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乖把腿张开我要吃花蜜|新婚警花的身体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 2020-12-28 16:59:48 26 人阅读

跑到门口买了几瓶饮料来,站在一旁提着小包担心的看着。

几个下货的人似乎都没有什么信心,只见高仇虎跳上去,他胡步扎稳妥,腰部一沉,双手扣着机器上的凹槽,一咬牙齿,胳膊上的青筋条条暴露,嗨的一声喊,他那头一下子翘起来了,把旁边的几个人吓傻了,工头连忙喊道:“慢点搞,不对称,停下来。”

 

于是大家就都放下来,高仇虎连忙一个人占了一头,冲着大家喊道:“俺一个人抬这边,你们都去那头,喊一二三一起搞起来。”

 

“你一个人咋搞得起来,小伙子莫要瞎搞,这砸到人了不是搞着玩的。”工头忧虑道。

 

高仇虎见没人信,他就伸手一胎,他那头就翘起来老高,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原来也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呀,暗想估计是狐仙帮助的,看来那根本不是个梦,而是真的啦。

 

葛旺和工头等人看的傻了眼睛,赶紧集中到另外一头,喊着口号,机器很快就起来了,而且很轻松的下了车子,抬到了车间里去了。

 

高仇虎觉得自己像是只拿着十几斤的东西一样,要不是这玩意太大了,他估计能够抱进车间里去,等安置好了,葛旺过来使劲一拍高仇虎,惊喜道:“虎子,你还真是能耐啊,行啊小子,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力气够大的。”

 

“你少跟俺咬文嚼字啊,俺别的不会,力气还是有的,哪儿像你,厂子生意越做越大了,都腰缠万贯了。”高仇虎边说着,轻轻捅了他一拳。

 

葛旺立刻疼的龇牙咧嘴,连忙让远一点,笑着给高仇虎发了一根好烟,这时候葛秀丽递过来了饮料,更是钦佩的看了高仇虎一眼,眸子里多了一丝情愫,刚才他搬着机器的事,她都看在眼里了,简直太神奇了,她是了解这种机器的,一千多斤的东西,高仇虎得有多大的劲道啊?这不是比举重运动员还厉害了吗?

 

葛秀丽像是发现了宝贝似的,不由多看了高仇虎一眼,高仇虎发现了异常,好葛秀丽一对视,见她很难为情的低着头笑了笑,他也挠着头嘿嘿笑起来,傻呵呵的样子。

 

这时候给机器作评估和操作的技术员喊葛旺过去了,葛旺手里的烟顾不得抽,连忙踩灭了,对高仇虎说道:“你看我这忙活的,一时半会也没有时间招呼你,这样吧,让我姐姐招呼你一会儿,有啥事就对我姐讲吧?”

 

“行,你去忙吧,俺等着你。”高仇虎看着葛旺去忙了,知道他肯定看出自己有事了,这小子就是聪明,不愧是做老板的料子呀。

 

“秀丽姐,要不你带俺到车间里逛逛去?”高仇虎很诚恳的说道。

 

葛秀丽点点头,嫣然一笑,就在前面带路,跟着到车间去,他以前跟着葛旺来玩过,那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要做这一行的事情,通过葛秀丽的介绍,他很快弄明白了一些流程,这才知道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原来高仇虎就知道用柳条可以编制工艺品,现在才发现除了柳条还有桑条、荆条、紫穗槐条等多种材料,而且制作过程也相当的复杂,要经过选料、上色、浸泡、编织、熏蒸、晾晒、刷漆等过程,一个完整的柳编制品才算是完成了,其中的过程大多是使用人工制作,这一点倒是给了高仇虎很大的希望。

 

村里的闲着的大有人在,而且材料也多了去,就是自家门前的那条河两边,堤坝上都是野生的杨柳,荆条更是漫山遍野的都是,而且槐条也很多,高仇虎想了想,人手和材料都够了,只需要知道编制方法,这事就能够办成了。

 

不过难的就是这编织的方法,葛秀丽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不仅仅懂得设计各种工艺品的样式,更是知道如何编织漂亮的工艺品。

 

高仇虎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葛秀丽想了想,就说道:“本身柳编制品主要靠手工制作,你这个想法很不错,只是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在选材上,你们那里没有技术支持,所以材料的加工就不行,制造出来的编织品只是粗糙和普通的,不能卖上好价钱。”

 

