晚处处灯火通明,相比于白天有另一番独特魅力,秦渊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如今夏城的变化让他感觉十分陌生,曾经熟悉的地方几乎看不到一处,快节奏的发展俨然埋没了秦渊对夏城的记忆。

 

正当秦渊准备打道回府时,一道黑影突然从远处一个昏暗路口窜了出来,四处张望几秒,然后径直奔向秦渊这边。

 

秦渊的目光微微有些讶然,因为他发现黑影的速度十分快,奔跑在大街上几乎没发出脚步声,身形一掠就掠出数米远。

 

“抢劫啦,抢劫啦,快拦住他,快!”一道尖锐的声音从街道转角传来,旋即一个富态的中年人迈着沉重的脚步声缓缓跑出来。

 

秦渊不算什么好人,但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举手之劳的事,他还是很乐意帮忙,而且他也想知道这个奔跑速度这么快的黑影到底是何方神圣,恐怕就算是他也得出尽全力方能稳胜于此人。

 

唰唰……

 

一百米左右,黑影愣是花了不到五秒钟,比什么百米世界冠军要快多了,秦渊算准他奔跑的路线,直接挡在他的面前。

 

黑影见前方有人,身体猛地一顿,旋即瞬间变换方向,如同猎豹扑食般迅猛,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速度。

 

“有两下子。”

 

秦渊玩味一笑,不见他怎么动作,身形一闪再次将黑影挡了下来,两人差点就直接碰撞上。

 

黑影再次一滞,他没想到居然能有人这么轻易就拦下他的去路,一狠心,从腰间摸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脚下步伐突然变换一个节奏,身体放佛融入周围的风之中,灵巧的操控手中的匕首刺向秦渊。

 

秦渊的双眼突然绽放出两道异样光彩,黑影的步伐十分诡异,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黑影的匕首已经近在咫尺。

 

秦渊的双脚猛地一踩地面,爆发出一股比黑影更快的速度,在匕首刺向他的刹那,右手瞬间化爪,死死扣住黑影的手腕,同时左手用力一震,轻松夺下匕首。

 

“你是谁?怎么会这种步法?”秦渊眯着眼睛说道,黑影全身上下包裹着黑衣,只露出两只明亮的眸子。

 

一股清淡的香味突然吸入他的鼻子中,让秦渊微微有些惊讶。

 

“哼!”黑影冷哼一声,显然不甘这样被制伏,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动作扭动着身体,力道不猛,但十分轻巧,秦渊大意之下,还真让他给挣脱了。

 

这一次黑影学精了,他知道不是秦渊的对手,完全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脚下步伐再次变换节奏,嗖得一声掠过秦渊的身体。

 

可惜他还是低估秦渊的速度,眨眼间秦渊一只手直接探向黑影的腰间,另外一只手则试图拦下黑影。

 

“咦?”秦渊轻咦一声,发觉抓向黑影的手感有些不对劲。

 

因为他这一抓直接抓向黑影的胸口衣服,尽管衣服包裹地十分紧致,可秦渊依然能感觉到他抓着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黑影用力一扯。

 

嚇啦……

 

黑影胸口的衣服直接被秦渊拉扯下来,露出一片雪白的嫩肉和一个半透明肉色胸罩,裹着一对颤颤巍巍的胸器。

 

秦渊的大脑瞬间空白一片,这货居然是一个女人。

 

“啊!你个混蛋,流氓!”黑影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声音,明亮的眸子恶狠狠瞪了一眼秦渊,旋即捂着胸口快速消失在昏暗的街尾。

 

秦渊到现在才终于反应过来,想要继续追已经不可能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抢劫犯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手感还不错。”秦渊拿起手中的一块黑布,乐呵呵说道,不过他猜想此刻那女人的胸口一定很疼,他先前可不知道她的女的,所以稍微用了点力。

 

“钱包,我的钱包!”这时,那个富态中年人终于气喘吁吁跑到秦渊眼前,一把抢过秦渊手中的钱包,刚才秦渊另外一只手就是去夺下藏着黑影腰间的钱包。

 

秦渊微微有些皱眉,他不感谢自己就算了,动作还这么粗鲁,早知道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他才懒得帮忙。

 

细数了一下钱包,中年人发现一分没少,这才大松一口气,秦渊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正准备离开时,却被中年人死死拽住手臂。

“你抢了劫还想走?”中年人双手拽着秦渊,一副咬牙痛恨的样子。

 

秦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好心帮他夺回钱包怎么就变成抢劫犯了?