看来这里面的讲究还挺多的,高仇虎和葛秀丽商议了一番,最后葛秀丽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方案,就说让高仇虎先教会村里人编制简单的柳编制品,比如筐子、篓子、篮子之类的,这些编织品可以送到厂里来,他们见过加工和刷漆,后期再教会高仇虎一些复杂的编织技术,两个人很快的就达成了交易。

 

参观学习后,高仇虎受益匪浅,他觉得葛秀丽会很多东西,他跟着她去了她的办公室,这里面不仅仅有电脑,还有许多画作,都是葛秀丽亲手设计出来的工艺品草图,各式各样,看的高仇虎眼花缭乱的,心想这里面可是大有学问,听葛秀丽介绍,有些精致的工艺品,可以卖很高的价钱,一个精美的花篮,经过反复加工和雕琢,甚至能够买到单价千元。

 

这可把高仇虎给高兴坏了,他顿时感到希望就在眼前,他决定了,以后就做柳编的生意,先从简单的做起。

 

葛秀丽在办公室教会了高仇虎一些简单的编织方法,高仇虎看起来憨厚,没想到学起来快的惊人,她只是给他看了一遍,他一见就会,这让葛秀丽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眉眼间更是多了一丝敬佩。

 

高仇虎也没有料到自己这么心灵手巧,按说以前他属于笨手笨脚只会下蛮力的人,自从在山上梦见狐仙后,好像记忆力也变的惊人了,能够过目不忘了,身上也有使不完的力气,这一切的转变让他很是高兴,更加相信了狐仙的存在了。

 

“秀丽姐,你教教俺难点的编织方法呗,这些太容易了,而且买不到好价钱,俺要学习那些复杂点的,也可以多买点钱。”高仇虎嘿嘿一笑,态度很诚恳。

 

葛秀丽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给他拿来了一本书,说道:“这上面记载了很多编织工艺品的方法,希望能够帮助你,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晚饭吧?”

 

“干啥请俺吃晚饭呢?你帮了俺的大忙,俺应该请你吃饭才对。”高仇虎一本正经道。

 

葛秀丽脸颊一红,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娇嗔道:“不许跟姐姐抢,你帮了我的忙才是,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和丁飞的事呢,而且你和我弟关系这么好,下午要不是你给搬机器,他恐怕不好办了。”

 

高仇虎见她佯装嗔怒的样子实在是可爱至极,看着这么一个大美人好像是在撒娇的样子,他的心里痒酥酥的,低头一看就瞅见她那高耸的胸脯,期间的深沟更是诱人,想起刚才她编织小花篮的时候,分开了双腿,他都不经意间看见了她裙底的春光,突然更是想入非非起来,心想要是能和葛秀丽玩一下,肯定是爽死了。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只不过是个幻想罢了,葛秀丽可是个大学生,还是个柳编专家,而且比自己大几岁,怎么会看上自己呢,不过她这么热情的请客吃饭,他自然是很愿意奉陪的。

 

两个人出了办公室,经过单独的相处,葛秀丽对待高仇虎真像是弟弟一样,她本身就是热情洋溢的那种,所以这会儿说起话来很随意,高仇虎觉得跟这个大美女在一起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没想到葛旺还在忙,说是要陪客户吃饭喝酒,只说对不住高仇虎,给他发了一包好烟,连说抱歉,高仇虎很体谅的说道:“你就赶紧忙去呗,别把客户耽搁了就行。”

 

“姐,你一定要招呼好虎子啊,他可是我铁杆子兄弟,这实在是走不开,下次,我要和虎子喝个不醉不归。”葛旺十分歉意的说道。

 

葛秀丽掩着小嘴一笑,一撇嘴道:“行了,我去照顾虎子,你少喝点酒,别伤胃了,得注意好身体。”

 

葛旺笑着点点头,就急匆匆的去了,葛秀丽带着高仇虎去吃饭,还专门开了个包间,点的是红酒,一杯酒下去,俏脸上更是面如桃花,绯红迷人,看的高仇虎痴痴呆呆的,仰头就把一杯酒给喝下去了。

 

两个人正谈着关于柳编工艺品的事情,这时候服务员敲响了门,礼貌的说道:“请问你是葛小姐吗?外面有个人说找你有事。”

 

“谁呀?有说名字没有?”葛秀丽疑惑的问道。

 

“那人说是你的朋友,其他的倒是没有怎么说。”服务员回答道。

 

葛秀丽点点头,说了谢谢,就对高仇虎说道:“那我出去看看,你先吃着,我很快就来。”

 

高仇虎笑了笑,见葛秀丽出去了,独自一人吃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就见服务员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惊慌失措的喊道:“你是杨先生吗,葛小姐被几个人缠上了,好像正在扯皮。”

 

高仇虎一听蹭的站起身就往外跑,远远的就看门口围着人,一个男人正在拉着葛秀丽,她正在反抗,还一边喊着救命,很多人在看,可是没有人敢上前管,高仇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大喊一声道:“给俺住手。”

 

等到了跟前高仇虎才吃了一惊,没想到旁边还站着一个胳膊打着绷带脸上贴着纱布的男人,正是被他打过的丁飞,而他身边站着好几个男人,每个都是凶神恶煞的,高仇虎一看就全部明白了,只是没想到丁飞这么快就来报复了。

 

高仇虎说完上去打了一拳,那个拉着葛秀丽的男人顿时鼻子朝天喷出了血迹,轰隆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高仇虎一把将葛秀丽揽到身后,葛秀丽吓的小脸煞白,紧紧靠在他身上,微微的发抖,看起来吓坏了。

 

丁飞见到了高仇虎,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用没有包绷带的手指着高仇虎说道:“小王八蛋,真是胆子不小,下午让你给打了,这次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给我弄死他。”

 

这时候,餐厅经理过来了,想要调解,却被丁飞带来的人喝斥一声,给推到一边去了,吓的经理赶紧躲在一边,看热闹的人见要打架了,都不敢靠近了。

 

丁飞这次是花了心思和准备的,被高仇虎打了一顿后,他很快去医院包扎,并且给他的几个哥们打了电话,这几个人都是跟他一样练过武术的,而且有的人还是武术馆的教练,看见丁飞这副模样,都摩拳擦掌要来会会高仇虎,他们很快就制定了计划,派人跟踪着葛秀丽,假装是她朋友叫她出来,本来以为高仇虎会跟出来的,看见只有葛秀丽一个人,就决定把她给掳走,丁飞打算一不做二不休,强行带走葛秀丽,甚至还起了霸占她的歹心。

 

葛秀丽见势头不妙,转身就跑,却被拉住了,她心急之下只有大喊大叫的,拜托服务员去喊高仇虎,处于危机之刻的葛秀丽似乎觉得高仇虎就是她的护身符了,现在靠的很紧,十分惊慌的看着面前的人,她一个柔弱的漂亮女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话说那几个练过武术的一个个吹胡子瞪眼,张牙舞爪的就冲上来了,高仇虎目光如炬,他将葛秀丽轻推到一边去,在他看来,这些人的招式变的很慢,上次出手他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看来狐仙给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

 

高仇虎手脚并用,他觉得全身有用不完的力气,尽管他没有任何招式,可是力道已经说明了一切,几个人没跟他打到三分钟,都一个个爬在地上龇牙咧嘴的,疼的根本站不起来,刚才那些嚣张的气焰根本就不复存在了。

 

现在就剩下了丁飞一个人了,他眨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想要转身逃跑,却被高仇虎一把给抓了回来,怒目圆瞪的喝道:“你这是去哪里?俺让你给秀丽姐道歉。”

 

丁飞全身上下都在打哆嗦,本来他身上的伤刚刚包扎没有多久,高仇虎在抓住他的时候,只轻轻的捏了他的胳膊几下,他就痛的杀猪一样的嚎叫了,连连说道:“你绕了我吧,我知道错了,秀丽我对不起你。”

 

葛秀丽亲眼目睹着这不可思议的战争,她不是没有见过打架,读大学的时候她还去武馆玩过,也看过拳击比赛,但是像高仇虎这样一个人这么快就打倒了几个人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过,这是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呀,她不由将高仇虎看成了自己心中的武打明星,眼神里全是崇拜,有些痴痴的看着高仇虎。

 

这种表情让高仇虎莫名其妙,他将丁飞拉到了葛秀丽的跟前,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上,然后对葛秀丽说道:“秀丽姐,你没事吧?这家伙给你道歉呢,你说咋办吧?”