 

“你脑子有病吧,谁抢你钱包还看不清楚?”秦渊脸色微冷说道。

 

其实中年人还真没看清楚是谁抢他的钱包,因为黑影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早就跑出十几米外。

 

“钱包在你手上,不是你抢的还有谁?”中年男人恶狠狠说道,抓住秦渊的手始终不肯放。

 

“无聊,钱包是我帮你拿回来的,爱信不信,放手!”秦渊当真有些怒了,好心当作驴肝肺,这是什么世道?

 

“我不管,就算不是你抢也是他的同伙,走,跟我去警察局,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中年人一口咬定秦渊就是抢劫犯,死活不让他走。

 

看着眼前那张丑恶的嘴脸,秦渊真恨不得一拳轰过去。

 

“呜呜……”

 

就在这时,警鸣声突然传来,很快一辆警车停靠在秦渊他们旁边,刚才中年人喊抢劫时就有好心人报警,没想到速度来的这么快。

 

“怎么回事?谁被抢劫?”

 

从警车走下来的不是小说中经常出现的美女警花,而是一个一脸威严的大汉,年龄大概三十岁,留着一个板寸头,看起来很精神。

 

“警察兄弟,你来的正好,这就是抢劫犯,快抓他。”富态中年人急忙说道。

 

大汉依旧面无表情,语气有些冷说道:“警察抓人是要讲究证据的,不能仅靠你的片面之词。”

 

听到大汉质疑他的话,中年人顿时不高兴了,旋即叫嚣说道:“我是豪龙集团的董事长蔡光新,你们局长是我的朋友,我说他是抢劫犯他就是,你只要抓他回去就行。”

 

大汉目光一冷,不为所动说道:“就算我们局长在这也得按照程序办事,你有什么要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秦渊说的。

 

秦渊手臂一震,直接将蔡光新的手给震开,微怒说道:“我不是抢劫犯,他的钱包是我从那人手中夺回来的。”

 

对于这个大汉警察,秦渊还是升起一丝好感,至少他不畏惧蔡光新的身份压迫。

 

“胡说,他一定是同谋,不然怎么钱包抢回来了那人却跑了?”蔡光新大声说道。

 

“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你看我这身打扮,还稀罕你钱包那几个臭钱?”秦渊满脸不屑说道。

 

他身上这身衣服是今天早上买衣服时试穿后一直没脱下来,别看衣服款式很简单朴素,可若是识货的人一定知道,没几万块绝对买不下来。

 

“切,街边几十块的衣服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我看你是没见过真正的名牌衣服,穷逼!”蔡光新冷哼说道。

 

大汉的脸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当下环顾四周,看看周围有没摄像头或者路人看到事情的经过。

 

突然间,一个穿着一条素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过来,女孩大概十五六岁,小脸精巧别致,扎着两束马尾垂在肩上,可爱之极。

 

她似乎有些怯生,头微微低着,然后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警察叔叔,我看到了,这位大哥哥是好人,是他打跑坏人的。”

 

“笑话,街道的灯光这么昏暗,你怎么能看清楚,莫非你也是他们的同伙?”蔡光新嗤笑一声说道。

 

听到中年人的话,小女孩惊恐地往后倒退几步,不过嘴里却倔强说道:“小依才不是,我明明就看得很清楚。”

 

“你真不要脸!”秦渊这回真的愤怒了,拳头猛地一握紧,杀机毕露!

 

他可以容忍蔡光新污蔑他,可是却不能容忍他污蔑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

 

似乎察觉到秦渊眼中的杀意,大汉表情微微一愣,他从未感觉过这么凌厉的杀意。

 

“我也看到了,这位小兄弟他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一个遛狗大妈走上前来说道。

 

“没错,我也看得很清楚,是他从那人手中抢回钱包的。”又有一个路人站出来说道。

 

一时之间,围观的路人纷纷七嘴八舌,全都证明秦渊不是抢劫犯,其实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所以这样是完全因为看不惯中年人那丑恶的嘴脸。


性百科 » 和男友疯狂爱爱细节:12个警花的沉沦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