 

“噢,算了吧,虎子我们走吧?”葛秀丽只是轻轻看了丁飞一眼,然后挽住他的胳膊,就准备离开,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去哪里,但是她现在神情已经恍惚了,完全被高仇虎的勇敢和帅气的身影所迷倒了,脸都红了。

这时候餐厅里的人出来说还没有结账,葛秀丽总算是缓过神来,赶紧结账,然后又挽着高仇虎的胳膊就走,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脸上似乎都在发烧了,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看过丁飞一眼,几个闹事的人互相搀扶着,灰溜溜的离开了,练过功夫的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个高仇虎肯定是一个高手,因此一路上埋怨丁飞不该带他们过来。

 

葛秀丽和高仇虎并肩走在街道上,高仇虎看着身边的大美女,一时间有些心猿意胡,他发现葛秀丽眼神有些异样,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而且她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好像很紧张的样子,高仇虎有些迟疑的抱着她的肩膀,安慰道:“秀丽姐,你不用害怕了,那些家伙已经走了,以后不会再来缠着你了。”

 

被高仇虎搂着,葛秀丽并没有拒绝,而是干脆依偎在他的怀里,她觉得他宽大的肩膀很有安全感,这样靠了一会儿,才仰着头,眼神中带着娇羞,喃喃道:“虎子,真是太谢谢你了,你让我太吃惊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也没啥,俺就是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秀丽姐,你跟俺客气啥。”高仇虎微微一笑,一脸的诚恳和憨厚,显得却很俊朗。

 

葛秀丽看的更是陶醉了,这个大男孩身上似乎有着很多秘密,让她忍不住想去探索,他的质朴善良和勇敢力量都是她从来都没有遇见过的,她觉得这正是自己一直喜欢的那种男人,因此她不由芳心大动了。

 

高仇虎感受到她那火辣辣的眼神,不过却没有明白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道:“秀丽姐你干啥这样看俺?是不是俺脸上有啥脏东西?”

 

葛秀丽被逗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宛如鲜花盛开似的,她轻轻捶了高仇虎一下,扭捏的说道:“虎子你怎么傻乎乎的,人家觉得你真是帅呆了嘛。”

 

看着她有点撒娇的样子,高仇虎的心都快要酥软了,他真想过去抱着她亲两口,正在这使唤,葛秀丽的电话响了,微妙的气氛被暂时打破了。

 

葛秀丽接了电话,脸色突然变了,等挂了电话,很焦急的说道:“虎子,你跟我去一趟帮个忙好不好?我弟弟又喝醉了。”

 

说着葛秀丽就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高仇虎赶紧跟上去,这时候天色已晚了,县城里的霓虹灯闪烁,人群熙攘,很是热闹。

 

在一家酒店停下来,两个人下了车,葛秀丽显得很紧张,高仇虎跟着进去,在洗手间门口,看见了葛旺。

 

葛旺满脸通红,步履有些踉跄,很显然是喝多了酒,就连眼神都有些呆滞,盯着高仇虎看了一会儿才傻笑道:“虎子你来了,走,跟我喝酒去,喝死那帮龟孙子。”

 

葛秀丽很疼爱这个弟弟,上去就扶着他,责备道:“弟,你喝那么酒做什么呀?别把身体弄坏了,我带你回去吧?”

 

“不,不行,那些人还没有喝好,就没法签合同,我没事了,吐完了接着回去喝,你们先回去吧。”葛旺说话含糊不清,舌头只打哆嗦。

 

葛秀丽很心疼可是却没有办法,样子很焦急,高仇虎劝说道:“俺扶着他进去吧,秀丽姐你先等着俺。”

 

葛秀丽不放心,一起扶着葛旺进去,里面坐了好几个人,都是喝的脸红脖子粗的,一个大肚子的男人这时候站起来,不由笑道:“葛老板,这就不行了呀?不说好了喝一斤的吗?”

 

“喝,今天我是舍命陪君子了,一定要把钱老板给陪、陪好啦。”葛旺说着,抓起钱老板递过来的满瓶子白酒,倒了一杯,仰头喝了起来,只是才到一半,葛旺顿时哇的放下杯子,捂着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别提多难受了。

 

“哎呀,葛老板到底行不行呀?你这可不够意思了啊,这完全没有什么诚意嘛,你这样我怎么跟你合作嘛,算啦不能喝就别勉强啦。”钱老板摸了摸他的大肚子,摇摇头,似乎很是不满意,在场的人也觉得索然无味。

 

“再等我一下,胡上回来接着喝。”葛旺说着,又要往洗手间跑,高仇虎赶紧跟上去,见他吐的稀里哗啦的,就问道:“怎么样啊,能不能喝,要不算了吧?别太折腾自己了。”

 

葛秀丽跟过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带着泪花,焦虑的说道:“弟算了,别喝了,不就是一笔生意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再找下一家客户。”

 

“姐,这个客户对我们厂子很重要,可就是好这一口,特别能喝,钱老板说了,多喝一斤加十个百分点的利润,我就是喝到吐血,我也要接着喝,谁先服输,利润就往下降,甚至是不签合同也有可能。”葛旺


性百科 » 乖把腿张开我要吃花蜜|新婚警花的身体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